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江打压法轮功把中共拖入解体(三):黑金

32063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当德国的经济命脉被希特勒所操控,纳粹德国的经济呈现出爆炸式的发展,被当时的人们称为 “二十世纪的奇迹”。最终纳粹的皮靴踏遍了大半个欧洲,屠杀了至少600万犹太人。

历史是惊人的相似,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出现了被人们称为“21世纪的奇迹”的经济“繁荣”。然而,在经济“繁荣”的背后,则是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对法轮功施行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中共自1999年开始到2004年,每年用等同于全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4的资金,对法轮功进行迫害。

1789年汤玛斯.杰佛逊在给意大利商人佛朗希斯科.琪奥皮的信中写道,“企业、商业、国家安全必须是为了人类追求幸福和繁荣而存在的”。当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动用了全中国的政治、经济、人才资源来迫害一个没有任何政治诉求的修炼真善忍的群体,并且将迫害延伸到了海外,“为了人类追求幸福和繁荣而存在的”经济就变成了“国家恐怖主义”的系统化工具, 其后果早已超出了经济的范畴和中国的国界。

镇压法轮功的“直接专款”

江在迫害发生后的1999年到2004年之间,每年对法轮功进行直接或者间接迫害使用的资金,每年达到全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4。

江以国家政策的形式,不断加大力度拨款给直接执行迫害的政法系统,而这些经费被大量直接用于迫害法轮功。江还以政策形式“把公检法司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国债投资的重点”。据2004年3月17日的官方消息称,1100亿国债将被发行建“公检法司基础设施”,而2004年中国发行的国债总数是7,000亿元,公检法占了1/7。据追查国际的调查,这些经费直接用于在全国各地组建并维持各级“610办公室”、扩建和新建派出所、劳教所、监狱,甚至用于奖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奖励举报法轮功学员的人等。

据北京市官方1999-2003年的财政预算和执行情况报告,自镇压法轮功以来,北京市财政各项基本建设支出的增长比率下降或只有微增的情况下,政法支出的增长率却在2002年跃居第一。

在《关于吉林省2001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02年预算草案的报告》 中透露,仅2001年一年,吉林省财政厅就“筹措资金17489万元”用于迫害法轮功。

2003年济南市的行政及公检法支出比2002年增长21.66%,并在2004年的预算中增加一项11,540万元专项资金,重点用于“公检法司等政法部门基础设施改造”。济南市政府在总结2002年行政司法概况时,更将打压法轮功列为“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江执政期间的2000年10月,马三家曾发生将18名女性法轮功学员扒光衣服推入男牢的骇闻,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多人致残。然而所长苏境因为积极参与迫害获司法部奖励5万元,副所长邵丽得奖金3万元,各大队长都分到奖金。司法部还拨专款100万元给马三家“改善”环境。

基层资金大量被用于迫害

除了镇压法轮功的直接拨款之外,还有大陆各地基层的中共组织和单位使用大量的资金用于迫害。

据悉,北京市妇联主席吴秀萍曾经透露,中共用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人均“转化”费用达五、六千元,并要求每名被抓去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出4000至5000元管理费。

央视国际2001年10月27日报导,截止报导日2001年10月27日不到十个月的时间,北京朝阳区先后举办了259期教育转化“法轮功”练习者的学习班,有近千名党员参加了帮教工作。据估算,仅仅在北京的一个区,在短短的时间里,政府投入“转化”费用至少达400-500万元,还不包括近千名党员参加帮教工作的工资、各种办公费和名目繁多的补助费等其它额外费用。

国家宣传机器开足马力撒钱洗脑

据已有的数据显示,自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在头一个月中就出了347篇诋毁法轮功的文章。中央电视台积极配合镇压,制造了为数众多的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节目。仅2002年4月25日至2003年底,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焦点访谈”,“新闻节目”,“科技频道”,“说法周刊”,“中国外交论坛”,“电视批判”,“中国网络媒体论坛”,“生活频道”等制作的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节目就达332个,这些诬陷诽谤的节目被地方媒体广泛转播。

在迫害发生后,江执政的5年中,中共投资拍摄大量诽谤法轮功的电影,电视连续剧、戏曲、话剧等,并在全国范围内播出。仅由打压法轮功的官办组织“中国反邪教协会”就组织编辑了至少37部反法轮功影视片,其中拍摄影片《深渊--邪教的本质》政府投资就达260万元;24集电视剧《生命无罪》的花费估计也达到480万至720万元人民币。

除影视片外,大型反法轮功相关文艺演出、评剧、话剧、京剧等也“浮出水面”。仅2001年中共大连市委政法委和市委宣传部就“组织评剧、话剧演出179场。”

中共官方出版社2001年年初就出版了反法轮功书籍60多种,出版社包括司法部、宣传部、人民日报出版社、科学普及出版社、群众出版社、北京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等,此外中央电视台编辑、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出版的攻击法轮功的VCD(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集)也被大量出版发行。

资料显示,仅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时间里,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在610官员的带领下,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

全国各地举办攻击法轮功的“反对邪教、崇尚文明”大型图片展、漫画展等,江泽民也带头参加。

全方位的迫害监视系统

耗资60亿人民币的“金盾工程”,被用来封锁法轮功真象,为了拦截和过滤关于法轮功的真实信息,中共在其时投入巨资建立和维护全方位的监视系统。

公安部部长助理、“金盾工程”领导小组办主任李润森曾经称,““金盾工程”在与“法轮功”和其他敌对分子的斗争中,已经发挥了重要作用。”而“金盾工程”实质是一个覆盖全中国范围的公共信息网络监控体系,被广泛应用于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建设一支强大的“网络警察”。目前,监控网上信息的网络警察已达几十万人。

海外输出与渗透

在海外,2000年左右,大量各种类型的诋毁法轮功的煽动仇恨的宣传品被成批的由出版商制作,诸如书籍、各类小册子、VCD光盘发往各个侨社,图书馆,学校和音像书店。

恶意诋毁法轮功的大型图片,被运往世界各地的使、领馆举行图片展,如加拿大、美国、意大利、瑞士、奥地利、荷兰、俄罗斯、比利时、法国、德国、韩国、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

江泽民执政的时间段中,中共以外交“公函”形式将反法轮功小册子发送到各个国家的各级政府、政府官员、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从1999年镇压法轮功以来,每年联合国人权会议,中共都要派500人以上的代表团去日内瓦阻止对中共侵犯人权的提案,特别是谴责迫害法轮功提案。仅这笔开支5年来估计就有3750万美金。

为了封杀法轮功的海外空间,1999年后,大批国安、公安、网络警察、特务被中共派往海外,2000年左右有消息指仅美国南加州特务人员就达上千名;前澳大利亚领事陈用林2007年则称,据他了解,在加拿大的间谍有上千名。

贸易和经济被江泽民集团当作最重要的筹码,将迫害法轮功延伸到海外。一些海外城市的市长和市议员作证揭露了中共官员利用经济为筹码胁迫他们放弃支持法轮功。加州桑迪市市长兰迪-韦伯尔(Randy Voepel)在致国会人权小组听证会的录像证词中说,2000年12月27日,我收到了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的一份措辞强硬,极有恐吓口吻的来信,信中带有一个隐藏的威胁。信中说:‘我们希望贵市出于中美友好关系和贵市公民的利益角度,认真考虑中方要求,不要给予法轮功任何形式的褒奖和支持,等等等等。’ 韦伯尔市长说,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它使我不寒而栗。”

华尔街日报2002年2月21日的文章对此评论说,“这种手段是集恐吓加骗术为一体, 并以外交和经济压力来威胁。”当时的CNN资深中国分析员林和立撰文说,“北京挥舞金钱外交” 。

纵容腐败毁掉中共

据追查国际的报告,“卖力打压法轮功的各级官员也成了既得利益者,这些大多为贪污腐败之徒的各级官僚们不但从中获得更高的权势,而且在江泽民的保护伞下,逃避了应受到的惩罚。”

江的大儿子江绵恒从上海冶金研究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被提拔为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用中共国库的钱做生意,从中国和外国投资商手里圈钱、然后利用他个人广泛的人际网在中共当权者之间进行交易。

林和立于2001年5月7日发表题为“江绵恒从父荫下崛起”的文章。报导说, “江绵恒是(江泽民)全权管辖所有外商投资的大内掌管。”2000年以后,江绵恒开始介入金盾工程。世界周刊2002年6月报导,江绵恒称:“中国必须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网络,独立于互联网之外。”

江镇压法轮功的另一干将曾庆红在2010年被曝其子2009年斥资3240万澳元(约RMB2.5亿元)购得悉尼首屈一指的豪宅。

中共央行2011年6月14日发布中共贪官在2008年前携带8000亿人民币资产外逃,但是发表三天后即在网上消失。

当今的中国,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和破坏使得人们道德下滑,江泽民执政时期对腐败的纵容使得贫富分化极度严重,也使得现在的中共坐在了群体抗暴的火山口上。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