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11 倒楣蛋/先锋队/冤案之家

26811

:叶光   
  傻蛋Vs倒楣蛋

 

小龙走没一会儿,“小四川”也调看守所西区劳改去了。

筒道里又赶进来一队犯人。兰哥放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哥。韩哥跟来人还是磁器,热乎得不行。

这位也带了一大堆行李,也是牢头级的。

故友重逢,韩哥非常高兴,帅哥坐到了原来小龙的位置。

帅哥问:“韩哥,你杵几下[1]?”

韩哥说:“拘役6个月,后天我当劳动号儿去!”[2]

帅哥惊叹道:“我们以为你怎么也得五、六年呢!”

韩哥问:“你咋折的?”

“我老人家不倒煤吗?倒煤倒煤真倒楣!”

“倒煤倒折的?”

“对!就那帮‘河南’!我老人家原来在山西倒煤,怎么倒煤都没事。后来一帮‘河南’,让我从他们那儿倒煤,一倒煤就倒楣这儿来了!”

韩哥笑着问我们:“明白了吗?”

我们都摇头了。韩哥说:“这‘倒楣蛋儿’,是倒卖煤炭的。”

帅哥说:“就倒了他妈50吨,打我一‘销赃’,谁知道煤是偷的?!真他妈不讲理,我老人家也算一路好汉,给这帮‘河南’当‘案屁’!丢人!你说,我又不是他们一伙儿,花钱买东西,干嘛打我销赃?国家丢了那么多钱,叫那帮贪官挥霍了,给二奶了,怎么不从二奶身上追?说句挥霍了就完了!从我这儿穷追不舍,我赔了钱还得判我!?”

帅哥说的还挺深刻。

韩哥问:“那你‘押几判几’吧?”

“销赃的案屁不都‘押几判几’吗?他们这盗窃集团,案子太大,取保难啊!现在刚逮捕我,这得熬啥时候去?”

我捅捅他,“帅哥,什么叫‘押几判几’呀?”

他一听叫他帅哥,特高兴,说:“你刚出道吧?”

“啊!”

帅哥说:“押几判几,就是判刑的时候,押你几个月,就判你几个月。是凡‘押几判几’的都没罪,就是因为已经坐牢了,不能无罪释放你,那样就办了错案了,得赔偿,党才不赔呢!他就给你安个罪名,‘押几判几’,反正没几天你就该放了。这样党就永远没错案了,可你这‘劳改释放犯’的帽子戴一辈子!”

“这儿‘押几判几’的多吗?”

韩哥说:“太多了!大案的案屁,经常‘押几判几’,这样的每个号儿都有二、三个,象我们这些拘役的,象“唐山”,实际上也是‘押几判几’,不过拘役比他们轻,不算‘科儿’,一般‘押几判几’都10个月以上,因为审案子拖到最长期限是9个月!象我们砸了钱,他才给提前到半年以里哪!”

我又是一声叹息,这中国一年得多少冤案哪?这‘押几判几’这么普遍,但绝对不会算作冤案的。因为判的不重,被冤的当事人也就不追究了,追也白追。

“韩哥,那我也差不多是‘押几判几’吧?”小武子问。

“你不‘当庭释放’吗?咋‘押几判几’啦?这多掉架儿啊!?”韩哥拿小武子自诩过的“当庭释放”来损他,大家都乐了。

“这小丫的怎么回事儿?”帅哥问。

小武子满不在乎,傲慢地回头又跟帅哥自诩了一番。帅哥要过他起诉看了起来。
这帅哥儿真是个活宝!自打他进来之后,他嘴就没停过,也不在乎监控。刚安静一会儿,看完起诉他又说开了:“嘿!是你们哪!知道谁抓的你们吗?”

小武子说:“不知道啊?”

“是我一磁器!他还跟我聊过你的案子呢!告诉你吧,我磁器在‘后八家’抓的他们!”

小武子说:“起诉是这么写的。”

帅哥乐了,“韩哥,我给你学学啊。这几年查暂住证儿都查疯了!这帮警察,只要你三证儿不全,抓住就讹钱,没钱就收容遣返!可把外地农民吓惨了!他那帮同案,都是派出所的保安,偷着查三证儿捞钱,专门到那些村儿里去找外地人。查暂住证的警察,贼尖溜滑;这帮保安,农民出身,学警察哪学的象啊?还没有警车,他们每次查都有报案的!可是报案的人就是打电话,不敢去派出所立案做证人——三证不全,怕给收容喽!

“那次是我磁器领着一帮保安去后八家查‘三证儿’,捞外快去。到了他们的辖区一看,怎么这帮农民都不跑啊?原来他们一见来查暂住证的,撒丫子就跑,跟耗子见了猫似的!这次不但不跑,都不正眼看他们!

“我磁器心里这个气,让保安截人,开查!民工还挺横:‘你们不刚查了吗?怎么又查一遍?交两份钱哪?’他一想不对呀!问谁查的,说一个警察,领着一帮保安,已经查过去了。他这个气!他以为他们派出所,有人先来‘抢食儿’来了,找丫算帐去!往里没走多远,碰见那帮‘李鬼’[3]了。一看,不认识,他以为别的派出所的办案来了。警察有时候打着‘查三证儿’的幌子抓犯人。他还以为是‘李逵’呢!主动招呼:‘哥们儿!办案哪?’

“那帮‘李鬼’一愣,转身就跑。‘李鬼’!这么嫩?追!他追出去没50米,就坐地下了,他说他心脏都快跳出来,看东西都发兰了!他的保安倒是追下去了。他掏出手机,勉强跟他搭档打电话,他搭档从村子那头往这边查,俩人说好中间汇合的。这么着,对面把‘李鬼’们堵住了!”

我问:“帅哥,警察体质这样?”

帅哥说:“嗨!我那磁器跟我‘吃喝嫖赌抽,肚子滴溜溜’,能跑50米不错了!

“我磁器说,把这帮假警察抓警车上去,先把他们的钱分了,然后到派出所儿,一顿飞脚一顿扇,一顿凉水一顿电!一招,清河派出所的保安!给清河派出所打个招呼,拘留完事了。谁想到礼拜一,有个傻蛋给清河派出所打电话,说:你们那个谁谁谁在吗?我想找他。’‘什么事啊?’‘他借了我好几套警具走。’——那玩艺儿能随便借吗?那边说:‘你来取吧。他执行任务去了’。那傻蛋就去了,进门儿就给按了!”

大家哄堂大笑,小武子脖子都胀红了。

我问:“武子,你为啥要找上门去呀?”

小武子说:“谁知道他们干那事儿啊?他们说训练用,借我好多回了!”

帅哥问:“武子,你以为你走得了啊?”

小武子说:“我没犯罪啊!”

帅哥说:“你这是上‘七处’的大案!我磁器说了,抢劫罪有六款儿10年起步,你们占三款儿:入户抢劫、冒充军警抢劫、多次抢劫数额巨大,案头要判无期以上!知道吗你?”

“那我们咋没‘悠’去?”

帅哥说:“你同案打托了呗。”

小武子说:“那我就跟着沾光啦!”

正说的热闹,兰哥来叫了,小武子颠颠地跑了出去。

没一刻钟,小武子回来了,脸跟吃了八个苦瓜似的,嘴咧得跟黏鱼似的,下嘴唇颤抖,好像随时准备着嚎啕。

大家看着小武子的样子,不住地乐。我真怕他成为第二个“居士”,赶紧上前把他扶回了座位。

韩哥说:“这小武子还挺重感情啊!要无罪释放了,还准备哭一鼻子嘿!”

老六说:“准备好了吗?”

韩哥进了盲区,让我去念结果。“预备——出!”

我一扫,大家猜得都在3年以上,韩哥猜7年是最高的。我拿起小武子的判决书,找到后边念道:“案头是……14年,常向党……哇!”目瞪口呆!

[1]杵几下:判几年。

[2]海淀看守所的犯人还有一个月的余刑时,到东区做劳动号儿。

[3]李逵Vs李鬼:故事出自《水浒传》,李逵回家接老母,路遇一脸上搽墨,手持板斧,冒充李逵打劫的强盗,假李逵真名李鬼,开始被李逵放了,后来再害李逵时被杀。如今,李鬼成了假冒的代名词。

中共先锋队

 

我看着小武子的判决书傻了眼。

赌徒们催开了,我这才念道:“11年6个月!”

“啊?!案屁11年半?!”韩哥一把把判决书抓过去,说:“真他妈‘瘸子的屁股——邪门’啦!”

“呜——”小武子抱头痛哭。

韩哥翻着判决说:“操!他哪是案屁呀?!他‘二告’,提供警具!”

“啊?他起诉上是案屁呀!”帅哥也十分意外。

虎子说:“武子,你这叫‘反托儿’,懂吗?”

韩哥说:“明白了!那个案头的‘托儿’,把去‘七处’的大案给‘托’下来了;二告儿的托儿,把原来的‘二告’托下去,变三告儿了,才他妈7年!七个同案,案屁一年!这一年,原来是小武子的!”

和小武子死不对眼的老六非常高兴,“你这优秀党员没白当啊!‘提干’还越级啦!”

帅哥说:“人家使钱往下抹,给武子‘提拔’往上戳!”

老六学着小武子的上午的样子,“哼!我没罪!我又没惹共产党!”然后又换回了自己角色:“傻蛋了吧!你没惹它就不判你啦?!”

小武子哭着说:“我给党干了五年了,白干了,呜——呜——”

韩哥说:“留着点儿眼泪儿,小武子,等将来给你平反喽,你再激动吧,还得要求恢复党籍哩!”

老六说:“我宣布,为了纯净党的队伍,开除常向党的党籍!”

小武子哽咽道:“我入党还是……还是花了800……在部队买的哪……”

韩哥说:“没事儿!出去找‘假证儿’去,做个党票儿照样混!”

虎子说:“你还得紧跟共产党,共产党还得给你减刑哪!等给你减刑的时候,你丫就唱——‘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

又是一顿爆笑。

大家对小武子的悲惨遭遇,尽情地嘲笑着,没有一点儿同情。

我笑不出来,一阵阵悲凉。在此之前,小武子得意洋洋的时候,对这帮犯人的冤案没有一点儿怜悯;现在,这帮犯人也同样对待小武子。这和文革时对待“阶级敌人”是一回事。

党教育出来的,这种对“异类”没有同情心的民族心理,正是党最需要的,当它需要镇压一个人群的时候,只要把他们打成“异类”就可以了——89年镇压西藏,把藏民打成“叛国暴乱”;镇压“六四学潮”,打成“反革命暴乱”;99年镇压法轮功,打成“邪教徒”。把公检法军特培养成对异类要“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关键的时候才能下狠手!多少人都象这个小武子一样?总以为跟着党,自己就不是“异类”,可是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就变成了“异类”——然后说自己“点儿背”!

嗨!想这些干嘛?方明啊方明,你要不是在美国呆那么多年,你也跟他们一样!”

嘲弄完了小武子,帅哥又侃上了,“这保安,就是警察的枪!警察破案抓人,都是让保安往前冲,危险都是保安的,立功都是警察的!韩哥,我给你学学我去年夏天那次耍钱啊!”

“我们打麻将,有人敲门,声音特别温柔!我老人家从猫眼儿一瞧,没人,还以为叫的小姐来了呢。我刚一开锁,咣当一下就把我挤门后儿去了。”他说着做了一个贴墙的动作。

“我门后一看,前边冲进来仨保安,紧跟着又踉跄进来一保安,一交摔那儿了——他是给踹进来的,屁股后腰上还有个湿鞋印儿!他们在前边一围,一人拿一个警棍:‘别动!别动!’

“我从门缝儿往外一看,外边儿一个警察拿着电棍,听里边儿动静呢!甭问,他不敢进来,先把保安踹进来了!”

他学着当时警察“谨慎”的动作,“那警察探头探脑,看没打起来,大吼一声跳进来:‘都蹲下!’然后又冒出一个警察,一看,我磁器!他横着膀子晃进来就喊:‘抱头!’我在后边儿一拍他肩膀,丫吓的“哇”一声,抱着脑袋就蹿前边儿去了。”

他讲得自己都笑了,“他一看是我老人家,长出一口气。那警察吓一跳,拿着电棒指着我:‘蹲下!’我磁器上去就拦住了,‘这班儿我说了算,别害怕。’他把保安都轰出去了,一引见,我们老大上来就给这俩一人一本,立马摆平!

韩哥说:“点儿正怎么着都没事儿!我那回跟检察院的耍牌,也是保安先撞进去了,检爷连动都没动,问他们:‘后边儿谁呀?请进。’那俩雷子[1]当时就有点儿蒙。进来以后,检爷问:‘你俩哪儿的?’那派头儿!早把雷子震住了。赶紧自报家门儿。检爷问:‘你们所长谁谁谁吧?’那俩说:‘啊,对对对!’成了检爷审警察了!一个电话搞定,一分钱没花。警察还直巴结我们:‘以后有事儿就找哥们儿,别客气!’”

我问韩哥:“检察院的这么牛?”

韩哥说:“方明,你猜公检法,谁权力大?”

“法院呗。”

“老外了吧?学着点儿吧,检察院的权力最大!”

“为什么?”

“公安局所有的案子,小拘留儿不算,所有案子都得过检察院,检察院批个逮捕,那就得逮捕,检察院不批,公安局乖乖放人,当然也有劳教的;案子到了检察院,你钱砸到位了,他可以直接给你丫放喽,他想办你,整好了你的材料报法院,他在法庭上诉你,法院能不给检爷的面儿?肯定判你!法院判轻了,检察院还抗诉!公安局放了人,检察院可以查底儿!检察院还能直接抓人办案!他还监督法院,你说他权力大不大?”

我挑起大指,“韩哥,真教授啊你!跟着你真长学问!怪不得你专跟检察院打牌哪!”

韩哥说:“方明,你丫检察院关系这么硬,弄好了能干起!”

听到这个我高兴不起来,韩哥哪里知道:萍萍那检察官是假冒的,检察院的小窦儿也是一面之交,我还真不愿意托他呢。

帅哥问:“老美,你们美国警察不这么熊吧?”

我说:“当然,在美国,警察花的都是纳税人的钱,得给纳税人办事!官儿对不起纳税人,媒体都不饶他!选票没有,当什么官?什么叫民主制度,逼得当官儿的就得做人民的公仆!哪象大陆啊,人民没有选举权,就是奴隶!别说人权了,生存权都悬——谁都可能死看守所里,被打死、犯病扛着耽误死……死了就说自己点儿背。还说什么‘点儿背,不能怨社会’?不怨社会,怨谁?这么不平等,老百姓被残酷压榨、十官九贪,连基本人权都没有的制度,还不怨社会哪?穷人逼得没活路,去卖淫养家,当官的家产上千万上亿?还不怨社会哪?”

韩哥道:“说的好,应该叫——‘点儿背点儿背,都怨这个社会’!”

帅哥说:“现在社会都什么样了?你们听过那个《颠倒信天游》吗?

“商家讲课象教授,
医生操刀象杀手。

杀手麻利象医生,
妓女标价象明星。

明星卖身象妓女,
警察祸害象地痞。

地痞管事象警察,
教授赚钱象商家。”

大家拍手叫绝,真是中国特色!

帅哥说:“我老人家这么本分的人,也给抓进来充案屁!老百姓更没活路了!”

老六说:“农民更没活路!要不我能劫道去?!‘小四川’能去偷回来自己的工资?!”

帅哥说:“农民就是不值钱!抓人警察为啥不敢打头阵?我磁器说:他们怕里边儿开枪,都让保安打冲锋,大无畏的农民,‘勇于自我牺牲’!”

韩哥说:“没错儿!派出所那政委跟我讲过:‘这可是党的传统——解放前:罢课、游行是学生冲锋,罢市是商人冲锋,罢工是工人冲锋,打仗就是农民冲锋!我们办案,当然是保安冲锋了,不然养这帮农民干啥?’!”

帅哥说:“共产党的官儿爷也冲锋,不过都是这时候——

大吃大喝大剪彩,嫖娼淫乱包二奶,
“行贿受贿搞腐败,贪污洗钱逃海外……”

韩哥说:“方明,这可是我们的国情啊!现在这帮当官儿的,没一个好东西,那些当官儿的开会的时候,你就——

“开开房门往里看,个个都是贪污犯。
挨着个就往里办,没有一个是冤案!

“你现对中国投资都助长腐败!”韩哥这句新鲜话,听着还挺是理。

热聊被兰哥的吆喝声打断,一个犯人被踹了过来,兰哥嘱咐:“这是重点啊!看好了,不能让他吃饱喽,一顿就给一个馒头!”

[1]雷子:警察。

冤案之家

 

看我们有疑惑,兰哥又说:“他一周没大茅,再多吃就憋死了!”

“放心吧兰哥,”韩哥答道,转脸对老六说:“老六,风圈儿伺候!”

老六象赶驴一样吆喝着。来人诚惶诚恐、畏畏缩缩地说了声:“谢大哥!”抱起被子,猫腰低头,迅速扎向风圈。“咚”一声,撞倒在风圈门前,引起一阵爆笑——原来“地保”捉弄他,见他头低得太厉害,故意把门风圈儿门又关上了。

我又是一声叹息,这位怕挨打都怕成这样了!

风圈儿传来老六的声音:“犯什么事啊?……大点儿声!”

“抢劫!”

“哟,跟我‘同行’啊!”又是老六的声音:“‘蚂蚱’哪?……啪——啪——”

“谢大哥!”

老六扇两巴掌,那人高声道谢一次。

小龙一走,走板儿没拘束了。吃完饭,老六招呼着“地保”给新来的洗澡——浇30盆凉水。

虎子说,新来的,走板儿和洗凉水澡是流行的规矩。北京的看守所年年洗凉水澡浇死人——大冬天在风圈儿,20盆凉水从头往下浇,身体差点儿的真能浇死。海淀今年年初就浇死一个,后来又闷死一个——捂到被垛里闷死个老头。我心想:你不知道“唐山”他哥还被打死了呢!

新来的连续冲了8盆凉水就下跪求饶了。虎子上前拦住了老六,还给这个穷人找了条裤衩换上了——看来虎子变化确实不小。

来人如此窝囊,我问老六:“这他妈是抢劫的吗?怎么这么傻?”话一出口,我发现自己混的跟他们差不多啦!

“案屁!放哨的!”

来人说:“报告大哥,我发冷、肚子疼,求医行吗?”

我蹲下说:“我就是学医的,你怎么不好?”

那人吓坏了,半天才说:“谢大哥!我肠子堵了,没大茅7天了。”

我问:“肠梗阻?不一定吧?兴许是便秘吧?这儿吃菜太少。”

“是……是肠梗阻。”

我笑了,说:“你也不是大夫,怎么知道肠梗阻?便秘灌灌肠子就好了……啊……这儿谁给你灌肠啊?狱医肯定嫌脏!这么着吧,一会儿,我给你肛门里夹一小片儿肥皂,过一会儿保证你能放大茅!”

那人缓缓地说:“不是便秘,是肠——梗——阻,”说着眼泪下来了,然后趴在胳膊上呜咽起来。

韩哥说:“小子!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叫人家给你‘走后门儿’了?”

那人一听,哭得更伤心了:“班长不让我说……呜——”

真有鸡奸啊?!太恐怖了!

韩哥说:“方明,这在这里太常见了,在劳教所更多,监狱最多。”

我说:“那不得加刑啊?”

韩哥笑了:“加刑?中国就没这条法,不给鸡奸定罪,鸡奸就没罪!没人管。最多把学习号儿撤。有这事儿班长也失职,一般都不声张,调个号儿完事儿了。”

我蹲下劝了他半天。这个人姓曲,退伍兵。他有两个好朋友,跟他是一个部队的战友,退役一年,那俩战友找不着工作,就抢劫。还弄了两把手枪。周末休息的时候,把他诓去助阵,他吓得躲在一边儿,不敢上。后来那俩威胁他,他报案就灭他全家,还给他点儿钱封嘴。他就去了那一次。后来那俩折了,把他咬出来了,说他分了赃。小曲被逮捕以后,调到8筒,上周‘学习号儿’在风圈儿把他当众鸡奸,然后就便血、肚子疼。求医的时候他跟班长说了,班长不叫他声张,说再讲就给他调到一个专门鸡奸的号儿去!随后管教就给他踹到10筒后边儿,他一直肚子疼,解不出大便。他老求医,号儿里烦,总揍他。兰哥怕打出事儿来,扔这号儿来了。

我说:“韩哥,他有点发烧,这得住院了。”

韩哥不情愿地说:“那你求吧,你面儿大!”

我马上到前边拍板儿,“地保”大叫:“报告班长,7号儿求医。”

班长亲自来了,没等我说话,指着小曲就骂上了:“又是你呀!有完没完!大夫不理你,来劲是吧!又找楔呢吧!”

我赶忙解释:“他肠梗阻,一礼拜没大便了!”

“吃饱了撑的!”

我想笑没敢笑,“他发烧。”

班长翻着三角眼,“几盆凉水呀?!”

这警察对这里边儿的勾当真清楚啊!怪不得说:警察控制牢头管号儿呢!我赶紧说:“发烧了,没敢浇凉水,随便洗了洗。”

班长叱问:“是高烧吗!?”

我摸着小曲的头说:“可能不高。”

“扛着!高了再说!”班长点着小曲:“丫别烦我!再找事儿,看不把你那点儿丑事儿抖了出来!滚!”

班长骂骂咧咧地走了。虎子对着他的背影小声骂道:“滚!”

回到号儿里,“地保”正跟“性病”聊案子呢。没想到:“地保”拘役6个月的小案子,也是冤案!他是工程队的保安,工程队给一个学校盖楼,他和另一个保安抓了个小贼,打了一顿,问他们头儿送不送派出所。头儿过来一问,原来是那学校校长的儿子!闯祸了——校长惹了,后期工程款拖欠就糟了。赶紧找车,头儿和总经理亲自送小贼回家。也不敢说那“儿子”偷东西,校长不干了,报案就把抓贼的“地保”抓了。头儿求着他们——不能说那“儿子”偷东西!怕得罪校长。都以为没事儿,谁料想,校长使“反托儿”,把他俩拘了——打架没伤人,最多拘15天,可是有“反托儿”,刑拘——逮捕——判刑,有始有终,拘役半年!

我问“地保”:“那刑拘的时候,你没说你们打的是贼?”

“地保”说:“说了,没用!那预审说:‘你抓贼,赃物呢?!’跟着就电我一顿,我想:反正也没啥,就是6个月拘役,也不算前科,忍了吧。”

“那你们坐牢,你们头儿给你发工资吗?”

“一个月送200,送了3次就不没了,谁知道出去咋样啊?”

“那你这出去得找你们头儿,让他给你坐牢补贴啊?”

“地保”说:“他们送那‘儿子’回家,经理就给带了1万块钱过去,这损失还没找我们赔呢!出去能收留我们就不错了!以往抓一个贼,打个半死都没事儿,这回可好……”

我笑着说:“‘地保’,你这案子在中国肯定是太冤,要在美国,判你半年一点儿也不冤!”

“啊?!”

我说:“因为美国打犯人、骂犯人都犯法!有个犯人逃跑,几个警察把他打了,也没打伤,老百姓知道不干了,这几个警察都判刑了,判一年。”

“还这样!”

我说:“这就叫人权!西方的人权就这样。中国人号称翻身做主人,连基本的人权都没有,我看电视上共产党把人权叫成‘生存权’那意思你能活着就不错了,要什么人权?!”

“能活着?我哥死在号儿里,咋儿说噎?”

韩哥溜达进来,“唐山”欲言又止。我说:“韩哥,咱这号儿这么多冤案,连‘地保’的拘役都是冤案,简直冤案之家了!”

韩哥说:“嗨?!都一样!别的号儿的冤案一点儿也不比这儿的少!”

我真是庆幸——要不是这次来大陆前入了美国籍,后果真不可思议。

“方明!”

“到!”牢门外一声,我神经质地高声答到。

“收拾东西!”兰哥说完就走了。

我忐忑地问韩哥:“调号儿还是……”

韩哥说:“方明,你刚来调什么号儿啊?起飞啦!”

一听这话我差点儿蹦起来,一把抓住韩哥的手:“谢谢,谢谢!”

然后回头跟大家道别,大家的眼里满是羡慕。我赶紧穿好了正式的衣服,其他的东西,都不要了。我的衣服都留给虎子了,我知道他会处理的很好。

我光脚站在门口,双手紧握着牢门的铁栏杆,准备起飞。那个心情,别提多轻松了。谁会来接我哪?萍萍?大姐?二姐?……

韩哥一拍我肩膀:“你检察院关系那么硬,还不干起?”

“啊?……啊!”

韩哥说:“出去可别忘了咱哥们儿!”

“哪能呢!韩哥,我在你这儿学了多少东西呀!他们都说,就你这号儿管的松!多自在呀!”

韩哥一笑说:“咱这‘逮捕筒’是最能学本事的地方!什么小摸小偷、打架斗殴,烂七八糟的小案子在前筒就办了,直接劳教走了,咱这儿都是流水的大案子。还是咱哥俩儿有缘!”

我说:“韩哥,我来海淀看守所整8天。这他妈地狱,又苦又“酷”,刚来的时候可把我愁坏了。现在好了,苦尽甘来,想想这段,还蛮有意思的嘛!”

韩哥说:“你看你,抓着牢门儿这劲儿,跟航天飞机抓着发射架似的,倒计时喽!”

韩哥这比喻真形象,我这心情,可不是别的犯人“起飞”的心情可比,真象太空梭即将升空,到自由的天宇去翱翔。

筒道里哗啦啦的钥匙声,格外悦耳,宛如环佩叮当,我终于盼到了自由的时刻!

兰哥到了门口,我刚想说谢谢,见他一皱眉,不但把我的话都“皱”回去了,把我的笑容也“皱”回去了。

兰哥问:“东西呢?都不要啦?”

“不要了,家里哪能要……?”

兰哥说:“我让你收拾东西,没说放你呀,‘悠’七处去啦!”

“啊?!”

我象挨了当头一棒,脑袋“嗡”一下,大了三圈儿,腿一软,眼一黑,差点跌倒。幸亏手抓着牢门铁杆,就势蹲了下来。

韩哥弯腰拍拍我,说:“方明,嗨……有共产党在,‘航天飞机’[1],造不出来。”

真太惨了!我这架蓄势待发的‘航天飞机’,还没点着火,先跌架了。

[1]我当时曾跟他们聊过:2000年中共贪官外逃卷走了480亿美金,相当于16架奋进号航天飞机的造价,所以韩哥这里会这么说。

(下回预告:虎穴龙潭/一再被骗/败势难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