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奇闻趣事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传18 抗美援朝八败结交

27502

 作者:叶光   

  抗美援朝,八败结交

 

万幸!武警把我们几个窝祸的押到了管教办公室,我们这些失落的替罪羊,可找到了“主人”,倍感温暖。

我们在办公室蹲成一溜,一个武警在管教面前记录他们的“战绩”,管教对我们横眉立目,气哼哼地给武警签了字。

武警带着“战利品”一走,管教马上和颜悦色,“你们受委屈了,这不怪你们,这帮武警……民工都不如!不给我们找点儿麻烦他妈不甘心!”

“胡管儿,昨儿越狱打死那个……”一个犯人问。

“甭管!里边的,不是我的号儿。活他妈该!你们回去告诉老大,”胡管点着我们,“可得注意那个要判死的,那些个想不开的,那些趟链儿的!”

管教掏出自己的打火机给了我,说:“注意点儿,最近风儿紧。”

回到牢里,受到了弟兄们的隆重欢迎。大家盛赞我的仗义,把我夸得飘飘然。

因为越狱,周末的电视也取消了,照样坐板。靳哥点名要小文讲抗美援朝[1],小文推荐小金主讲,我们挺意外。

小金41岁,在朝鲜当过中文讲师,然后在朝鲜驻京大使馆做文员。干了两年,私下得知夫人病逝了。朝鲜没有制约他的“人质”了——夫人死了,他也没孩子,怕他叛逃,就换他回国。他就叛逃了,在南方打了几年黑工,最后到北京一家南韩公司又干了五年。半个月前被抓。

小金说:“朝鲜战争的历史,被朝鲜篡改了;可是你们的抗美援朝,也篡改了历史。我在北京的韩国公司打工的时候,那家外企的网线是直接的海外线,中共封不了,我看到了真实的韩战。

“50年6月朝鲜发动闪电战,3天就拿下汉城,把南韩匪帮压到了釜山,就剩海边1平方公里的阵地。谁先挑起的战争,很明显。”

靳哥恍然大悟,“现在我儿子的小学课本,还说韩国发动侵略呢,这他妈教育!”

小金又说:“48年韩、朝建国,三八线为界,联合国承认的。当年美军一撤军,金日成就求史达林,要解放全朝鲜,但他装备很差,就三个师。

“史达林既想扩大共产阵营,又想压着毛泽东,还想消耗美国,但又怕美国打他。他就借刀杀人——让金日成去求毛泽东,把毛泽东捧上天;同时史达林对老毛是又骗又威胁。苏联后来公开说不出兵,他暗中卖军火,偷着出动12个师的空军轮战朝鲜。美国遭遇苏联空军也秘而不宣,他也怕国内舆论起来扩大战争。没有苏联空军,中国军队撑不住。可是中共趁机造谣说:苏联没参战,‘功劳’都是中国的。”

靳哥说:“那不是毛泽东雄才大略,保家卫国吗?”

小金摇摇头,“49年你们刚建国,国力那么弱,当时军队集结台海,准备打台湾。但是老毛禁不住诱惑,暗中把四野的三个精锐师化妆调入朝鲜,改编成朝鲜人民军。毛还答应:万一打败了,敌军只要越过三八线,中国保证出兵!”

我插道:“其实,中共高层都不同意出兵,林彪都托病不受命。毛泽东出兵没藉口,就造谣说美国要以朝鲜为跳板,扼杀新中国,其实美国根本不想打中国。”

小金说:“美国提出停战和谈时,毛泽东完全不顾,一定要把反动派打下海。这么大的野心,还要唱:‘打败美国野心狼’。”

我们乐罢,小金问大家:“‘抗美援朝’,你们中国赢了吗?”

“这常识,还用问?”靳哥笑着说。

我看大家都这副表情,唯独小文摇头。

小金说:“说中国和美国打了平手,都是自我安慰了!中国在军事上、战略上、战术上、谈判上、政治上都惨败。”

大家瞪圆了双眼。

小金说:“我们朝鲜是惨败!但是朝鲜没有家底儿,输的并不大。中国呢?

“首先总战役失败:志愿军在朝鲜打了五次战役,中共现在承认:胜了前两仗,第三仗平手,第四、五仗没有输 ——后来败得那么惨,还说没输!中共开始打胜是突袭美军先头部队得手的!美国连败两战,才确认中国出兵了。美军主动撤回三八线。后来毛泽东下令强行越过三八线总攻,被美国打得节节败退。

中国网站上,还在吹嘘那两场胜利——日本偷袭珍珠港,中国说日本不宣而战,卑鄙——可这两场小胜仗不也是不宣而战吗?

“其次总战略失败:毛、金解放韩国的梦想彻底破灭。老毛还要反扑,彭德怀亲自回国说服的老毛,才开始持久战。可是持久战中国根本打不了,国力都快打空了。

“第三,中国军事上的惨败,伤亡惨重。中国军队火力比美军差20倍,大玩儿人海战术!一次,四个军6万多人挤在狭地基本全被炸死,这可是中共军事史上的绝密!志愿军死亡人数是严禁报导、严禁外国记者采访。你们猜:中国死了多少?”

“假金庸”说:“我看过内部转述的资料,中国是死了70~100万人,惨不忍‘读’。”

小金继续,“200万中国民工运输队不算,中国500万解放军轮战朝鲜,还不够用了,就鼓动大量小孩谎报年龄上前线。换下来的伤员充斥中国大、中城市的医院……中共只公布死了15万多,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统计的志愿军死亡人数是18万。”

李局接茬道:“那200万民工炸死的不算,党啥时候把民工当人啊?我们搞工程的,最他妈知道民工的身价!”

邹处说:“不算民工,那也对不上。”

小金说:“第四,中共被迫谈判、谈判彻底失败。53年史达林一死,苏联就不支持了;金日成也强烈要求中共停战,因为朝鲜男人快打光了。老毛看实在打不起了,只好签字停火。中共提出的谈判条件都被美国否了,美国提出的条件,中国不得不接受,美国只做了计划中的微小让步,给中国一点小面子。你们的历史上竟然写:把美国逼到了谈判桌前!”

邹处说:“朝鲜更不要脸!说金日成让美国乖乖签降书!”

小金点点头,说:“第五个中朝战败的证明:朝鲜地盘比原来小了!现在的三八线不是原来的三八线,是联军的实际占领线,但是朝共、中共还叫它三八线,好能骗!

靳哥反驳:“那毕竟是‘立国之战’,中国打出了国威,让世界刮目相看。”

看小金不好反驳了,小文接过来说,“国际对抗美援朝的反映,正是中国的第六个失败,中国形象扫地。朝鲜战争,联合国通过决议谴责中国;战后,45个国家对中国经济封锁。周边国家都开始欺负中国,排华事件此起彼伏。中共四外讨好,竟然远国给钱,近邻割地:56 年,周恩来主动提出把坎巨提地区割给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大喜过望!接着中共又割让领土给缅甸!再对尼泊尔、阿富汗、朝鲜、外蒙古、苏联,连续割地,以此挽回一个和平形象,慷慨地换取他国支持中共、承认中共。最不可思议的是62年中印边界之战,中国大胜,却白送9万平方公里西藏最好的土地给印度,全世界想不通!”

靳哥改提问了,“那美国怎么认输了?”

我接话说:“这是翻译上偷换概念。美国一直说朝鲜战争他们胜了,只是胜得不大。因为胜得不大,所以有人说比较失败,这可不是战败。美国五星上将布莱德说:‘假如因为朝鲜战争,我们就打入中国的话,那么,我们将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中共把这段话的前提部分偷换了,说美国承认:‘朝鲜战争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敌人打的错误战争 ’。”

小文继续说:“还有第七个失败,从共产阵营内部看,中国完败。中共3年作战花了几十亿美金[2],超过了国家总支出的1/3,永远失掉了‘解放’台湾的机会。朝鲜所有工业被炸光,这还不彻底失败?”

大家又是一片啧啧。小文又讲:“第八个证明中国败了的是毛泽东。毛多次埋怨说:史达林对朝鲜战争的决定‘是百分之百的错了’!八大失败,正好‘八败(拜)结交’,交了个金家王朝!”

话音刚落,号儿里的长明灯灭了。

靳哥一愣,随即一笑,“灾星灭了,有人要跑!”

[1] 抗美援朝简纲:

1910年,朝鲜被日本吞并。

45年9月2日,按照盟国协议,以北纬38度线为界,在朝鲜的南、北方日军分别向美、苏投降。

48年,韩国、朝鲜建国。

50年6月25日,朝鲜大规模侵略南韩,韩军猝不及防,退守至釜山岛。

7月5日,联合国决议出兵,美军开战。

10月19日晚,中共军队秘密跨过鸭绿江。

10月25日,中共突然围歼小股美军先头部队,不宣而战,打响了“抗美援朝”战争。

53年3月5日,史达林逝世,苏共敦促朝鲜停战。

7月27日,板门店停战签字,中国提议都被否决,基本全部接受美方的条件,,朝鲜地盘已经缩小,把新国界还叫三八线。

82年,中共中央开始为志愿军被俘人员平反,有的战俘以为又要挨整了,自杀了结。

[2]中国抗美援朝直接军费25亿美元,还不算战争中欠苏联的34.85亿卢布,折合当时13.76亿美元。

抗共援韩,百万鲜血写自由

 

七处有一个征兆:号儿里灯灭预示走人——吹灯拔蜡,灾星灭了。所以靳哥判断他和老高要下圈儿。

饭后轮流放烟茅,靳哥说:“小金,你这抗美援朝八败结交讲得真好!看来实际是‘抗共援韩’啊。”

小金点点头,“联合国18国伐3国,这是二战后最大的一场局部大战,死了500万[1]。中共把‘朝鲜侵略韩国’偷换概念,定义成‘朝鲜内战’,是为了衬托联合国军侵略朝鲜。”

靳哥问:“你们朝鲜人怎么看抗美援朝?”

小金哼了一声,“朝鲜人基本不知道中国志愿军,特别是年轻人、学生,永远铭记伟大领袖金日成一个人打败美帝的神话!‘逼迫战败的美国’在板门店签字的是朝鲜大将,哪有你们志愿军?!但是朝鲜人知道——中美曾经在朝鲜对抗,伤害了朝鲜!”

“假金庸”说:“朝鲜也没冰箱,鲜血凝成的友谊——早臭了。”

小金说:“朝鲜战争后,编进朝鲜人民军的中国将领,被金日成杀光,你们‘解放军军歌’的作者郑律成,回到朝鲜后向周恩来求救,周亲自出面才把他要出来。”

李局骂上了,“现在朝鲜的旅游指南上还他妈说:‘我们的确从中国得到了一点点帮助’!”

邹处说:“我们去朝鲜,必看志愿军纪念碑,那个地方严密监管,不让朝鲜人进。那些都是重建的,原来的已经被金日成捣毁了,毛岸英的墓都毁了!后来为了找中国要援助,又修了假的。”

“从毛岸英这儿看,毛泽东还是挺无私的,起码比金日成强,父爵子继家天下。”靳哥还是想辩解点什么。

“假金庸”轻蔑地说:“未必,老毛派儿子去朝鲜,目的很难说。彭德怀把毛岸英放在最安全的地方,还是被炸死了。文革的时候,毛泽东骂彭德怀:‘你叫我绝后了!’他要无私能这样?毛泽东为什么先立林彪、再废林彪,然后传位给他华国锋?你们知道吗?”

李局说:“华国锋是老毛的长子,第一私生子!”

“假金庸”说:“立林彪是利用林彪的兵权,废林彪是早晚的事。毛泽东临终前传出话来,把华国锋的身世告诉政治局。华国锋下台后,三番五次要恢复身世,改姓毛,政治局不让。毛泽东临死前,当着华国锋一班人,定的政治局七大常委:‘头板儿’是老毛的侄子毛远新, ‘二板儿’是大私生子华国锋。”

大家都被这监牢的妙语逗乐了。

“‘三板儿’是他老婆江青,‘七板儿’是他小妾张玉凤……老毛钦定这样的领导班子,真是无私领袖!”

沉默片刻,靳哥问:“小金,你们朝鲜人,知道点儿真相的,不感谢我们的志愿军?”

小金说:“感谢?我们恨透‘抗美援朝’了!只有逃出朝鲜的人,才知道点儿真相。如果没有中共,朝鲜早就和韩国一样了。朝鲜已经饿死250多万了,超过总人口1/10了!这还不算饿死的上百万幼儿。朝鲜人一年只能吃两天饱饭,一天是金日成的生日——太阳节,一天是金正日的生日。”

邹处说:“朝鲜有一个世界之最——胖子最少,只有两个!原来是金日成、金正日,现在是金正日和他儿子——第三代领袖。”

李局说:“朝鲜人穷的简直是!我给宾馆服务员几双丝袜,她们乐得他妈的把我当皇上……不过你们可得知道啊,朝鲜可没鸡,人都他妈穷吃不饱,没钱消费。”

“假金庸”说:“当官儿的照样玩!金正日的嫔妃就半个连,比金日成一个排的‘老婆队’大多了!金正日光喝洋酒一年50万美金!”

邹处说:“朝鲜标榜自己是唯一的社会主义!手机、BB机、望远镜不许入境,那是特工用品;互联网不通国外,自己叫‘光明网’;人人别着领袖像章;到处是全国人民效忠那俩胖子的巨幅彩照!平壤只有一个电视台,颂歌唱个没完,电视片还是几十年前的老片子。”

“假金庸”说:“我六四前去朝鲜的时候,把万宝路都得搓成烟丝才能入境,任何印着美国商标的东西,都是敌情,不许入境!我去电影院看了看,给他们出个主意,我说:‘你们把椅子拆了吧’——就那么几部金日成的电影,金日成一亮相,观众都必须起立,可是金日成老亮相,要椅子有什么用?还不如省俩钱……”

大家都笑了。

小文说:“抗美援朝,都成了中国的一种文化了——党的文化了!歌曲唱的都是共产党保卫和平,电影、历史课……连学生语文课文都是!你看《黄继光》[2]、《谁是最可爱的人》……全民造假!”

小金一声叹息,“中国人把志愿军说成‘最可爱的人’,其实他们是最可怜的人!里边还有最可恨的人!不过也有最聪明的人。

“他们真的可怜到中共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真相信美帝国主义反动派是‘纸老虎’,用血肉之躯、用寒冷用饥饿跟‘铁老虎’玩命,所以才能有那么大伤亡!这些将士‘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牺牲’,特别能为毛泽东和金日成玩命,所以在两国共产党眼里才最可爱!”

靳哥问:“那谁最可恨?”

“志愿军在战场第一线被俘的将士!他们是‘最可恨的人’。2万多中国战俘,只回来6千人,回来后个个被审查,开除党籍、军籍,成了历史反革命,没完没了的挨整、下狱。谁让他们不‘与阵地共存亡’?不跟美国人换命啊?!毛泽东后来的同意持久战的方案,就是要跟美国人换命——用人命把美国拖垮——换命是6:1还是10:1他不管,这才是毛泽东思想!”

靳哥问我,“老美,美国怎么对待战俘?”

我说:“美国认为保住自己生命是第一位的,战俘和那些打了胜仗的战士一样,都是美国人心中的英雄,回来要欢迎的。”

靳哥一笑,“现在新《刑法》还有【投降罪】呢,战俘就犯了投降罪,都判刑,最高可以无期、死刑。”

邹处问:“那最聪明的人哪?”

小金苦笑着说:“最聪明的——是那1.5万不愿回国的志愿军战俘!在那个年代,被中共煽惑得狂热的时候,他们竟然能知道自己回中国将面临的是什么。美国尊重人权,把他们安置到了台湾。他们可美了,大陆改革开放后他们回来探亲,国内看他们都是大款啊,比他们当年的老首长可幸福多了!”

小文说:“那1万5战俘拒不回国,在国际上给中共巨大的难堪啊,这是打出了国威吗?打出了国耻啊!”

靳哥叹道:“我本来还想讲‘抗美援朝’给老毛提点气呢!没想到……党真他妈能玩人啊!把惨败说大胜,把国耻当国威……”

小文问:“老美,朝鲜战争,你们美国咋看啊?”

我说道:“美国叫韩战,韩战纪念园在越战纪念碑旁边,园里没有血战硫磺岛那种悲壮,里边是不锈钢雕塑的19 个美国兵,紧张疲惫,散成散兵线搜索前进。对面是一个纪念墙,黑花岗岩的,上面是根据新闻照片蚀刻的面孔。你在园里走,看着纪念墙照出来的那19个‘美国兵’也在‘行进’。这种真实,非常感人。”

靳哥说:“中国的胜利纪念,都是大无畏的豪迈雄姿,从里到外那么假!”

我接着说:“美国的民族心理,是为自由而战。韩战纪念园区的碑文非常少,我看到过两个,一个刻着:‘我们的国家以她的儿女为荣,他们回应召唤,去保卫一个从未见过的国家,去保卫素不相识的人民’。”

小文叹道:“我看过大陆纪念抗美援朝的纪录片:中、美两军前线的士兵,昨天还对垒着玩命,一听到停战了,拥抱、狂欢在一起,那场面!共产党要强权要革命,人民可不需要。”

我继续讲完:“韩战纪念园另一个碑文,是在一个圆形水池里,周围石块上刻着韩战伤亡人数,中间纪念碑上铭刻着——‘自由不是无代价的’。”[3]

大家听完都没话了,就象看了一部优秀的电影,放映完了,观众还在回味。

晚上睡觉前,李局挑起了“忌讳”,“小金,中国从来不承认难民!你们原来让朝鲜押回去可都枪毙。”

小金叹了口气,“现在是抓到集中营,女的被随便强奸、擂肚子堕胎,上刑、杀婴儿,铁丝穿鼻子……还有拿活人试验生化武器的。现在中方遣返朝鲜人,在边境交接的时候,朝鲜那边儿穷得也没手铐,用8号儿铁丝把肩膀一穿,串一溜押走。”

我问小金:“朝鲜难民有多少你估计?”

“流落东北的就30万,女的被卖做娼妓,男的做苦力,这总比饿死强吧?叛逃的最大的官儿是朝共中央书记黄长烨,97年访华跑的。”

小文说:“我听说朝鲜难民被中共抓了,有绝食的?不知能不能撞出去……”

李局一脸不屑,“有个屁用!中国敢惹翻了金正日?!老毛都不敢惹金日成!到党的手里没个跑!等死吧!”

我看着靳哥有点儿不以为然,就问:“靳哥,看样子你有招儿?”

这个私放犯人的“预审”悠然一笑,“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他造化了。”

[1]朝鲜战争参战国:

共产党3国:朝鲜、中国、苏联(空军)

自由世界18国:除美国、韩国外,根据联合国的决议,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15个国家派兵参战,日本也派了小队人员。

[2]请参照《成人不宜的“黄继光堵枪眼”》,该文对中共权威媒体报导的“黄继光事迹”进行了严格考证和专业的计算,抽丝剥茧地揭开了这个欺骗了全世界50多年的大骗局。

[3]华盛顿韩战纪念园的碑刻中,刻有美军阵亡54,246人,失踪8,177人,受伤103,284人;联合国军阵亡470,267人,失踪1,064,453人(韩军伤亡最多)。中方军事专家也认可美方的数字,民主国家,漏掉一位烈士,家属都不会答应。

撤退时被击毙的“志愿军” 美军正在处理尸体

(下回预告:预审的贞操/奇案

附录: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2001 年7月20日,我又照例带货飞抵北京,顺利入境。可是第三天,却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没有犯罪,在某些人“整人为本”的思想下,好大喜功的预审却利用模棱两可的法律,将我们定为严重犯罪。杨义在囚禁中出于恐惧,把责任都推给了我。预审对我软硬兼施,屡设圈套。在恐怖高压下,面对步步威胁和重重欺骗,抱着先让杨义解脱的幻想,我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一个又一个圈套,铸成了“走私大案”,刑期“十年起步”。

在狱友亲身教训的解读和借鉴下,在狱友的点拨下,我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向整人体系抗争……最后还是在米国政府的施压下,我才洗脱了责任,得以地狱逃生。

看到我们开辟的市场将获得的巨额利润,“有关部门”竟然接管了我们的业务,接管了我的客户。在药品批文获准之前,成了唯一合法“进口”的机构,冠冕堂皇地成了救死扶伤的“及时雨”,垄断了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有的还在服刑。我在这里祝他们一路平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