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群体事件年超18万 中国去向何方?

33189

点此看大图片
陆丰乌坎村民前往施工现场阻止动工,并拉出横幅抗议。(网络图片)
 

【新唐人2011年9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田飞综合报导)《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日前发表评论文章,引援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发布的研究显示,2010年中国大陆发生了超过十八万起的抗议和骚乱事件,比十年前增加三倍以上,且社会动荡仍在加剧。孙立平认为中共将这些群体事件刑事化、政治化的做法是推卸责任,维持统治需要,并指出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定势使中国社会溃败日益明显,威胁中国的未来。

群体事件源于经济不公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的评论文章称,目前中国的绝大多数群体事件皆源于日常生活中的经济不公现象,而且发生群体事件的范围很广,并不仅限于西藏和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

文章分析,不断上涨的物价可能不是引发动荡的直接原因,但通胀依然是公众不满的一个主要因素。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的一份对社会态度的年度调查显示,2010年通胀成为令公众不满的最大问题,而2009年只排在第五。

2009年和2010年当局推出的一项大规模刺激计划——银行新增贷款人民币17.5万亿人民币导致了通货膨胀的加剧,并主要体现在食品价格上。2011年,通胀问题加重。最新数据显示,8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3.4%。中国主要肉食猪肉的价格涨了52.3%,创下历史新高。城市低收入者有很大一部分收入用于购买食品,他们是受食品价格冲击最大的群体。

非盈利调查分析机构CNA研究中国安全方面的分析师坦纳认为,有数据表明在过去10年,中国大陆的群体事件不断增多,它们都与食品价格上涨有关,在2004年和2007年食品价格大幅上涨时这类事件也出现激增。

文章还分析比喻说,如果说通货膨胀提供了群体事件的火药桶,那么引燃社会动荡的火花则来自于强占土地问题。据中国社科院专家于建嵘说,中国农村地区65%的社会骚乱起因于〝土地纠纷〞。

文章称大陆大部分的抗议活动是针对开发商侵占土地和中共地方官员滥用职权,如前不久发生的广东陆丰因政府强行征收村民土地用于开发项目的大规模民众示威抗议活动等。

中共将群体性事件刑事化、政治化以推卸责任

对于民众的集体抗议示威等群体性活动,中共当局通常都会将其件刑事化、政治化后并强行镇压。对于当局的这种做法,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在博客中表示,这不仅仅来自认识上的误区,更重要的是来自某种现实的需求:

1.因为将群体性事件刑事化和政治化方便地方政府或政府部门推卸自己的责任。将由此导致的群体性事件政治化、刑事化,就意味着将这些事件解释成是坏人捣乱的结果,与这些政府部门无关。由此就造成了这样一种荒唐的结果:本来是某些政府部门工作的失误导致了事件的发生,这些政府部门应当是导致事件发生的责任者,而在将群体性事件政治化、刑事化之后,反倒成了是这些政府部门在与所谓的坏人或别有用心的人进行斗争。

2.将群体性事件政治化或刑事化,更适应一些政府处理社会矛盾的习惯性方式。因为现在许多中共官员所熟悉的处理利益矛盾、利益冲突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形成的。而这种处理方式的最大特点,就是将其作为政治或刑事案件加以硬性的打压。如果一些群体性事件不存在政治或刑事因素,他们反而不知道如何来进行处理。

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是社会溃败

孙立平在《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一文中指出,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威胁可能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社会动荡的反面是社会稳定,社会溃败的反面是社会健康。但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对克服社会溃败所必须进行的一些变革,往往由于担心其威胁社会稳定而被束之高阁,结果是使社会溃败的趋势日益明显。如中共当局〝稳定压倒一切〞的思维定势。

孙立平认为,近些年来,社会溃败的迹象已经明显开始出现。其中最核心的是权力的失控,权力成为不但外部无法约束而且中共内部也无法约束的力量。前几年就有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一说,地方性权力、部门性权力已经成为既无上面约束,又无下面监督,同时还缺少左右制衡的力量,这意味着国家权力的碎片化;官员不能负责任地进行工作,为保官升官不惜牺牲体制利益(不要说社会利益了)。在此背景之下,腐败已经处于失控和〝不可治理状态〞。

孙立平还认为,目前中国社会的溃败已经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潜规则盛行于社会,甚至成为基本的为官为人之道;社会底线失守,道德沦丧;强势利益集团已经肆无忌惮,社会生活西西里化趋势出现;利益集团的肆无忌惮,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权力的霸道和蛮横,暴力截访,血腥拆迁;执法部门的腐败使得一些地方的民众有冤无处申;腐败开始成为一种民众无可奈何甚至只有默认的现象;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丧失是相当普遍的现象;整个社会的信息系统已经高度失真,统计数据的弄虚作假代表了体制性的对信息的扭曲。〝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几乎可以说是比官方统计数据还可靠的现实。

孙立平指出,当腐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当腐败成为一种无可厚非的价值,当腐败成为一种人人欲诛之又人人欲得之的东西的时候,整个社会生活开始进入变态的状态。历史将会证明,〝稳定〞不仅不会压倒一切,很可能会毁灭一切。因为这种僵硬的稳定压倒一切的思路,会将那些使我们这个国家健康起来的努力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改革的共识基本破灭

面对中国的权力失衡、失控、而无有效的制约机制。德国之声采访了中国社会问题专家,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李楯。

李楯说:〝由于执政党的利益所在,他又对本来能够化解这些群体事件的机制,比如像宪政、法治、公民社会充满了畏惧。所以使得社会在冲突激增的情况下,缺少有效的机制而束手无策。这是当前中国社会所面临的大问题。〞

李楯认为,中国改革发展到现在,确实有点让人很无奈的感觉。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本身应是朝气蓬勃、欣欣向荣,骄傲奋进的时期,就像西德和日本战后三十年经济奇迹时期一样。可是我们民众却怨声载道,衣食住行全面岌岌可危,而且更可怕的是整个社会全面溃败、道德沦丧的局面愈发严重,不仅改革的共识已经基本破灭,改革的动力也已基本丧失。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去向何方?

那么中国如何能战胜或摆脱中共利益集团的制约,未来走向如何呢?《明镜周刊》在9月24日中的一篇文章对此进行了分析,描绘了中国3种可能的发展前景。

1.满怀信心的前景:这个国家变成稳定的民主国家。公民倡议和独立组织的利益团体(所谓非政府组织)的数量增多,因为政府没有它们就无法解决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中共有朝一日不可能再用集体领导掩盖内部分歧,于是产生派别,最后成立政党。

2.黯淡的情景: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中共无法控制腐败,无法解决失业和环境问题,民众更加愤怒。中共领导人(所谓第6代干部)无能为力。发生混乱,动荡震撼这个国家,各省分裂,难民潮在亚洲各地流动。

3.中立的前景:一切都一如既往。中共继续用强权统治镇压底层民众。中产阶层对分享权力不感兴趣,而是想要维持现状,只要他们还有机会送孩子进好学校、每年度一次假、给自己添置一套房子。这个阶层继续与统治阶层联盟,以阻挡贫穷的大多数民众要求并希望分享更大的富裕蛋糕……

文章指出,现实中,中共以〝稳定〞与〝和谐社会〞的名义在走一条危险的道路:他们压制重要的讨论和民众对本国未来的理解。在民族冲突上,他们将其实是自己制造的问题归咎于外国。

文章还说,国际社会应该观察中共在世界上如何作为,对外起什么作用,温和还是好斗?它想达到什么?阻碍什么?但明确的是:中共自2009年以来越来越表现出自信,有时让远近的邻居害怕。


相关视频新闻:【禁闻】专家:社会不公 群体抗争一触即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