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传14 黑心棉 / 第一美女

27334

 作者:叶光   

  黑心党,黑心棉

 

小文回马三枪救了我那要命的棋局,他却说自己的赌注不是值班儿!

新来就叫板?要不是他这幅清纯的面孔,要不是他刚才精彩的八步绝杀,十有八九得走他一板。

“假金庸”说:“不值班更好,我就怕值班!你说吧,别过分就行。”

小文说:“刚才我进来自报家门,好像两位大哥对法轮功有成见啊?”

我刚才冲澡,还不知道这事儿,原来小文是法轮功!这法轮儿已经成了当今大陆专政系统的“风景线”了,关得到处都是。

“假金庸”说:“我们对你们是有看法,你不能赌这个‘看法’吧?”

“不是,”小文说,“共产党造谣太厉害,蒙骗全世界。你们别轻信我,也别轻信共产党,别抱成见,我给你们把共产党的底儿翻出来,把我们的真实情况也讲出来,我的条件就是你们好好听,听完了再判断,这行吧?你们要明白了,我替你们值班儿都行!”

这个因为信仰坐牢的义士,心里第一位的,还是维护信仰,不能不令人敬佩。

老大说:“好哇,外籍号这儿还没来过法轮儿呢,你来了,正好给我们讲讲。”

这儿放茅比较自由,也给手纸。狭小的厕所里,外墙的观察孔透过一条亮光,房顶上亮着一盏小灯,我蹲了一会儿,才看见脚边儿那个破塑胶碗,里面泡着的两个刷便池的牙刷——老大就赐给小文这个?!

小文进来瞎黢黢地学摸了半天,才看到了牙刷。他皱着眉头挑了一个,打开水龙头,刷上硫黄皂猛冲。

我还富余一个牙刷,临出海淀韩哥给我塞的。给他之前我想逗逗他,我过去洗手,见他还在洗,就问:“这牙刷你真用啊?”

小文一笑,“那咋办?总不能不刷牙吧?我知道这是干啥的,洗干净就行了。其实,世上的一切,都能用水洗干净,可有一样东西洗不了。”

“什么?”

“人心。”

“哦……”

“东西脏了用水洗,人心脏了呢?只能用佛法来洗,你听过这典故吗?”

我点点头,这个儒生这么能吃苦忍辱,真佩服!我不再逗他了,“扔那儿吧,一会儿我给你个新的。”

离看电视坐板儿还有段儿时间,我俩到风圈门口儿聊上了。我问他:“听说你是中科院的?”

“我原来是,去年博士毕业了。”

“在哪儿工作?”

“待业。”

“啊?”

“象我们练法轮功的,原来在单位都是有口皆碑,都愿意要;现在一镇压,没地方敢要我们。”

“搞的这么凶?”

“共产党对我们现在是四光政策:‘书给抄光,钱上扣光,脑子洗光,不服抓光’。不低头,单位连助学金、生活补贴都扣了,我宿舍都给抄了好几回,我们凡是敢为法轮功说话的,都抓。我爸找关系把我弄回老家教书,学校竟然不敢让我上讲台!刚报到,就停薪留职,要抓我去‘洗脑班’,我就流浪到北京来了。”

我长叹一声,“清华的龙志平,你认识吗?”

“啊?!他也在这儿?”

我说:“他海淀呢,从海淀‘悠’这儿来,又‘悠’回去的,我也刚从海淀‘打包悠上来’。”

“他怎么样?”

我双手一伸,说:“10年!”

“啊?嘿!”小文一锤大腿。

“你怎么样?”

他摇头叹息道:“快半年了,还没到检察院呢。”

“给你打的啥?”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啊?!怎么上纲上线到这份儿上了!啥事啊?”

“你在外边儿看过‘大纪元’吗?”

“很不错的网站,挺敢说真话的,净给共产党揭短了。”

“那是我们帮忙办的。”

“你也跟小龙一样?”

“美国同学回来找我帮忙,我还上学哪,我就给他们牵了个头儿,请他们吃了顿饭,就这个。”

我点点头:“你要真没做别的,这倒不算什么事儿啊?”

他摇摇头说:“安全局的怀疑我呀,猛往大里猜!弄大了好立功,前3个月,提了我100来回,最后才知道我没事儿。”

“家不在这儿吧?”

“我湖南的。”

“我说你无产阶级呢!等我来钱了给你置点儿家产。”

“谢了,不用,我有钱,也有东西,都给三区那帮穷弟兄了。这儿,有床被子就能过了。”

“小龙可是‘混’得很柳儿啊!我看你怎么从头儿混。”

七处号儿里晚上只让看新闻,队长按时在外边儿插拔电源。看完继续坐板儿,这时候比较宽松,到9:00睡觉前,可以聊天、洗漱。

我找机会跟靳哥搭讪,“大哥,我见大使的时候,大使把预审磕得够呛,预审最后威胁着要给我办成铁案。您说会吗?”

大家都很惊讶,看来老内是没人敢惹预审的。靳哥问:“怎么茬儿?死磕预审?”

我就把见领事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当然隐去了我哭诉的情节,得保证咱光辉形象。

“假金庸”感慨道:“你看人家美国,真是把人当人啊!”

我不由得苦笑,象中共这样不把人当人的政府,太少了!大陆这些土生土长的“土著”都习惯成自然了。

有人感叹道:“你看人家大使说的:美利坚与你同在!”

“假金庸”来了段顺口溜:

“美国间谍不敢动,判了刑还让出境。

赠张机票送一程,你说老江多有病!”

靳哥一笑:“你是间谍吗?”

“大哥你别吓我!”

“这号儿可刚放了个美国间谍啊!”

“我真不是,要是间谍我能走私吗?我要是间谍,天打五雷轰!”我也不知为什么囫囵之间,把这话都喷出来了。

“那美国能保你?”

“美国……肯定要保护自己的公民。”

“这倒是。不过,我可知道有美国人在北京服刑的,真犯罪了美国也不往外要你。”

“靳哥,您看,我这能把我的预审磕下去吗?”

“百分百!”

我跟靳哥深聊了我的案子,没想到,靳哥这个老牌预审也没什么新招:就是让我赶紧买通新预审,加上美国大使馆施压能快点儿——看来大陆现在的公检法,都“向钱看”了。

“又是黑心棉!”睡小文旁边儿的俄罗斯人指着我抱过来的被子说。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小文接过被子,拨开被子稀松的化纤外皮儿,稀疏的化纤很容易就开了条大口子,露出黑色的棉花套。小文说:“这是垃圾堆里的东西做的棉花。恐怕你那个褥子也是吧?这是分局(看守所)的‘土特产’。”

恶心死了!甭看我的褥子了,一路货色。在这地狱里,铺盖竟然都是垃圾,我们都成老鼠和蛆了!

“谢了方哥,总比趴地下强。”小文还真想得开。

已经躺在地铺的“鸨母”说:“共产党的天下,黑心党,黑心棉!”

第七章 青葱烂酒论英雄

 

七处都是大案要案,号儿里各路“英雄”水深莫测。一件件大案、奇案,一串串隐秘的真相,让我大开眼界。

第一美女

下午饭的小炒是虾皮冬瓜,清澈见底的鲜汤——几个游泳的冬瓜片儿、几个淹死的虾米皮。一小碗儿十块钱!黑!这虾皮冬瓜极淡,好像昨天狂用把盐倒光了,今儿就没的搁了!

这号儿的烟茅也是小炮儿,大家轮流在盲区里,对着风圈儿喷烟。柳儿爷闲扯,扯到了古代的四大美女。“西施、昭君、貂蝉、玉环,对应着‘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四个典故。”老大说的还挺在行。

大家都认为第一美女当属西施,小文却摇头,““假金庸”问他:“小文,怎么?你要讲讲?”

小文一笑,“中国古代第一美女,不在这四大美人里边。那不只是中国古代第一美女,那是世界第一美女。隋朝的萧妃……”

“得!”靳哥打断了他,“我当谁呢,《隋唐演义》我听过,萧妃,杨广的嫂子。杨广鸩兄弑父,萧妃一个媚眼就把杨广钩来了,成了皇后;宇文化及掐死杨广,她马上跟了宇文化及……然后就是程咬金‘玉玺换萧妃’,她又跟了李密,最后被王勇砍了头,是吧?一荡妇要成了第一美女,不笑话了?”

大家恭维老大,小文不动声色,“大哥,我说真人真事,不是小说胡编。萧妃可是历史上唯一的‘七代皇妃’,还是最小的王妃,9岁许配杨广,跟杨广他哥没关系。”

这下勾起了大家的兴趣。“假金庸”问:“这是历史?”

“我看过史书。”

“你不是工科博士吗?”老大问。

“那是我的职业,历史可是我的事业,我后来就专门钻历史了。”

在老大的催促下,小文跟说书的似的讲开了:“《隋唐演义》就是本虚构小说,里边一条好汉李元霸,二条好汉宇文成都,七条好汉罗成,都是虚构的,历史上没有他们任何事迹。

“苏定方,《隋唐演义》里的说他杀死罗成,后来被罗家后人杀了;实际上苏定方是大唐的长胜将军,智勇双全,他灭了西突厥,几乎把大唐的领土推到了咸海。他69岁又率军灭了百济,就是现在朝鲜的西部,授封‘邢国公’……”

小文一连说了几个被小说“歪曲”的好汉,才书归正传:“历史上的萧妃可不淫荡。《隋唐演义》为了骂杨广,才贬的萧妃。萧妃是南朝梁明帝的女儿,周易大师袁天纲曾给她算过命,说她——‘母仪天下,命带桃花’。

“杨广跟萧美娘定亲的时候,杨广21岁,他刚带兵灭了南陈。其实杨广可不是《隋唐演义》里说的花花公子,杨广他哥才是呢!杨广文武双全,是非常有作为的帝王。论文采他可比曹操,论军事,他亲统大军51万,横渡长江,灭了南陈,一年就统一了中国。大隋的天下,可以说后来是杨广打下来的。杨广登基第1年,派兵大破契丹,杨广登基第4年,派兵灭了吐谷浑,青海和新疆从此纳入中国版图。当时威胁中原的突厥,不但被杨广打败,还被他颠覆、分裂了,为后来李世民灭东、西突厥铺了路。杨广南征连战连胜,连印度的一部分和整个越南,当时都是大隋的疆土![1]

“论文治,他开创了科举,兴教育、建典籍、修法律,这在历史上意义可大!隋朝搜集的民间典籍,入库37万卷,是历史之最。

“论外交,杨广亲自打通了‘丝绸之路’。他西巡张掖:经甘肃到青海,横跃祁连山,到了河西走廊。在张掖,杨广接受西域27国臣服朝拜。他办了第一个‘世博会’,张掖成了国际化大都市。

“论建设,杨广即位头一年就大兴水利:开凿大运河,动用民工100多万。这京杭大运河是中国历史上第二大奇迹。大运河沟通了五大水系,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在清朝开海运之前,一直是中国的经济大动脉。唐朝的鼎盛,实际上是杨广垫的底子。”

我不禁问:“隋炀帝这么大功绩,历史上为什么把他说成暴君呢?”

小文说:“隋朝历史唐朝写,当然要贬他了。再说杨广穷兵黩武,大搞建设,民怨太大。他的奢侈,可能仅次于共产党和秦始皇!他下江南,龙舟是四层的,60多米长,16米宽,15米高,随行的船只几千艘,连江200里!靠两岸人拉纤行船,外边还有骑兵护送,世界第一壮观的游行!但是这么奢侈,国库也没有空。”

三板儿接茬道说:“比共产党强!前年50年大庆花了1000亿,当时国库都空了。”

小文说:“后世把杨广贬的够呛,还说他荒淫无度,那是后来小说编的,唐朝修的《隋史》,也没说他的荒淫。

“杨广21岁统一中国,父母给他选妃,征集天下少女的生辰八字,只有一个人相配,就是9岁的萧氏。皇后亲自把儿媳妇培养到13岁,才给他们完婚。这小俩口,在父母面前演了7年的苦情戏,使杨广当上太子,萧美娘从此成了太子妃。这算她第一代王妃——杨广的原配夫人。

“杨广篡位登基,萧妃母仪天下。萧妃受皇家教育,很清高,不争宠,杨广一直很敬重她,到哪儿玩都带着皇后。她生了两个皇子,这是她第一代皇后的身世。

“后来杨广凿开了京杭大运河,带皇后三下扬州,征集的美女好几千。结果宇文家族政变了,暗杀了杨广,那好几千美女都逃散到扬州了,打那以后,淮扬就盛产美女。宇文化及挟持了萧妃和玉玺,她被迫做了宇文化及的淑妃,这是第二代王妃。

靳哥插话道:“当时隋朝有两件国宝:第一宝玉玺,第二宝萧妃。”

小文点点头,“宇文化及得了萧妃乐坏了,把打仗都忘了。没用一年,就被窦建德灭了。窦建德马上纳萧妃为妾。她第3代王妃生活就此开始。

“窦建德也没出息,也是得了萧妃,不思进取。没多久,杨广的妹妹、萧皇后的小姑子当时是东突厥的王后,她派人去接嫂子,窦建德不敢惹突厥,只好把萧妃送走。突厥可汗一见36岁的萧妃,立刻纳为王妃。这是她第4代王妃生涯。

“老可汗第二年就死了,新王继位,萧妃和她小姑子,一块成了新王妃。她比她小姑大,但是她貌美,所以最受宠。这是她第5代王妃生涯,为期10年。

“李世民登基4年,大将李靖——就是后来传说中的托塔天王——灭了东突厥,当年的国宝——萧皇后终于得以回国了。那时候历尽沧桑的萧妃已经48岁了。她上朝觐见,满朝皆惊——根本不显老!虽然上了年纪,那容貌、那气质还是极其出众!李世民33岁,封萧妃为昭容 ——在皇妃中名列第五!”

号儿里是一片啧啧的赞叹声。

小文接着说:“隋朝末年是饱经战乱,在蒙古大漠十几年,日晒风吹的,到48岁,还能容貌非凡,在李世民121位夫人——古代帝王标准的夫人配制是121个——萧妃能名列第5。你说这位年轻的时候,还不是第一美女?

“一代皇后,五代王妃,一代皇妃,从初为太子妃,到封为大唐皇妃,跨度35年,古今中外,谁能相比?”

靳哥说:“服了,小文,上板儿[2]吧!以后多讲讲历史,我就爱听真格的!”

小文笑笑接着说:“《隋唐演义》为了阐释萧妃的美貌,编了个‘玉玺换萧妃’的传奇:说瓦岗山的李密,指使程咬金用玉玺去跟李世民换萧妃,瓦岗山就此散伙。还编排魏征题了反诗:

“心中恼恨西魏王,玉玺换来萧美娘,

瓦岗山上散众将,一统江山归大唐。”

“对对对!你记性真好。”老大都拍手了。

小文说:“其实李世民做了皇上都没得着传国玉玺!玉玺一直藏在萧妃手里,杨广一死,萧妃秘藏玉玺13年,别看这13年她做了4个王妃,在她眼里他们都不是真命天子。她颠沛流离,背井离乡落番邦,始终藏着这个华夏至宝,直到见了李世民,看出这是能托江山的明君,才献上了玉玺。”

大家又是一阵赞美。

小文接着说:“你们看看,萧美娘的真实历史,是不是比小说还美?历史上的萧妃深明大义,隋炀帝荒淫无道的时候,萧皇后作了一篇《述志赋》,规劝杨广。杨广被宇文化及杀死,萧皇后极其愤怒,要宇文化及按天子之礼厚葬;萧妃比较清高,萧妃的几次嫁人都是被迫的,最后成了李世民的皇妃,也一直劝谏太宗要节俭治国。

“李世民迎接萧美娘第一天进宫,破格办了一个大party。华灯重彩,用了最好的厨师班,摆了最大的歌舞团,他问身旁的萧氏这场面比当年隋宫如何。其实,这点排场比杨广差远啦!杨广的皇宫夜宴的时候,不点灯,门廊悬挂120颗拳头大的夜明珠,殿前点几十座火焰山,烧檀香木,宫殿里照得跟大白天似的,香满全城。每夜烧檀香二百多车!

“萧妃回答说:‘陛下是开国的明主,为什么要跟亡国之君相比呢?’那意思:你这么比下去,也亡国了。一句话,叫唐太宗佩服得不得了。

“你们看,人们知道的‘历史’,和真正的历史,有时候可是天壤之别。我看过这段历史,也为萧妃提过了一首诗正名——《七代皇妃萧美娘》:

“风华绝代萧美娘,桃花仙子傲群芳。

历尽七代皇妃事,红颜明鉴醒君王。”

“好!”老大第一个叫好。

“太好了!”

“好……”

“喊什么喊?!”门外队长一声断喝,“干什么哪你!丫给我过来!”

<>注

[1]突厥分成东西两国,基本是以新疆和蒙古交界的阿尔泰山为界。西突厥的领土穿过了哈萨克斯坦直达咸海;东突厥的领土,包括内蒙古和整个外蒙古,以及大兴安岭以西的东北,直到俄罗斯的贝加尔湖以南。东西突厥都被唐朝所灭,归入唐帝国版图。

[2]上板儿:到前板儿吃饭,成为号儿里的贵族。

(下回预告:卧虎藏龙案惊天

附录: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2001 年7月20日,我又照例带货飞抵北京,顺利入境。可是第三天,却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没有犯罪,在某些人“整人为本”的思想下,好大喜功的预审却利用模棱两可的法律,将我们定为严重犯罪。杨义在囚禁中出于恐惧,把责任都推给了我。预审对我软硬兼施,屡设圈套。在恐怖高压下,面对步步威胁和重重欺骗,抱着先让杨义解脱的幻想,我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一个又一个圈套,铸成了“走私大案”,刑期“十年起步”。

在狱友亲身教训的解读和借鉴下,在狱友的点拨下,我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向整人体系抗争……最后还是在米国政府的施压下,我才洗脱了责任,得以地狱逃生。

看到我们开辟的市场将获得的巨额利润,“有关部门”竟然接管了我们的业务,接管了我的客户。在药品批文获准之前,成了唯一合法“进口”的机构,冠冕堂皇地成了救死扶伤的“及时雨”,垄断了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有的还在服刑。我在这里祝他们一路平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