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乱世败象
台媒:中国大陆穷人忙着抱怨与抗议 富人急著出走

33168

上海朋友和我讲起中国教育体系的腐败,特权或金钱成为进入那些好学校的黄金钥匙。我不可置信地听著这个社会制度是如此从根部腐烂。

    难怪人们如此痛恨富二代与官二代。此刻的中国是所谓「拼爹时代」,并且有所谓的「四大名爹」。去年十月,河北某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刚之子酒驾造成一死一伤,他被拦下时态度嚣张地说,「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李刚成为全中国羡慕的爹。

    六月,自称「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年仅二十岁的美女郭美美在网路上炫耀奢华生活,引起网友痛骂,并更质疑红十字会的公信力。后来发现郭美美的乾爹正是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王军,所以如此嚣张炫富。不久后,富商卢俊卿年仅二十四岁的之女卢星宇,身兼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兼秘书长、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秘书长,又引争议 。

    最新的「名爹」是李双江。他是中国著名军旅歌唱家,官拜少将。九月初他十五岁的儿子无照驾驶BMW与他人起交通纠纷,事后竟殴打对方,并高声说「谁敢打110」。

    四大名爹现象,及人们对这个现象强烈情绪,说明了中国是充满特权与腐败的社会,不论是工作、教育或医疗,有钱有权者不仅享受一切好处,并且他们毫不在乎地公然炫富/炫父。而民众普遍相信,任何一个小官都享有钜额财富。

    对中间阶层但没有名爹的人,他们想尽办法加入这个游戏,来让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小孩,努力往上晋升。(这位上海朋友说,一般高中生可以去菁英高中当正式旁听生,但是要交十六万人民币。)

    底层的人没有玩这个游戏的资格,只能愤怒与怨恨。尤其,因为他们不知道,或者不能(例如不能合法上街游行)把愤怒朝向对体制的批判,所以只能能对那些官二代、富二代个人激愤。知名学者于建嵘说,你如果在中国不小心跟人吵架,只要骂他说你这个富二代或官二代,旁边一定马上有人过来帮你,而他一定走不出去。于建嵘的研究指出,近年在中国的暴力群体性事件有许多是属于「社会洩愤」性质,亦即骚动者并非事件直接受害者,但充满严重仇恨情绪。

    这种仇富情绪甚至影响死刑判决。今年中国最著名的死刑案件是药家鑫。去年他驾车撞到人,发现该受害者在记自己的车牌号,于是拿出刀子杀害受害者,并驾车逃跑。这当然引发众怒。但在后来讨论中,不断有人说他是富二代,因此更是千夫所指。今年六月七日,药被执行死刑。但越来越多媒体发现,药的家境远算不上富二代,一位自以为是正义之士、攻击药家是富二代的教授,后来也承认他的种种攻击并没有根据。不少人开始对药家鑫之死难过。无论药案本身是否该判死刑,仇富的情绪无疑在药案判决中扮演关键角色。所以腐败的中国似乎也并非富人的乐园。

    招商银行和贝恩顾问的《二○一一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说,将近六○%的富人已经完成投资移民或有投资移民考虑;在资产超过一亿的企业家中,有二七%已经移民,还有四七%考虑移民,所以是有七四%的亿万富豪已投资移民或有投资移民考虑。中国知名财经评论家吴晓波说,中国经济还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但居然出现中产阶级这样一个庞大的移民浪潮,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

    富人为什麽要走?原因之一当然是因为想要让子女获得比较好教育,或让自己比较好的生活环境;原因之二是许多商人或政府官员非法获得资金,所以须尽快离开中国;原因之三便是担心未来的社会混乱影响他们的财产。

    这是当下中国可悲的恶性循环:因社会充满腐败、特权与不平等,所以一般民众仇富、仇官;这种情绪让有权势的人担心社会不稳定,所以纷纷想移民;因为上层的人想走,所以中下层的人对上层的人更不满。

    于是,穷人在抱怨与抗议(华尔街日报报导,去年中国有十八万起骚动),富人急著出走。如果不进行根本的体制改革,谁还对国家有信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