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乱世败象
辛灏年开讲“祖国在危险中”

33240

 

继去年“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讲演之后,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于辛亥百年即将来临之际,中共国庆当日,应美国亚特兰大侨学界邀请,在该市文化中心发表了他迎接辛亥革命的第二系列演讲——“祖国在危险中”。第一场的讲题为:“民族主义的使命”。此次演讲由亚市多个侨团联合邀请主办,与会者达一百五十余人,演讲正式开始之前,辛灏年先生也表达了对主办方的热情与诚挚的由衷感谢。辛灏年先生首先诠释了其迎接辛亥革命第二系列演讲的意义。他说如果去年的“三讲”,即:“谁孕育了辛亥革命”、“谁说辛亥革命失败了”和“谁背离了辛亥革命”,论述了辛亥前后的历史,那么,此次的系列讲演,则重在现状,特别是今日中国已然面临的危机,以及这一危险现状与辛亥革命的关系。辛先生将在该系列演讲中详细论述人民应该怎样站在民族、民权和民生,这样一个“三民主义”的立场上,继承并完成辛亥革命,以坚定的民主变革意志,既解决中国的危机,又为中国的民主和统一而奋斗。用辛先生自己的话来说,则是“要民主统一,不要专制一统”。

辛灏年先生说,一百年前我们祖国的危机,不仅为伟大的辛亥革命所解决,并由此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然而由于革命名义下的专制复辟得逞,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的祖国才又一次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中共的专制、腐败和黑暗,只能使晚清“望洋兴叹”,而当下中国的危险和中华民族的危机比之晚清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近年来,国内一些有良知、有胆识的知识份子,已经一再地喊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连海外的亲共大报都发表社论,忧心忡忡地称“全国性的‘叛乱’随时可以发生”;今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公子,和一些原中共领导人的子女,以及一批中共上层知识份子,在北京召开研讨会,已经公开说出“中共的执政地位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美国世界日报即于九月一日发表题为“北京8.27会议所传递的资讯”的社论,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认同。

辛灏年先生说,其实,真正的危险却是我们祖国的危险。因为,中共六十余年的专制极权统治,为中国境内各族人民所造成的仇恨和灾难,痛苦与不幸,已经逼使人民正在铤而走险,甚至已经引起民族矛盾的不断爆发。中国人民要实现民主变革的决心和意志,犹如“今日黄花”的北非国家一样,似乎就在眼前。所以,长期以来,中共为了恐吓人民“不要奢望民主,不敢想像革命”,就用“民主与革命”,一定会造成“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的悖论,来欺骗、吓唬,镇压中国各族人民,绝不容许人民稍怀变革反抗之心。

这也才是中共不惜花费大量的人民血汗来镇压国民以求“维稳”的来由。

由于中共自上而下不仅畏惧民主变革,将其当作自己的“死期”,更为了永久维护他们的权力和利益,而拼命地反对民主变革;且由于我们的人民,既想推翻中共,实现民主,又担心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所以,我们才有责任,甚至还要有智慧,来告诉我们的人民:中国一定要推翻专制、走向民主,但是,“天下不会大乱,国家不容分裂”,而且要有信心,中国一定会走向民主统一;同时由于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对民主变革充满恐惧,所以,我们才要告诉他们,只有顺应民主的世界潮流,考虑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与前途,你们面对的才不会是“死期”,而是“重生”。

正因为如此,辛灏年先生才说他要从民族主义问题讲起,他在亚特兰大开讲的讲题,就是“民族主义的使命”。

他首先说,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是第一位;辛亥革命如果没有民族主义革命打头阵,就是“推翻洋人的朝廷”,辛亥革命亦不可能迅速成功。

辛先生认为,九十年来,正是因为中国大陆人民放松了民族主义的警惕性,又丧失了应有的民族主义的精神和意志,才招致马列的思想、政治、经济和文化入侵,成就了“革命名义下的专制复辟”,更造成了一家外国的坏思想,挟着中共刺刀的淫威,对中国大陆人民实行了六十二年的思想统治。以致一千数百年前,在五胡乱华时期的中国,“汉儿傍得胡儿睡、便以胡儿傲汉儿”的痛苦情景,竟然在此六十年间,变成了“汉儿做了马列孙,便为马列杀汉儿”的血腥和痛苦景象。这个景象至今非但没有结束,而且近年来还在胡锦涛政权的统治下持续地强化着,甚至连最近高唱的所谓文化改革,还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进行。

同样的是,正是因为李登辉在担任中华民国的总统期间,要走出中国;在他担任中国国民党的主席时,要消解中国国民党,使中国国民党蜕变为台湾国民党,并将孙中山三民主义解释为“自由、民主、均富”,抛弃了三民主义的第一大主义——“民族主义”,所以,台湾才迅速地出现了“国家认同”的问题,出现了“去辛亥革命化、去中国化、去蒋化,直至去中华民国化”;才出现了族群分裂和蓝绿撕裂,甚至是蓝绿撕咬(中华民国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言)。在台湾民主政治的进步发展中,出现了公开的或暗藏的反民族和反中国、而不是反中共的逆流。

辛灏年先生还说,由于美国总统威尔逊为了打赢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欧洲敌对阵营各国家使用了号召“民族自决”的战争谋略;其后,共产沙皇列宁虽然对内实行民族镇压、对外却号召“民族自决”,藉以发动世界共产革命,以颠覆他人国家;还因为近百年来,西方民族主义理论的偏颇和错误,甚至无知地将民族主义直接解释成“现代世界的宗教信仰”,因此,民族主义作为一把双刃剑,就在我们这个世界上造成了太多的不安宁状态。民族主义既成了要求民族解放者们的一杆旗帜,又成为鼓吹民族分裂和“每一个民族都要独立建国”的一块招牌。某些不成其为民族的地区,则企图制造族群分裂而走向民族自决、独立和建国。

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地反对民族主义,无了无休地高唱民族自决,阴阳两谋地煽动民族分裂,无理可笑地制造“人权高于主权”的荒唐理论,毫无道理地认定 “联邦制就是民主制”,在海外华人、特别是一些所谓的民主人士间,成为某些妄图分裂中国的人的“时髦分裂理论”。特别是那些保共改良派们,他们和晚清的保皇改良派一样,对中共有爱,却对中国无情,心系中共而不爱中国,反中国却不反中共;他们无意中国的“民主统一”,却赞成台湾的“进步分裂“,一厢情愿地要西藏、新疆、内蒙统统“走出中国”,直至高喊“就是要把中国分成七块、八块”,硬生生地将一杆应有的、正确的和进步的民族主义大旗,拱手让给中共;而中共则乘机挥舞著那杆曾出卖我们民族和国家的虚假民族主义大旗,长袖善舞地施展着倒退的民族主义手段,在当今的国内煽动错误的民族主义情绪,更在现下的海外统战我们的华侨,特别是中华民国的台湾,从而造成如今海外“爱国民主运动”日渐式微。

辛灏年先生说,正是上述种种原因,才促使他在近三年间,努力学习和钻研民族主义的理论,投笔写作“祖国在危险中”一书,试图从对民族主义的研究中,将当代中国境内各族人民追求民族解放的民族主义使命,和中国必将来临的伟大民主变革联系起来,找出一条既能够完成民主变革、又能够防止“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的正确道路。他说,虽然他只是万家之言中的一家之言,但是,和许多志在中国民主统一的朋友一样,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为了在中国实现民主统一,为了埋葬还在践踏我们祖国的“共产专制制度”,他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理想,以“请国人选择”。

为此,辛灏年先生在亚特兰大的第一讲中,论述了以下四个大问题:

第一、什么是民族主义?

辛灏年先生说,多年艰苦和独立的研究告诉他,要了解什么是民族主义,就必须了解“主义”的由来,“民族”的来由,民族与个人的关系,民族的心理及其核心价值,这样,才能了解民族主义的概念、界限、要害和有无;才能理解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星球主义乃至宇宙主义之间的根本关系。

第二、为什么说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辛先生说道,要想明白这个问题,首先就要明白民族主义是以民族感情为基础的。他生动地解释了感情是人类的一种心理状态,是人类生活、思想和行为的一个普遍基础,然后他才指出民族感情就是构成民族主义的基本心理状态,并且旁征博引地予以证明。

其次,还要明白民族主义与民族的两种感情状态的关系,一种就是正常的民族感情状态,它会产生理智的民族主义;一种就是极端的民族感情状态,它会造成非理智的民族主义。

接下来,辛灏年先生论述了民族主义与民族之两种相反属性的关系,论证了同一民族属性中的良性分裂和恶性分裂的种种来由。他对中国历史、欧洲历史和中东历史所下的功夫,还有他对西方近百年来错误民族主义理论的辨析和批评,使他对这一纯粹的理论问题,解释的生动、准确、贴切,而又逻辑性极强。

第三、我们需要怎样的民族主义?

在这一部分讲演中,辛灏年先生以大量的历史典故,证明了我们只能要真民族主义,不能要假民族主义;只能要好民族主义,不能要坏民族主义;只能要进步的民族主义,不能要倒退的民族主义。他以铁的事实证明,一直以来“出卖民族、不要祖国”的中共所搞的民族主义,既是假民族主义,又是坏民族主义,更是倒退的民族主义。因为,中共直到今天,仍然把民族主义当作统治和统战的工具,对内煽动不正确的民族主义情绪,对外统战台湾和华侨;而他要的并非是中国的统一,而是中共的一统;反对的是中国的进步民主统一,痴心妄想的仍然是倒退的“专制一统”。

第四、当代中国各民族、各地区人民的共同民族主义使命是什么?

在这一部分讲演中,辛先生提出并诠释了“进步统一”这样一个概念。并且用“天候地理驱使中国走向进步统一”,“敌国外患迫使中国走向进步统一”和“文化文明促使中国走向进步统一”的崭新理论,论证了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哪些才是进步和应有的统一,哪些则是倒退和黑暗的一统。而由孙中山和辛亥革命所创建的“大中华民国”的进步统一,由蒋介石领导北伐所达成的大中华民国的进步统一,以及在1946年由中国各派政治力量所共同推动的大中华民国的宪政进步统一,则历史性地昭示了当代中国民主进步统一的使命之所在。而这个“民族主义的使命”,就是为实现中国的民主统一而奋斗。换言之,则是“完成辛亥革命,重建大中华民国”。

因为,只有大中华民国,才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建立的、要走向民主和统一的进步现代国家;才能在政治上完成进步的民主统一,摒弃倒退的专制一统;在文化上走向中华民族之优秀文化和世界文明的统一,拒绝马列文化对我们各民族文化的专制一统;在民族关系上实现自由平等的统一,不要民族歧视和压迫的统一;在两岸关系上成就大中华民国的进步统一 ,而不是小中华民国的进步分裂…….

辛灏年先生凭借着丰富的历史知识,扎实的史学功底,大量例举了古今中外的历史事实,历史故事,伴随着其深入浅出却又入木三分的解析,从而使这一部分的内容显得愈加生动、丰富,而更具感染力。

最后,辛先生说道,非常可悲的是,今天的中国各族人民,非但不能如期所愿地实现中国的民主进步统一,相反,由于中共六十馀年来的种种道行逆施,不仅使中国出现了巨大的专制倒退,而且使中国日益遭遇民族分裂的危险和地区分裂的危机,境内各民族普通人民的民生,就更是在中共专制统治集团的层层残酷盘剥之下而痛苦非常。因此,我们中国各民族人民都面临着的三大难题,就是——民族解放的难题,民权解放的难题和民生解放的难题。他感慨又痛心地说道:“真的,我们的祖国正处在危险之中” ……。

在长达整整两个小时的专题演讲中,辛灏年先生引经据典,旁征博引,将一个本应学术性很强的讲题说得深刻而不失生动,专业却毫不乏味;他如珠的妙语令场下听众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而他在演讲中表达出来的对自己祖国那份深沉而无私的爱,又深深地触动了所有人的心。这一切都使得此次演讲自始至终在一种热烈的氛围下进行着,与会者更是毫不吝惜地多次将如潮般的掌声献给辛灏年先生,以表达他们对辛先生认同与赞赏。演讲结束后,很多听众都不愿离开,他们围绕着辛先生要求合影,并期望与他继续探讨未来中国发展的正确道路与方向。让辛灏年先生尤为感动的是,一位已有九十五岁高龄的前“飞虎队”老将军,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流着眼泪对他说:“你,真的是把学问做通了。”……

今天是十月一日,中共大陆的“国庆节”,当马列子孙们又一次肆意挥霍着民脂民膏以粉饰太平,彰显“盛世”,企望在强权与欺骗中令得共产红色江山千秋万代的时候,真正的中华儿女们,你们是否已经意识到我们的祖国已然走到了巨大危险的边缘?再错一步,即是万丈深渊…… 辛亥百年即将到来,我华夏各族同胞,当秉承辛亥先辈遗志,正确认识我们未来的道路与方向,继承辛亥革命,完成辛亥革命,驱除马列,还我中华,让一个真正属于中华民族的中国从此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