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漂白江泽民!朱鎔基“出书”的幕后秘密

33099

 

【人民报消息】朱鎔基比江泽民小两岁,1928年10月出生。他两次与江共事,一次是在上海,一次是在北京,所起的作用大同小异,都是江窜稀止不住时,朱被当作止泄药。

胡耀邦救了朱鎔基

中共非法建政以来唯一的一位右派份子当上了总理,那就是朱鎔基。

朱鎔基1947年进清华大学,1949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系电机制造专业,那个时候中共刚掌权,所以党员朱鎔基一毕业当年就作了官,任东北工业部计划处生产计划室副主任。1957年反右之前,朱鎔基担任国家计委机械局综合处副处长。被定为右派后,官位没有了,送到国家计委「干部业余学校」当教员。这一干就不是三年五载,好容易恢复到国民经济综合局工程师职位,文革又因为那顶右派帽子受到冲击,在1970年至1975年下放国家计委「五七」干校劳动。朱鎔基大学毕业后第一次干粗活。1975年,朱鎔基47岁时,厄运才结束,被调到石油工业部管道局电力通讯工程公司任办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工程师。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胡耀邦确认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任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三书记、中共中央秘书长兼中共中央宣传部长。胡耀邦提出「平反冤假错案」,朱鎔基的右派份子才算摘了下去。自此以后,他的仕途平坦。

汉奸江泽民如何成为上海市长

1985年,电子工业部部长江泽民由执意辞职的上海市长汪道涵推荐,当上了新任上海市长。汪道涵和江泽民八杆子打不着啊,但江泽民沾了六叔江上青的光。早年汪道涵和江上青一起闹革命,1939年江上青被土匪打死,被授予「烈士」。

江泽民的父亲江世俊是汪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是个地地道道的汉奸,为防备有朝一日侵华日军战败后,国民党卷土重来,于是江世俊放弃自己原来的名字不用,而改用大号「江冠千」。


江的老上级、日伪汉奸特务头子
丁默村。
侵华日军间谍总头目、陆军大将土肥原贤二有个得力助手叫丁默村。当年丁以战略方案《上海特工计划》毛遂自荐,得到土肥原贤二的重用,于上海基斯菲尔路76号成立「特工总部」,丁默村、李士群分别任正、副主任。丁默村一共办了四期未来日伪干部培训,每期人数不等。江冠千见缝插针,力荐其子江泽民, 江泽民参加了第四期培训,正式成为日伪汉奸特务。

1942年6月。「特工总部」副主任李士群接见了伪中央大学青年干训班(秘密)第四期成员,当时一共23人合影。第二排左五即为江泽民。

汉奸出身本人也是汉奸的江泽民怎么能当上中共高官呢,从履历上也不能被提拔啊!就是咯,所以修改履历表,假称六叔江上青死后自己过继给了死人,讨好六婶与堂妹就成了江泽民后半生的主要任务。这仅仅是往上爬的一小步。江泽民最主要的工作是到处查找哪位高官曾写过纪念江上青的文章,以此搜集名单伺机攀交。中招儿的起码有两位:将军张爱萍和高官汪道涵。由于这两位的推荐,江泽民平步青云,直到1985年调任直辖市上海任市长。

急调朱鎔基赴沪解决上海危机

1987年,才上任仅仅两年,上海市长江泽民就本事大的把上海人民的生活拖入需要「解决菜篮子问题」的困境。1986年,全国很多地方的经济呈现覆苏景象,上海人民却连当时2分钱一盒的火柴还要凭票购买。

原来,为了给中央留下好印象,给自己贴金,增加自己往上爬的政治筹码,江泽民不顾上海人民的死活,拼命上缴国税,把上海的经济搞的一团糟。1986年,老帅叶剑英的儿子、广东省长叶选平上缴的国税是2.5亿人民币,而上海市长江泽民却上缴了125亿人民币,是叶选平上缴的50倍!

「广东那么富裕,才交2.5亿人民币,江泽民凭什么要打肿我们的脸让他充胖子?」

上海告急,邓小平不得不急派国家经委副主任朱鎔基到上海任市长、市委副书记,给江收拾烂摊子,而让江泽民转当市委书记,不管实事。

这是江泽民和朱鎔基的第一次合作,朱鎔基对江泽民由陌生到知其人。

六四前江泽民进京

八十年代中共国还是市长、省长责任制,内行领导外行,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是第二把手。到了江泽民掌握党政军大权后才给颠倒过来,不干事和不会干事的书记们成为各级政府的第一把手。原因是江泽民和江系铁杆儿们都是不干事、不会干事和瞎折腾的蠢东西。

在当上海市委书记期间,江泽民有的是闲空去玩儿有夫之妇,原上海市委宣传部长陈至立就是最典型的一个,玩到今天,「婊子陈」(上海市委干部语)玩成了人大副委员长。另外,讨中共大佬们的欢心也是江工作的重心。八大佬中,除了邓小平外,李先念和陈云最喜欢到上海度假,为了讨李先念的欢心,一次下着小雪江泽民在宾馆外恭候4个多小时,只为给李二奶生的私生子送个生日蛋糕。

1989年4月15日,被视为党内开明改革派的胡耀邦在一次政治局会议上突发心脏病,一周后去世。4月17日几千名北京的大学生离开校园走向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悼念胡耀邦」「铲除腐败」「依法治国」「打倒官僚主义」等标语。

胡耀邦去世后的第四天(4月19日),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创办人及主编钦本立与编辑们举办了一个研讨会。决定开辟专栏悼念胡耀邦,被「婊子陈」告密。

4月22日上午,胡耀邦的追悼会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召开。仪式由国家主席杨尚昆主持,大部分高层领导人都参加了。江泽民一面在上海反对悼念胡耀邦,一边送去花圈以示「悼念」。

4月26日邓等几位大佬授意《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江泽民召开的市委书记紧急会议持续到凌晨一时,同日在有一万四千名党员参加的大型集会上江泽民宣布停止钦本立的领导职务,并决定对《导报》进行整顿。

4月27日,江泽民派刘吉、陈至立负责的「上海市委整顿领导小组」进驻《导报》。「婊子陈」遣散《导报》员工,还特别下禁令不许《导报》的编辑再做记者。

连续两届担任总书记、总理的赵紫阳严厉批评江泽民的作法后,被解职并软禁至死。江泽民在上海的镇压行动和对北京军事镇压行动的决定表态支持,得到几位大佬的赞赏,在上海被侍候的舒舒服服的李先念和陈云竭力向邓小平推荐江泽民接替赵紫阳。

1989年5月,江泽民已经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参与六四镇压前的会议了。

北京玩不转,江二次依靠朱鎔基撑台

江走后,上海市长朱鎔基兼任上海市委书记。

江拍马屁很精明,干正事就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到北京一年多,江知道,如果自己不干出点样儿来,那邓婆婆就得叫他走人,闹不好还会拿他问罪。于是,江想起了老搭档朱鎔基。

1991年4月,朱鎔基被调到北京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务院生产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兼国务院经济贸易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1992年十四大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届时的总理是周恩来的养子李鹏。副总理进政治局常委会的,中共建政以来只有朱鎔基一人。

朱鎔基在上海的两个职位分别给了吴邦国和黄菊。上海市委副书记吴邦国升任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市委副书记兼副市长黄菊升任上海市长。

1997年2月19日晚9时零8分邓小平去世,胆战心惊熬婆婆死的江泽民此时感到自己的位子这才彻底坐稳了。

1997年9月19日在中共第十五届一中全会上,朱鎔基续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转年的1998年人代会,由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名,经九届全国人大一次橡皮图章会议(1998年3月5日~19日)盖章,朱鎔基被任命为中共国第五位总理,并兼任国家科技教育领导小组组长、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和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任。已经两任总理的李鹏改任全国人大委员长,而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被任命为国家副主席。

中共第十五届政治局常委共七人: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江泽民;全国人大委员长李鹏;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国家副主席胡锦涛; 中纪委书记、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健行;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

「经济沙皇」朱鎔基上任之初的誓言


朱鎔基的反腐誓言成了空炮!
朱鎔基在任期间有很多精采的名言,令中国人至今无法忘怀的是其中两段。

一段是1998年3月19日上午,在九届人大会议结束之日,新总理朱鎔基率领新当选的几位副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回答中外记者提出的问题。

当一位香港记者问及朱总理在遇到困难、挫折时,他是否也会感到沮丧、灰心、犹疑不前时,朱鎔基留下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名言,他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另一段是上任之初,朱鎔基大声疾呼反腐败,他说:「反腐败要先打老虎后打狼,对老虎决不能姑息养奸,准备好一百口棺材,也有我一口,无非是个同归于尽,却换来国家的长久稳定发展和老百姓对我们事业的信心。」

江当政期间军队惊天腐败

1998年3月到2003年3月十五届这5年,是当政13年的江泽民最放肆的最后阶段。从1989年5月到1997年2月邓死,不能说江泽民都是邓小平膝下的小媳妇,因为从1993年邓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虽然还活着,还没痴呆,还能下指示,而且虽然邓生命的最后几年有意思把江撤换下去,但已经没有了精力。邓一咽气,自以为天下第一的江就张狂的煞不住闸了,想提拔的提拔,想打压的打压,军队更是江手中的橡皮泥。

总理朱鎔基在一次「反走私」会上讲:光1998年上半年军队开枪、开炮打死海关缉私人员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员450 人,打伤2200多人。他们还动用军方气象台来服务,冒用总理签字,随便盖上军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领20亿,事情到江泽民那里就被压下了,军队的这些行为使海盗、响马、地方贪官皆望尘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舰队四艘炮舰、两艘猎潜艇、一艘四千吨运输舰,对四艘来自北欧的装满七万吨成品油的走私油轮,进行保驾护航。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开会,朱鎔基证实统战部走私汽车一万辆,与政协党组合伙分赃23.2亿元人民币。军队走私,是走私队伍中的大户。1998年9月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朱鎔基讲:近年每年走私8000亿,军方是大户,至少5000亿,以逃税为货款的三分之一计,便是1600亿,全未补贴军用,八成以上进了军中各级将领私人腰包。

这仅仅是江泽民当政期间所有腐败的九牛一毛。

朱鎔基对江绵恒的索贿视而不见


江:不许以法治国!
2001年大庆市有一起「老虎」案子,铁腕总理朱鎔基的处理方法令人相当诧异。

2001年,大庆市换了新市长,人们议论纷纷,说太奇怪了,要是原市长犯了罪吧,没有把他抓起来,没有把他抓起来吧,可又让他回家长期休息,也就是养起来了。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原来反腐败时,查出大庆市长有140万元说不清去向,怎么问他也不肯说。那个时候贪污10万就够格枪毙,工作组汇报到中央,朱鎔基下令要一查到底!

大庆市长被逼无奈交代了,说是三权在握的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前来索贿,不敢不给。事关重大,工作组赶快汇报给指示他们「反腐败要先打老虎」的总理,朱鎔基听取汇报时没有回头,只说了一句话:「你没说,我也没听见。」

至此,大庆市长回家抱孩子去了,江绵恒啥事没有。

朱鎔基脱稿讲话后,被迫做检讨

2002年2月20日,国务院召开了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国务院系统各部、委、办的二百五十多名部长级高官,中纪委书记尉健行应邀列席了会议,常务副总理李岚清也出席了会议。会议主持人是王忠禹。会议原定时间总长是一小时四十五分,安排朱鎔基主题讲话一个小时,但他扔下讲稿讲了一小时二十分。

下面把朱鎔基说的关键部份摘录下来:

我还有一年零一个月的任期,党内外对我有各种评议、打分,大概不会有人指责我是个恋栈官场的人吧?我生性是个事务主义者,在官场又是个难改的自由主义者,今生要改也难,那就索性不改了。我提前向大家作个交代,我对人民作出的承诺没有办到,如果再给我三年时间,我也没办法办到,客观环境嘛!老百姓骂我「调门高、气昂昂,结果呢?还不是老样子!」这对我算是留情的,我感到内疚、痛苦。坐在总理的位子上,才有切身感受。老百姓骂,基层干部怨,在座的部长又是推,我都能接受、理解。可那班子内部、外部的批评声浪,无声的动作,不能不使我分身、心碎。大账、小账都在同我算,算吧!再算上十三个月够了吧?

我上有总书记、有政治局集体,还有人大核心的监督,放手干,还要不要集体领导了?大胆干,还要不要按「法规」办事了?这样干,那样干,还要正确处理好发展、改革、稳定的关系呢!这方面我找不到有捷径可走,它注定了我(失败)的命运。

朱鎔基还谈到2002年1月底各界反馈上来的对十六大准中央委员、准候补中央委员们的恶劣看法。

他说:政治局常委看到这个结果时是震惊的、沉痛的,共产党对此要承担全部责任,政治局常委会班子要负重要责任;因为,政治局常委会是最高决策、领导层,它不承担谁承担?它不负责谁负责?这样的局面继续下去,哪有政局不乱、百姓不反的道理!国家命运、民族振兴,要毁在我们这一代身上了;这样的局面不扭转,不对体制、机制上的改革紧迫性取得一致并加大力度贯彻,我对我们国家的前途是忧虑的,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法性、认同性危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

江泽民听到李岚清等人的告状后,非常震怒,命令朱鎔基立刻做检查,「消除影响」。2月24日朱鎔基被迫写了检讨书《朱鎔基的声明》并下发,检讨书写道:「我在2月20日会上的部分讲话内容,是未经国务院党组讨论的,是个人的意见和看法,离开了预先写好的讲稿,」「与会同志应以会议稿正本为准」。

朱鎔基:我负全责每年资金外流六千亿元

2002年7月5日, 朱鎔基主持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的「清查国有资产资金流失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金融工委、公安、外贸、审计、海关、特区办、港澳办、中央驻港澳联络办,以及部分省(市)负责人,共三百余人。

朱鎔基承认:2000年、2001年,每年资金外流五千五百亿至六千亿元,占国民生产总价百分之六.二。扣除这笔外流资金之后,中国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只有百分之一。

朱鎔基在会上说:「国有资产资金外流状况,我用十二个字来概括.『势头迅猛,触目惊心,举世无双』。」他说作为政府总理、人民公仆,心情是很沉重的,「我承认有不可推卸的渎职过失」。

朱说:国有资产资金外流势头继续「禁不止流、堵不止流」金融危机最易在某时某地即时爆发。一旦爆发,会波及社会全局,牵引社会上各种尖锐矛盾互动并发。

朱鎔基在会上还点了资金、资产外流和洗黑钱的五大庇护站统统在以江核心为首的党妈妈温室里:

1、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
2、海关、经贸、公安、外贸部门、对外经济等部门;
3、在香港特区、澳门特区的中资机构,在欧美、日本和东南亚等国家的中资机构;
4、现行监督机制和审计监察机制;
5、党政部门、党政干部的特权。

朱鎔基在国务会议上说:保守些好,「我负全责(声明)每年资金外流六千亿元。」

朱鎔基还指出:问题就出在国有资金、资产通过各种渠道无止境外流。经中央金融工委、中央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小组、审计署等部门调查,2000年、2001年,每年外流国有资金、资产五千五百亿元至六千亿元,相当于国民生产值百分之六点二左右,是全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六分之一。也就是说,国家投资的六元中,就有一元外流,扣除外流之后,前年、去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增幅仅百分之一点二和百分之一点一左右。

朱鎔基说,这就是为什么年国民生产总值不能充分体现出来;相反,贫富两极分化继续扩大,下岗职工、失业人数增加而得不到社会保障,社会市场通缩、疲软,内需死结解不开,社会民怨高涨。

朱鎔基:我上有总书记……

朱鎔基即将卸任时,理直气壮的要求给他合理的定论,要求给他评分三七开或者四六开。为什么朱鎔基在任总理期间国家搞的这么糟,他还应该功大于过呢?

朱鎔基在2002年2月20日脱稿说的非常清楚:「我上有总书记、有政治局集体,还有人大核心的监督……」

是啊,江是核心,叫「江核心」。2002年11月8日召开十六大一中全会,交出了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职位的江泽民还牛哄哄的要求九常委:「平时小事你们商量着办,大事要由我拍板。」

江泽民当政13年,国家搞的这么糟,总理朱鎔基说两句真话还要做检讨,确实江泽民要负全责。

一件鲜为人知的秘密让朱总理哭晕两次


卸任后的朱鎔基很自责!
2003年3月,两会朱鎔基卸任,他想得到三七开或四六开的评定都没有实现。朱鎔基心里很不是滋味。

2003年5月28日,朱鎔基在去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之前,看了中纪委对金融系统的一份调查报告,发现在1999年7月到2002年年底期间,党政军三权在握的江泽民利用职权,私自动用国家财力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期竟然动用国力的二分之一,最少时也有四分之一,而这一切都是在总理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过去送给朱鎔基的金融系统报告都是伪造的。

看后,朱鎔基混身颤栗,痛苦异常。在上海衡山宾馆会见上海各民主党派和专业人士时,他控制不住内心的悲痛,两度失声痛哭。

朱鎔基说:外界、在座的,对我很厚爱。今天我很沉重。赞誉是多了、过了头。其实我有先天不足,人称我是「朱铁脸」,现实我「铁」不了,是徒有虚名。我的个性、意志,是很不适宜进政坛的。三月中旬退下后,人是轻松了,心情却是沉重了,身上的包袱难卸。在位时做了违心事,说了违心话、空洞的话,做了一些明知不正确但还是做了的痛苦决定。金融问题、国企问题、发行国债问题、工程基建问题、资金外流问题、用人问题、机构精简问题,都给新届政府遗留下了大难题。

第二天在上海大公馆会见吴邦国、陈良宇以及上海市委时,朱鎔基讲到江泽民把持着金融界,把国家搞到黑暗腐败,使资金外流、洗黑钱时,气昏晕倒。经随行医生和华东医院医疗组(市委书记专责医疗保健组)救治,才得以苏醒。朱鎔基为自已在任内所做的违心事而深感内疚、自责和悔恨,并指出黄菊陈良宇也有份。

朱说:「从九二年在中央分管抓金融,是怀着抱负上任的,十二年时间不算短。今天回顾、反思,是多了伤感、挫折、内疚。对金融官场的复杂性、引诱性,我是交了一份差等级的答卷。」此时他说,如果能给他的政绩五五开,他会很开心。

《朱鎔基讲话实录》的出版是为了漂白江泽民

2003年3月卸任后,朱鎔基很少公开露面,深居简出,异常低调,大多时间都闭门谢客在家读书,不再于公众场合露面。他最大的原则,就是不谈工作。他明确表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但是,2011年9月8日在全国出版发行的《朱鎔基讲话实录》(一至四卷)一书的资料收集与整理工作,却是从2003年朱鎔基退休起开始的。在2011年9月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介绍说:「我们有个由五六个人组成的整理该书的领导班子,忙碌了8年时间。」

新华社9月19日的报导《朱鎔基畅销书的幕后故事》这样写道:「人民出版社经过慎重考虑,在2005年前后,指定副社长任超牵头,统筹负责朱鎔基著作的出版工作。书一出版,任超就累倒了。记者联系采访时,他还在病中。他告诉记者:『这五六年,我们社里前前后后至少有上百位同志,全身心投入这套书的编辑出版工作。』2名编辑参与前期资料整理和编辑,12名责任编辑参与后期书稿编辑,1名设计人员全程跟进装帧工作,校对、编审、出版和发行等方面的人员更多。」

「选择什么样的人参与朱鎔基著作的编辑,是很有讲究的。他说,『既要政治可靠,经验丰富,编辑水平过硬,又必须有热情,甚至得有体力,才能承担得起这项长期的、宏大的工作。』除此之外,专业背景也要搭配。学政治的、学历史的、学经济的、学法律的……挑人的过程,几乎把社里中青年编辑的毕业院校和所学专业,从头到尾筛了一遍。」

高层那么多老干部都自己准备了文稿,只要送印刷厂就行了,但中央都不批准他们出书,连张玉凤写的书也不许出。那朱鎔基的书有什么特殊性呢?朱鎔基的书是「讲话实录」。

用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的话说,「这几本书是讲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所以,搜集和整理的对象,主要是朱鎔基出席重要会议和到地方、部门考察调研的会议视频、讲话录音、现场速记等。一遍遍看录像,一遍遍听录音,把他说过的话一字不漏地整理下来,仅此一项工作,就可以用「海量」来形容。全部形成文字后,总字数多达1500多万字。

这就更不可思议了,2002年2月20日朱鎔基脱稿讲话,还被江泽民命令做检查,检讨书写道:「与会同志应以会议稿正本为准」。那么为什么人民出版社要抛弃朱鎔基的会议稿正本而花8年时间去整理他的脱稿讲话呢?而且录音形成文字后1500多万字,只选择了120万字成书,什么被保留了?什么被删除了?

2002年2月20日的那篇朱鎔基脱稿讲话没有被收编进去,在《朱鎔基讲话实录》中,多次出现朱鎔基夸赞江泽民的话,如:「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通货膨胀对经济发展只有害没有利。江泽民同志形象地说,靠通货膨胀来刺激经济发展是『饮鸩止渴』,我认为是非常确切的。骑上了虎背以后,就很难下来了。」

而这些话在会议稿正本里是没有的。

原来,《朱鎔基讲话实录》与朱鎔基没有关系,而与漂白江核心当政的那13年有关系。 退一万步讲,即使书中没有夸赞江的话,你肯定没有作主权的朱鎔基副总理、总理的12年烂摊子,你就是肯定三呆婊江泽民、卖国贼江泽民、「二奸二假」江泽民的祸国殃民的13年。

江已经挂了,2011年出这本书还有什么意义?有,当然有,还有新四人帮。△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5/13 01:33:07 AM
猪是祸害中国人民的刽子手,是加剧社会贫富分化,人为制造社会剩余劳动力,制造剥削与压迫阶级的恶棍。
游客
   05/03/12 06:08:15 AM
江蛤蟆,越是丑的人就越狠心,古人说得没错,丑人多作怪!
游客
   11/04/11 11:10:04 AM
猪绝不是神马会哭晕的好东西。其人心内一把刀。
游客
   10/19/11 06:42:19 AM
中国国内目前这样跟朱镕基的关系非常的少之又少,重要的就是江贱民,请不懂的人不要瞎说胡说。
游客
   10/19/11 01:48:02 AM
三个呆婊!
游客
   10/17/11 09:47:43 AM
老猪的一百口棺材99口没装贪官一口也没装自己,把老百姓都给装进去了,他自己却安享晚年大话说尽坏事做绝。还有脸跳出来出书。
游客
   10/17/11 09:47:37 AM
老猪的一百口棺材99口没装贪官一口也没装自己,把老百姓都给装进去了,他自己却安享晚年大话说尽坏事做绝。还有脸跳出来出书。
游客
   10/12/11 11:56:28 PM
朱镕基是个良心被狗吃了的右派,自己受过中共极左路线的祸害,还会出来帮中共祸害全国的老百姓,以产业化为幌子一手制造住房、医疗、教育、工作、收入几座大山压得中国底层平民生不如死,还以高薪养廉为借口一手制造高薪特权官僚阶级欺压平民阶级。他被记录进中共贪官污吏罪恶榜前几位。
游客
   10/08/11 08:18:51 AM
要把那些祸乱朝纲,祸国殃民的人揪出来,还历史一个真相,还事实一个本来面目。
游客
   10/06/11 08:52:52 AM
猪总理,国民的败类,遗臭万年。
游客
   10/06/11 12:31:32 AM
姚依林也是副总理进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