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家庭生活
紫韵  >  生命探索
中共真奇妙 改一个字 每天都在喝“有毒水” 不能浇地的水可直接饮用了

34050

笼罩中国东部的大雾已经消散了,但是由此而引发的争论还在继续,而且从网上争到了报纸上。

《北京日报》11月4号发表了一篇充满爱国主义精神的文章,题目叫《空气质量数据不该看别人脸色》。说“美国驻华使馆检测并公布北京的空气质量,这在所有驻华使馆中是绝无仅有的。其出于何种动机,意欲达成何种目的,大家可自去琢磨。”

/comment/data/uploadfile/201111/20111118043439481.jpg

琢磨什么呀?不就是说美国敌视中国、恨不得中国连空气都不好吗?文章还严厉批评了那些转发美使馆空气监测数据的人士,骂人家“崇洋媚外”。骂人不好,骂别人 “崇洋媚外”就更不好。人家反问一句:你就不崇洋媚外?怎么你家里摆的全都是洋货、儿女都放了洋、老婆也到了美国、加拿大打了前站?”

人性都是一样的,好东西,洋人喜欢、中国人也喜欢。不过,我们也应当理解写这篇文章的人,他多半是奉命而作、不得不为之。

前一天,北京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杜少中先生就说了,“我们北京自己大气污染防治不断深入发展,不是看哪个大使馆在干什么”。这话说得好,有骨气、有气节。“我们”、“北京”、“自己”的污染,你洋人管什么闲事?

杜 先生既然这么说了,官报不跟近,也确实说不过去。当然杜先生不光是在挑拨,也承认了一个事实,“我们”、“北京”、“自己”的监测标准跟人家的不一样。翻译一下,就是我们说的“轻度污染”等于人家的“有毒害污染”。这就算是说道点子上了,“我们”、“北京”、“自己”的标准跟世界通行的不一样。

生态环境的三大标准,水、空气、森林,我们都跟别人不太一样,而且跟自己过去定下的也不太一样。过去中国的水质分为“五级”,现在是分为“五类”。表面上看都是五个等级,但是从“五级”改为“五类”,标准却大大地降低了。

举例说明,同样是第三个等级,过去的第三等级属于较重的污染,只可以用于农业灌溉;而现在的第三等级则属于轻度污染,是可以做饮用水源的。拿数字说话,级别都是第三等级的水,化学需氧量从过去的每升8毫克提升到了每升20毫克;换句话说,标准降低了一倍还多。现在的三类水,按照污染程度来说,相当于过去的四级水,连用来浇地都不够格。

这真是奇妙极了,把一个中文字,“级别”的“级”,改成“类别”的“类”,浇地都不符合标准的水,现在就可以饮用了。

最精彩的是现如今的新标准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劣五类”,“恶劣”的“劣”。就是超出了“五类水”的污染程度,不好叫“六类水”,只好叫作“超五类”、或者 “劣五类”了。因为制定标准在这儿,根本想不到水这种物质还会污染到这种程度。渐渐地进入了“千年盛世”了,“劣五类”也就跟着出现了。“五类水”已经够厉害,这个“劣五类”、“超五类”水已经纯然是毒水,是连沾都不能沾一下的。

再来说说森林。众所周知,中国的森林很少,除了人迹罕至之处,差不多都砍尽伐绝了。但是,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却不算太低,像福建、江西、浙江等省份,森林覆盖率居然超过了60%,跟日本都有一比了。

为什么官方数据和我们的感受总是差得很远?那是在跟咱们玩数字游戏。谜底是林业部把森林郁闭度从0.3改成了0.2。这就是说在过去一块土地上,树冠在地面投下的阴影要占到这块土地面积的30%,这样才可以被算作森林;现在呢,树影子占到20%,就算是森林了。

森林郁闭度这个关键指数一改,一棵树都不用种,森林覆盖率就可以提高一半以上。如果一直这么改下去,中国森林覆盖率世界第一,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有个成 语叫“朝三暮四”,主人给猴子们分枣,说早上三颗、晚上四颗,朝三暮四。猴子们不同意,要游行抗议。主人说,那就改成早上四颗、晚上三颗吧,行不行?嘿, 行了,这回居然皆大欢喜了。玩这种数字游戏,不是拿咱们当猴子耍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