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到底谁执政?中共太子党内部吵翻了

33112

 

关于8月27日举行的《历史决议》座谈会,各方反应不一。有的说,体制内的人终于开始出击了,但没有突破一党统治禁区,是小批大帮忙!有的则说,这个座谈会的要害是夺权,是搞“造反有理”。在我看来,这个座谈会虽然左右难讨好,但涉及了两个或许更值得关注的、有关中国前途的大问题,第一,到底有没有永远的执政党?第二,谁来执政?


张木生在座谈会上说,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应当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但读遍所有能在网上找得到的座谈会讲话全文和纪要之后,我以为,张木生的有关共识的结论,恐怕犯了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的逻辑学之大忌:只有三、五分证据,却说了八、九分话。

无论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左派们,还是一些自称是“逢左必右,逢右必左”的智囊和学者们,通常揣有三个自以为是,第一,以为天下有永久的执政党;第二,以为老子打天下,儿子就该坐天下;第三,以为老子打天下,儿子坐天下,就可以永久执政。

天下到底有没有永久的执政党呢?1986年,中华民国总统蒋经国先生表示要开放实行了38年的党禁和报禁,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国民党失去政权!蒋经国答曰:“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作为当时正在执政的台湾第一大太子党,蒋经国主动放弃了党权世袭,突破血统、出身和意识形态的局限,亲手开启了终结台湾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这使他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历久弥坚”的不朽影响。

“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这个曾经是台湾的个别经验,如今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各国的转型经验所复制所证实。90年代的“苏东坡”,2011的北非和中东的茉莉花革命等,都进一步证明了这条真理。当今世界,除了古巴、朝鲜和几个世袭罔替的政权依然把印把子传给弟弟、儿子和亲属之外,还在搞“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的独裁国家,实在已屈指可数了。

然而在这一历史潮流下,中共当局却开足马力,逆势而行,试图搞永久执政。对此,王霄批评说,今天党的领袖集团如果将“党权长久化”(即通过专制也就是暴力的形式保障不丧失党的绝对统治地位)作为自己最大的目标、使命、行为准则,是不行的,因为时代不同了,形势不一样了,历史也并不以此来评价他的地位。

关于第二个自以为是,老子打天下,儿子就该坐天下吗?雷颐、王霄和胡德平等人谈接班人问题时,都提到了中共的世袭传承问题。老子打天下坐天下,老子坐完了儿子坐,儿子坐不上孙子坐,和文革中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没有什么区别。对此,胡德平特别指出,关于老子打天下,儿子坐天下的说法,千万不能受文革初期反动血统论的影响。

胡德平在座谈会上反对血统论的说法,立刻受到另一个据说也是太子党的“黎阳”先生的猛烈反击和批判。黎阳在他的文章“纪念还是清算?——致胡德平”中,直指胡德平的父亲胡耀邦应当为文革中血统论的传播负责。当然,黎文的醉翁之意不在胡耀邦,而在胡德平。他指责胡德平和他主持的座谈会是要夺权,是要造反。胡德平也是“红二代”太子党中的一大员,因为他能放得下太子党的红色包袱,走出思维窠臼,从社会进步的角度思考中国的发展和改革问题,在京城自由派中颇受好评,但他的开明显然不容于同属太子党的保守派。黎胡二人的争执,似乎便代表了太子党的分裂。

关于第三个自以为是,太子党坐天下,就能永久执政吗?按照陈云的说法,自己的孩子掌权,最靠得住。但是用这种按照血统、排斥竞争的方法选择接班人,必然会造成中共执政能力的严重衰退。事实上,正如裴敏新说,中共领导人在决策能力、承担分险和责任方面,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了。而这些一代不如一代的领导人,最近在连续发重誓,坚决不搞多党制,不搞三权分立,不搞普世价值,坚决维护党的领导。

不搞这些东西,中共就能永久执政吗?我看胡锦涛、吴邦国,还有李长春、贾庆林、周永康等,都未必相信。因为他们现在所有的作为和所有的不作为,几乎都是在不折不扣地折中共的阳寿。正如章立凡、王长江和王霄在座谈会说的那样,他们号称谋求长期执政,做的却都是不计后果的短期行为。这种状况再不改变的话,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就会彻底丧失,那时,无论是在党内还是在民间,总会有人“替天行道”的。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08/12 04:15:29 AM
哈尔滨市公安局一副局长非法动用警力,在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情况下,殴打、抄家、刑讯逼供、恐吓、污辱妇女和儿童,连自家警察也不放过! 您好!我是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后勤装备处微机员闫燃。2009年3月,我对支队长孙秋实在支队科级干部竞聘中存在问题,向市公安局处级以上领导手机发短信反映情况。孙秋实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动用刑侦、技侦、网监、治安、交警等警力,刑侦支队大案队长孙连义指使手下民警在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我送女儿上学的路上进行围捕,对我进行了搜身、毒打、污辱和漫骂、强行抄家、掠走财物、刑讯逼供、非法拘禁。连我10岁的女儿也遭到了恐吓和非法扣留。当我表妹前来询问情况时也被大案队民警进行侮辱和人身调戏。当知道这件事施用警力不当,属侵犯人权行为,为了掩盖他们职务犯罪事实,强行将我转交给治安支队,由治安支队非法的对我进行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在拘留期间,孙秋实向拘留所管教人员进行施压,对我继续进行迫害,剥夺了行政拘留人员所应享有的权利(此事监所民警孙彩玲可以证实)。事后,孙秋实没有履行任何手续就将我开除,此事在哈尔滨市反响非常强烈。 三年来,我多次向哈尔滨市纪委、政法委、市政府、市委和黑龙江省公安厅、省纪委、省政法委、省政府、省委等领导和有关部门进行上访,多次到公安部和中纪委进行上访,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我们母女无力亲自上访,只好恳求您在百忙中过问此事,维护法律尊严,严惩职务犯罪,追究孙秋实、孙连义及打人警察的法律责任,恢复我的工作和政治名誉,及赔偿我的一切精神和经济损失。 谢谢! 联系电话:1514506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