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江泽民朱镕基李鹏缠斗

32335

江泽民早要结案,朱熔基咬住不放

  震惊中外的「中国厦门远华走私案」,被称为是中共自一九四九年建国以来的「第一大走私案」。据报导,「远华案」涉案走私 漏税金额达八百三十亿元人民币。被撤职、查办、逮捕、判刑的涉案官员近千人,其中有省、部级干部多人。因此案被判死刑的 人,已有二十余人。而「远华案」专案组的办案人员,前后约有三千余人。从多伦多赴温哥华采访前,赖昌星从温哥华的监狱里打电话给我, 说到激动处,他在电话里大声喊:「远华案」是冤案,是一起特大冤案,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羔羊。

  有关「远华案」,外界一直有各种各样的说法,而中国官方对此的报导,除了审判结论以外,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于是,我们的谈话就从传说开始。

  问:最近有个说法,说中央要尽快结束「远华案」

  赖:这已经好几次了,不是第一次。当时江泽民也下过一张文,意思就是要尽快结案。我怎么知道的呢?四二O专案组(专门查处「远华案」的专案组,因罗干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批示而得名)有个组长,也是个腐败 的干部,他跟一个香港人有生意做的。他那时就把这个底,单独告诉了香港我的那个朋友,那个人就传话过来说:已经下了文件, 事情不能超过二OOO年二月份,二月份之前就要结束什么什么的。我也一直认为这个事很快就会完的,我本来是想出来躲几个月。

  问:为什么结不了案呢?

  赖:他们是几个派在斗嘛。现在江泽民绝对是不想搞这个事的, 他的手下都告诉我了。他们说:老板很烦,要早点结束,不然对外影响不好。「四二O」专案组的组长何勇是怀疑现在的北京市 委书记贾庆林和我有事。应该是上边有人要他这样搞的。其实这里边主要是朱熔基对江泽民有意见,再说,打走私是他搞出来的。这个我要慢慢给你讲。

  问:你说,你常常带人到北京的钓鱼台、中南海,你怎么做得到呢?

  赖:我有一部车挂的是甲O一、二二OO的牌。我这部车的事讲出去就会有人找麻烦了。

  问:你这部车车牌的事,专案组恐怕早已经知道了吧?

  赖:他们不可能知道这车是我的。

  问:怎么会呢?这么久了。

  赖:不应该知道,或者我再去找人了解一下。

  问:你都带些什么人到那些地方去?

  赖:我有时有一些香港的客人来大陆和我做生意嘛,我就请他们到钓鱼台去了,或者到大会堂去请他们客喽。我跟那边的人都很 熟了,我要请客就打电话先订。这些地方当然都是一般人进不去的,有时客人来,我就领他们到中南海走走,因为我的车牌是中 南海的,那边的人都认识。还有,就是一些朋友的太太到北京来了,我就带她们进去这些地方。这些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

  问:你的车牌是怎么办的?

  赖:是王汉斌(中国人大常委会前任副委员长)的。王汉斌和他老 婆彭佩云(中国人大常委会现任副委员长)都是这种车牌嘛。有时我在北京时车不够用就打电话,要谁的车来,谁的车就来。问:那么车是你的还是王汉斌的?

  赖:车是我的,牌是王汉斌借我的,如果这事说出去,他们就会 找这部车。我有两部车在北京那边,一部挂北京市公安局的牌x九号,一部就是甲O、二二00的。

  问:现在这部车在哪里?

  赖:还在我的手里,当时我在时就给我用,我不在时就他用。这种车牌要够级别才有的,在北京不管哪里只要见到这种车牌就放行,不管谁坐。

  问:听说你的司机有军方背景?

  赖:对,孔克凡是部队的人,通常由部队的人给我开车,我一到北京,王汉斌就叫他的司机给我开车。

  问:王汉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赖:王汉斌现在瘦很多,但现在没人敢找他,因为他和江泽民的 关系很好,王汉斌是邓小平的死党,跟邓小平一起打桥牌,跟邓跟了一、二十年,资格老,没有人敢动他。当时江泽民在上海当 书记,到北京要见邓小平也要通过王汉斌没有王汉斌见不到邓小平的,所以江泽民对王汉斌一直很客气。平时就算是有事要汇报, 王汉斌如果打电话给江泽民说:我过去,我有事和你谈谈。江泽民就要说:我过来,你不用跑路了。就是那么客气的。乔石是委 员长,王汉斌是副委员长,开会时王汉斌都敢顶他,他对乔石说:你懂就懂,不懂就不要装懂。王汉斌是福建人,是我老乡。

  问:你和王汉斌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赖:我也想不起来了,因为其实很多关系我都不会留意的。再说 他毕竟是家乡人嘛,平时也爱说几句家乡话。我自己的生意一直做得很好,见到些什么人我也不会很高兴。但有时一互相交谈, 人家会觉得我好,我也觉得他这个人随便,不用客气的,然后就是经常来往了。

  问:王汉斌这个人怎么样,「远华案」是否牵涉到他?

  赖:王老这个人很亲切的,我觉得很好的,他们家都很穷的。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没有金钱上的往来。王老的脾气也不好,他 们两公婆加起来比江泽民的官还大,彭佩云是国务委员,王汉斌是政治局委员,加起来还不大嘛?王汉斌是我老乡,他人真的是 很好的,我也不会给他找麻烦的。

  问,迟浩田(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你觉得算熟吗?

  赖:我觉得不算熟。

  问:什么样的关系?

  赖:是这样的,我跟迟浩田的秘书熟,「天泉山庄」就是迟浩田写的,原字还挂在红楼我的办公室里面嘛。

  问:算是题词?

  赖:也不是我求他写的,因为我对字不感兴趣。

  问:「天泉」是红楼的名字吗?

  赖:红楼没有名字,「天泉」是迟浩田给我在厦门海滨别墅题的字。一百多楝,是盖好了用来卖的。

  问:既然你跟迟浩田没有什么交情,那他为什么会给你题词呢?

  赖:他原来的一个手下叫梁楝(涉案,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的,在厦门对外供应总公司作总经理。我也跟他到迟浩田家里去过,那天他不在家,我没有等,就先走了。梁楝跟他关系很好的。 梁楝就找他,叫他给写几个字。我在海边盖的那些别墅很好看的,依山靠水,旁边一块大青石,字就刻在青石上。迟浩田后来通过 他的秘书小x跟我说,他要在江苏修建一个什么战争纪念碑,需要五十万。说叫我捐个五十万,我就捐了五十万给他喽。

  问:你自己认为你和谁的关系最过硬..

  赖:都还可以,都还可以喽。有一张以前的照片,本来挂在我红 楼的办公室里的,七个人,刘华清(前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岚清(现任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中共中 央政治局常委)、李铁映(现任中共政治局委员)、王汉斌、阿沛.阿旺晋美(中国人大副委员长)、刘江(原农业部部长)等等,在钓鱼 台照的,挂在办公室,如果可以找到人,就可以找着那张照片。我要出来就可以找到。我一出来,这些人肯定与我联系,如果我 不死,他们就会转变。我现在才四十几岁,说不定过几年我又做起来,有可能的。当时他们很多事都是靠我的,当时「远华」的 牌子很红的,过了厦门桥,很多人都讲我们是厦门远华公司的,别人就不会动他。其实那都不是我公司的。

  问:在北京期间你和谁比较熟,来往比较多?

  赖:在北京我和很多人熟,我到哪里都可以的。有时赶上开常委 会,如果刚好我那天没什么事,就过去走走,看看常委平时什么样子喽。有时朋友想坐江泽民的车转一转,我就叫江泽民的司机 把车开出来。毛泽东的房子不是不对外,不让人进去嘛,那我们也可以进去,看看、转转喽。

  问:你和江泽民本人有什么接触吗?

  赖:没有。我如果有话就通过人跟他说。通过秘书跟他说。

  问:你跟他的秘书很熟吗?他有几个秘书?

  赖:五个。我熟悉三个。一个贾庭安(江泽民办公室主任),是替他搞文件的。一个小A,年轻的,长得很帅,是警卫。另外还有 一个小B,是看家的。这三个我都很熟。不然当初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动李纪周了。我跟李纪周说,他都不相信。别人听不到的, 我能听到。这里小B跟江泽民很久了。江泽民在上海当书记时,因为他是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委员每个人在北京都有一个司机, 他们到北京开会时才用这个司机。小B是在北京机动,江泽民到北京时,都是小B陪他,给他当司机。八九年那一年,邓小平叫 江泽民到北京去,江当时不知道是什么事,还有点紧张。他是坐专机到北京的,「六四」时很紧张嘛。他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了什 么事,当时,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派小B到机场接他,江泽民看到是小B接他,就放心了。到了北京他才知道,他要当第一把手了。

  局长后来对江泽民说,要给他安排一个好司机。江泽民说:不用再安排了,我就要小B。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局长安排的司机, 一定跟局长关系很好,不可靠,等于是局长的线人。小B当时是机动的,还没有完全是局长的人,还可以靠过来。

  问:江泽民挺鬼的。

  赖:江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么。这样小B就跟他了。上一次要换届的时候,有一次他问小B:「你想不想走?」小B说:「你是不是 不想用我了?」江说:「不是,我是怕耽误了你的前途。如果你想走,我就安排一个副市级的干部位子给你。」小B说:「只要 你愿意用我一天,我就愿意跟你。」江泽民就说:「那好吧,就这样。」当时江泽民的老婆王冶坪的妈妈,也就是江的丈母娘, 九十几岁了,这才死了两、三年么,一直都是小B照顾。家里不管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交给小B去管的,包括私事,出去买东西什么的。

  一九九六年,有件事,当时是在台湾选举前,两边情况挺紧张的。台湾那边也是一直在说江泽民什么什么的。我当时生意做得很好, 许甘露(原、安部出入境管理局局长)给我出了一个点子,叫我给军委捐点钱。他是出于好心,我自己想不到。我就跟小B说跟他 说了半个多小时。我说,我出个两百万,这是我的一点好心。小B就回去和江泽讲,江泽民跟小B说:不用了。他叫我留着钱好好 做生意,还说谢谢我。他本来也知道我是小B的好朋友。我想,他知道有我这个人就行了。

  问:后来和小B的交往怎么样?

  赖:后来几年我经常去他家的。

  问:经常去小B家吗?

  赖:就是江泽民家,我就经常去江泽民家了。他的家在中南海里, 是一个大房子,很大。他住一边,警卫和秘书什么的住另一边。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时间,他家里在装修,就在钓鱼台 住了一段时间。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钓鱼台住。他不在的时候,小B在,我随时都可以进去。他在我也可以进,但不是直接进。

  问:你都从他那里知道些什么事?

  赖:江泽民的事秘书当然什么都要知道喽。贾庭安是他的大秘书 嘛,我经常和他聊聊喽。那一年邓小平不是在生病吗,七个常委要去看他,但是又怕让记者知道。记者一直在追踪邓小平的消息, 他们不敢让外边知道邓小平要死了,很紧张。所以,几个常委有的坐大巴,有的坐公车,化妆从中南海出去,这些警卫都知道, 都是他们告诉我的。当时那一天我也在北京。邓小平有个警卫是个正军级的,那个警卫也跟我很好,邓小平那边我当时都经常进 去的。很多人的秘书都是跟我很好的。朱熔基的秘书也是跟我很好的。

  问:朱熔基的哪个秘书跟你熟?

  赖:朱熔基我知道有两个秘书,他们都跟我不错的。一个大秘书李伟,机要秘书。一个小秘书小C,是警卫秘书和生活秘书。我 想知道的文件,只要我问,他们就给我查。我到中南海的时候,李伟也会出来陪我坐坐,如果有的事情我从李伟那里拿不到,小 C就会帮我查。他当班的时候我去找他,说看一看文件什么的,他什么都帮我查。

  问:你希望从朱熔基的秘书那里得到什么呢?

  赖: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他要有什么讲话喽,有什么计划、政策要上,要有什么动作喽,有的讲话在经济上可能有什么影响, 会影响股票的,我就先知道了。这些消息有时很重要的么。

  问:看来你可以比别人先掌握中国的经济动向。

  赖:这就要看你这个人有没有这个头脑喽。

  问:你跟江泽民的这两个秘书聊天的时候,他们有没有透露过江泽民自己是不是真的想退,还是不想退?

  赖:我现在是没有去打听了,但只要问他们就会告诉我,他们绝对相信我。我现在还在打听他的事。我想叫人拿一份《亚洲周刊》交给他们老板看看的。

  问:你想让江泽民看到《亚洲周刊》?

  赖:对,你上次检采访过之后,《亚洲周刊》的记者就来了,他

  可以找我他写了报导,还可以,只有一两个地方错。我想让中央 的人看到。我现在还有一个朋友常跟我联系,是住在北京的,还有胡锦涛的秘书,还有另外几个人可以联系。我只要找人约他们, 他们就会出来。我要问什么,他们也会告诉我这个朋友。小B说:老板对这件事也不喜欢他们这样搞,想要早点结束,不然 在国际上影响也不好。江老板是有这句话的。

  问:那是谁非要搞下去?!

  赖:那就是何勇(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四二O专案组组长)想出名喽。

  问:但是下面再想出名,上面不想搞,这个问题也搞不下去。

  赖:按照大老板的意思,早就想结案了,可一直结不了。当然,上边也有上边的想法喽。我看主要是朱熔基对江泽民有意见。还 有,打击走私是他搞出来的,当然要有点成绩。

  问:所以他是想搞到底的.

  赖:因为只有搞出事情来才有效果嘛,搞出了个什么、什么大走私案,这是他立功的成绩呀。

  问:可是朱熔基表示要退呀?他要那些成绩还有什么用呢?

  赖:他不能放手,一个是贾庆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福建省 委书记、现任北京市市委书记)的事,因为贾是江泽民的人,他怕贾庆林接他的班吧。假如贾庆林不是江泽民的人,朱熔基就不必 要这样搞了。我看朱熔基是想把贾庆林搞出来事情后,好用他自己的人接他的班。这些事要听他们常务委员会怎么开,我不可能打听不到的。

  问:你跟中国第二号人物李鹏的关系怎么样,你跟李鹏熟悉吗?

  赖:我跟李鹏没有什么来往的,我不是太喜欢他这样的人。

  问:什么意思?

  赖: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了,但是,他看到朱熔基在搞,他就先不说话。

  问:李鹏跟「远华案」有什么关系呢?

  赖:当初江泽民把「北京帮」的陈希同搞下去,李鹏就盯着北京市委书记这个位子,想给罗干,结果还是江泽民坚持调了贾庆林 过来。这样,李鹏也就不满意江泽民喽。这次有人说,管政法的尉健行要退下来了,他年纪也大了么。这样,尉健行的这个位子, 可能还是要由罗干和贾庆林来争。我看这次李鹏也是想要贾庆林下来的。

  问:关于你走私的事情,专案组的人跟你怎么说?

  赖:像我做这种生意,他要说我是走私,就是走私了;他说我是著名的企业家,那就是好的企业家喽。怎么说都可以的了。对不 对?他们就说,我们国家不能允许这些腐败的官员喽,让我一定要配合喽。

  问:他们有没有明确说过,到底是要把什么人挖出来,说过吗?

  赖:没有。

  问:从来没有?

  赖:从来没有,他不说,似我想象中就是要贾.

  问:是冲着贾庆林的?

  赖:嗯,因为我企业做得很好的时候,那个时候贾庆林在福建那边当省委书记嘛。而且专案组在我公司里又拿到他的照片。他们 看到贾庆林在我公司也拍过照片什么的,那肯定就是跟我有关了,他们就是要抓我回去,我一说出他来,他就完了嘛。很明显就是 这一点。我跟报纸也说过,我跟贾庆林认识,他到过厦门,也到过我公司,也跟我照过像。因为这些都在「四二O」手里嘛。但 是说他每次来厦门都到我公司来,这句话就有诈了。我只是说,到过,不是说每次都来我这里。我跟他太太根本就不熟,也跟贾 庆林没有生意上的来往,根本没有这回事。

  问:外界有一种说法,贾庆林的太太林幼芳原来曾经是「远华」 公司的挂名董事,林幼芳曾经拿过你三千万,这件事贾庆林也知情?

  赖:林幼芳不是我公司的董事,什么也不是。我跟她三分钱的关 系也没有,哪有什么三千万?当时我都是靠自己的,我跟她根本不熟。

  问:「远华案」出来后,中央为了替她洗清和「远华」的关系, 还特别安排了有背景的「凤凰卫视」给她做采访,她说,她根本不知道厦门有个远华公司,人们都觉得她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赖:「凤凰卫视」的节目我知道,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

  朱熔基为朱小华报一箭之仇

  朱熔基上台伊始,培养了四大智囊加实干型人才,他们是:原光大集团董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小华;中国原证券会副主 席、现任体改办副主任李剑阁;原贵州省副省长、现任财政部副部长娄继伟;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现任中国证券会主席周小川。 然而,朱熔基最为器重的头号大将朱小华,却被江泽民亲自批示逮捕。朱小华被捕到现在已经两年了,并没有查出什么严重的事 情来,但是朱小华却已经家破人亡。朱小华的太太于二OOO年的圣诞节在美国上吊自杀;女儿在北京得了神经病。

  有人说,朱熔基咽不下这口怨气,因此疯狂报复。

  据说,朱小华出事是因为他在出任光大集团董事长之后盲目扩张, 仗着背后有朱熔基这个总理大人撑腰,一上任就大刀阔斧地蛮干,他也不管是什么样的公司的股份,只要有朋友推荐都入股,结果 是买了一大堆不良资产,给中国造成二、三十个亿的经济损失。其次,朱小华在就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之前,任职国家外汇管 理局局长的时候,从中协调,贷了两笔款给福建一个叫刘锡永的商人,总金额达一点二亿美元。有人怀疑他个人收了好处。后来, 朱小华的光大集团又借给刘锡永八亿元人民币,结果这笔钱刘锡永无法偿还。

  据说,朱熔基整顿腐败、打击走私,触痛了不少贪官污吏,于是 许多人怀恨在心,恨不得未熔基早点死了。而朱小华的事,就是痛恨朱熔基的人绕过中纪委,瞒着朱熔基,通过李鹏的内线,将 材料直接送交了江泽民。江泽民看完了材料后批示道:「这八个亿到底是不是国有资产,如果是,我认为此人应该抓起来」。并在 批示后边注明:请通知熔基同志。朱熔基拿到批示一看,三分钟没讲话,最后说:看来小华可能是有问题,但是,他是不是真有问题要搞清楚,我没意见。

  外界知道,朱小华是朱熔基的一个重点培养对象,朱熔基与他情同父子。当年是朱熔基把他直接从上海市人民银行的一个处级干 部,派到香港新华社任经济部的副部长。然后又调回来任上海人民银行的副行长,接着直接调到中国外汇管理局当局长,接下来 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副行长,后来又接手了光大集团,任董事长。九九年的七月份被「双规」(即被要求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 问题)。他从香港坐飞机回北京,一下飞机就被武警带走了,直到现在。然而,专案组对朱小华的审查,一直没有查出什么真正的 问题。但是,中央不会承认自己在朱小华的问题上错了。所以有人说,朱小华没事也要找出些事情来,因为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朱熔基。

  朱小华的太太和女儿在他被「双规」前几天去了美国。朱小华的太太在丈夫被「双规」 一年多以后,也就是在二OOO年的圣诞节 在美国自杀了。女儿回到北京,但已经神经失常。有人说,其实朱小华是朱熔基的牺牲品,朱熔基也曾在一些公开场合为朱小华 抱不平。在处理朱小华的事件上,朱熔基憋了一口怨气,始终没有机会发出来。「远华案」扯出了贾庆林是个太好的机会,这样 终于有机会让江泽民尝一尝这种滋味了。

  你给贾庆林搬梯子,我把贾庆林当靶子

  问:要弄贾庆林,就弄出个一千多人涉案的「远华案」吗?

  赖:你听不懂吗?当初江泽民他们用「反腐败」,搞倒了陈希同的「北京帮」之后,就有好几个人看着北京市委书记的位子了。 李鹏想让罗干上,也有人想让别人士嘛。江泽民硬是把贾庆林调到北京去的嘛,他也是政治局委员了嘛。现在就是别人看你把陈 希同搞下去啦,结果自己挑了一个更腐败的。别人就会说,你自己找的人,还不如打倒的那一个。这样别人就是要给江泽民不好看了。

  问:有人是冲着江泽民来的?

  赖:当然要从我这个事开刀,不然怎么弄?一直不放过我这个事 的,就是朱熔基,他不是不放过我,他是不放过贾庆林嘛。如果我能回去说:贾庆林跟我有生意上的往来,他太太拿了我多少多 少钱,那贾庆林不就得名正言顺地下台了,还有什么可说的?现在就是还拿不到我这句话嘛。

  问:所以朱熔基就坚决要引渡你回国受审?

  赖:只要我回国了,就行了,我不说,他也可以说我说了,他们审案就是这样审的,我知道得很清楚。我自己认为,朱熔基对贾 庆林是不会好的嘛,李鹏也不会喜欢让贾庆林妨碍他提他的人上来嘛。对不对?老朱是说过要退了。如果要是退了,江的意思就 是要让贾庆林出来顶老朱这个位置了嘛。有些人就这样说了:朱要退,肯定也要换成他自己的人。可能江泽民和朱熔基他们本来 就是私下有问题,和远华这件事过不去的就是朱熔基。

  问:你是说他们一层一层都是通过何勇在动手。

  赖:对,对。整个这个事也算是朱熔基搞出来的,因为他表面上说要打走私嘛。

  问:你认为朱熔基只是要借着这件事来搬倒贾庆林,还是说朱熔基确实要打走私?

  赖:打走私?没有呀。我记得他有一次在一个紧急会议上说,老帐不能查。意思就是说打走私要完了嘛。这个紧急会议的文件本 身我是曾经看到过的。这是朱熔基自己说的话,他说:老帐不能查。就是要赶快停上嘛。

  问:老帐不能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赖:就是他一开始说什么要打走私,打了有一年多,然后经济受影响很厉害,下降很厉害,就召开紧急会议,他在会上说的。

  问:你是否记得大概是哪一年?

  赖:那可能就是九八年。他就说老帐不能翻的,叫他们赶快停止。我想这个文件你可以找到的。

  问:可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远华案」呢?不代表不能查「远华案」呀?

  赖:那个时候那个写举报信的未牛牛已经开始告了。

  问:他那个时候说的话也不能代表他后来对「远华案」的态度呀。现在朱熔基对「远华案」的态度可是谁都知道的。

  赖:啊,是呀。

  问:所以说朱熔基可能是确实相信他们报上来的材料。他一方因是要打走私,一方面是要搞倒贾庆林。

  赖:对,对。他就是这样,要借着这个事搞倒贾庆林的。贾庆林要是没有到北京,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问:现在「远华案」涉案人员达到一千多人了,而且有这么多人被判死刑,你认为这个案子会怎么下去呢?与中央领导的八十三个秘书有交情

  赖:他们就是搞配套、胡来,这里很多人都是很冤枉的。要是像 他们这样搞法,我看谁也脱不了干系。在监狱里我没事的时候算了一下,我认识八十三个秘书。这些人中我只是有用的才跟你说, 尉健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底下的人我就不算了。

  问:这么大的秘书群,你是怎么算出来的?

  赖:以前我去拜年呀,过中国新年送小礼物呀。我这样算了一下,那是几年前的八十三个,小的就不算,我只说现在有用的,像曾庆 红(前中共中央办、厅、王任、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他有什么报告,我就去问他的大秘书,他会 全告诉我的。像江泽民的贾庭安和小B,朱熔基这边两个都还可以喽,我去中南海的时候李伟也出来接待的。还有一些小的像警 卫局搞接待的那一种,有些事情如果我从李伟那里弄不到,但可以从小C那里帮我查到。还有比如罗干(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 记处书记)的D秘书在当班的时候,也可以到里面帮我找文件;吴仪(中国国务委员)的E秘书,这个人也不错,也是什么都可以讲的。 你说这些人关键不关键?

  问:这些情况「四二O」专案组知道吗?

  赖:这些他们知道不知道都无所谓,反正他们是只动他们能动的 人。「四二O」他们都知道这些事的,但只要是政治局的都不动,部级以下的都动,部级以上的不动,包括秘书。秘书本身不大, 但他们的老板大,「四二O」也怕得罪呀。

  问:有人说,江泽民和王汉斌的秘书都被「双规」了。他们两个 从你这里拿了三千万,江泽民的秘书兼司机小B拿了八百万,王汉斌的秘书拿了两千二百万,是这样吗?

  赖:没有这样的事,没有的。他们好像是被叫去问过话,后来不知道怎么样了。

  问:是不是「四二O」专案组手里有很多你和别人拍的照片,他 们按照片抓人?

  赖:他们就是这样的,官大的就不抓,官小的就抓。

  问:他们手里都有什么人和你在一起的照片?

  赖:很多人,像那七个人就不会动喽。有一些人的孩子他们有问到过,问到过李岚清、邹家华、傅全有他们的儿子。

  问:李岚清的儿子跟你什么关系?

  赖:李岚清的儿子是跟我一起做生意的。他底下的公司在香港和 我们一起做股票。就是钱的往来喽,是正常的、有借有还的那种,不是行贿。

  问:是公司业务上的往来?

  赖:这个人在外面跟我没有什么联系,所以很多人不知道他是李岚清的儿子。我有跟他在厦门合照的照片,在「四二O」的手上。 他有时到我那里去休假,也有可能有人认识。在我见过的所有老板的儿子中,就数他最好。

  问:怎么好?

  赖:真的是干实事的人,很聪明能干的。他跟董文华(总政歌舞团演员、中国著名歌唱家)关系也很好。董文华也是我的好朋友,所 以我们经常在一起。像贾春旺(中共公安部部长)的儿子就不一样,他到我的赌船上,输了就输我的钱,赢了就拿走,起码也有几百 万吧。这些我都告诉了「四二O」,他们都不敢动。

  问:也有一些人你是作为朋友交往的吧?

  赖:我的朋友很多,军队里的朋友很多,姬川良(姬胜德,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二部长)就不用说了。还有张震(前中共中央军委 副主席)、刘华清,这些都不用说了,我都太熟了。他们现在都退下去了,我也不用说了。

  问:你是怎么跟他们熟悉起来的呢?

  赖:这个熟法儿不一样。因为有些关系并不是中间有人介绍来、介绍去的,有的人自己就找我来了,比如王兆国(中共中央统战部 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就跟我很熟了。当时我红的时候,他们什么都说可以,什么都保证。现在都缩起来了,谁也不敢说话了。还 有邹家华(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傅全有(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儿子在我出事的时候,才刚刚离开厦门,我走的时候才离开。

  问:你从江泽民的秘书那里能得到什么呢?赖:我自己的想法是,在北京认识了这些人后,政府方面会给我 方便,在中国做事不都是凭藉这些吗?不然我再有本事,再有头脑也没用的。但我不会明显地去向任何人要求什么,我没有给这 些人出过任何难题,我只是希望能优先和方便。就像,你是做生意的,我也是做生意的,别人知道我后面有很多硬关系,当然和 我做生意。我并不是说,你是当官的,我来找你,你要批一个批文给我,我并没有这样做呀。像那些香港的商人看我有那么多关 系,就会来求我和他们做事,但我不会去求那些官员为我做违法的事,我不会对不起国家的。

  问:现在你怎么想呢?

  赖:现在?还什么国家不国家的,我现在根本不再考虑什么国家不国家,只是考虑朋友的问题。还有什么鬼国家,那个国家有什么用。

  问:你的有些朋友可能不是帮了你,而是害了你。

  赖:他们对我讲义气的,我也要对他们讲义气。我只是想让大家 明白这个道理,我要不是认识那么多朋友,我早就被抓回去了,还有这种机会来加拿大申请难民吗?

  问:当然多一些朋友确实是好事。

  赖:是呀,那时候,他们自己会找我。就像,我想要一块地,别人拿不到我可以拿到。

  问:交往这些关系为了做事铺路?

  赖:像我在厦门,花了好几千万搞了一个足球队,叫「远华队」,搞得很好的,然后厦门政府给了我一块地。其实我跟福建省委副 书记石兆彬从来没有什么。这还是他们求我要这块地的,这事大家心中都有数,我搞足球队为厦门争了光,足球队要花很多钱, 这块地也要 一个懂的人来经营,我们没有一分钱的往来,越有业务关系的,越不会有金钱的往来,我很注意的。

  问:你跟那些秘书交往想得到什么呢?

  赖:这些秘书也没有什么喽,只是向他们打听他们的头去哪里,好跟他们亲近亲近喽。

  问:那些秘书你如果不给他们好处他们凭什么帮你这个忙?

  赖:我就是给一点点喽。

  问:那你给现金哪?

  赖:一点点,请他们吃饭他们就高兴了,送一些小东西给他们,衣服啊,皮包啊,手表。 有时给他们的太太们带一些东西。给 一、两万块钱让他们潇洒去喽。

  问:这样你就跟他们成了朋友?

  赖:当然找他们的人也很多,但他们也要看对象,一般跟我接 触的人都信任我。我的习 惯就是不会出卖朋友,他们有这种感觉,这就是我的生意为什么做得这么大。

  问:你跟贾庆林的秘书陈广根、谭维克熟不熟?

  赖:陈广根我熟,原来我在香港要搞上市的时候,跟他谈过几 次。他原来是负责中富的一家公司,我想买过来,但已经被九州集团收购了,我就找陈广根去问这个公司的底。谭维 克原来是 漳州的一个副书记,从那里调上来的。谭维克现在是北京市委副秘书长,政研室主 任。他这个人很好的,很老实,也很会写文章。

  中国独一无二的百万美金防弹轿车

  问:所以,你认为,实际上是你在中国和这些人物的关系帮了你的忙,赚了钱?

  赖:是啊,就说我的那部「奔驰六OO」型防弹轿车,那辆车值一百多万美金,全中国也只有一辆。我挂的车牌是「甲A一八 八」,这种车牌在国家领导人之后,但是在总参各军兵种司令之前。我的车哪里都可以去的。中国的防弹车都是长型的,三排门。 我的那部是短的,两排门。这部车是在香港回归前,香港特别向德国订制的十部车之一,香港政府买了四部,做为香港回归交接 仪式中,中英两国元首乘坐的轿车。我当时在做转口汽车的生意,在那边的名气也很大。他们要我买下这部车。如果我做走私,我 就直接做走私过来,干嘛我要交税?这车我在深圳海关交了二百万的税。这部车的防弹玻璃有十厘米厚,子弹根本打不透,连火 箭筒也穿不透的。车里配了卫星电话,全球定位,还有一整套的警报系统什么的。人坐在里面可以听到外面三十米外的说话声, 我在里面说话,外面听不到。这部车重五吨,你同时在四个角放炸弹都没事,炸不坏。

  当时买这部车要办个手续,我公司的人要市政府按照规定的手续办,一两个小时就办出来了。如果你不熟悉这种关系,肯定要等 很久了。不管是市里,还是省里,还是在北京,他们都会给我面子。但是我不会去做那些违法的事,重庆我要买地,在北京也要 买。后来有一场官司气死我了,在北京买地,他们叫我一个礼拜付定金,我就付了五百万,说好牌照一个月给我,可是过了一年 也没给我,后来我就跟他们打官司。我没有通过贾庆林、王汉斌这些关系,我自己打,不让任何一个头头为难,这官司我知道我 会赢。最后我真的赢了,可是他们说这里要搬迁,损失了五百四十万,要我先给他们五百四十万的赔偿,然后再拿回我的五百万, 你说这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问:你在这些秘书当中,你比较喜欢的是那些人?

  赖:这里面我最喜欢的就是小B,他人很好的。

  求见朱熔基,他在睡午觉

  问:你跟朱熔基的秘书熟到什么程度?能给他递话吗?

  赖:李伟这个人做法跟别人不一样,不是那么义气。那个小C我觉得还可以,但现在没人能见到他,以前递话应该是可以。

  问:以前你跟他的秘书交往到多深的程度?

  赖:很深。他陪老板到厦门,基本上天天都到我公司去坐,就有很多传说,说朱熔基到我公司喽。

  问:你跟朱熔基从来没有打过交道?

  赖:他来厦门时,我去了「悦华宾馆」,当时他睡了,我就和他 两个秘书聊,当时球队正在比赛,「悦华宾馆」里面都是运动员,一个大连球队,一个上海申花队。

  问:什么时候?

  赖:九八年正月。我记得朱熔基住「悦华宾馆」的一号别墅。但他正好在睡午觉,就没有碰到。李伟和小C就住在他隔壁,朱熔 基住的是总统套房,我在那边坐了一中午就走了。我也没有一定想见他。

  问:你每次去北京都住哪里?

  赖:王府饭店。

  问:这些秘书找你来玩,都有谁来?。

  赖:都有。

  问:会不会碰到一起?

  赖:会。

  问:他们彼此也无所谓?

  赖:这些领导人并不喜欢他们底下这些人碰到一起的。这些秘书倒还都合得来,但他们的老板都不喜欢他们这样。

  问:如果江泽民的秘书和朱熔基的秘书碰到一起怎么办?

  赖:分开,我会分开,但他们也还合得来。

  问:你觉得朱熔基自己是很清廉吗?

  赖:我没有去想过这些事,我觉得他做事太过份了。好像他想怎 么样就怎么样,也不管人家死活。你知道他一开始打走私,有多少工厂停产?就是原材料太贵了,大家都买不起。朱熔基就觉得 不对头,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下文停止。这份文件我亲自看到的,我对这些东西很注意的,我一看,就马上开紧急会议,传达朱熔 基的文件。不久就又来了。

  问:你要花很多时间和这些人打交道?

  赖:我在北京混了几年呢。

  问:吴仪的秘书有什么用呢?

  赖:反正有用没用也是这样喽。中国新年时就有一百多个(秘书)在厦门。不过我的好朋友很少要钱的,要钱的就跟我走不近。

  问:到过年时,你都会去给谁拜年?

  赖:北京的这些都是我自己去喽。厦门的就是手下人去打点。平时我每个月都去北京。像李纪周、姬胜德就是他们来看我了,一起吃饭。

  攻责保责「远华案」上拉锯战

  中共政府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号,立案调查「厦门远华走私 案」,到目前为止,历时两年多,案子越查越大,捕人越来越多,而走私却是越走越凶了。前不久,有报导说,中国又出现了涉案 金额达上千亿元的「潮汕大案」。

  而「远华案」到底是不是像赖昌星所说,是中国权力斗争的代罪 羔羊呢?是不是江泽民和朱熔基之间争权夺利而开辟的一个战场呢?。

  针对「远华案」,江泽民、李鹏、朱熔基确实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态度,这一态度从媒体的报导上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

  事实上,在调查远华集团董事长、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之前 很长时间,有关部门就开始了对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调查。公安部的领导班子是李鹏任总理时的班底,所以那时江泽民态度 坚决,但是,李鹏一直没有什么明确的态度。后来,整治的矛头涉及军队,因为军队一直不服江泽民,所以江泽民也不手软,特 别是查到了原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的女儿、儿媳妇,以及总参情报部部长姬胜德的头上,江泽民决定拿他们开刀,起到「敲山震 虎」的作用。但是,到了后来,案情牵扯到了江泽民的、心腹贾庆林身上,江泽民就不得不叫急刹车了。因为「远华案」首要嫌 疑人赖昌星在福建发达的几年,正是贾庆林在福建任省长、福建省委书记的时间。可是,这个时候车已经刹不住了,于是一个一 个的高官作为替死鬼被拉出来,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二OOO年十二月,福建省省委书记陈明义被免职,由国务院人事部长宋德福接 替。但是,有消息称,在对于「远华案」的一系列调查中,专案组并未发现陈明义本人或者其亲属、属下有涉案行为。所以任何 人都看得出来,陈明义是替贾庆林顶下了政治责任。接下来,十二月三十号,福建省委副书记石兆彬被「双规」。而这之前,福 建省的整个官场已经基本上都被端了。

  自从调查「远华案」的矛头指向了贾庆林之后,江泽民再也没有 就「远华案」公开发表过任何强硬的言论了。江泽民于二OOO年十一月十四日,出席深圳特区建立二十周年活动,会见中国五个 特区的负责人时,特意当着其它四个特区的负责人的面,对当时的厦门市委书记洪永世说「厦门不要气馁,要总结经验教训,要 很好地教育干部,要振作精神」。当然,谁都看得出这种表态是什么意思。在此之后,江泽民再也没有对「远华案」做过什么表 态。甚至在加拿大公怖了逮捕赖昌星的消息后,江泽民也没有任何表示。当时,港台的媒体对这种现象普遍表现出了不理解。据知情者披露,在厦门「远华案」被揭露以后,中共党内外舆论纷纷要求追究原福建省负责人、现任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委书 记贾庆林的领导责任。江泽民当然清楚这之中的利害关系,当初他以「反腐」为籍曰,拿下了陈希同,把贾庆林换上来。到头来, 他亲自扶上来的这个贾庆林,却和被搞下去的陈希同是一路货色。所以,贾庆林是保得住也得保,保不住也得保。在这种情况下, 为了避免贾庆林落马,危及自己的地位和权威,江泽民一度带着贾庆林在大陆四处视察,让贾频频露面,为其辟谣。江泽民不但 频频公开与贾庆林一起亮相,而且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讲:「过去我保过温家宝(指一九八九年赵紫阳下台后,当时温家宝因为和 赵紫阳关系密切而遭调查,江泽民出面保下了温家宝),今天,我要保贾庆林,他党性强,能与中央保持一致,是好同志。」同样 是政治局委员、北京市长,陈希同因为腐败被打翻在地,贾庆林却可以照样「稳坐钓鱼台」。

  据报导,江泽民曾公开提出对「贾庆林同志」的问题要「一批、二帮、三保」,还强调:要看贾庆林的一贯表现,在政治上和中 央是否保持一致,要防止把事件扩大化,造成恶劣的连锁反应。江泽民还指令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代表中央政治局向中纪委 「远华案四二O专案组」下达了四条精神:(一)凡涉及、牵连到中央部委主要领导、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的,要另作调查,不得 公开;(二)要严格区别为首作案集团的主角、骨干,和贪利、失足干部的不同性质;(三) 要严格区别有犯罪勾结、对罪犯包庇的 干部,和因警惕性差、工作失责的干部的不同性质;(四)凡定案、定性公 布 远华案详情,要经中纪委审核,并经政治局决定。二OOO年八月三十日,根据江泽民的上述指令,中宣部、新闻办发出通知:「对福建省厦门远华案案情审理的报导,必须由中央 新闻办审稿,作统一报导,不搞「小道」消息,及非正常渠道消息,不准搞借题发挥,不准以不正常手段取得消息外传,不准转 载海外、外国传媒的有关报导,不准未经批准在网站发布有关远华案的新闻。」同时,中国大陆网站的「防火墙」已经将除了 《文汇报》、《大公报》、《商报》和凤凰卫视四个网站以外的所有香港媒体的网站,以及台湾和海外中文媒体网站全部封堵, 以防止有关新闻流入大陆,影响稳定。 中宣部的要求还重申,除了官方媒体主办的网站和北京「千龙网」、上海「东方网」等 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网站以外的任何网站,均不准自行采用和发怖有关新闻。通知指出,对违反宣传纪律的媒体将严肃处理, 根据新公布的警告制度对有关媒体予以处份,并追究擅自发怖消息者的个人责任。严重者将被永远取消从事新闻工作的资格,各媒体不得录用。

  而与此相反,中国总理朱熔基对「远华案」的态度却是越来越强硬。从最初设立专案组,至推动深入撤查,都是一马先。二 OOO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当「远华案」首要嫌疑人赖昌星在加拿大被皇家骑警以违反移民条例为由逮捕时,正在新加坡出席东盟 会议的朱熔基立即发表措辞强硬的表态。他在回答记者有关赖昌星落网的提问时说:「(远华案)无论涉及谁,我们都要把他一查 到底,都要把他追查出来。」朱熔基在被追问到,赖昌星落网会不会使得「远华案」的调查工作受到更大阻力时说:「没有任何 困难,不会碰到任何阻力。如果有阻力,我们也要打破这个阻力」。

  朱熔基三月八号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港区人大代表时,有记者 问:赖昌星被遣返机会不大,会不会影响公务员打击贪污的士气?」朱熔基随即回答说:「你认为机会不大,我认为机会很 大。」朱熔基进一步表示,知道赖昌星很有钱,有能力动用大量的金钱,请很好的律师为自己辩护,甚至把案件一直拖下去,一 直拖到可以取得政治庇护。不过他强调说,中国有一千六百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和赖昌星把官司打下去,一定可以把赖昌星引渡回国受审。

  当时,刚刚从温哥华的监狱里改为回到家里软禁的赖昌星对笔者说:「朱熔基这样说是不对的。中国有一千六百多亿的外汇储备, 但那是国家的钱,你不能说随你喜欢就拿来和我打官司。当时,在加拿大出版的《星岛日报》甚至以《让赖昌星嘲笑朱熔基天真》为题发了一条消息。

  朱熔基以前在一次打击走私的会议上说:「我绝不会为任何一个走私案件说情,我绝对不怕得罪人,不管是什么人。」他甚至表 示:(打击走私)绝对不讲情面,江泽民讲,如果牵涉到他,也要查,那我们党内还有谁不能查?如果牵涉到我,你们也来查。」

  朱熔基当初就任总理一职时,确曾语出惊人地说过.「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会勇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 瘁,死而后已。」还说 「我打算准备好一百口棺材,其中九十九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自己」。何其壮烈!

  在朱熔基的九十九口棺材中,应该有贾庆林一口吧。

  在这场较量中,李鹏一直默不作声。他是否是在坐山观虎斗呢?在江泽民上台之初,原来的元老们对这个上海奶油小生根本不买账。但是很快就出了个 「长城集资案」,当时由国家工商管理 局及各个有关部门成立专案组,在全国二十二个省设立分组进行彻查,结果显示出李鹏的妻子朱琳涉案。当时虽然只是把公司总 裁沈太福判处了死刑,国家科委副主任李效时判处无期徒刑,但没有动朱琳,可是,李鹏的威信已经扫地。

  在这场激烈的权力斗争之中,中国司法部部长高昌礼也黯然离职。据报导,高昌礼离职是因为他以江泽民没有指示为由,拒绝在中 国向加拿大要求引渡赖昌星回国受审的文件上签字。报导指称,高昌礼明确表示,没有江泽民的指示,他不会在有关文件上签字, 这一态度引起了朱熔基的震怒。

  中国制度性的贪污腐败,和政策性的走私活动会就此停止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04/14 09:06:02 AM
赖没有说真话,一他不敢说,因为一但说了江会用雷霆手段处理赖家一族。二他知其一,不知道其二,江不想让他回来,因为赖回来江的下场就很难说了。我们也很期待赖能回来,因为这个第一大贪就能手到擒来!
游客
   03/14/14 05:09:31 AM
醒,你不是中国人,没资格说。西方人比我们不知道垃圾多少倍,哎算了,说地震是核武器照常的,更牛逼,N年前中国就有核武器了,要实验也是去沙漠实验,需要在这种地方实验?说话不懂脑子。虽然我不想替执政党辩护。但是我得替中国辩护。
游客
   08/24/13 04:46:44 PM
今天感觉与国际接轨了啊!!!!!!!!!
游客
   04/19/13 05:03:07 PM
wuyong
游客
   11/04/12 12:43:42 AM
都是你死我活的斗,有几个好鸟啊。
游客
   10/20/12 12:45:24 AM
赖昌星还说过他是中国对台特务什么的,说中共只是要灭口,他说的没有多大的可信度
游客
   09/24/12 05:50:03 AM
中国已经是亡国,是被体治搞的。官官相护,中国不是人民的,是当权者的。国民没有认和权力。中国就是钱权,已经是明存实亡的国家,要不然贪官,富人为什么都往美国,跑呢,怕呀,怕以后被搞死,老天有眼,有因有果。
游客
   09/13/12 11:59:25 PM
赖昌星决不是好鸟,假僵祸国殃民。
游客
   07/27/12 01:33:39 AM
假的呦!!!!
游客
   07/26/12 10:19:36 AM
2008年5月发生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仍然比较可能是地下核爆炸,这绝对胡说·周边各个地区都有震感·而且大小不同震感好几次·能核爆几次吗。这些文章看看而已·不必当真
游客
   07/05/12 05:54:57 AM
我很好奇,这么私密的采访,楼主写的这么刹有其事,难不成亲历?
游客
   07/05/12 05:48:58 AM
每个国家领导人之间都会有斗争,美国的政客之间难道就不斗争了吗?如果不斗争,哪儿来的克林顿丑闻呢
游客
   01/14/12 09:13:49 AM
看这里的发言 我总想笑 现在JY 汉奸把别人都当白痴 蛊惑别人 因为别人不知道 证据没个证据 瞎讲 鬼才信!以往我看到这样的帖子很生气 现在我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正洗脑的是你们把!
游客
   12/31/11 01:05:55 PM
吴邦国委员长,贾庆林政协主席,习近平军委副主席,贺国强中纪委书记,周永康政法委书记等江家"五害"还在台上,阿昌是不会有事的 現任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 全国政协主席,党组书记贾庆林。中央纪委书记贺国强。都在远华案期間,先後在福建省當過領導,專案組甚至在「遠華公司」搜出賈慶林和賴昌星的合影,(賈慶林通過主管福建外貿的妻子林幼芳得到賴昌星大量好處)這些涉案領导不只沒事還個個升官,習近平在不久將來還會任國家領導人,你說奇怪不奇怪?案發當時中共党内外舆论纷纷要求追究,在远华案期間福建省前後各负责人的领导责任, 因為江澤民的包庇,偵辦远华案的「四二O專案組」,他们都知道这些領導的事,但他们是只动他们能动的人,只要是政治局的都不动,部级以下的都动,部级以上的不动,包括秘书。秘书本身不大,但他们的老板大, 也不敢动,罩的住的政界強人是脽也得罪不起呀/
游客
   09/18/11 08:14:12 AM
上面有非常多五毛!
游客
   08/28/11 12:47:16 PM
太假了吧,赖这么抖了这么多人出来,还能叫他朋友相信从来不出卖朋友吗
游客
   08/27/11 12:04:51 AM
编的也太假了,什么中央大员,居然化妆坐公义车去中南海,太扯了吧?
游客
   08/26/11 11:12:38 PM
舊聞新載,依然可見其胍絡,紅樓霸主,豪氣千丈!烏龍茶中央,83隻秘書龜可供調譴查閱機要交件,用於香港炒股,將無往不利,利潤數十億話都冇咁易!取其零頭用以施惠,自然蠅附蟲追。又牽涉巨頭頃軋,江澤民之死去活來,朱鎔基那一百口棺材,巳成天下笑談,李 鵬自辯6.4祗是執行而非決策,烏龍茶內里烏龍百出,令人目不暇給,愚弄國民叫人憤慨!
游客
   08/26/11 03:43:10 AM
好! 文章不长不短,看了全明了.
游客
   08/25/11 04:41:55 PM
同胞们,2008年5月发生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仍然比较可能是地下核爆炸,决策者比较可能是一个集体[亡命团伙]。 豆腐渣工程问题到现在查了吗?中国的地震专家到现在研究这次大地震了吗? 这是一帮穷凶极恶的亡命徒!
游客
   08/25/11 04:41:15 PM
同胞们,2008年5月发生的四川汶川大地震仍然比较可能是地下核爆炸,决策者比较可能是一个集体[亡命团伙]。 豆腐渣工程问题到现在查了吗?中国的地震专家到现在研究这次大地震了吗? 这是一帮穷凶极恶的亡命徒!
游客
   08/25/11 04:37:24 PM
我坚持判断在河南搞艾滋病实验、对河南人下毒手、妖魔化河南人的罪魁祸首乃中共的头子!是老二林彪及其死党与老三毛泽东及其死党联手干的! 通过在河南搞艾滋病实验大量杀死河南人、令大量河南人生不如死、恐吓威震数千万河南人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是:林彪、胡锦涛、李克强等人。
游客
   08/25/11 04:30:11 PM
请同胞们作证,请历史和时间检验: 我[于长河]为了祖国是否做到了不惜得罪任何人?! 别说老婆孩子,即便是我的亲爹亲妈也绝对不客气!我绝对不让任何私情损害祖国和亿万同胞的利益! 我无情揭露真相,对所有涉及到的人都一视同仁,不许任何人有任何例外!
游客
   08/25/11 04:22:37 PM
在福建红楼鬼混的女人很可能有林彪的老婆叶群与胡锦涛的老婆刘永清,胡锦涛是被老二林彪扶持接班的,约2004年林彪让胡锦涛接任军委主席。 林彪及其死党有一大特点:喜欢杀人,可谓杀人如麻!通过杀人恐吓对手。
游客
   08/25/11 04:13:28 PM
亲爱的同胞们:为了祖国、为了中华民族、为了14亿当代中华儿女、为了我们的子孙,请选择与中共彻底决裂! 因为: 1、从唐山“大地震”到如今,中共的头子几乎都是一明一暗两响的丰南、唐山核试验的主要责任人或主要责任人的亲人;这是一帮罪恶滔天的亡命徒!至少十分恶毒地杀害了49万中华儿女! 2、这帮亡命徒有一口气就会亡命,为了亡命又干了太多太多的坏事,精心策划屠杀无辜同胞,内部说成是搞试验呢;罪恶累累! 请大力传播真相,请团结起来与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作最坚决的斗争!
游客
   08/25/11 04:04:19 PM
赖灿成在多伦多好像是作保险的,一度在华人报纸上大打广告。
游客
   08/25/11 03:19:38 PM
愿亿万中华儿女团结奋斗早日全面而彻底地终结这帮罪恶滔天的败类的胡作非为、倒行逆施与亡命! 这帮亡命徒是数十年来祖国大陆的万恶之源,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游客
   08/25/11 03:14:20 PM
贾庆林更可能是林彪的人而不是江泽民的人。 如果不了解三人协议,则搞不懂为啥江泽民也摇摆,因为林彪、毛泽东、粟裕、陈云、邓小平都比江泽民更有实权! 如果不知道陈云是老四、陈云大搞陈姓一家亲、陈云暗中搞鬼把我这个所谓的老大分配到唐山工作刺激了许多人[害了许多人],则看不懂为啥陈希同、陈良宇完蛋等。
游客
   08/25/11 03:07:32 PM
美国人炸中国大使馆之后3个月左右毛泽东真死,毛泽东活了105岁,后来林彪和粟裕找我这个所谓的老大,问把军权转交给谁,我一听林彪还活着呢,就说谁能胜过林彪呢,后来又折腾一些,最终结果是林彪又掌5年军权。 我判断江泽民态度的变化与毛泽东真死、与林彪又掌军权有关系。 总起来说,毛泽东提名接班的江泽民会在毛泽东与林彪的恶斗中不得不偏向毛泽东一派。 朱榕基、温家宝比较横与我这个所谓的老大喜欢他俩有关系,而李鹏比较皮软与我多次说他的坏话有关系。 温家宝长期不倒与我有关系,还有王沪宁,我先看上的人,然后是有人利用我的话落实。
游客
   08/25/11 02:42:03 PM
最早是约1994年在我三姑谈文翠[真实身份是江青]家里[北京市复兴门外大街23楼604],姑夫邹日光给我简短说起福建高官贾庆林、宋德福等,说贾庆林的老婆名叫林?芳,有经济问题。 老二林彪大搞同姓一家亲,江泽民是毛泽东提名接班的,林彪曾提名乔石接班,但江泽民的老岳母[李先念的老婆]名叫林佳梅,与林彪同姓。 湖北人李先年玩的很滑,在毛泽东与林彪之间周旋。 湖北人刘华清比较可能是林彪一派大人。 湖南人朱榕基是毛泽东、粟裕一派的人,邓小平在毛泽东与林彪之间摇摆,但更多的倾向于毛泽东,毛泽东比林彪更擅长拉拢人。 我认为福建出的远华案涉及到林彪的老婆叶群与胡锦涛的老婆刘永清,叶群是福建人,刘永清的亲爹刘亚楼也是福建人。 我判断这件事主要是毛泽东与林彪及其死党在玩生死较量。里面肯定有许多假和骗,赖昌星说的情况值得了解,但赖昌星难以了解很要害的秘密。比如,赖昌星竟然不知道江泽民的岳母是林佳梅,比较可能弄个假岳母骗赖昌星。
游客
   08/25/11 02:25:36 PM
我感觉这个贴子值得一看,但赖昌星难以知道很关键的东西,赖昌星也不是很有头脑的人。
游客
   08/24/11 09:32:51 PM
这个案子用屁股也想得到不是中共邪教说的那样子的。
游客
   08/24/11 04:35:03 AM
说破天你也是在走共产党早期的老路,鼓动别人造反。。。。哎,草菅人命。借刀杀人啊!
游客
   08/24/11 04:10:40 AM
现在的中国老百姓都明白,中共挂羊头,卖狗肉,现今的中国早已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而是官僚资本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国家,并正迅速朝流氓帝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方向发展。其培养出新一代的流氓军人,流氓政客,流氓文人,流氓五毛党徒,流氓运动员,流氓学生,企图消灭西方文明世界。西方国家人民都是很善良天真的,不要上一贯耍阴谋诡计的中共的当。全世界民主人士必须清醒起来,并团结一致,推翻中共的独裁统治。
游客
   08/24/11 02:55:29 AM
真真假假谁分得清,赖自己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政治和商人在哪里最后都要下地狱
游客
   08/24/11 12:40:56 AM
好文!震憾! 中国制度性的贪污腐败,和政策性的走私活动会就此停止吗?——当然不会。 社会走向光明的必要条件:有制横力量保证的民主制度、有神有爱有公义的道德信仰。 http://brick.h.blog.163.com/blog/#m=0
游客
   08/23/11 11:25:23 PM
娘的,这地方也有五毛?
游客
   08/22/11 04:57:33 AM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没有人是完美的,包括你我他
游客
   08/22/11 04:36:14 AM
几十年来,一贯标榜自己是伟光正、全心全意为全体人民利益奋斗的中共邪党,原来是一窝最自私最卑鄙最残暴的恶棍和匪徒!
游客
   08/21/11 03:05:38 AM
邓小平理论孕育了一批又一批祸国殃民的蛀虫。
游客
   08/20/11 05:08:10 AM
我给一个原子弹 把中南海给炸了
游客
   08/19/11 11:32:37 PM
有五毛进来没 就怕五毛进来然后批判这篇文章是胡说八道然后混淆视听!
游客
   08/19/11 09:56:16 PM
震惊!共产党自查自纠,还有指望吗
游客
   08/16/11 06:14:11 AM
明白真相三退就能改变一切
游客
   08/11/11 10:34:10 PM
哪朝哪代莫不如此!两千年的封建社会,不是喊两句口号能改变的!
游客
   08/10/11 04:20:11 AM
中国太可怕了!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哪去了?文化大革命了?斗争到几时?天灭中共
游客
   08/09/11 01:59:16 AM
共产党个B叻
游客
   08/02/11 06:11:08 AM
真是触目惊心烂到芯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