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看江新罪证!吕加平坐家中就天掉馅饼

26412

门礼瞰
 
【人民报消息】吕加平坐在家里,江的罪证就有人主动送过来,弥补他对江的揭发材料中的不足……

天象都到这种程度了,让人震撼!

跟着江泽民跑的人应该正视这个现实了,赶快回头,越快越好。

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的最新证据提前公开面世

8月12日,吕加平戳穿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的最新证据公开面世,至少提前了两个多月在网上出现。

8月9日,家住湖南省邵阳市的吕加平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你有一张传票,这是最后一次通知你,你必须在今天下午4点到中级人民法院,否则将强制执行。」

吕加平觉的很蹊跷,他没有任何官司在邵阳市中级法院处理。7月29日他才外出旅游回来,回来以后只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有机会接触到了当时江的假地下中共党员的材料,并且把它写出来,给了一些朋友,还寄给了中央各部委领导,但他没有在网上公开。何时会在网上出现,他就不知道了,吕加平说,中央有中央的考虑。他猜想上海世博会结束后也许会公开。他估计还得等两个多月。不过,他也不排除自己写的这份新材料会从其他人、其它渠道传出来。

结果,没想到8月12日吕加平戳穿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的最新证据就面世了。

这是因为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手下搞鬼,从境外打电话威胁吕加平,给那些正在寻找机会公布江新丑闻的人找到了最佳借口。

事实证明,江越折腾,审判江的脚步就越急、越近。

吕加平说,得到这份材料,让他惊喜不已,他认为八年来最大的功绩就是把这个材料拿到了。过去虽然有人提出江的假地下党员问题,但没有直接的人证物证,「这次是完完全全的直接证据了。要看完之后,那就太有意思了。」

吕加平坐在家里就有人主动送补充材料

吕加平得到的这份「太有意思」的材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今年7月29日,吕加平刚刚外出旅游回来,30日就收到了上海一位名叫胡锁明的军队离休老干部在7月26日发来的信,胡老在信中自我介绍说,他生于1925年,1942年17岁时在中学加入了中共上海地下党,同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于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毕业,中共建政后在1951年从地方调到解放军总参三部工作,一直到1985年离休回到老家上海定居于部队干休所。

吕加平说,「已有85岁高龄的胡老在信中说,他看到了我写的《二奸二假》一文后对江不胜愤怒,但他又直率指出,我对于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一事的揭露,其理由不够充分,他有可以证明江在1946年不论在南京伪中央大学还是在转学上海交大以后都根本没有加入中共地下党的更详实证据。他希望能够尽快同我取得联系,要我打电话或写信给他,他好把这些证据的事实真相如实告诉我。」 

吕说,关于江是一个假中共地下党员的问题,本人在去年十二月五日写的《二奸二假》一文中已经有所揭露,文中指出,2002年11月中旬中共十六大结束后,大会权威公报在介绍江的履历时公布说,他是1946年入的党;2003年3月第十届全国人大结束后,大会公报说的更是具体,说江是1946年4月入的党。

然而,中共十六大和全国十届人大对于江入党时间的这个「绝对权威」之说,却是漏洞百出,疑点颇多,难以成立。因为实际上当时这个日伪汉奸高干子弟和其本人是国民党政府通缉追查的汉奸学生。

吕加平说,江根本没有在1946年加入中共地下党,更不可能在1946年4月他刚从江西逃避国民党政府通缉回来,从南京伪中央大学转学到上海交通大学时在上海交大加入中共上海地下党。也就是说,江当时,甚至于直到中共占领上海时,从来都没有加入过中共地下党,江的所谓「1946年4月加入中共地下党」之说,是假的,是伪造骗人的。

「现在关于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问题又有知情而正义的老同志揭露出了更加确凿详实、更有说服力的新证据。」

吕加平得到这份证据居然没费吹灰之力,简直是神助!

最知道内情真相的老人聚头核实

江是属虎的,1926年生人,今年84周岁。

当年最知道内情真相的三位老人,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上海地下党市委成员、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看完吕加平写的「二奸二假」后,聚头核实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问题。这些人得多大年岁了!居然一个不少,都在。

让人感觉,好像他们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天的来临。这是不是又是一个不可思议?

吕加平收到胡锁明的信后,即于当晚给他打了电话,胡老在电话中比较详细的介绍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江是假中共地下党员的一些情况。

胡老说,江是在1946年随南京伪中央大学合并到上海交大时转学来沪的,在上海交大就读机电系,而他读的是机械系,江又只比他小一岁,低一级,因此他和江是上海交大同校不同级也不同系的同期校友。因为级系不同,又因为在上海交大中共地下党员组织活动时他从来没有见过江参加的身影,也没有任何人向他说起过江的事情和告诉他江也是中共地下党员的情况,所以他不知道也从不认为江在中共建政前是中共地下党员。

胡老说,要搞清楚江在1946年时是不是中共地下党员的问题,有三个人特别重要,因为他们最知道其中的内情真相。

这三个人,一个是在抗战时期和抗战胜利后担任是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书记的陈修良(女);一个是从陈修良手中接收转移到上海的南京地下党员的上海地下党市委的贺崇寅,而贺又是胡在中学入党的介绍人;第三位是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吴增亮,也就是胡在上海交大时的直接上级。

胡与这三位同志在中共建政前就认识,尤其与贺和吴的关系更是熟悉和密切,只是因为 中共建政后胡调到解放军总参三部工作,因情报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在这三十多年间他与他们很少联系,直到胡离休回到上海后才又与他们重新来往。

江的假地下党员身份当上总书记后曝光

胡老说,对于江伪称自己是1946年入党的中共地下党员问题,是在1989年江靠六四流血镇压事件当上了党总书记以后,公布简历时才被他们发现的,并引起他们的质疑和关注。

当时胡老离休回到上海已有数年,如果江是从南京转到上海交大的中共地下党员,或者江是在转学到上海交大后在交大入的党,那么与江同校并也是中共地下党员,而且都在吴增亮领导下的人,他是应该知道的,吴增亮和其他交大中共地下党员也会告诉他。

可是他对江在上海交大时也是中共党员这事却一无所知,吴和其他党员也从未向他说起过江也是地下党员的事。这使胡老感到非常的诧异和不解。于是他就去问自己在上海交大时的地下党上级、此时已任上海市政协副主任的吴增亮和他的入党介绍人贺崇寅,并通过他们去问陈修良。

陈修良说,江在南京上伪中央大学时并没有加入中共南京地下党,她负责的党组织中没有江这个地下党员;贺崇寅说,他接收的南京来沪地下党员中,没有江这个中共南京地下党员;吴增亮也否认他的上海交大地下党组织中有江这个地下党员。

对于这个历史背景情况,胡老在电话向吕加平作了进一步的具体介绍,他说,抗战胜利,南京光复后,在国民党追查下,一些在日伪部门、学校工作和学习的中共南京地下党党员处境困难,又因为南京伪中央大学要迁到上海与上海交大合并,因此他们纷纷转移到上海或躲避,或迁移。于是时任中共南京地下党市委委书记的陈修良和市委领导们与上海地下党市委联系协商,并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决定将这些人的党组织关系正式从南京转到上海地下党市委,由中共上海市市委接管领导,这里面就包括曾在原南京伪中央大学工作和学习而来沪的中共地下党员们,但这次南京一些地下党由宁移沪工作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及时办理,一直拖到1947年时陈修良才将他们的党员组织关系转交到中共上海市委手中,上海市委负责接收的就是胡老当年的入党介绍人贺崇寅。

而在这些被移交给上海地下党的人员名单中,陈修良回忆说,江在南京伪中央大学时不是地下党员,所以在向上海市委的移交名单中没有江的名字,她也不可能把一个不是地下党员的人移交给中共上海市委。

贺崇寅回忆说,他在1947年接手这些从南京转来的中共党员中没有江这个人,所以他也不可能将江作为南京地下党员交给上海交大地下党负责人吴增亮。

而吴增亮更是表示,他的上海交大地下党组织中没有江这个党员,而江也从未向他要求过入党,因此吴没有在交大吸收过江入党,也无从谈起「从贺崇寅手中接收过江的组织关系」。

因为江泽民是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这件事与他们都有着直接的关系且又事关重大,于是后来吴、贺、陈三个当年的当事人,为这个问题专门聚到一起碰面核对,并得出了共同的结论:1946年,江不论在南京伪中央大学还是在上海交大,都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而且一直到上海被中共占领时,江都没有加入过中共地下党,他们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胡,这才使胡最终确认江的确不是中共地下党员。

江谎称当年不是党员的人介绍自己入党

江为了证明他是一个真的中共地下党员,就到处宣传说他是1946年从南京转学上海交大后在交大入的党,其入党介绍人是也在南京伪中央大学读书的中共地下党员王嘉猷,和当年上海地下党市委的贺崇寅。

对此,胡老又揭露说,其实王嘉猷在南京伪中央大学时他自己的入党手续并没有办好,还不能算是正式的中共党员。随南京伪中央大学和上海交大合并时,王也转学来到上海交大,但由于他此时还不是一个中共正式党员,所以陈修良并没有把他的不健全的党组织关系转交给贺崇寅。因此王嘉猷没有资格也没有可能给江当入党介绍人。

胡老说,当时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党把王和与王相似情况的人称为「袋袋户口」,意思是指把手续不全的党组织关系放在口袋里而没有得到上海市委和交大地下党认可的「半户口户」。而江,则是「没有户口」的非中共党员。

江在当上总书记后,为了证明自已确是1946年就已加入了中共地下党,不仅把当时还不是中共正式党员的王嘉猷说成他在上海交大的入党介绍人,而且还无中生有的捏造贺崇寅也是他在上海交大的入党介绍人(需二人介绍方可入党)。

三证人避迫害与江断交

贺崇寅得知后,对江的这种无耻做法大感吃惊和气愤,并力加驳斥。但因为这时江已是党政军三权在握,贺担心江为掩其假地下党员的事实真相而对他们这些知情者报复、谋害、杀人灭口,所以不敢从正面加以批驳辟谣,只好写文章委婉表示他没有介绍过江入党。而且虽然他和陈、吴三人都认识江,在江上台前还与其有一定的来往,但从这时起他们三人为了躲避迫害,就不再与江往来了。

胡老对吕加平说,因为吴增亮是当时上海交大地下党的负责人,对江是不是从南京转来的地下党员或者江有没有在上海交大通过他的同意入的党,他最清楚,也最有发言权。胡老说,现在吴好象还健在,不过已经有许久没有和他联系了,于是胡老就把吴的地址、电话告诉了吕加平,要他去联系询问,说如果吴增亮没有搬家,电话没有变动的话,应该能联系上的。

吕加平马上给吴老打电话,但打了多次却始终无人接听,直到现在还联系不上。「是不是他已经搬了家或改了电话,或者发生别的什么事情,这就不得而知了」。

时机成熟,胡老挺身而出

自1989年六四屠杀最大的受益者江泽民上台以后,胡锁明老人从贺、吴、陈三人处得知江不是中共地下党员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非党员、冒充的假党员后,感到极度的震惊和担忧。于是义不容辞、挥之不去的责任感,让胡老一直想揭露江这个假中共地下党员的历史和骗术,但由于条件所限,并考虑因此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反而会带来适得其反的结果,而迟迟没有行动。

当胡老读到吕加平公布揭江「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的材料,而且安然无恙时,感到揭发江泽民造假的时机成熟了,于是马上要与吕加平取得联系,想尽快告诉他江的假地下党员的具体事实。希望能够立刻把这些他所知道的事实真相向胡总书记和有关部门报告,并公布于众,让人人都知道这个事实真相,以引起中央和有关部门以及全国民众更大的重视并立即着手对江进行调查。必要时他愿意出面作证。

吕加平留下联络信息

吕加平最后表示:以上就是胡锁明老人向我提供的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的最新证据,我相信胡老说的全是经得起调查的事实和真话。

由此也就足以证明,江不仅在1946年没有加入过中共地下党,而且到1949年中共建政前的整个内战期间也根本就没有加入过中共。因此,江不是一个中共地下党员,而是一个伪造骗人的假中共地下党员,这已是确认无疑的了,江的「二奸二假」黑核心是再也否不了、漂不白了。

为方便更多的知情人提供江泽民的罪行材料,吕加平还留下家庭通讯地址,电话和电子邮箱。

家庭通讯地址:湖南省邵阳市东风路175号省祁剧院宿舍,邮编:422001,
电话:0739-5222053
Skype: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0739-5222053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18711948441,
电子邮箱:junyimusic@sina.com

天时地利人和──审判江的日子看到了

江是1989年5月成为中共党的总书记的,随后江的假中共地下党员身份随其简历曝光。

还记的,2004年2月,江还赖在军委主席的位子上,2月23日网上传出《吕加平向中央、人大、政协反映江泽民问题及传闻的全文》,写了此文后,受到公安部门全程跟踪监控,三天未回家。后来内部有人宣称,如三天之内不放人,要在网上曝光江宋在海军招待所的淫乱录像,结果江一天就放了人,但把吕加平从北京轰回湖南老家,儿子的工作也丢了。

2000年,香港有人在国内起诉江泽民,被迫害致死。

2010年7月,党内实名证人敢主动出来提供证据,要求调查和审判江泽民,这个天壤之别的差异意味着什么?是人的胆气壮了。人的胆气又是从哪里来?

天时、地利、人和,现在都占全了。

审判江的日子不再是传说,用眼睛都已经看到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13/11 05:56:29 PM
向吕加平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