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神韵法船
海归亲历 地狱群雄27 新任领事三把火

28761

作者:叶光   

 

新任领事三把火

管教上午竟然没来!急得我几乎是踱了一上午牢头步。今儿得赶紧找管教暗中核实,看杨义是否把法人变给了我。没变正好,如果变了,还得找律师证明法人变更无效。我只有摸清了底,才好一次性翻供啊!明天就是见大使的最后期限了,见领事就得用翻供的词了,赶得太紧了!

下午管教终于来了——却是带我见大使!

路上我脑子飞转,终于下决心走一招儿险棋。

律师楼,还是那间接待室,一位白人女士向我问好。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新领事是位铁娘子。

上来我就用英语快速地诉说冤情——按我不是法人说的。领事听罢,惊讶地说:“太可怕了,中方公司走私,却把美方的供应商也抓了,不可思议!这些,前任领事的交接档上没有记录!”

“我现在告诉您,我要翻供,推翻以前被逼供、诱供下的证词……”

“你等等,我现在记录,以免遗漏。你的遭遇我都在备忘录里看到了,看来漏项了。”她说着开始飞笔记了起来。

一会儿,领事抬头问我:“方博士,不知你的处境是否改变,前任领事已经给中方发过照会了。”

“没有,我的处境并没有多少改变,仅仅是换了预审而已,而且,我的冤情进一步加深,已经被检察院批捕了,这意味着判刑……”

领事记录后,说:“方博士,你放心,我可以帮你做三件事:第一,继续向中方发照会,强烈抗议中方株连你搞冤案;第二,你有冤情请随时通知我,我给你留下这些明信片,”说着她拿出了四张明信片,已经填好了她的地址。她继续说:“第三,如果有必要,我要上报,向中方施加更大的压力。美利坚,决不能容忍任何国家给她的公民炮制冤狱!”

“谢谢!”

“方博士,我还要把你的遭遇告诉美国媒体,人民的义愤,将会大大推进营救你的进程!”

“不!”我脱口而出,那样闹僵了我就没法在大陆做生意了。

“为什么?”

我马上托辞:“今年好几个美国公民被他们强加罪行并驱逐出境,如果中共死要面子,一定也会那样对我,那样,我就永远无法回到中国探望我的亲人了。所以,我希望双方能尽快斡旋解决,达成谅解,尽快释放我。”

老王笑容可掬地去送领事。小孙直接把我带去审讯——糟糕!我没有时间私下核实了,两套翻供方案,蒙哪个呀?万一蒙错了,就彻底玩完了!

摇身一变,预审傻眼

“预审先生,我今天正式翻供!”我说的是那么自信,那么坦然,那么叫两个预审找不着北——实际上,我在铤而走险。我要从他们的表情上,判断我到底用哪套翻供词!

这俩笑面虎收起了笑容,老王问:“你不是已经翻了一次供了吗?还翻哪?”

“那次我控诉姓刘的预审如何虐待我,你们一个字也没记呀!你们审我,还是沿用姓刘的那一套,没怎么问就给我逮捕啦,对吧?你们现在补充侦查,该允许我翻供了吧?”

半晌,老王先恢复了笑脸,示意小孙开始笔录。

老王问:“哪些口供不是事实?”

“首先,我不是法人!”我投石问路,努力盯着他们的眼睛,我要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出答案!不然就没法决定下一步的战术。

老王一愣,随即微微一笑;小孙也抬起了头,笑得很自然——我一下明白了,法人果然还没变给我!

因为如果杨义真的用假身份证把法人变给我了,公司所有证件上写着我的名字,他们一定会把我当法人,这种情况下我翻供,他们一定会很奇怪;可是刚才我否认自己是法人时,他们丝毫也没意外,可见杨义还赖在法人的位置上。

牢友们说我太轻信人,我这“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战略可是太失败了,没想到当年和我生死与共的哥们儿竟然能那样算计我、蒙骗我,窃走了我的法人身份不说,说给我变回来也迟迟拖延,出了事,还猛往我身上推!甭问,这两年,杨义没少偷我的钱——不对,他是法人,他划拉的是“自己公司”的钱!

原来的那俩预审呢?我这几天反复回忆了他们审我的每一个细节,这回可发现新大陆了。我判断:他们开始也没当我是法人,是我以为自己是法人,冒着傻气大包大揽,替杨义两肋插刀,正中了预审想多抓人办大案的心理,把我定成幕后老板了,想弄个国际走私大案。然后一直骗我自己上纲上线,律师见我没说几句就让他们骂跑了——律师肯定知道我不是法人,也肯定以为我不会傻到连自己是不是法人都不知道。

老王说:“我们知道你形式上不是法人,可是,你不是幕后老板吗?”

他这句话完全印证了我的判断,我做出一副无辜而又义气的神情说:“那是我想替杨义扛,毕竟我们兄弟一场。其实,我就是个供应商。”

“现在怎么不扛了?”

“再扛我也十年了,法人杨义他肯定十年,我陪绑干啥呀?还是实话实说,相信你们会秉公办理的。”

“那你往他身上推了?”

“我本来就是个供应商。走私也好,闯关也好,跟我无关,我只是按照中国客户的要求,把东西带来而已。姓刘的没调查清楚,就抓了我,这是他的问题,现在我要求无罪释放。”

老王一副为难的样子:“如果检察院没批捕,我今天就能放了你!可是……检察院批捕了,就不是我们一家说了算了,中国的事儿,你也知道,不好协调,哪个庙不拜也不行。”

“啊?这还要等什么时候去?”

“进入逮捕程式,我们有半年的侦查期呢,所以没急着审你。你现在身份又变了,从‘法人’变成供应商了,我们查清楚了,交检察院批,估计,怎么也得……不好说。”

“如果快的话,不等我下次见大使就有结果了吧?”

“下次嘛,这个……诶?”他突然收敛了笑容,问:“刚才你见领事,说没说今天翻供的话?”看来他们刚才在领事面前笑容可掬的,真是一句也没听懂。

“当然,我得向领事如实汇报啊。”

老王这回不笑了,凝重了半天才说:“我也希望你早日获得自由,不过中国的衙门,你也知道,是吧?节外生枝也是常有的事儿。”

这家伙真滑呀,当尽了好人,给自己留足了余地。不过,好在还有新任领事的那三把火,那要烧起来,真够他们一呛。

(下回预告:9.11大庭辩/国际刑警

附录:引子

在美国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又完成医学博士后工作以后,我涉足商海。2000年,在老朋友杨义的一手操办下,我在北京成立了公司,杨义任总经理。我们主要经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但是尚未通过繁杂冗长的审批程式,在各大医院“等着活命”的急切要求下,我只能自己携带入境。按照当时的法律,这种“闯关”的行为虽然也可以算“走私”,但是打着“科学实验品” 的名义携带,就名正言顺了。何况在开拓市场的前期,谈不上赢利,也就更无可厚非了。一年多来,我频繁穿梭于北京和纽约之间,把这些救命的试剂盒撒向了供不应求的国内市场。

  
2001 年7月20日,我又照例带货飞抵北京,顺利入境。可是第三天,却遭到了突如其来的抓捕。我没有犯罪,在某些人“整人为本”的思想下,好大喜功的预审却利用模棱两可的法律,将我们定为严重犯罪。杨义在囚禁中出于恐惧,把责任都推给了我。预审对我软硬兼施,屡设圈套。在恐怖高压下,面对步步威胁和重重欺骗,抱着先让杨义解脱的幻想,我稀里糊涂地钻进了一个又一个圈套,铸成了“走私大案”,刑期“十年起步”。

在狱友亲身教训的解读和借鉴下,在狱友的点拨下,我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向整人体系抗争……最后还是在米国政府的施压下,我才洗脱了责任,得以地狱逃生。

看到我们开辟的市场将获得的巨额利润,“有关部门”竟然接管了我们的业务,接管了我的客户。在药品批文获准之前,成了唯一合法“进口”的机构,冠冕堂皇地成了救死扶伤的“及时雨”,垄断了国内市场!

  
在大陆看守所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我真正看透了这个体制的黑暗。公平的官司极其少见:重罪轻判吃贿赂——原告的冤案,轻罪重判拿奖金——被告的冤案,没罪也判听指示——想不到的冤案;大案吃、小案吃,钱也吃、色也吃,原告被告我通吃,吃完家属吃律师——人民血肉的盛宴在这套体制下天天上演。

本书的记述,也许读者看后觉得不可思议——会认为是如同电视剧一样在杜撰——但是,那无一不是活生生的事实——只不过涉及难友们的隐私,作了一定的加工,并不影响纪实的真实性。

一位位难友的面孔,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他们有的已经获释,有的还在服刑。我在这里祝他们一路平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