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文昭: 冷眼看电信 联通遭“反垄断调查”

34126

内容摘要 : 近两天,关于中国大陆发改委对中国电信和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社会各界也颇感惊讶。甚至有人惊呼,中国“反垄断”看来动真格了?真的“刑要上大夫”了?要拿央企开刀了?从现在披露出的消息看,今年上半年发改委接到“举报”,指中国电信、联通在宽带接入及网间结算领域利用自身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阻碍其他经营者进入市场。试问是谁举报?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敢对这两大电信巨头提出挑战?

近两天,关于中国大陆发改委对中国电信和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社会各界也颇感惊讶。甚至有人惊呼,中国“反垄断”看来动真格了?真的“刑要上大夫”了?要拿央企开刀了?从现在披露出的消息看,今年上半年发改委接到“举报”,指中国电信、联通在宽带接入及网间结算领域利用自身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阻碍其他经营者进入市场。试问是谁举报?居然在太岁头上动土,敢对这两大电信巨头提出挑战?

有意思的是,大众媒体居然也急吼吼地参战,11月9日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对这次“反垄断调查”进了近4分钟的报导,而且用“基本查明”一类的辞令,相当于宣布了垄断行为的存在。而11月11日,由通信产业所操办的报纸《人民邮电报》立刻反唇相讥,刊出文章《混淆视听,误导公众》,正面回击央视,对央视提出的罪名逐条批驳。一时间人们看得不明究里,怎么突然间关公战秦琼,这两边掐起来,连央视都被卷入其中?

11月10日,“凤凰网”转发“第一视频新闻网”的文章,对事件做出分析,指“电信、联通遭反垄断调查,掺杂行业内讧”。大意指本次“反垄断调查”事件,乃是意欲扩大在互联网接入市场份额的中国移动和广电系统所发起的一次进攻行动。在目前可获取的信息中,笔者认为这种推测相对中肯,因为本次“反垄断调查”引发的媒体之战只涉及对ISP(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商)的价格。也就是说本次事件涉及的当事人只有电信、联通、移动、广电等经营互联网接入服务的同业竞争者,而不涉及这些提供接入服务的商家给他们自各消费者的价格。

说得更明白些,移动和广电要在互联网应用领域取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就要有更大的出口带宽。而电信和联通是行业的先入者,移动和广电需要从前者那里购买带宽,遭到了前者的价格勒索,为了改变这种不利局面,他们向发改委“亲爹”告状,于是闹出了这一场垄断集团内部“同室操戈”的一幕。中央电视台属于广电系统内的一员,所以由它出面来攻击电信和联通。这种推测看起来比较顺理成章。

而笔者要说的是,这一出“同室操戈”的“反垄断调查”的实际意义实在是乏善可陈。

首先,不管是电信、联通、移动、或者广电企业,都属于国有企业,“反垄断”反来反去都是“国资垄断”,这个事实无法改变。这属于地主家的几个少爷之间如何分田产的问题,与佃农或长工是无关的。国资垄断意味着它们都直接听命于政府的指令,是政府贯彻其经济政策、实现其社会目标的骨干力量。也就是说,电信行业的最终垄断者并不是联通、移动或别的什么人,在这个层面争论实际离了主要目标。最终垄断者是中共政府。纵观各国,反垄断最终是要增加私营经济部门(private sector)的参与者,这才真正有利于增加市场的活跃性,从而有利于消费者。现在的“反垄断”不管怎么反,都改变不了政府垄断的事实。要知道在基础电信业务领域,中国的民营资本基本无立锥之地,不得其门而入。即便真的像民营资本进入商业银行一样,民营资本也进入了基础电信业务,可以预见前提是决不能撼动国资垄断的地位,而事实上国内的民营资本也决无此等实力。

中共政府为何垄断通信行业?一是由于这个行业是国计民生所必须,是社会经济活动必须依赖的行业,有丰厚的利润,这部份利益(至少是绝大部份利益)不能出让给私营经济部门,二是通信行业涉及信息的交流和传播,事关中共政权对社会的控制,因此不能交给私营部门。这两个因素决定了通信行动不可能真正市场化。这也注定了“反垄断”即使打得再热闹也翻不了天,私人资本不可能从巨头之间的搏杀中“乱中取利”、也不可能让普通消费者得到太多实惠。仅就互联网接入这项“增值电信业务”而言,如果私营企业们敢动这方面的“歪心思”,想“趁乱”从巨头们手中多抢得几块市场份额,(如果不是挂靠在某一家巨头之下,成为其下属企业,而是以独立的市场竞争者身份出现)那么几个原本打得不可开交的国企“大哥” 们,恐怕都会立刻会同仇敌忾地合力“棒杀”。

其次,本次“反垄断调查”的结果即使坐实,也不见得有多大实际意义。先不说未必会有这么严厉的罚款,即使真的罚款几十亿元人民币,对电信、联通两个巨头来说,也未必能把它们足以打疼到在市场地位上退让的地步。他们大可以把这个损失通过资费调整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或硬扛一部份下来,以拖待变,继续在政府上层活动周旋。

但是这次中国电信行业内部的“同室操戈”又体现出一些耐人寻味的信号。垄断集团内部的矛盾表面化,都藉助大众媒体攻击对方,这说明现存体制的脆弱性在增加,其强制力在削弱。地主老爷的权威削弱到了没办法强令几个儿子“关起门来争财产”的地步,弄得家丑外扬、满城风雨、尽人皆知。这说明现政权不仅对社会的控制力在削弱,对体制内小集团间矛盾纷争的控制力也在削弱。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