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惊人分析:大陆著名律师分析屠童案根本原因

24643

在48天时间里,中国6省连续发生残杀儿童的血案,震惊世人。同时中共官方媒体被禁止报导和讨论,中国社会危机加剧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关注,中国人权律师李和平,从法律人角度深入分析了杀童血案不可回避的社会背景,他阐述了信仰缺失的后果以及司法必须独立的社会架构。以下是本台对李和平专访。

                        李和平律师曾在2008年获美国政府颁发的民主奖,他是中国近代最活跃的人权律师之一,广泛为遭遇公权力伤害的群体提供司法援助。他首先表明对事件的谴责立场。

                        ‘录音’:“我就说这么几点吧!现在已经有多起杀害小孩的行为,从一个公民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应该是对这种行为是持谴责态度的,任何人不管你有多大的冤屈,用这种方式去伤害小孩,这是不可取的。并且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这是第一个立场。第二个,这么多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采取了同样的行为,这已经不是一个个案了,这表明中国社会的矛盾和怨气已经积累到了相当大的一个程度。有人把中国社会比喻成一种高压锅,并且是没有阀门的,没有出气口的。感觉这个高压锅它的温度已经到了快要爆炸的点上,是相当危险的。
                        ”
                        出现血腥杀童案的原因是公众关心焦点,而中共控制媒体的独立采访和报导,不但公众无法得知凶犯的行凶动机,甚至无法获知确实的死亡人数和死者名单。李和平律师对犯罪心理做了推测分析,他说:

                        ‘录音’“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事情,我从法律理念上来说,只有保护了弱者的权利,强者的权利才能受到保护。这每一起杀童案件,中国境内的媒体都无法对这个案子进行深入地报道。也不知道这些凶手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冤屈,过不去的坎儿。他竟然采取极端的行动抱定必死的决心,要去做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案,要把自己弄到被别人唾骂的境地。肯定是他应该受到了相当大的不公正,他本身对这个生活已经绝望了,这个社会没有给他任何的或者相应的帮助,也没有给他相应的希望,使他这个人在那个时候,产生了非常绝望的情绪,他才会产生这种暴烈的行动。”

                        “并且很多人去杀小孩的时候,他还有一个希望,是希望通过做出这样一个大案子,才引起有关方面的关注,才把他原来的积案得以解决,也使残害他的人受到惩罚。他的想法,原来害他的人,共同的一块完蛋吧!但是他采取了又拉上了一些无辜小孩的命。
                        ”
                        针对中共对公众安全危机的应对措施,李和平批评大陆官方采用的维稳模式,暴力控制伸张权利的公民,合法公民成为维稳对象,其实质上在制造和加剧社会矛盾。
                        录音:“再一个现在大陆官方一直在强调搞维稳,主要的手段采取暴力,如控制的手段,把人动不动给关起来,叫做稳控对象,这种做法本身也是在社会上制造不和谐,心里产生反感,就是去伸冤的时候,被当成被维稳控的人员,这种行为也会直接对社会上造成很大很大的伤害。

                        有人讲维权才能维稳,
                        不能够维权,也就不可能维护社会稳定,这种角度来讲,目前的这种维稳体制,是造成中国现在出现这种杀童案件的原因之一。
                        ”
                        那么,出现这种残暴血案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到底谁是矛盾的始作俑者?李和平做了深入细致的分析,他谈到3点,首先谈到中国民众暴力意识的成因源于中共的斗争学说,他说:

                        ‘录音’“再还有一个讲,现在中国的民众他们的思想上所受到的影响,绝大多数的人,还是受到原来共产党在49年以前,他们对付国民党的时候,他们的那一套宣传的影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要斗争、造反有理,有这种思想。这种思想在民众中是有很大的市场的。再加上现在他们的环境,所受到的这种不公正对待,确实很多,那么他们就想起了反抗,哪怕这个反抗越激烈越好,影响的面越大越好,儿童可能是社会上最软弱的地方,神经最敏感的地方,他们可能就想到了要杀害儿童,来做一个引起世人广泛关注的惊天血案。”

                        接着,李和平谈到中国社会信仰缺失,导致被灌输无神论的民众对行为没有任何约束,他说:
                        ‘录音’“还有一点,中国目前来讲,信仰缺失。我个人认为,现在的这几起杀童案件,如果大家把行凶者的背景调查一下,我相信他们是没有信仰的人。如果他们有信仰,他们不会去杀害孩子。这就是中国政府,他们官方推崇出来的国教,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对中国造成的影响之一吧!”

                        此外,经济指标GDP成为衡量社会进步的标准,中共官方倡导“利益至上”,以利益导向引导国民一切向“钱”看。李和平说:

                        录音:“现在中国官方倡导的主要是利益至上,以利益导向对整个社会的国民进行引导,唯GDP论,只要你这个地方经济发展了,一切都好,经济不能够发展,你可能一切就都不好。并且它也引导国民都一切向“钱”看。这就导致了很多人把社会公益,把价值不当回事。为了达到短期获得的利益,他们不惜损害社会公益,损害长远价值,政府他们带头这样做,民众就跟着政府学。我觉得这也是杀童案产生的背景之一吧。”

                        李和平律师批评了官方对杀童案的应对措施,认为以安保方式派员看守学校是不可行的,他建议用这些保安费用救济那些受到公权力伤害的人。他说:

                        录音:“中国现在应对杀童案策略,我觉得官方在强调加强校园警力,校园能够得到比较强的安保服务。这里面可能会起一定的作用,但我对这种行为,这种措施根本就不看好。中国的学校那肯定也是非常多的,一个学校有多少个学生,这个数目也是非常客观的。那么这个学校要派多少保安,派多少警察才是合适的呢?没法去说了。

                        我看一个资料上讲,重庆已经派了6300人,300个警察,那6300个人能够顶用么?如果一个人以拼死的决心到一个学校里去,这些警察他们能挡得住么?并且这么几个警察散到每一个学校里面去,他能够把整个学校都看得住么?是不可能的。所以,这种方式根本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如果校园增加安保的这个钱拿过来,增进社会的这种公平正义,增进社会的这种对正义的维护事业。我相信可能效果还好一些,减少那些人的支出,我觉得可能也比这样好。”

                        那么,中国社会这个高压锅,是否有释放的阀门呢?李和平谈到了非政府组织NGO和律师角色的积极作用,但是两者都受到政府的强力打压。

                        ‘录音’“中国现在是党领导一切,党领导一切所以在社会上的NGO组织普遍受到了压制。如果中国民间的组织能够活动空间要大一些的话,那么他们会对这些弱势群体提供一些帮助,使他们看到社会对他们有关,使他们对这个社会有一定的希望,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走向这样的不归路。

                        现在中国政府对律师进行全方位的控制,而这种控制我看只能使头疼案多的在中国发生。因为律师的存在是维护社会公益的。他是帮助弱势群体,维护他们权力的。但是现在在中国,律师帮助律师群体,往往会吊销执照,往往被打、被停业。我觉得中国政府是把这些民众逼到一个没有希望的、绝望的境地上去。按照这种方式去做的话,这种事情以后会比现在的比例要多的多的比例去发生的”

                        那么,如何解决中国社会日益激化的社会矛盾?李和平强调,要还权与民。
                        ‘录音’“说到底,在中国必须实行司法独立,要还权于民,因为这是一个多元的社会,而以牺牲弱势群体的方式带来的发展,那肯定是建立在沙丘似上的空中楼阁,根本就不可能长期存在。如果要这种方式持续下去的话,又有可能中国引起非常血腥的事件,这不是好事情。”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04/11 12:24:47 PM
屠童案,典型的阿Q精神啊,受了赵太爷的气,就去欺负小尼姑。“怯者愤怒,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鲁迅《华盖集、杂感》)。这么多人骂鲁迅,怎么骂不死呢。
游客
   10/15/11 01:15:53 PM
过去我曾想,美国的巨大军费开支,到处出兵,却造就了美国的许多敌对势力,不如削减军费,用以帮助该帮助的国家,那么敌对势力就会少许多。不过,我没有机会对美国人讲这些话。而现在,我国政府的每年的维稳经费,却超过了当年的军费,领导人怎么不想一想,国家内部那来那么多的不稳定因素呢?如何才能从根本上维稳呢?我同意《著名律师分析屠童案根本原因》中的观点。你想想,一位没有工作的人在路边摆摊,是因为要补贴家用,甚至是家庭的主要经济来源,你城管员却把他的摊子砸了,他能不跟你拼命吗?除非你在砸他摊子之前,先有更好的行当让他去做,能够取得相当的收入。群众受了冤屈,到你信访局上访,信访局却不给予解决(其实是没权解决),多年投诉无门,最后只有博命一条路嘛!当然,解决问题不完全要用钱,各级领导能出以公心办事就好了。问题是那么多的官员、办事员,都腐败成风了,怎么会、怎么能秉公办事呢?!社会上有个别官员腐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大小小的官员普遍腐败、连普通的派出所警察、城管队员都腐败(权钱交易),形势就很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