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紫韵  >  乱世败象
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改造成“七无”

34229

作者: 傅纪辉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确具有改天换地的历史功绩,不仅国家被彻底改造了,人民也被彻底改造了。文化大革命有一个响亮的革命口号,叫做“兴无灭资”,就有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的旧世界,建立一个崭新的无产阶级新世界的战斗豪情。反思这一“伟大革命”,我们说文化大革命给我们国家、民族带来了空前的大灾难,这个灾难有多大,就像一场强烈的地震、一场巨大的海啸,彻底摧毁了一切,使中国人 “一无所有”。

首先是“无产”

我们的革命,被冠以“无产”的称号,因为“无产阶级”决定了我们革命的性质,就是要以“无产”消灭“有产”,将有产改造成“无产”,无产者最先进、无产者最革命,这从很多导师级的伟人那儿都找得到出处。的确无产者最具革命精神,因为他们除了还有一条命以外还有什么呢?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有锁练,他们还怕什么呢。所以一煽就燃,一点就炸,于是就反抗,就暴动、就推翻压迫他的统治者,就让无产者的代表来坐江山。

然而无产者依然无产,有产者也变得无产了。这个产到哪儿去了呢,到国家那去了,由“三个代表”的人管着,管他的,反正大家都无产了,起码心理平衡。

然而受动物本能的驱驶,人要吃饭,要生存,还想过好日子,于是就有人偷偷开自留地、养几只鸡,这不行,这又有私产了,结果被无情地革了命,割掉了资本主义的小尾巴。这一下彻底了。“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结果搞得国家也差点破产。

当时是越穷越革命,越穷越光荣,所以大家都来比穷,高声喊穷。然而本能却告诉我们,任何人都希望多有点物质财富,最好还要有点固定资产,比如农民就希望有点田产。人无恒产,身心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常理还告诉我们,人类文明是从一无所有,到有一定的私有财产,以及私有财产受到一定的保护开始的。没有了财产也就没有了文明,也就回到了野蛮。当人们一无所有的时候就与动物没有多大区别了。革命也就是革到家了。

其二,无知

不仅在物质上要无产,在精神上也要彻底革命,就是要与人类的一切旧文化彻底决裂,因为那些旧文化都是“封、资、修”的,统统都是垃圾,文革更厉害,要毁灭一切人类文化。学生不用上学了,不用考试了,白卷先生成了革命英雄,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知识越多越反动。无知者也就没有了自己的头脑,自己的判断和思想,这些当然不能要,几亿人只要有一个人的思想就够了,只要有一本“小语录”就行了,要听他老人家的话,按照他的指示办事,做他的好战士,他老人家挥手我前进,中国人都成了愚民、白痴、而野心家则利用人民的愚昧无知为所欲为。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奇怪,中国人历来都是愚昧无知的顺民、良民、草民、忠臣、奴隶、奴才,中国人的头脑不是早就被几个圣贤教导、统治了几千年吗,中国的知识分子最大的能耐不就是领会、注释、遵循几个圣贤的思想吗,哪里有自己的思想。都有了自己的思想那还不乱套了,所以必须要用一个人的思想来统一几亿、十几人的思想,上下一心,国家才能强盛。

无知、愚昧,必然造成无能,有能力也是不允许的,有能力就是走“白专道路”,白专道路在文革也是受到坚决批判的。能力都不让你有,更不要说才了。有才的人往往生命力旺盛,个性张扬,还要有点灵性,还爱表现自己,那还了得,那不是尾巴翘到天上去了,那不就不听话了吗?那还会甘愿做螺丝钉这样的驯服工具吗?再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人无才便是乖”。乖了主子才喜欢,没有哪个主子会爱比自己还有才的人,也没有哪个无能的人会喜欢所谓有才的能人,所以中国的人才总逃脱不了被嫉妒、被毁灭、被斩草除根的命运。即使到今天,最少也落得个受打击,不被承认的下场,于是人才都跑到国外去了。

其三,无情

人的感情是什么东西,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谓感情,那是封建地主阶级的虚伪的东西,那是小资产阶级的温情脉脉,统统都是革命的对象。文化大革命狠批资产阶级人性论、人情论。没有超阶级的感情、人性。世界上最纯洁的是无产阶级感情,是党性,原则性。对待阶级敌人、封资、修、地、富、反、坏、右,要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什么亲情,难道革命者还讲儿女私情吗?你看《红灯记》,祖孙三代都是鳏寡孤独,都是最纯洁的阶级感情,哪里有什么男女情长。

什么友情,难道好朋油不讲原则,不讲党性了吗?那是自由主义!什么超阶级的爱,统统都是骗人的东西,革命者只懂得党的恩情、领袖的恩情,其他一切都是腐朽的反动的东西,要彻底革它的命。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要天天讲,年年讲。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哪里还能讲半点人性感情。于是中国人都被改造成了六亲不认,不谈爱情(起码当时不敢公开谈),冷漠无情、残酷凶狠、禽兽不如的人。

其四、无法

文化大革命还有一个伟大的功绩,就是砸烂公检法,那些都是资产阶级的东西,革命派造反有理,岂容法律来制约,革命小将个个头上长角、身上长刺、无法无天,想斗谁就斗谁,想抄家就抄家。其实中国人历来讲的就是人治、皇帝就是法,当官的就是法,在中国搞法制的人,比如商鞅之流,有几个有好下场吗?共和国搞的那一套法律,本身就是骗人的东西,必须彻底毁灭,中国人讲的是官大、是关系,什么法制观念不懂!什么法律制度最好砸烂,即使有也是形同虚设,还是看哪个关系硬、拳头硬,看哪个更黑。

其五,无德

中国本来是一个最讲道德的国度,几千年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强调的就是一个德字。到了文化大革命,传统的道德受到了彻底的批判,而西方的道德又是资本主义的东西,更加虚伪反动,也要彻底批判,新的道德又没有建立,也无法凭空建立,最后造成了道德的彻底缺失。中国再无道德规范可言,剩下的只是斗争哲学,阶级性、党性原则。“卑鄙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证,高贵成了高贵者的墓志铭”。到今天斗争哲学也不讲了,还剩什么呢。什么诚信廉耻、什么正义礼让、统统见鬼去,中国从此进入了一个无耻的时代,再加上实用主义风盛行,由阶级斗争、转为利益之争,唯利是图、勾心斗角、贪污腐败、坑蒙拐骗、抢劫杀人、黄黑白盛行,不择手段,无恶不作,有识者想捡起儒家那一套传统道德,又已是早被揭穿的皇帝的新衣,无人真信。人类的所谓普世的道德观、价值观、又有很多人不认同,真不知还要乱到何时,无耻到哪天才有尽头。

其六,无美

美这个东西,本来是人人都喜欢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成了资产阶级的东西,也被彻底批判和扬弃,哪个女子要打扮一下,穿点漂亮的衣服,就会被骂臭美,就会被批资产阶级作风。那时候的革命小将,清一色的黄军装,那时候的中国人清一色的蓝蚂蚁,伟大领袖也号召人民,“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全民皆兵,全国人民都成了高度统一的战争机器了,解放全人类的工具了,哪里还允许你去爱美、臭美!还记得文革后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你烫大包头要被剃光,你穿喇叭裤要被剪,你穿露手臂的红裙子要被骂,还要写检查。

就是以追求美为天性的文艺,也完全沦为政服务的工具,稍微写点风花月夜,爱情美女,就给你戴上一个“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为艺术而艺术”的大帽子,将你批判得体无完肤,让你谈美色变。当然,作为工具,作为匕首,投枪的文艺,是没有资格谈美的,只有歌颂赞美政治伟人的份儿。没有了美,没有了文艺,中国人的生活实在是“无趣”,八亿人看八个样板戏。当然,人作为工具,你的职责就是工作奉献,哪里能追求个人的情趣?作为革命者,作为战士,你的任务就是战斗、牺牲,哪里由得你享乐来哉?

其七,无赖

文化革命将什么都灭了,什么都无了,那还剩下什么呢,还剩下的就是无赖了,明明是空前的浩劫,巨大的灾难,却偏要说什么“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明明是大倒退,是人类文明的反动,却偏要说什么“伟大、光荣、正确”,玩无赖,耍流氓,你还拿他没有办法,无赖的嘴脸就是“睁起眼睛说瞎话,张开嘴巴说屁话,昧着良心说假话”就是不敢说真话,这样的无赖,中国还少了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