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传 4 看守所 有三宝

26628

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2001 年7月20日,我又照例带货飞抵北京,顺利入境。可是第三天,却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没有犯罪,在某些人“整人为本”的思想下,好大喜功的预审却利用模棱两可的法律,将我们定为严重犯罪。杨义在囚禁中出于恐惧,把责任都推给了我。预审对我软硬兼施,屡设圈套。在恐怖高压下,面对步步威胁和重重欺骗,抱着先让杨义解脱的幻想,我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一个又一个圈套,铸成了“走私大案”,刑期“十年起步”。

在狱友亲身教训的解读和借鉴下,在狱友的点拨下,我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向整人体系抗争……最后还是在米国政府的施压下,我才洗脱了责任,得以地狱逃生。

看到我们开辟的市场将获得的巨额利润,“有关部门”竟然接管了我们的业务,接管了我的客户。在药品批文获准之前,成了唯一合法“进口”的机构,冠冕堂皇地成了救死扶伤的“及时雨”,垄断了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有的还在服刑。我在这里祝他们一路平安…

  

看守所,有三宝

 

刚才韩哥口传的“真经”我并不太认可,我天真地以为冤案离我很遥远。但是韩哥的见识可是很难得。打了一针轻松多了,坐板靠着被垛,主动跟韩哥聊上了。

韩哥溜达着,“老美,看守所有三大宝,你能猜出来吗?”

“我试试吧。”

“你们都不许告诉他啊!从现在猜到晚上吃饭前,老美,保证你猜不出来!”

“那我要猜出来呢?”我知道我这点阅历肯定猜不出,故意跟韩哥套近乎。

“你要猜出两条来,就算你赢!我输你一包榨菜!”

韩哥那神态让我感到:榨菜在这里就是“山珍海味”!我大方地跟进:“我要猜错了,我来钱了,你们头板儿随便使!”

韩哥一听就乐了,“一言为定!”

惨了!我一句巴结的客套话,他还拍板钉钉了。我赌注1000块呀!他就一包榨菜,也太不对等了。

“打水”,筒道口一声吆喝,给号儿里送开水了。号儿里接了一大盆,拿刷牙杯分给大家喝。打水每天两次,其他时间就喝自来水。

不一会儿,筒道里又传来隆隆的车?M辘声。

“饭车来了,下板儿!”韩哥一声令下,大家呼啦一下子,乱了营一样,乱得我发蒙。我跟在后边去洗手,连用肥皂也限制。

通道里的车?M辘声走走停停,各号可怜兮兮地哀告:“阿姨,多给点儿吧,我们号儿人多……阿姨……”此起彼伏的“阿姨”声,汇成了一个凄沟睦终隆?p>“小四川”把塑胶盆从前边铁门下边的长方口伸出去,饭车还没来,他就说唱起来:“阿姨阿姨好阿姨,我们号儿人多……”

推拉饭车的两个妇女看来不是犯人,应该是临时工。前边的“阿姨”问:“多少人?”

“26人!”

那个女人往盆里扔完了馒头,小四川又哀告:“阿姨多给点儿吧,吃不饱……”

吃饭是要分地位的:床板上十来个人分两组,前边一组以韩哥为首,后边一组自围一圈;其他光脚站地上的应该是穷人。我自觉地赤足站到了最末一位——已经蹲到了茅台儿。

韩哥招我到前板儿吃,我赶紧客套,小龙一句“韩哥说一不二”,我也就“谢韩哥”了。前板儿吃饭的只有韩哥、陈哥、小龙和我,分享的美食,也就是两根火腿肠,两碗速食面,一包榨菜而已。

“老六”在前边分菜,塑胶碗摆了一床板,每碗一个塑胶勺,因为筷子可以作凶器,所以号儿里没有。“小四川”分完馒头回来,馒头盆就归韩哥把持了。

海淀看守所只有馒头,有的看守所只有窝头。这个方馒头也就我手掌那么大,喧腾蓬松,一攥就成小鸡蛋了。一人一天四个馒头,犯人大多是干体力活的,哪吃得饱啊?

前板吃完了,韩哥问后边:“谁还不够?”

“韩哥、韩哥……”犯人们转眼成了乞丐。得到馒头的狼吞虎咽,更多的悻悻然。

收拾的犯人顺手把韩哥扒掉的馒头皮一股脑地塞进了嘴里。这就是这里儿能干活儿的好处,有机会多吃一点儿,所以干活的都是平民里有头有脸的,干活的地位依次是:洗头、饭头、地保、台长[1]

“韩哥,我猜这看守所三宝的第一宝是馒头!”

韩哥很是诧异,“行啊!老美!接着猜!”

韩哥从前边取来一卷卫生纸,只发给了我们几个“柳儿爷”,看来其余的放大茅都得水洗,连刷碗的都不例外。想到昨天被预审逼得水洗便溺的情景,我说:“韩哥,我猜第二宝是卫生纸!”

韩哥惊得瞪圆了眼睛:“你还有这眼光?我看你第三个猜得着不?”

兰哥在门口冒了出来,韩哥蹿过去接了大板儿钥匙,藏在背后去开风圈儿门,显然是避开监控,回去的时候把钥匙板儿贴在怀里,哗啷啷的象挂了狗铃铛。

风圈儿是个不到6平米的小院儿,四周水泥墙有3米,顶上封着拇指粗的铁栏杆,靠近监室的部分是水泥的“马道”,正好对着号儿里的大窗户,那是巡逻的通道。望着头顶一方晴空,真是“坐井观天”。

午休前统一关了风圈儿,风圈儿里是不许留人的,以前曾有人在风圈自杀。韩哥排我中午值班儿,可是兰哥回来亲封我为三板儿,连值班也免了。

午休时为了能睡下,后板儿卧倒极其迅速,我到了前板已经没地方了。韩哥又从板儿上抽了胖子值班儿,他这一起,后边的犯人都跟起来,颠倒了一下头脚的位置,这样才能头脚相对、紧密拼插,可地方还差一半儿。

韩哥不耐烦了,“老六,推土机!”

老六坐了起来上,双脚蹬在一个犯人的后背,老陈顶着他,二人使劲往后蹬——这就是“推土机”。

后板儿的图惜凉快,没垫褥子,犯人就穿一小短裤躺光板儿上,被“推土机”挤压搓蹭得龇牙咧嘴,直到给我推出了“半壁江山”。我这三板儿的地盘儿是后边三个立板儿的宽度,平躺着彼此都挨不着。

“垃圾!”下午坐板的时候,筒道里一声大喝,是劳动号儿[2]来收垃圾了。

“地保”提着一袋儿垃圾,从牢门下边的打饭口口塞了出去。

“哥!那个‘蚂蚱’[3]给我踢一下?”“地保”对劳动号儿讨好地说。

那劳动号儿瞟了号儿里一眼,一脚就把烟屁踢飞了。“地保”悻悻而回,拎着空塑胶袋到便池里涮洗,这儿连塑胶袋都缺。

老六骂着劳动号儿到了门口儿,马上有了重大发现:“韩哥,那儿呢!”说着欢天喜地地把板儿布和地布接了起来,还不够长,老六索性动员我们解裤绳,在盲区把巴掌长的裤绳接成长绳。

看这架势,我说:“韩哥,我猜这儿的第三宝是香烟!”

“哎呀!”韩哥惊讶了,“还改吗?”

“定了!这三宝就是馒头、手纸、香烟。”

“输了吧?学着点儿,这三宝绝对经典!

“看守所,有三宝:

睡觉、小炮儿、放大茅!”

原来,这里每人两个馒头是不会扣的,没多余的馒头也饿不死,没钱、没手纸也能凑合过,可是一直不让你睡觉得把人折磨死——有时候整人就是不让睡觉,晚上连着值班儿,白天去提审,三天就整垮了,这比刑讯逼供还厉害!5天下去不见伤能把人整死!何况睡觉做梦还是监牢里最大的乐趣,所以第一宝当然是睡觉。至于第二宝:管教靠倒烟挣钱,用烟的发放来管理犯人,管住了烟,就能让犯人听话,所以小炮儿是第二宝;第三宝更是必不可少:一般号儿的老大让两天大茅一次,有的号儿三天一次,还有的四天放一次!让你干瞅着号儿里的便池,憋着胀肚子!把人整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拿这个管人,你不服也得服,所以第三宝是“放大茅”。

常言道:“管天管地,管不着拉屎放屁”。共产党的监牢,连这都管,拉屎竟然成了宝贵的人权!

“成了伙计!”门口的老六传来了捷报,“地保”站着挡监控,老六甩出的家伙已经把烟屁划拉了回来。老六收了家伙,伸手刚要够,一个警察向贼一样冒了出来!

   

[1]洗头:洗碗、洗衣服的;饭头:打饭、分饭的;地保:擦地的;台长:擦茅台便池的。

[2]劳动号儿:在看守所服刑、劳动的已经判决的犯人。

[2]蚂蚱:烟蒂。

   

融入社会(上)

    

“干嘛哪?!”警察吼道。

老六拍蚂蚱[1]的手僵在了牢门外。太突然了!“地保”在门口提着裤子傻了眼。

“高哥!”韩哥跑了过去。

“哟,磁器!”

班长这话一出,大家揪着的心才落了回去。结果韩哥竟然向那警察要了小半盒烟。警察一走,韩哥拣了烟屁,回身领受大家的马屁。

我问韩哥:“我猜的那三宝真不对吗?”

韩哥一摆手,老六道出了绝对经典的答案: “看守所,有三宝:睡觉、小炮儿、放大茅!”

原来,这里每人两个馒头是不会扣的,没多余的馒头也饿不死,没钱、没手纸也能凑合过,可是一直不让你睡觉得把人折磨死——晚上连着值班儿,白天去提审,三天就整垮了,这比刑讯逼供还厉害!5天下去不见伤能把人整死!何况睡觉做梦还是监牢里最大的乐趣,所以第一宝是睡觉。第二宝:管教靠倒烟挣钱,用烟的发放来管理犯人,管住了烟,就能让犯人听话,所以小炮儿是第二宝;第三宝:一般号儿的老大让两天大茅一次,有的号儿三天一次,还有的四天放一次!让你干瞅着号儿里的便池,憋着胀肚子!把人整得一点儿脾气也没有。拿这个管人,你不服也得服,所以第三宝是“放大茅”。

韩哥解释得我心悦诚服。常言道:“管天管地,管不着拉屎放屁”。共产党的监牢,连这都管,拉屎竟然成了宝贵的人权!

晚饭后,大伙儿在监室里自由活动。韩哥在前板儿打牌——两副牌的“双升级”,后板儿在下两台象棋。小龙在给“小四川”在讲道,“地保”旁听。我凑着听了听,小龙讲的都是做人之道。

18:30,开电视了。大家面向电视坐成三列,前边有个“性病”坐地下。我坐后边挨着小龙,身后的柳儿爷继续打牌。

新闻没看完,就听见大喇叭吼道:“牌给我扔出去!”

“刘所儿的班儿!”韩哥说话都吓差音儿了。

“听见没有!?”大喇叭又一嚷,后边都吓呆了。

小龙转身把扑克牌一敛,光脚下了板儿,往牢门外一丢,回来刚要上板儿——

“站那儿!”大喇叭一吼,号儿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诶?这不小龙吗?又来啦!?”大喇叭缓和了。

小龙笑笑没说话。

“小龙,肥了!查完班儿,咱俩还聊聊啊!”大喇叭啪达一声关了。

大家盛赞小龙的仗义,小龙说他上回来绝食的时候,刘所儿跟他聊了好几次,谈得很投机。小龙混得不赖,我可得学学,得努力溶入这个小社会。

韩哥他们也不看电视,闲扯解闷。我一时找不到话题,他们垫牌的报纸吸引了我的注意——整版报导石家庄爆炸案。这恐怖大案震惊世界的时候,我正在香港,看过《南华早报》的深度报导,现在再看看这国内的报导——简直是误导!我知道大家一定感兴趣,就问:“韩哥,这石家庄大爆炸[2]你知道吗?”

“何止知道?这儿还有‘烈士’家属哪!”

原来“地保”家就在石家庄棉三小区16楼!他在北京打工,第二天赶回家,看现场就傻了,整个楼全平!他父母住他姥姥家幸免了,而爷爷、奶奶,两个租住的女房客都死了。

我说:“中国官方报导的前后矛盾:5起爆炸案,1个楼是定向爆破,但是最后报导,成了4起爆炸。死了108个……”[3]

“屁!我们楼整个平了!”“地保”做了个下压的手势,“报纸上说我们楼才死93个,谁信!那是职工宿舍楼,闲房都租出去了……”

韩哥看着报纸说:“抓他30多天就帽儿了[4],这速度有问题!急着灭口啊!”

我说:“卖炸药的、做炸药的都枪毙,卖雷管儿的死缓……”

韩哥说:“这同案活不了。”

我说:“你不知道!那是1年前卖给他的!卖了33块钱,那是个采石厂工人,说好炸土用才卖的。他犯啥罪?结果一审死刑,二审死缓!”

大家被我吸引住了,我侃侃大谈:“最惨的是那卖炸药的,她男人瘫了十年,她还赡养俩老人,抚养俩女儿,背一身债。后来她才想做炸药糊口——她们那儿都做土炸药,开山采石头,没人儿管。她刚学会,就遇上姓靳的了,说好了采石头用,卖了900多块——死刑!还有那个提供硝酸铵化肥做炸药的农民,也死刑!你说一个人拿菜刀杀人了,连卖菜刀的、打铁的都死刑?

“更有意思的是那帮警察,爆炸之后,把那几个村的人都抓了,他们知道那儿是炸药基地,以前咋不管呢?”

韩哥说:“敢情你么说,就那姓靳的该死啊?”

“地保”说:“案子没全破,就杀人灭口!三处都是定向爆破,我不信一个文盲干得了!”

一个唐山口音说:“没准儿真不是定向爆破,豆腐渣工程遍地,一炸一震,弄不好楼真得酥喽。”

“地保”反击道:“45分钟能炸5个地方?半夜开车跑一遍45分钟都下不来!姓靳的还是打车呢。”

我说:“这案子要发生在美国,你们猜咋判?”

大家来了精神,我说:“美国很多州没有死刑,要是判姓靳的就终身监禁了。要在有死刑的州,我记得有个州50年才判了一个死刑,他搞恐怖炸死150来人,要在那个州判,姓靳的也得死刑,可是他的同案——那几个死刑的、死缓的农民无罪!但是,可能有四方得被起诉。

“第一,监控犯人的警察可能会被追究失职;第二,云南警方渎职,姓靳的杀了人,不通缉、不追查;第三,管小区治安的警察有过失,姓靳的搬了一晚上炸药,没人管;第四,市场监管的有罪,制卖土炸药没人管。陪审团八成会判他们有罪。花纳税人的钱,不给公民办事,人民不饶他!如果真是豆腐渣工程,那盖楼的、招标的也得坐牢!象中国这个,拿无辜百姓垫罪,国际笑话!”

“中国特色!党是看这108条命说不过去,多毙几个平民愤!”韩哥说。

我进一步问:“你们猜,在美国还要追究谁吗?”

韩哥说:“市长、公安局长辞职呗。”

我说:“肯定!另外,还要谴责媒体,批评报纸、电视!因为媒体没有把姓靳的杀人的消息登出来!这是对人民不负责!”

我看大家没太明白,继续解释:“不用什么通缉令,姓靳的杀了人,立刻,嫌犯的照片上报纸,上电视——这不就起到通缉令的作用了吗?全国都知道了,他回老家就得抓起来,也就爆不了炸了!他还敢在自家小区没完没了搬炸药?!为什么经常西方老报导刑事案?是媒体要对人民负责,出了凶杀,第一时间就得提醒所有人注意安全,唤醒防范意识。中国哪报导,都是案子破了,才选择的报导,还得上边批准。”

“美国犯罪率比中国低得多!中国坐牢的名目五花八门,什么拘留、拘役、劳教、收容、双规……这些坐牢在中国都不算犯罪,都不统计。黑社会的大案子,法院判决的,一天至少1件,凶杀、死人的案更多了……”

一个犯人插话:“那也没法登啊,那人们不都吓坏了?社会就乱了。”

我说:“登新闻了天下大乱?报纸扩充几个版面就得了。那样老百姓反而爱看报纸,报纸说实话,老百姓相信政府,社会能乱?报纸说实话,腐败能这么猖獗?社会反而会安定。

“可是呢?姓靳的在爆炸前一周杀人,连通缉令都不发!他怕影响他‘大好形势’。我看这张旧报纸上吹:第一声爆炸后,5分钟消防、抢险队就开过去了,一看就是定向爆破——恐怖袭击呀!当时戒严很正常——路口查凶手,小区戒严不让凶手躲藏,那样后边就炸不起来啦!可是他不全市戒严,所以,就一次又一次地爆炸,老百姓一批又一批丧命!这些爆炸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

韩哥说:“稳定压倒一切!戒严了动静太大,影响稳定。”

“地保”愤愤地说:“你这一说我可明白了,我原来还佩服警察破案神速呢!”

我说:“你看这报纸,宣传如何动用全国警力破案——宣传他为人民负责,让人民感激他;宣传他关心灾情——让‘烈属’对他感恩戴德!还不断开庆功会,还揽功呢!把自己的罪行都掩盖啦——这要在美国,这么玩人民,人民不答应!”

韩哥说,“中国这老百姓叫人民吗?都他妈奴才!”

“不对!”小龙说:“中国的老百姓叫‘国家主人’!”

“老美,你还挺反华的啊?”韩哥的语气并无恶意。

我说:“反共不是反华,指摘腐败也不等于反共。”

韩哥说:“真爱国,我看就得反共!”

“械具!”筒道里一声大喝。

   

[1]拍蚂蚱:拣烟头。

[2]石家庄爆炸案,后来我查到了大陆官方报导,摘录时间进程如下:

  (1)2001年3月9日,靳如超在云南马关县韦志花家中将韦杀死潜逃,韦的父母报案,当地公安竟未通缉凶手。靳如超在昆明、天津等地的旅店、航班上都留下了真实姓名,警方未追查。

  (2)3月16日4:16~5:01,5起特大爆炸相继发生。

  (3)3月18日,造(采石厂用)炸药的王玉顺抓获。

  (4)3月20日,卖(采石厂用)炸药的郝凤琴(卖得950元)抓获。

  (5)3月23日,靳如超在广西北海被抓。

  (6)3月31日,检察院正式逮捕靳如超——正常程式逮捕要在被抓37天后,然后再经公安侦查6个月再提交检察院。

  (7)4月18日,中院一审判决靳如超、王玉顺、郝凤琴、胡晓洪(1年前以33元卖给靳如超雷管崩土用的采石厂民工)死刑——正常判刑要经检察院调查3~9个月,法院一审再2个月。

  (8)4月29日,高法二审维持靳、王、郝的死刑,胡改为死缓——正常二审要2个月。

  (9)4月29日,二审后立即枪决——《刑诉法》规定的“死刑复核程式”没有具体期限,因为复核批准日就是行刑日,而大陆的死刑犯一般要被活摘器官的,所以需要等待移植器官手术的安排,需要等几个月甚至一年不等。

[3]官方媒体:法庭认定了4起爆炸为靳如超所为,只报导死亡108人。但中新网01年4月19日报导《长篇:石家庄特大爆炸案的前前后后》的【相关新闻】有:《炸死168人,我不后悔》,该新闻已经被删除,但题目尚在。

[4]帽儿了:枪毙了。

 

融入社会(下)

   

带脚镣的犯人慌忙下地,坐在地上双脚伸出了牢门。三个警察过来抖了抖脚镣就走了。

韩哥听上瘾了,还让我讲,我又讲了一个“限期破案”的例子。这是我进来前几天,刚在《北京周刊》上看的:昆明一个戒毒所民警,叫杜培武,他老婆也是警察,他老婆和一个县的公安局长在一辆警车里被枪杀了。市里限期100天,必须破案!专案组就没线索,就怀疑杜培武情杀。因为杜培武夫妇和那个被杀的局长都是同学,所以他老婆有可能跟那局长私通——这么一猜,就把杜培武抓了。不承认就打,什么刑具都使。姓杜的挺了俩月,实在挺不过去了。作为警察他明白,不打出来不算完,打死也能弄他个畏罪自杀,也算破了案了!他就按专案组的意思编。招供了就转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伤太重怕死了,后来市里发话才收监。看守所按正常手续给伤处拍照,怕自己担责任。杜培武留了个心眼儿,把他血衣藏起来了。

他们听入迷了。不少人低着头,好像怕看电视一走神儿,少听到一个细节。这个案子可是每一个犯人的借鉴啊!

我继续讲:“破案了,市局、派出所开庆功会,姓杜的在里边是手铐脚镣过日子。头仨月根本不让请律师!案子到了检察院,翻供没人理!开庭是冬天,他偷偷把血衣藏在腰里,要不然不让他带!在法庭上,他抽出来血衣,说刑讯逼供,屈打成招。还说:看守所有他受伤的照片。检察院可上火了,调档案吧。结果看守所说:‘好像有这么回事儿,但是照片找不着了’!”

“真你妈不是玩艺儿!”唐山人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继续说:“法院审判的时候,双方对质那相当经典:

“第一条:公诉人说杜培武有犯罪动机,是情杀。他老婆和那局长通奸,证据是:杜培武家的电话,有不少是他老婆往那局长那个县打的,足以认定。

“杜培武说:‘我们家的电话是分机,查不出来往哪儿打电话呀?不能把总机往那县打的电话都记成我老婆打的!我还打过哪!’。

“法院认定,杜培武狡辩,公诉人的有效。”

大家都给气乐了。我又说:“第二条:公诉人说杜培武袖子上有开枪后的火药残留,这是杀人证据。

“律师拿出十多份证据,证明杜培武有十几次射击训练,当然袖口有火药残留,警服近期也没洗。法院说证据很好补造,不予采信。

“第三条:公诉人说杀人的车里的刹车上的泥,和杜培武袜子的气味一样。大家一看鉴定结果:两条警犬鉴定过,只有一条警犬鉴定气味儿一样,好,有一样的就行!

“律师说:案发后两个月警犬才鉴定,怎么还能闻出来呢?还有一条狗没闻出来呢!

“法院说:那狗连味儿都闻不出来,能是好狗吗?”

大家又给逗乐了。

“律师说:刑讯逼供的血衣,伤都在,刑讯逼供无效。法院说:看守所谁不挨打?没有照片,你不能冤枉专案组!

“律师说:杜培武案发的时候不在现场,有戒毒所的人看见过他,拿出证词来,法官一看,说:这吸毒的人也能做证?无效!

“律师说:戒毒所有个警察也能证明杜培武不在现场。法院问检察院的:那是他同案哪?抓了吗?吓得律师不敢提了。

“律师说:口供上说在车上枪杀,车上都没血,怎么能在车上枪杀?枪也没有,子弹也对不上,怎么能定杀人?法官说:他就不说枪在哪儿,他就说在车上杀的,你赖谁啊?谁让他签字画押啦?

“律师说:杜培武两口子感情很好,拿出不少证据来。法院说:感情好,他老婆还给那个局长打那么多电话?!”

大家笑駡起来。

“结果怎么判?律师的辩护不予采信!死刑!”

一下炸了,犯人纷纷开骂。

“都给我歇×,听老美讲!”

韩哥平息了骚乱,我接着讲道:“这家伙不服,上诉。二审的时候,上边一看,这口供一看就是编的,几乎没有一样对得上的。有证词没证物——血衣也丢了!那个法官还算有点儿良心,改判死缓。”

韩哥问:“那么大的案子,在警车上枪杀俩警察,还死缓?”

我点点头,“2000年夏天,昆明一个做案4年的杀人劫车团伙告破,团伙老大也是个警察!审训的时候,‘案屁’把杜培武顶罪的案子撂了!那把找不着的枪就在那个团伙老大的保险柜里,做案时间、地点、开枪的部位、角度都对上了。一上报——为这个案子平反都扯皮了 1个月,都择清了责任,总结完教训才放人!春风化雨呀,党给你平反了!”

大家一片叹息。

我继续讲:“杜培武坐了26个月的牢,打得他走道儿都不利索了,出狱先住院。公检法说给你官复原职,补偿 10万块钱私了。他不干,上告,可是那些办冤案的,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到法院,一个没动,连个处分都没有。他就上访啊,告啊。开始还有人接待他,后来都没人理他了。后来他找记者,发的这篇稿子。稿子在云南报纸刚登一天,马上,云南的媒体就查禁了,可是外省开始转载。现在他还上访呢!”[1]

唐山人道:“老美呀!这杜培武万幸啊,他还没给整死。我哥都死在这里儿咧,我都知不道上哪儿告去呀!”

“‘唐山’,停停停!”韩哥马上打断,“你的事儿管儿可嘱咐了,不让在这里儿说。来来来,你放烟茅来吧,小武子,搓火儿!”

刚搓完火,没抽一口,筒道钥匙响了。他们迅速坐了回去。

一胖一瘦两个警察停到了门口儿,胖子象狗一样闻了几下,瘦子厉声道:“搓火儿哪?!”

小龙马上过去:“刘所儿,你好!”

胖子说:“小龙!真肥了!”

小龙笑着说:“我这做好准备。”

“!可别!咱好好聊聊去!”说着把小龙带走了。看来他是怕小龙绝食。

又一次历险,我胆子都快练出来了。韩哥问我:“美国有冤案吗?”

我说:“我就知道一个,一个黑人被冤了3年牢,出来陪了他300多万美元。把他乐坏了,他说‘我在外边,一辈子也挣不来这么多’!”

老陈问:“韩哥,你说那个姓杜的能给他赔多少?”

韩哥说:“就算官司赢了,绝对赔不到10万。”

“为什么?”

韩哥说:“党得告诉社会:还是私了好!”

“经典!”我一挑大指。

韩哥问:“你们知道那个处女嫖娼案赔了多少?”

这太新鲜了!

韩哥说:“麻旦旦,警察逼她承认卖淫,屈打成招。后来一鉴定她是处女,结果赔了她——74块6毛6!不信你出去查,就今年的事儿,上报纸了!”

天大的笑话!

韩哥补充:“报纸上说那个小丫头听见这个判决,当场晕菜!”

老陈说话了:“这警察就够人道的啦,还他妈给他验个处女,你还没见过更黑的警察哪……”

简直让我不寒而栗!真是地狱啊!不对,地狱还讲个理呀……

“呤——”铃声响起。

“各号儿关电视!”大喇叭又发话了。

大家睡下,韩哥还想让我讲,看来我已经融入社会了。我还得提防夜审呢,就用身体没太恢复推脱了。

闭上眼睛陷入沉思,今天聊虽然都是别人的冤案,可我身边的“唐山”已经被冤案砸着了,一点儿也不遥远。我抽空得探探底儿。千万不能让冤案也扣我头上。

过了老半天,小龙回来了。他样子很高兴。

他凑我耳儿边说:“还没睡?记住了,晚上提你,可千万不能钻圈套儿。他们不会打你,你有美国身份,又不是大案!就要见大使、见律师,不让见就不留口供,见了律师再商量。”

这对我真是莫大的安慰。

   

[1]我01年7月下旬坐牢,不知道杜培武案后面的事。后来查到大陆官方报导:

1.98年4月20日,昆明市公安局民警王晓湘(杜培武妻)及石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俊波被枪杀,尸体在警车上。

2.4月22日,杜培武被扣押。

3.7月2日,杜被屈打成招,开始刑事拘留。

4.99年2月5日,昆明市中法一审判杜死刑。

5.99年10月20日,云南省高法二审改判死缓。

6.00年6月,“民警杨天勇特大杀人劫车团伙案”告破,该团伙4年作案23起,杀19人,团伙供认了杀死王晓湘、王俊波的经过。

7.00年7月11日,云南省高法改判杜培武无罪。

8.01年8月3日,昆明法院判处刑讯逼供者原政委秦伯联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队长宁兴华1年零6个月缓刑2年——判缓刑不坐牢,等于没判,而检察院错诉、法院错判无任何责任!

9.01年10月,云南省高法判定杜培武获赔偿9.11万元,精神赔偿被驳回。

令人愤慨的是,我在查证这些案子时,竟然发现了一堆类似的冤案,有的被冤狱14年,还有几个被屈打成招的人,在真凶现身前已经被枪毙。  

 

(下回预告:不祥之兆/灵丹妙药)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