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那就是中共暴政的末日

33133

宋紫凤
 
【人民报消息】2011年对于中共来说真可谓是如履薄冰。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掀起的民主浪潮席卷了中东和北非,掀倒了穆巴拉克,推翻了卡扎菲。正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亲共的独裁政权的坍塌使站在一旁的中共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与此种恐惧相应的是中共的对民众的监控,对言论自由的压制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回顾这些年来,在互联网时代,对网络言论自由的打压成了中共信息封锁的重中之重。并且这种打压因中共与日俱增的不安全感,也在步步升级。

中共网络言论监控的第一大工程就是2001年开始着手建立的 “金盾”工程,这个耗资几百亿人民币的金盾被中共美其名曰“网络长城”,其作用是在互联网上设下一道屏障,过滤中共认为不利其独裁统治的一切信息。

然而仅在网络通道上设置屏障还是不够,中共必要把监控器安到每一台电脑上方才安心。于是耗资4,000千万人民币的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又出笼了。绿坝名义上是过滤色情信息,而实际上,被其列为过滤清单的将近9千个词汇中,真正有关色情的词汇只有2千7百多个,其余全部是与遭中共残酷迫害群体和维权运动有关的词汇。

除了防火墙、监控软件,中共还针对网络公司设立了信息审查制度,并屏蔽一切不配合该制度的网站。正如我们所知道的,谷歌正是因为拒绝这种以封锁信息为目地的自我审查制度而被迫撤离了大陆市场。而广受网民们推崇的推特也在2009年7月,新疆抗暴事件之后,被中共作为信息封锁行动之一而被屏蔽。

而中共对于网站的审查不仅仅是要求网站删掉某些内容,还包括由网管办或新闻办统一下发一些通知。比如:禁止报导什么、必须报导什么、头条应该放什么、哪些新闻需要引导讨论、哪些新闻必须统一采用新华网、人民网的稿件等。2004年4月被以“非法对外泄露国家机密”为罪名判刑十年的商报记者师涛,就是因为对外公布了类似这样的一份中共向报社传达的文件而获罪的。

在网络自由言论打压上,中共除了技术投入外,还有大量人力投入。2000年底,中国公安部成立了“公共信息网络监察局”,紧接着在全国各地成立了“网警”系统。而如今已经发展成为数十万的网警、网特大军。

然而只有监管的人员还是不够。在中共的控制下,网络算是唯一的一处民众可以发声的地方。这自然不能被中共忽略,于是一个被称为“五毛党”新生事物出现了,这就是专门按中共的授意在网络上发表评论的“托儿”。中共在培养五毛上是大费了一番心思。近日,继湖北浠水县宣传部培训“五毛”的视频曝光后,又一份更详细的“五毛”培训教材被曝光出来。教材中直接要求中共的“五毛”在重大事件发生时,在舆论上要“抢占先机”、“扩大战果”、“争夺网络话语权”。

而今年以来,中共对网络的监管活动尤为密切。 中共高官从七月到九月间多次与中国各大网络公司负责人接触。7月间,中共主管安全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造访了腾讯的北京办公室,政治局委员刘延东和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分别出现在腾讯的广东和天津办公室;8月,北京市委书记刘淇拜访了优酷(Youku.com Inc.)公司和新浪(Sina Corp.)公司;9月初,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和刘淇到百度的北京展区“参观”。中共对各大网络公司做出的指示就是加强对互联网信息的监控与过滤,要在“维护和谐稳定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另一个网络监管新动向是中共开始探讨如何对微博进行有效的监控。这两年微博开始为越来越多的网民们所了解和使用,目前注册人数已过两亿。近期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的一系列事件:郭美美与红十字会、卢美美与青基会、渤海湾漏油、李双江之子蛮横打人等,无一不是从网络微博最先曝光的。尤其让中共心有余悸的是年初“阿拉伯之春”抗议浪潮在微博上的广泛传播,以及前不久温州高铁追尾事故后在微博上体现出来的强大的民意力量。

新浪网总编辑陈彤6月13日在“3G无线新媒体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发表演讲,无意中泄露了新浪微博对言论管控的秘密。陈彤介绍,新浪微博监控实行“两方三审制”,监控和编辑团队双方,随时沟通审核内容,每小时邮件汇总,每天会议沟通,实行“多方通报制”,让每一个编辑都有义务通报“不良”的内容。从而,能做到“7+24小时全覆盖审核,保证每时每刻都有人监控。部份员工甚至有着12年的监控工作经验。此新闻一经登出,令中共高层大为恐慌,这篇新浪网总编辑陈彤谈论新浪网如何监控网民的文章已经被全面封杀。

近一周以来中共网络封锁行动异常疯狂。大陆网民破网(俗称翻墙)登录海外网站十分困难。这意味着中共又进入了高度敏感期。有分析人士认为可能与临近 “十一”,和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有关,也有传闻说,中共可能会在十一前后宣布江的死讯。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虽然中共在网络言论自由的打压上可谓倾尽一国之力,但是这些年中共的所为不但没有压制住人们对自由的追求,相反却从反的一面推动了网络自由。

在技术上,由于中共设置了金盾,结果人们就广泛安装能够突破金盾的自由门,逍遥游等破网软件。后来又由于中共强制安装绿坝,结果反倒使原来不了解自由门的网民为了卸载绿坝而安装了绿坝克星版的自由门软件。

在民意上,中共一次一次的压制,反而使民众越发的觉醒。比如近一周中共网络封锁加剧后,网民们随即在google group上,发起了“GFW,我们不高兴!”活动,大陆的网民为这个活动写的副标语是“我要看Youtube,我要推Twitter,我要上Facebook找朋友,我要用Wikipedia学知识,我要赚外汇!GFW,我们不高兴!”而墙外网民也做了积极回应,他们为该活动所写的标语是:反GFW封锁,反互联网审查,反上网实名制,反雇佣5毛,反对侵犯隐私权,监视公民邮信、电脑!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可以说中共对言论的压制已经成了一个随时会一溃千里的堰塞湖。而一旦决堤,自由与民主的浪潮必将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中华大地,那也就是中共暴政的末日。

http://www.renminbao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