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决定胡耀邦命运的三十分钟

33169

 

今天将为大家播报的节目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处见闻录,本节目的主要内容来自于吴稼祥先生的著作─《中南海日记》,本节目记录了80年代中国大陆的一些事件及中共内部的一些秘闻,为了便于听众收听,我们在有些地方加了小标题。

邓小平、李先念、陈云、胡耀邦、赵紫阳(老照片).jpg
邓小平、李先念、陈云、胡耀邦、赵紫阳(老照片)

给邓力群画像

京耀来,谈起邓力群那一伙人,我们都嘻笑怒骂。他正在看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有人说,你不必看那本书,看邓力群、胡乔木就够了,他们比丑陋还要丑陋。有好事者,送给胡乔木和邓力群一副对联,上联是“论文章江郎才尽”,下联是“论整人黔驴技穷”,横批是“可以休也”。

邓立群的书记处研究室加班

六中全会要开了,近日来书记处研究室忙的不得了,他们每天出好几期《情况简报》,专门挑“尖端言论”,想给老人家们造成一种印象:现在大势不妙越来越多的人要夺权了,要搞资本主义了。赶快在精神文明决议中加重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论述吧,肯定邓力群们的论调吧,这是故技重演。

华夏出版社出了一套回忆文革的书:《历史在这里沉思》,据说发行量很大。报纸发了消息,就有人报告说大事不好。于是正在开会的书记处的书记们立即让青林,也就是当时的书记处办公室主任,让他要全套书来审查,看有没有泄漏什么内部东西。

嘉波劝我不要下基层

前几天见到嘉波,他刚从山东老家回来,他说越是深入基层越无望,县里所有的大小干部,对群众或国家所犯下的罪行,没有构不上逮捕法办的,有些群众说腐败在某些方面超过国民党,没有节制的权力,加上狂妄的愚蠢,除了腐败以外不会有别的结果,他说这种状况从下边无法解决。

胡耀邦动怒

早晨温家宝又让我去。胡耀邦对我们的稿子以及他的大秘书郑必坚的稿子都不满意,认为太平,套话太多。他自己起草了一份言辞锋利的稿子,直截了当地宣布,现在提什么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核心,既说不清楚,也办不到。这次决定稿修改12大的提法,从组织原则上说也是允许的。他对温家宝和周杰说:“你们拿去抄一份,不要改。改一个字可以,改两个字不行。”温家宝说,胡耀邦看上去很生气。看来,邓力群把他激怒了。

“你们看到过我以前发过火吗?”胡耀邦问温家宝。

家宝、周杰、永海(家宝的大秘书),还有我,一起推敲了胡耀邦稿子的字句。送给必坚。胡耀邦准备给紫阳看看,他们要联名给中央常委写信。

邓小平给政治体制改革划线

9月13日上午,邓小平听取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汇报当前经济情况和明年的改革方案时,就政治改革的体制问题,又讲了几点意见,他说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党政分开,其次是权力要下放,解决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第三是精简机构;第四是提高效率。

紫阳插话说,社会也有人主张加强权力机关,解决权力机关与党委和政府的关系。

小平非常敏感立即说,不能照搬西方的,不能搞自由化,过去我们那种领导体制也有好处,决定问题快,如果过分强调互相制约的体制,可能也有问题。

决定耀邦命运的三十分钟

今天我有幸亲耳聆听亲眼目睹一场好戏,六中全会正式会议上午9点开幕,宣读完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指导方针的决议后,耀邦询问与会者有没有新的意见。

问了两遍之后,一个老者突然说他有意见要说,场内一阵轻微的骚动。大家定睛看时,原来是陆定一。耀邦显得很兴奋,要他到台上来讲。陆定一上了讲台,颤巍巍地说,“我建议蚌议稿中‘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这个提法删掉。这是五十年代苏联用来批判我们的,说我们实行‘双百方针’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后来,造反派和‘四人帮’又用这个帽子整了不少老同志,也包括我。”

这个局面的出现,对其他人可能是始料不及,但对耀邦和我们来说,却在预料之中。

陆定一发言后,耀邦说自己没有倾向性的意见,请大家发表看法。他这个态度本身就有倾向性。万里首先发言。他说:“没有什么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没有什么无产阶级自由化,有的只是民主与法制。建议去掉那句话。”

形势似乎很有利。陆定一和万里的发言都博得了热烈的掌声。我注意到,掌声是从中间爆发出来的,那里坐着中央委员会的委员们和候补中央委员们。

他们和耀邦刚刚得意了几秒钟,就听见有衰老的嗡嗡声从前排座位上传来。杨尚昆和余秋里发言,说要保留这句话,他们赢得了更热烈的掌声,这回主要是会场两边的中纪委和中顾委的委员们在鼓掌。接下来,薄一波作了较长的发言,主张保留这句话。天平噎很明显地倾向了对胡耀邦不利的一边。

这时,一个干脆而权威的声音从主席台上传来,那是邓小平的。他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是我提的。自由化就是资产阶级的自由化,像郭罗基、魏京生、王炳章那些人就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资产阶级,包括香港一些人,就是希望我们搞自由化。这个提法不仅现在要保留,将来二、三十年都要保留。”

这下胡耀邦不出来说话不行了:“保留这个提法比较有利,有利于政治安定。至于过一些时候还要不要再用,还可以研究。”他要么是忘了,要么是没听见,要么是不同意小平刚刚说的“将来二、三十年都要保留”这句话。

李先念马上接着说:“几十年后都要用……”

陈云也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能取消,几十年不能取消。”

紫阳也发言。他没有正面说用不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提法,只是说,“我们既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又要坚持改革开放,不能走老路。”

前后历时大约30分钟,我想胡耀邦遭到了重创。

一个出租汽车司机的政见

我和同事们乘首都汽车公司的车,是被大会租用的,我们回中南海。
司机主动和我们搭话,你们参加昨天的大会吗?我们点点头。

我怎么觉得还是那些个空口号呢?司机发表评论说,空口号有什么用,不解决问题,这样的会开的再多也没用,没人关心,当然他们有权力,他们开什么会都可以,当然我们可以不听,可以沉默。

撞上了一个红灯,他稍微停停,又忿然的说,我们很落后,还没有建成社会主义,这一点我们清楚,你说一万遍,我们是社会主义,我也不信,生产力没发展到那个程度,说了好听,工人当家作主,别逗了,说话的地方都没有,报纸都是党的喉舌,有一张群众自己的报纸吗?

我们没有人可以回答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1/07/11 03:05:56 PM
"人民公仆"!
游客
   10/31/11 08:48:30 AM
可怜的耀邦,可怜的中国
游客
   10/28/11 11:56:27 PM
陆定一,脑子坏了
游客
   10/23/11 10:12:37 PM
从中共执政这多年的事实来说,中共从没把人民放在心上,只挂在嘴上,中共从没有把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从没把国家的利益摆在第一,他们要的就是权,老子打江山就要坐江山,这种封建统治思想殷们从没放弃,他们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婊子。
游客
   10/16/11 07:09:23 PM
真实的历史记录
游客
   10/16/11 07:31:05 AM
从中共执政这多年的事实来说,中共从没把人民放在心上,只挂在嘴上,中共从没有把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从没把国家的利益摆在第一,他们要的就是权,老子打江山就要坐江山,这种封建统治思想殷们从没放弃,他们就是满口仁义道德的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