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石涛:“天灭中共” 正在现实生活过程中

33954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节目长度:27分8秒  下载mp3(16k) | (128k)

上个周末几乎在同一时间有三个消息,一个就是艾未未这件事了,艾未未被罚款一千五百二十二万,大家竞相做债主,所以债主的时代来临了,这件事情轰动非常大;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网上披露了一段录音,是郎咸平十月二十二号在沈阳的一个地方给大家演讲的一段录音,这段录音他直接讲就是政府已经破产,GDP下降百分之十,基本就宣称就是完了;还有一个就是广东省的省长黄华华在这个时候突然辞职,其实他还有两年的任期。三件事情几乎在同一时间在周末出来了。

我觉得就是让大家有点跟不上趟儿,意思就是说,现在出的这事儿就很特别。在这几件事情当中,其实郎咸平讲的这段他自己的看法在国内的网站上非常轰动。在海外我想可能被艾未未这件事情给压住了,就是说几乎在同一时间公布于世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艾未未这件事,那这件事情整个包括国际社会和国内社会的层面,以及后来应对事情所出现的状况。

从十一月三号开始有人在网上号召捐钱给艾未未,目地就是把这钱给政府,替他来还所谓政府对税务的罚款。这件事情的轰动性就更大,因为非常具体直接,冲击的又是艾未未,所以从网上的这种热情度,这件事情更高。我个人的看法其实他反映出来的是今天中国社会的同一个问题的不同方面,郎咸平讲的这件事情实际是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情的真实表现,而艾未未这件事情所表现出来的是整体的老百姓的人心所向,而这个人心所向所对应的却是跟浙江织里那件事情,就是浙江织里几万人抗击暴力征税的那件事情正好前后脚,涉及的同样是税款。

而艾未未本来中共罚他一千五百多万是为了杀鸡给猴看,杀一儆百的作用,不成想杀一儆百没能成,激起民愤了,老百姓起来了,这个是事情的两个层面。政府不行了,而老百姓又翻了,表现的正好是一个王朝、天朝灭亡的两个因素,内因和外因。

因为我们计划在全球论谈用一个小时谈有关艾未未这件事情,我想今天就主要谈一下郎咸平的这段讲话。我觉得这段讲话跟网上另外一篇文章,《争鸣》杂志十一月份的一篇文章正好对等起来,它反映出来的是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天朝的一个真实的面孔,就是说政府层面的,国家层面的,国体层面的一个腐败丑陋的、千疮百孔的真实的样子。

那我们先跟大家回忆一下郎咸平到底讲什么了。因为他讲的东西太多,所以网上有一篇比较简述的文章是这么讲的,十月二十二号郎咸平受邀前往沈阳做了一个关于中国经济的讲演,郎咸平直指中共当局不作为,以他自己的独立数据来判断,中国的GDP不仅没有增长,实际下降了百分之十,根本不是政府所说的上涨百分之九。而且他认为中国肯定会跟当年日本一样,今天中共当局欠债三十六万亿,一定会破产的。

在这个讲演之前,郎咸平先提了四个要求:第一,现场不能录像;第二不能录音;第三,不能有传媒在场;第四,听完之后不能够写微博。其实今天在大陆一切都是反的,郎咸平提出这四条给我的感觉就是,跟大家说我今天说的是实话,但是他紧接着就这么讲,要求不要把内容拿到网上去,避免大家难堪。因为我今天讲到的都是实话,在今天的体制之下实话是不能讲的,所以讲实话他提出了四个不行,那提出这四个不行实际就是跟大家伙说,大家伙你能干就干,这是真的,你能跑就跑,能溜就溜。

紧接着他表示说,今天在天朝治下,从上到下都是说谎,所有的数据都是假的,所有的新闻只要有一点负面都不能曝光。建党九十年来对媒体的打压是更为激烈的,什么都不能报。他说你不要以为现在天下太平,实际什么都不能报,我们做电视节目苦不堪言,什么节目都不准做,只要讲与政府有关的都不能报道。

说到这儿,郎咸平前一段曾经干了那么一件事,跟郭美美母女做过一个电视的采访,那个是上得了台面的,而做的那个采访之后实际上在整个网络舆论上对他很不利,有人说他这个,有人说他那个,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按照郎咸平上面这段的解释,我相信大家也就不难理解,当时郎咸平大概做那个节目属于苦不堪言,所以苦不堪言那个节目是公布于众的,既然公布于众了就是说已经被政府通过了,如果被政府通过了也就是说,说的都是假话,实话是不能说的,实话是不准录像的,不准录音的,不准采访的,不准写微博的,这都是郎咸平自己说的。

紧接着郎咸平教授就直接提到说,今天大家看到了,四个地方政府开始批准发地方债券,当我看到新闻讲,上海已经准备就绪了,据说要在这个月中旬开始发。这个时候,抢钱的时候快,抢钱的时候动作比什么都快,被批准发地方债券的就是上海、浙江、广东和深圳;他紧接着说,可能大家觉得是个好消息,但是我告诉你,地方政府发债券那就是完了,什么都不用说,完了。

他说,你们还敢在那发债吗?政府都完蛋了,让你听着毛骨悚然。他接着讲全世界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投资市场叫做“冰火两重天”,没有一个国家的股市像中国股市一样一直在跌,而其他的市场,楼市、汽车、奢侈品、艺术品持续火爆,这原因就是一个国家经济已经得了重病了。

地方发债券我们知道就是说,实际目前中共的中央一级的举债已经三十六万亿了。他提到这个数据,那也就是说,中共举债三十六万亿把今天带到的一个结果就是已经顾及不到地方财政情况,而地方财政靠卖土地靠强拆的做法已经无法保持地方政府正常的财务的运转,所以发地方债券。发地方债券干嘛,要现金,就是写欠条,就象你兜里没钱了,写个欠条说,哥儿们过两个月我再还你,就是一样的。所以大家想想中央政府原来是共产党的爹,现在爹欠钱太多了,已经无法露面了,改儿子出去借钱去了,就是省政府。

郎咸平接着讲,现在的通货膨胀起码是百分之十六,他说经济增长百分之九点一是假的,通胀百分之六点二也是假的,起码通胀到百分之十六。目前政府所有的政策都是在给这个生病的经济,这个国体在打强心针,吃退烧药。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他认为全球第一个进入萧条的实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从二零一一年七月份就开始了,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第一个率先探底,而美国制造业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一直超过百分之五十,因为美国的媒体只报道负面消息,而中国的媒体只报道正面消息。而今天中国银行的市盈率一直不高,就是金融海啸的前奏。

他演讲当中特别提到,每一步的时候专家都告诉政府怎么做了,但是今天当官的从来不听。他说中共的官这种权力的傲慢,是听不进任何不顺耳的东西的。你不顺着他讲,他就认为你在反对他,你在反对党。

郎咸平接着断言说,中国必将成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工业、矿业、农业统统没有定价区,大量的利润被洗劫一空,这是现代化当中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场战争当中,中国将成为最贫穷的国家。他还特别提到,只要看到泡沫,就象征着更大的危机的前兆。中国的制造业丧失了定价权,今天政府一系列的错误措施使得制造业陷入了如此的危机。

而今天中共的税是世界上最高的,他说政府政策当中出现了三个最大的错误,其中之一就是赋税太多,从世界数据来看,企业家去年交的直接税加上间接税,占了中国企业的税前利润的百分之七十,而个人所交的所有的税款高达百分之八十一点六,这是全世界有人类以来最高的税。可是咱表面看起来可没什么,你看不着。

他说此外中国也有美国式的这种次贷危机,次贷危机真正的原因是信托责任的破产,但就算没有次贷危机,中国的经济也是这样的结果。中国的问题比欧洲、英国要严重的多的多,不但有二元经济所导致的民营经济的全面萧条,还有不可知的未来的金融海啸的冲击。当然这个所谓的美国次贷危机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如果美国救市一旦失败的话,中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其实这个在我们的节目当中早就解释过,大家都知道,今天为什么温州出问题?为什么浙江一带的加工业都出问题?为什么在浙江说这个鸡头税?其实大家就可想而知,实际就是因为加工业出问题,那加工业出问题的原因很简单,今天中国成为了世界的加工厂。你问问哪家做工厂的工人他会挣得是最高的?工厂的工人肯定是挣得最低的,中间倒货的是最挣钱的。那今天谁在中间倒货?中共当官的把老百姓当成他们的加工工人,把自己的老百姓价格压得贼低,越低越不嫌低。这就是今天中共当官的把咱们老百姓弄的,中国人最不值钱,所以工厂才跑到中国去建工厂,因为人不值钱嘛,而卖到海外多少钱?

外国人赚的是那个脑力劳动的那部分利润,而那部分利润是老大的。道理很简单,你现在买iphone,iphone都是中国做的,但扭过脸来又卖给你,对吧。你买ipad,ipad是中国做的,在深圳做的,但反过来又卖。那深圳富士康工厂做一个ipad,工人挣多少钱,他一个月挣多少钱?而一个ipad是多少钱?一个ipad最少要五百块的美金,中国工人在这个五百块钱的美金当中,按现在的汇率是三千五百块钱的话,大家想一想,三千五百块钱。而一个ipad从中国深圳的富士康工厂出来,他给的加工费是多少,是多少个人民币?我相信这个数就知道。

再看看富士康的工人,一个月挣一千还是两千块钱?他两个月的工资买一个ipad,但是每天经过他手的ipad又是多少?这就是中国人真正的价值,这就是中国是世界大工厂的一个最悲惨的地方,也就是说在整个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循环当中,中国的企业占据了最不值钱而又最被人控制的这么一个位置,而谁干的这事儿?

是今天中共当官的和他们的太子党们,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出卖老百姓的尊严,把中国人当作不值钱来抢得订单建立起中国制造的形象,以为是我们强大了,实际是把咱老百姓给卖了,他难道不是卖国贼吗?所以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政府是最大的卖国贼,掌握政权,掌握政府的人出卖了咱中华民族每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尊严、人性、道德和理念,所以中共的党的国策就是出卖中华民族利益的这么一个东西。

而郎咸平在演讲当中是跟我们刚才分析的是一样的,他说,因为我是真正爱国的,只有尽早的告诉政府,它才能有英明的对策,这是它错的。政府从来没想过英明的对策,政府握有权力的人想的就是他们家挣多少钱,利用政府,利用国家的名义,就像现在整艾未未一样,他是利用国家的名义,利用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的名义来整他,他难道不知道吗?他有什么英明不英明的,他最大的英明就是他能挣着钱。

郎咸平接着讲,中国产能过剩这个问题,因为全球的高负债得到了缓解,他买了我们的产品,但是美国人因为这种经济危机不解决的话,他就不会买东西,那今天中国生产过剩的状况立刻就会爆炸。作为中国人自己,十三亿多人的消费今天只占中国整个产能的百分之三十,而中国人自己根本不掏钱买东西的,买不了这么多东西,所以这个假象,这种防火墙一旦崩溃的话,老百姓整个生存的信心,这种自信就会遭受打击,信心就没了,所以当信心没了的时候所面临的就是整个国家的垮台崩溃。

郎咸平接着讲,他所关心的是目前美国救市的这种状况,他说你不要作壁上观,你不要乐呵呵以为美国人完蛋了,你要明白美国政府救市失败了,最惨的却是普通的中国人,这一点你要清楚。

另外他提到,整个金融体系的问题会使得各个国家都无力再以负债的方式成长,因此不会再以负债的方式去购买在中国所生产的过剩的这种制造品。下一步就是政府的信用。所以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党的政府是没有任何信誉的。

他说大家知道为什么中国长此下去会成为最贫穷的国家,因为中国掌控的整个世界经济大循环体当中的价值链当中的最不重要的环节,掌握了六加一当中的一之后,带来的必然的结果就是最差的自然环境,靠挖光、用光、喝光、使光、毁光所有的自然环境,剥削自己国民最廉价的基本的劳动力,来换取今天少数握有权力的这些家族们的这种财富、欲望,所以这是最惨痛的。

整个演讲郎咸平先生就是这么讲的,大家注意到,他讲这些内容大概零八年的时候,我就提醒过大家,所谓美国出现状况的时候,我就说过带来的一定是中国老百姓的破产,所以谁是爱国的,向共产党说不的人是真正爱国的,今天党的官员是利用国家的概念在获取自己的利益,仅此而已。

而网上登了另外一篇文章,实际是《争鸣》杂志在十一月份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我觉得正好对比刚才郎咸平所提到的,郎咸平提到的是一个大的国际社会的背景,就是目前中国社会真实状况的一面。下面这篇文章提到是今天中共体制的具体的人,组成官场的这些人是什么东西,这些人他作了一个对比,文章的题目叫《看看中共竟然没指望了,太子党是祸害,军队靠不住》写这篇文章的人叫做杨光,而他对比的却是清末王朝时期。

他文章是这么说的,一百年前的十月十日,因革命党机关暴露、名册被搜,一场仓促发动起来、群龙无首的新军起义在武昌爆发。这原来是一场根本毫无胜算的军事暴动,因为当地的总督弃城逃跑而意外成功了。结果不成想在随后的一个多月里头,出现了多米诺骨牌效应,在三分之二的省份出现了响应当时的武昌起义,纷纷“独立”,清王朝顷刻糜烂,势如风卷残云。惊惶失措的大清王朝在铺天盖地的革命风暴中支撑了四个月,再也无计可施,不得不低头认输,退出了历史舞台。他说的这是当时的中华民国建立之前的辛亥革命的状况,所以那是一种仓促的事情,但竟然成功。

他接着评述说,革命胜利之迅速令人惊讶,也令包括革命党和旧官僚在内的各方当事人措手不及。在革命爆发之前,当时的最高统治者以及流亡海外的革命领袖孙中山和隐居乡里的,他说离休老干部袁世凯,谁都没有想到大清国的最后时刻会来得如此迅捷。倒是反对革命的立宪派领袖梁启超在痛责清王朝在缺乏政治改革诚意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徒以现今之政治组织,循而不改,不及三年,国必大乱以至于亡”,“将来世界字典上决无以‘宣统五年’四字连成一名词者”。而梁启超听说并非盼清朝速死,他只是恨铁不成钢说气话,但是无意中却准确的预算了清朝的灭亡。

紧接着文章里他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说,当时太平天国曾经打下半壁江山,清朝却没亡;北洋水师全军覆没,马关条约惨不忍睹,但是清王朝也没有垮掉;八国联军打得皇上皇太后餐风宿露,但是清王朝依然没有垮掉。为什么就在辛亥这一年忽然就挺不住一泻千里?这是个问题。匆匆忙忙亡朝亡国到底是为什么?不是革命军太强大,也不是政府军太衰弱,各地革命军全都是仓促而成的,完全是乌合之众,根本无法与训练有素的北洋军真刀真枪开战,所以辛亥年大清亡国主要归咎于朝廷行为失当,举止失措,是这些当朝者当权者的自私和愚蠢坑害了他们自己。

他们早该做的事情,他们做的太晚或者不情愿,比如选议员、建政会;而有些必须做好的事情,他们却没有做好,比如把万众期盼的“责任内阁”做成了人人唾骂的“皇族内阁”;还有一些不该做、至少应该有所克制收敛的事情,却天天在做,而且满不在乎、不亦乐乎,那就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官商勾结、巧取豪夺、贪污腐化、吃喝玩乐。其实这不是清王朝,这是在说现在,二零一一年今天天朝真实的写照。

文章里他还提到说,其实最最重要的教训,使得后人应该记住的就是:第一,太子党是祸害;第二,军队靠不住。他说这两个教训是非常惨痛,是大清国用泪血和国运换来的,宝贵之极。但是今天的中共又能怎么样?完全跟它一样。

文章里他提到,清朝末年的时候,当时的年轻的监国摄政王载沣就曾经跟无产阶级革命家陈云有着一致的想法,他们都认为自己的子弟还是比较靠得住的,把权力传给自家人是最安全可靠。所以在当时摄政王一上台,就把政绩第一、权倾朝野的袁世凯干掉,让他回去养老。平白无故得罪一个羽翼丰满的强人,就等于失去了一个可以依赖的强臣,又增加了一个难以对付的强敌。一减一加,这买卖就亏大了。

所以在罢免袁世凯之后,摄政王全面收权,兵权、财权、人权、事权,就连图纸都没画好的铁路的路权,能收的不能收的通通都想往上收。收上去的权力全部交给了皇亲国戚,就是今天被称作太子党的那些人。摄政王首先是交权给两个亲弟弟、当年闻名全国的俩个贝勒。而这哥儿仨吃相难看,囫囵吞枣把禁卫军、陆军、海军的军权一股脑儿全塞进肚子里,所以根本消化不了。

此外把所有关键的位置都换上皇亲国戚。对于摄政王而言,岂止是汉人信不过,即使是满人,不在小圈子之内的,也都信不过。他就提到一个人,他说端方是满族人臣子当中能力最强、资望最高的一位,而铁良是号称最知兵的旗人,因为都不在太子党之内,所以只能靠边站了。

他说的这个就象今天中共高层,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当中咱们看到的所谓各个势力的这种相互侵轧完全是一样。所以他评论说,用人只问血统、不问才能,升官只论亲疏、不论贤愚,一味从太子党小圈子当中选官拔将,最后,把万众所盼的责任内阁组成了人人唾骂的皇族内阁。所以皇族内阁具有极其恶劣的现实意义和现时现报的历史意义。

朝廷为辛亥革命付出了别人无可替代的巨大的贡献,它使立宪改良运动的声望一落千丈,使政治改革的政绩一钱不值。当然最好革命成功了他们就完蛋了,所以太子党的当权是真正断了朝廷的后路、拆了皇家的台面,皇族从此空前的孤立,满汉矛盾变成了政治焦点,革命成为人心所向。论亡国之教训,那太子党岂非祸害也?

所以我觉得这篇文章写的非常透彻了,我觉得已经根本不用再说任何其它的东西了,完全就是这么回事。文章里也有提到第二条,第二条就叫“军队靠不住”。当时的清王朝摄政王是亲揽兵权,整军备武,以此做为第一要务,这是醇亲王以“谢罪专使”身份向德皇威廉.亨利讨教到的治国高招。

当上监国摄政王之后,他立刻就照此办理:设立禁卫军,由自己亲自统领;代替儿皇帝任全国军队大元帅,相当于今天的军委主席;剥夺地方督抚兵权,收归中央陆军部,建立军咨府,他说就相当于今天的总参谋部,而自己的兄弟成为了军咨大臣;设立海军部,都是自己的兄弟在管着这一套,所以兄弟三人苦心经营三年,对军队的指挥力仍然比不上被削职为民的退休老干部袁世凯。

所以他讲,当年的摄政王真是一门心思把宝押在军队上,他与后来的伟大领袖心有灵犀,均认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流氓哲学。与后来的总设计师也所见略同,都相信军队在我们手上,大气候、小气候、动乱、反革命暴乱都是可以平息的。很不幸,摄政王、伟大领袖、总设计师在相同的问题上犯了相同的错误。摄政王运气不好,自己亲尝苦果;伟大领袖、总设计师把苦果留给了他们的继承人,若死不认错,未必不步摄政王的后尘。今天中共的军队又何尝不是?

对比一下郎咸平,我们前一篇文章里提到的内容,再看看下一篇文章他提到的清王朝的灭亡,皇家的状况跟今天中共最高的几个家族的这种做法是一模一样的,然后作为民间,今天我们看到的艾未未这件事情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民意那种人心所向,我觉得天灭中共不是指日可待,其实天灭中共早已经在过程中了,每个明白的人都可以看得到。

我一直说一个说法,什么叫天灭中共?天灭中共是有天象,上有天象下面人间自然有人间的表象,人间的表象就是人心所向,人心所向反应的就是天象。今天艾未未这件事情,四天捐款六百多万,参与者两万多人。

大家想想,钱是人今天最爱的,是中共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总设计师用钱的方法给老百姓洗脑之后,希望老百姓都变成贪婪的,为了钱出卖贞操、出卖灵魂、出卖人性、出卖朋友、出卖信誉、出卖一切。但是在艾未未这件事情上普通的中国人表现出我们中华民族人性的一面,人们尊严的一面,这就是人心所向,这就是在抛弃共产党的过程当中,这就是天灭中共的过程中。

那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杨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12/06/11 11:30:39 PM
快一点吧!快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