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转(—)懒驴上磨,一溃涂地

24590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传(一)懒驴上磨,一溃涂地
作者:叶光
 
 
      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2001年7月20日,我又照例带货飞抵北京,顺利入境。可是第三天,却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没有犯罪,在某些人“整人为本”的思想下,好大喜功的预审却利用模棱两可的法律,将我们定为严重犯罪。杨义在囚禁中出于恐惧,把责任都推给了我。预审对我软硬兼施,屡设圈套。在恐怖高压下,面对步步威胁和重重欺骗,抱着先让杨义解脱的幻想,我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一个又一个圈套,铸成了“走私大案”,刑期“十年起步”。

      在狱友亲身教训的解读和借鉴下,在狱友的点拨下,我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向整人体系抗争……最后还是在米国政府的施压下,我才洗脱了责任,得以地狱逃生。

      看到我们开辟的市场将获得的巨额利润,“有关部门”竟然接管了我们的业务,接管了我的客户。在药品批文获准之前,成了唯一合法“进口”的机构,冠冕堂皇地成了救死扶伤的“及时雨”,垄断了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有的还在服刑。我在这里祝他们一路平安…
      

第一章 审讯之妙,不打自招
 
【提要】2001年7月20日,我带了一大批“科研实验样品”,从纽约到了北京。入境象往常一样,顺利闯关。可是做梦也没想到,一场厄运已然降临……
 
诱捕逼供
没风,真热!气温得有39度。到了公司一下车,吸进的空气都烫鼻子。
我快步走上台阶,后面叫道:“方明博士!”
两个穿海关制服的向我走来。左边是个中年人,很魁梧,夹着个包,面带微笑,似曾相识;右边的年轻人中等身材,文质彬彬。
“你们好!请问二位……”
“海关的,我姓刘,他姓王,有事儿想请您去核实一下。”中年人说着掏出证件在我面前一晃,就收了回去。
我猛然想起这位正是我前天回来带货闯关时,后来冒出来的那个安检!一股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我故作镇静地说:“刘先生,先到公司坐坐?里边凉快。”
“不用了,我们公务缠身,您跟我们去一趟,核实清楚就完了。早去早回,您说呢?”
“公司有急事儿叫我过来,我先去打个招呼,你们进去等两分钟?”
“是杨经理叫您来吧?”
我吃了一惊。
姓刘的说:“就这事儿,他已经在我们那儿了,就等您去核实了。”
“啊?”我感觉不对劲儿了,“去哪儿啊?”
“不远,就海关,”他指着一辆黑奥迪,“司机还等着呢,咱走吧。”
难道我闯关的事发了?有点儿心虚的我,不由自主地跟他们上了车。
他俩把我夹在了后座中间——抓人才这么干呢!我“若无其事”地问:“什么事啊?”
姓刘的说说:“我不太清楚,跟领导说吧。”
我开始追忆这三天的经过,海关的问题出在哪儿?7月20号,我从美国带货下飞机,闯关时,第一个安检是个小伙子,反复打量我半天,都把我看毛了。然后他拿……我的旧名片去了后边儿,然后就换了这个姓刘的……开箱检查,还给货照相来着,弄不好这次闯关事儿发了!

就算事发了能怎么样啊?我又没犯罪。闯关的货可是救人活命的“组织配型试剂”,有北京移植学会开来的证明,作为他们的科研实验品,法定免税。虽然严格抠起来,这东西还没未拿到批文,带进来不登记缴税也算闯关,也能划进走私的法条里,但是打上科研实验品的名义,打个擦边儿球也就过去了。以前海关可从来没有拦过,这次……为什么他不当时扣货呢?难道要放长线、钓大鱼?

杨义昨天失踪一天,会不会跟这有关?说好周六我到公司对账、安排工作,结果昨天他失踪了。今天礼拜天,我正请我和太太两家亲戚聚会吃海鲜呢,杨义打电话急着找我去公司,难道是钓我?

想着想着,忽然发现路不对!这不是去海关!糟糕!我摸出了手机准备求援,姓刘的伸手盖了过来:“现在你不能打电话了。”
“什么意思?”
“办案的规矩。”姓刘的横了起来。
我也强硬道:“办什么案?你们要逮捕我?”
“哪到那步啦?就是问问情况。”
“你们无权限制我的自由!”我生气了。
“这是办案的规矩!”姓刘的双目如灯。
我的目光一下被他照败了,我装出厉声道:“我是美国人!你们不许胡来!我要请律师!”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他骂了起来,伸手掏出了手铐,“甭管你丫[1]在美国怎么样?在中国就这么办!”
“算了,”小王终于开了口,扣住了我的手,姓刘的一把抢走了手机。
怎么这么严重?我定了定神,举手声明:“我要请律师。”
“等着吧!”
车开进了一个挂着好几个大牌子的大院儿,一块牌子是“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看守所”。
我试探道:“你们要关押我?凭什么?!”
“你丫给我老实点!”姓刘的跳下车,砰地一声关上门。
没见高墙电网,看来是办公的地方,我稍微踏实了一点儿。司机小谢去厕所了,只剩下我和小王,我伺机套近乎:“小王,这怎么回事?”
“我也是执行公务。”
“真要关押我?”
“得问大刘。他说了算。”
啊?!这姓刘的口口声声说:领导叫他们如何如何。都是骗我!这分明是诱捕!
沉默中,小王他突然迸出一句:“这表不错啊?欧米珈?”
我马上套近乎:“您好眼力呀,等我送您一个。”
“不敢不敢,那哪敢戴呀?”
“可以收藏嘛。”
“不敢不敢,要受处分的。”
看来他很嫩,不好利用。
司机回来了,我们陷入了沉默。我不停地看表,极力掩饰内心的烦躁和恐惧。过了半个多小时,姓刘的才出来,把我带进了办公楼。
审讯室!十多平米的小间,墙上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审讯桌前是一个腰鼓形的圆墩子,一个把手都没有,看来是给犯人预备的。旁边一个落地大灯——就是电视里演的照犯人的那种。难道真的轮上我了?

小谢出去了,我不请自坐。面对这个场面,生性胆小的我,腿都有点儿哆嗦。我嘱咐自己:先委曲求全,出去了再摆平。
姓刘的点了根烟,悠然问道:“还记得我吗?”
我故意装糊涂。
“贵人多忘事!你前天入关的时候,谁最后给你放行的?”
“啊?……”我装着努力想。看来他们是查出我带的科研实验品,实际是在销售了!可这次还没卖呢。移植学会的证明这次不管用了?以前拿着他们的证明畅行无阻啊!这回……移植学会的出事儿了?难说!要是我说出他们来,再把给他们的几个红包搅出来,不自找倒楣吗?还是避开为好。

主意打定,我说:“海关那安检,怎么好像是您?”
“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啊。”
“甭装蛋!”他一拍桌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死扛啊?”
“你们搞错了吧?!我要请律师!”
“方明,玩太猛了,不知哪档子翻车了吧?”
我试着来硬的:“我是美国人,我要请律师,你们可以跟律师谈。”
“蒙谁呀你!拿出证件来!!”姓刘的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小王在旁边漫不经心地瞅着,看来他对这些早已司空见惯。
要打人吗?我真有点儿怯了。我乖乖取出身份证儿和名片儿递了过去。我没带护照,只带着中国的身份证——这是我冒充老内、避免挨宰用的。名片儿也是旧的,我月初刚入的美国籍,新名片还没印出来呢,这旧名片儿上的一堆名头也能压人。

他一把抢过,瞟了一眼就骂:“把我们当猴耍呀!就算你丫是老美,我也一样办你!在我这儿判的老外多了,老美犯事照样在这儿服刑!懂吗?!”他把名片儿和身份证往桌上一摔,“这两天我正‘点儿背’[2]哪!别惹我!”

这下把我镇住了!一害怕,肚子疼上了。我请示道:“对不起,我想方便一下,刚吃海鲜……”
“拉裤子里!”
“啊?”
“拉裤子里!!”
注释
[1]丫:脏话“丫挺”的简称,丫头(佣人)生的。
[2]点儿背:运气不好,赌博掷色子的时候,点儿不好。
 
懒驴上磨,一溃涂地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请求上厕所,审讯的警察叫我拉裤子里!
 
姓刘的一屁股坐了回去,椅子哢嚓一声。
好在还能憋。我忽然想起来了:好像以前美国有华人被中共判了重刑,但同时驱逐出境,难道政策变了?
好象姓刘的看出了我的狐疑,他说:“做梦呢吧?这不到半年,抓仨美国间谍了!现在都坐牢哪,都得判,知道吗你!”
我想了想说:“不对吧?前阵儿是抓了几个美国人,大陆不说那是台湾间谍吗?”
他轻蔑地一笑,“什么台湾间谍?共产党不愿意说是美国特务,这叫‘讲政治’!说是台湾间谍就好判刑——判实刑、判重刑,懂吗你?”
“我记了啊,”小王照着我身份证和名片开始记录。
忽地一下,姓刘的又站起来,绕过桌子走过来,两眼瞪圆,我身子本能地后仰。“兜里东西都给我掏出来,不老实铐你丫挺的!”
当过兵的、当警察的都这素质!我慢吞吞掏出钱包、钥匙……暗自叫苦:那顿海鲜用现金就好了,是杨义叫我去公司,我怕公司用现金应酬,才刷卡付的账。这回,没准儿他们得把我这2000多块分了。

“拿过来!”姓刘的吼道。
我心里一颤,无奈地递了上去。
“表也给我捋下来!”
土匪!人家说的大陆警匪一家,这回我可信了!
他抓表在手,晃了晃,“怕你吞了自残!”
要逃避拘留才这么干呢,我的事儿有这么重?
他把缴获的东西往桌上一拍,挑衅地看着我,“都给你寄存上,连你的手机!钱有数吗?”
“具体我也不清楚。”
姓刘的找了个档案袋,把我的东西都装了进去。我长出一口气,庆幸没被抢劫。这一放松,腹痛加重了,好像还有点腹急。
“住哪儿啊?”小王问。
“住我妈家。”
“装傻呀!”姓刘的一拳捶在桌子上,水杯震得一蹦,我和小王都吓一跳。
小王要具体住址。我忽然想到他们可能抄家!我家冰柜里还有几盒样品呢,可不能叫他们搜了去。于是报了岳母家地址。
我捂着肚子答完简历,姓刘的喝问:“再问一遍,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真不知道。”
“你当炮兵是不是?!”
“我没当过兵啊?”
“那你丫怎么这么会装蛋(弹)哪!?”
我怒火中烧,但又不得不装孙子,“我就是开公司,做生意……给人家带样品。”
“带什么样品?”
“一种试剂盒,做白细胞配型的。”
“是走私吗?”
“又不是违禁品,咋是走私啊?”
“真能装啊你!?批了吗?有进口许可证吗?上税了吗?”
“还没办下来。”
“问你有没有!?”
“没有。”
“偷逃了多少税?”
“这我也不知道。”
“告诉你,我们盯了你们半年多了,据我们掌握的,嘿嘿!偷逃税已经超过100万了,数额特别巨大啦!”姓刘的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嗡——我脑袋差点儿炸了!
“没有吧?”我试着嘴硬。
“不到100万我还不抓你呢!丫挺的!小案咱不办!”
晴天霹雳,防线决堤!汗滋出了额头。
姓刘的太歹毒了,直到变成大案了才算总帐?整死人好立功啊?!我盘算着:以前设想的对策不行了,事态竟如此严重!不行,我得重新建立防线。放松,别让他们看出我紧张来。放松——这一放松,腹急难忍了。

“对不起,我肚子疼,得上个厕所,中午这海鲜……”我面带难色,也想趁上厕所想想对策。
“拉裤子里!”姓刘又叫。
“我真闹肚子了,憋半天了。”
“不懂人话?!拉裤子里!”
“太过分了!”
“你以为你谁呀!?人渣!”
“我上个厕所。”小王说着往外走。
“谢谢!”我弯腰起来想要跟他出去——
“啪!”姓刘的猛一拍桌子,“坐那儿!谁叫你出去了!”
小王偷偷一笑,出去了。我继续央求。姓刘的掐了烟,双脚搭在了桌上,又点上一根,悠然地看报纸了。
我艰难地等着小王回来求情,一秒一秒地熬。一阵强烈的腹痛痉挛,快憋不住了,我全力抵抗,全身肌肉都在向上收缩,脚趾内收,小腿大腿向上提气,臀部加紧,腹部和横膈膜都在上提,十指上翘,嘴巴紧闭,鼻子、眉毛上挑……全身总动员,所有肌肉都在给腹部减压,给肛门加劲儿……

终于熬过了这次腹急,稍微喘口气了。我知道还有下一次,象盼救星一样,盼着小王早回还。
抬头一看姓刘的——他正笑我呢。见我看他,他悠然地用报纸挡上脸。
一点人性都没有!还取笑我!哎哟,又一阵强烈腹痛来了,比上回还急!我又重复着上一轮的动作……缓缓向上提气,这回脸上肌肉也帮忙了,眉毛象跳舞似的,扭个不停。
坚持……坚持……终于听见了脚步声,可脚步声却进了别的屋子。
继续坚持……我一秒一秒地数数,他要帮我这一次,我真感恩涕零了……终于憋过了第二轮痉挛,又可以稍微喘口气了。姓刘的竟然吹起了口哨!幸亏我不是憋尿,这家伙损透了!
外边终于响起了脚步声,可我第三阵腹急来了,真是一浪高一浪!这次肠子象抽风一样,我全身肌肉都用上了也不顶事。小王终于进来了,我痛苦地看着他,他根本没看我,迳直走向座位,把手里的一卷卫生纸往桌角一搁。看来他是准备让我方便了,可是我已经没法动了,只要动一下,就炸了!全身肌肉团结一致,把关死守!心里艰难地默念:“顶住、顶住……”

姓刘的双脚还搭在桌子上,没好气地说:“快点交待,记完了就让你去厕所!我们还没吃饭哪!”
小王摇了摇头,他那一点点怜悯,使我有勇气继续憋下去。我已经不能再说话了,再动一下眼珠,可能就前功尽弃了!等憋过这次肠痉挛,就找他们求情……

“问到哪儿了?”姓刘的拿过记录,“刚他妈到这儿!”
“带的什么东西闯关?”
此时我已憋过了极点,稍微有一点点缓解。我缓缓抬头,准备再次哀求。
“丫聋啦!砰!”
我一哆嗦,“噗”地一声男低音,全线崩溃!
我几乎要瘫了,屁股好像泡在热泥里,热汤开始顺腿下流,恶臭迅速弥漫。

小王迅速把他放在桌角的那整卷手纸扔给我,原来他早准备好了!
 
“瞧你这操性!”姓刘的捂着鼻子骂,他两步窜到门外,“一拍桌子,吓得你丫屁滚尿流带窜稀!”
奇耻大辱!难受——屈辱——愤怒——臭!我内心恼怒之极,却无法发作。
“我吃饭去了!”姓刘的迅速逃离,边走边骂:“懒驴上磨屎尿多!”
 
“别动!袜子脱了,系上裤脚儿再起来!”小王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原来他用卫生纸堵住了鼻子。
 
真有经验!看来他们惯于这样整人啊。
他打开电风扇,开窗开门,扔给我一块儿脏毛巾。我迅速擦了椅子,抓起垃圾,叉着腿出了门。

感谢袜子!把我这些“恭物”截在了小腿上。钻进厕所隔间,小王让我半敞着门,他在外边监视。我脱了下衣,先蹲解干净,腻沽两腿也顾不得了。
 
“小王,这……哪儿洗呀?”
“就地洗呗。”
我诧异地看了看他,他没理我。这就是中国的监狱呀?
一咬牙,忍了!长这么大没受过这么大羞辱!姓刘的,看我出去怎么收拾你!
抽水马桶,拉绳儿只剩两尺长,咋整?我解下腰带,接上拉绳,跪在便池边,脖子夹着腰带,引出涓涓细流开始擦洗,一会儿脖子就受不了了,颈椎增生。我活动活动,改用牙咬腰带,这方法好,就是太象狗了!

边洗边寻思对策:算起来,这两年多,全靠闯关。因为带货有限,一直供不应求,总算起来,按“科研试验品”过关少交的税何止100万!如果不是他们诈我,就认100万——尽量不认多;这是公司行为,不是我们的个人行为,私下摆平为好;先缓和关系,别惹急了他,罚多少先认下来,争取晚上早点儿回去,明天一早先去移植学会看看,是不是谁出事了。喂饱了这两位预审,再疏通关系。这次赔惨了,不过要是打通了这个渠道,以后就好办了。

主意打定了,我加快了洗裤子的速度。袜子、内裤扔进纸篓,刚穿上湿裤子,又来一次腹急。再要手纸时,监视我的人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小谢。他说不能用纸了,怕堵了,让我水洗!

原来他也是老手!这么脏,忍了!不忍也不行啊。拉完了就地水洗。
我穿着湿裤子被押回去。这么热的天,倒也凉快,只是我这两个膝关节受不了,下乡落的关节炎,阴天下雨就疼。
进门没人,臭味已经吹散了。小谢关了窗户、电扇,开足了空调。我穿着湿裤子瑟瑟发抖。
“他们吃饭去了。”小谢泡了速食面,“不是我不给你吃啊,是我不知道他们让不让你吃。”
还有不让吃饭这招哪?我马上讨好:“小谢,您看今天啥时候能完事?我啥时候能回去?”
“回去?”
“大刘说核实清楚了就让我回去。”
“都这样了还能让你回去?”
真是旁观者清。小谢一语点破了我,我心里的感激油然而生。我试探道:“今天这大刘脾气不好?”
“他就这样。”
“他说这两天正‘点儿背’呢!”我猜姓刘的可能赌输了,想探探小谢的口风。
“可不是嘛!他前几天输了三、五本儿!我也背,输了两本。你可别惹他……诶?我他妈跟你说这个干嘛?你问这干嘛?”
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三五本,可是三五万哪!听得出,小谢话里有话,我顺着说:“就是问问,没事儿,这几本我给你们填上就完了。”
“哎呀,你丫还挺仗义呀!可惜我不管你的案子。”
我公关道:“您放心,这次您帮帮我,我出去肯定忘不了您。”
小谢眼睛一亮:“真这么仗义?”
“交个朋友不行吗?”
小谢沉吟了一会儿,忽然喝道:“你丫少来这套!老实点儿!”

我心一沉到底。
“又要拉呀?真他妈事多!”
我抬头刚想辩解,见他给我使眼色,我立刻心领神会,被他押往厕所。
“这儿肯定没监控[1]!让我帮忙,你家里得配合。”小谢对装着蹲便的我说。
“没问题,听您的。”
“你们杨老板已经进去了,你今天肯定走不了了,给我一个你亲戚的电话,得靠得住,我告诉他怎么办。”
啊?!杨义进去了?
小谢掏出一个小本,让我简单写了位址电话,以及让家里全力配合的话,他立刻收好,说:“很难再见到你了,我会给你找个好律师。”
“好好!”我感激得眼泪差点下来。
“你要想出去,只有都推给杨老板,懂吗?”
“我是美国人,他们也能整我?”
“美国人?”
“刚入的美籍。”
“那可好办了。”
脚步声响起,小谢连忙后退,喝道:“快点!真他妈肉!”又听他朝外说:“这孙子,又拉一回。”
“就这点儿出息!”是姓刘的声音。
我估摸着两位预审进了屋,出来还想问小谢。他一摆手,“快他妈走!”
注释
[1]监控:指监视系统的摄像头、窃听器。
 
(下回预告:逼供妙招,两肋插刀/第二章.初识地狱 阴阳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