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情感世界
紫韵  >  谈古论今
纽约时报:一份非比寻常的图表(图)

34231

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幼儿园校车撞车事故死亡21名幼儿。

【人民报消息】16日(周三)甘肃省一辆挤满62位幼童的9人座校车与一辆运煤货车相撞,21名小孩与2名大人死亡,中共国营的全国性报纸《21世纪商业先驱报》为此发表了一份非比寻常的图表。

《纽约时报》报导,在某个栏位中,该报列举了近期的校车事故,导致近60名孩童死亡。在隔壁的栏位中,则列出了2010年中共政权机构新车采购表列。中国的读者很容易在二者之间做联想。

甘肃娃娃车惨案发生后,中国的微博等社群网站纷纷对这起悲剧表达悲伤与愤怒,但不久之后他们的贴文即被当局的审查者视为不爱国的情绪言论而加以屏障。

根据社会学家估计,由于中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恶化,距离在其他国家引发社会动荡的水准已经不远了。哈佛大学社会学家怀特(Martin K. Whyte)认为:“多数的中国民众对于贫富差距扩大不是很生气。”“这不是贫与富的问题。他们生气的是权力与程序不公的这个体系。”

事实上,许多近几年中国网友最常浏览的一连串丑闻与不幸事件,与金钱的关联度都不大。去年,一位年轻人开车肇事逃跑后说“我爸是李刚”,后来这句话变成网上嘲讽社会不公的常用语。

七月份,温州高铁追撞事件爆发后,网友与记者提出质疑,认为相关官员贪腐,代价是高铁安全被牺牲,而且他们还官官相护。后来,铁道部承认高阶官员贪腐,并在迟来的两个月后解雇了几个官员,但许多受害者仍然得不到补偿。

多年来,中国的道路都是属于全球最危险的路段。据一份最新的官方统计资料,2009年中国民众死于道路交通事故者达67,759人。世界卫生组织(WHO)另一份研究则怀疑中共官方的数据与医院的记录有落差,并做出真正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是官方公布数字的两倍这个结论。

2010年10月,中共当局曾下达过新的“校车安全标准”。但北京某个租车公司总经理张杰(音译)说:“中国校车产业最大的问题不是缺乏标准,而是非法的车辆被广泛使用。”他还说,新标准可能仅代表“一只文书”,而行车记录器则是昂贵的装饰品。

该标准颁布14个月后,湖南省一辆三轮农车改装的校车坠河,导致14名学生死亡。今年9月,河北省警方在迁安市拦截了一辆8人座车,里头挤满了64名学生。而且,上周三,甘肃娃娃车惨剧还是发生了。

社会学家于建嵘在新浪微博写道,校车人满为患早已恶名昭彰,但中共官员却还在建造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并购买奢华的轿车。某位博客还贴上了车祸地点附近的庆阳市美仑美奂的新建办公大楼。财新网站上的博文称,建造该办公大楼的车库和通风系统就花了220万元以上。

甘肃地方官员在微博上贴文,称赞官员灾后处理动作迅速,但随即招来一片嘘声,不久该贴文就被撤下。网友评论说,为何像美国这样的国家有超大型的大巴士校车,而中国的校车却是小面包车呢?

某位博客调侃道:“甘肃只是中国的冰山一角,”“不管我们多穷,也不管我们多苦,我们不能让领导受苦。”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