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连六起校园屠童案 轻则社会动荡 重则改革换代

24745
——何清涟:暴政只会培育出暴民
 

最近两个月来,中国接二连三地发生了六起校园凶杀案,这些案件的直接受害者是年幼无辜的学童。同类案件的不断发生,不禁引发深思: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校园凶杀案。众所周知,在中国各地,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社会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问题日趋严重。官方媒体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本周发表调查报告称,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如果不遏制这种加剧的势头,后果可能不堪设想。旅美学者何清涟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这些凶杀案件的发生不是孤立事件。

这些凶杀案件的发生不是孤立事件

这次屠童案以后,曾经进行过讨论。对案件的背景有共识。不过,《经济参考报》的一个说法需要纠正。根据《经济参考报》,贫富差距即:基尼系数逼近红线,其实不是逼近,我相信早就超过了。因为当年在我研究的时候,基尼系数已经是0,43。到了0,48以后就是逼近。2004年公布的数字是0,478,以后就再也没变过。实际的基尼系数可能已超过这条红线。只是不愿公布,而将它固定在这一数字上。实际上,2004年之后,中国的贫富差距更大了。

根据我的分析,屠童案的主要案犯年龄均在40岁左右。对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一旦失败,需要重建社会生活,是十分困难的。尤其在中国这样一个没有多少机会的社会。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泄愤的屠刀便对准了儿童。中国之所以成为暴力蔓延的国家,我认为是政府执法过程中的暴力手段几乎与黑社会雷同。城管及警察等执法者打死人的事件屡见不鲜。农村征地成了村民与武装力量的殊死对抗。城市拆迁更是成了民众用血与火书写的绝望抗争。面对这种体制性的定向性的暴力压迫,单个社会成员根本没有能力抗争。弱者和失败者长期遭受权利部门的定向型暴利压迫,因为武力反抗而将心中的不满与愤怒转化成对更弱者的无定向暴力。据我所知,这种屠童案在中国历史上是没有发生过的。现在这种对社会不满就转向对儿童报复,我认为这是整个社会堕落到暴力社会的一个标志。这是人民在体制下的暴力压迫之下,无力反抗而形成的一种无定向泄愤型暴力。暴政只会培育出暴民。一个无法保障儿童安全的社会,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社会。

社会矛盾的深化以及社会的不公正问题是导致凶杀事件发生的根源,这是非常危险的社会隐患,轻则社会动荡,重则改革换代。现在的问题是:老百姓的反抗能力与政府的镇压能力不成比例。面对政府武装到牙齿的现实,不是中国老百姓没有反抗的道德理由,也不是没有反抗之心,而是没有反抗的能力。社会目前这种溃而不崩的局面可能还要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

袭童事件频发,预示着中国社会火山的爆发

中国是一个处在火山口上的国度。地火在地下运行,什么时候在那一个口爆发出来,无法预知。但是中国政府削弱民间的组织能力和反抗能力,却有一个作用:等于把地火局限在一个地方。让全国无法形成一种联动。所以大规模的事件没有可能发生。一些地区性的事件,在政府的铁腕政策下,老百姓的血肉之躯是很难抵抗的。

其实,一些发达国家也时常传出校园凶杀案,凶杀案与凶杀案之间的区别:美国人民对发生在本国案件的反思应该最能说明他们的真实感知。美国发生的案件普遍被认为是杀人者的心理问题。基本上没有人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的罪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