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乱世败象
辛灏年:中共分裂中国五大罪

34233

《看中国》主办辛灏年“祖国在危险中”演讲答问会

李大勇博士:第一个问题,辛灏年先生可能是在亚特兰大或者温哥华讲那个中共是真正分裂中国的,但因为我们纽约的朋友没有很详细的听,很想辛先生把这个问题给我们再讲一下,就是中共在真正搞分裂。第二个问题,祖国在危险中,一看这个题目,今天也是第一次,还是感到很震惊,这个危险中,上天有好生之德,中国应该也有机遇,我想问辛先生,祖国的机遇在什么地方。

辛灏年:我简单的介绍一下为什么中共正在分裂中国。我在温哥华说了五条,大约我都记得起来。

第一,共产党实行信仰专制,例行宗教迫害。因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信仰问题论述的核心就是两条,一条要确立唯物主义为唯一的信仰,不允许其他任何信仰存在。第二个,维护唯物主义是人类未来唯一的信仰,那就必须采取两个办法。一个办法,就是要铲除资产阶级所允许的宗教信仰自由,铲除资产阶级存在的社会基础,这样宗教信仰自由就没有了。

第二,马克思和恩格斯说,国家是完全能够做到消灭宗教信仰自由的,怎么办呢?除了铲除资产阶级宗教信仰的基础以外,那就是干脆的、直接的把那些教徒们送上断头台,这可不是我瞎说的,也不是我做总结,中共中央编译局所编译出版的马克思主义的著作,《流亡者文献》,《黑格尔法哲学批判》,这是马克思著作,大家看看,从镇压基督教、镇压佛教、镇压一贯道,到九十年代开始镇压我们大陆土地上,我们祖国的本土上所产生的一家新的信仰,或者说新的宗教。共产党从来没有软过手,就是因为它要实行信仰专制。我记得,一个多月前,张亦洁女士曾经跟我说过,“我总在想它为什么这么疯狂地镇压法轮功,疯狂的镇压任何一个宗教信仰?”我当时就告诉她了,我说你现在别说啊,等着我系统的说,就是四个字,“信仰专制”,有了信仰专制,任何宗教信仰都不能存在,有了信仰专制就有思想罪,就有反革命罪,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很痛苦啊,中国的知识分子,到今天为止,不说是为信仰或思想自由掉脑袋的,到今天为止我们可以说,任何一本社会科学书,前面都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立场、方法来阐述历史,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作为马克思主义的证明,马克思主义指导了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发展,可笑不可笑?这就是我讲的五大迫害的第一个迫害,因为是信仰问题,我多讲了几句。

第二个,制造阶级斗争,例行政治迫害。我在讲演中讲了中国有史以来,从尧舜以来,没有人讲阶级斗争,不论是从政治思想方面,还是从政治发展方面,中国人从来不讲阶级斗争的,我们讲和为贵嘛。可是共产党讲阶级斗争,制造阶级斗争,没有阶级斗争,制造阶级斗争。当日本人打来的时候,它怎么说,它挑起阶级斗争。它说,如果你帮蒋介石的中华民国政府抗战,那你就是在帮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在打日本,那你就不是帮助我们无产阶级,它把阶级放在民族之上,以规劝所谓八路军、新四军的战士们不要去打日寇,专门打国军。制造阶级斗争,挑起阶级斗争,在1949年后的表现,我想在座的朋友,大家都知道,我不多说了,可是,它的结果是什么,它的结果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政治迫害。清匪反霸、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杀地主、三反、五反、社会主义改造、肃清反革命运动、1957年反对右派运动(反右运动)、1959年反右倾运动、1964年的四清运动、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运动,80年代初就是在思想刚刚获得解放的时候,反对京城污染运动,我差一点剪头发剪了裤脚。所有这些直到今天为止,它所制造的一场一场的信仰专制下的宗教迫害,还是以不喊阶级斗争而对人民斗争来实现的,不喊阶级斗争而对人民进行专政来实现的。阶级斗争的意识从来没有淡化过,阶级斗争的手段从来没有放弃过。是事实吧?

第三,它实行经济共产,两度经济共产,例行经济迫害。我不讲了,大家知道毛泽东时代穷字为大,它把中国革命,通过阶级斗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通过土改、通过社会主义改造,把凡是有一点点钱的人全部剥夺光了,把他的产业全部共掉了,共给了所谓的国家,国家就是党,就是共给了党。共产党从此主宰了我们人民的一切权利。在我们安徽,有很多地方要饭的要大队书记开介绍信才能要饭,结婚要党委书记批准,这都是事实吧,我们都经历过。所以它用第一度共产,控制了人民的生命,让每一个人成为它的依附品。他就可以任人宰割,让我们中国的每一个人,农民成了农奴,知识分子成了知奴,工人阶级成了个工奴,没有一个人不是它的奴隶,饭都是它给的,现在动不动就是说感谢共产党,是共产党养活了我们,谁养活了共产党啊?

第二度共产,我不用讲了,大家都知道,所谓改革开放,就是我在80年代的书里面所写的,是为了自救,为了救自己,来进行所谓的专制改良,就是改革开放。跟满清王朝、跟埃及、跟伊朗、跟当年的沙皇俄国做的一模一样,结果是什么呢,结果就一定是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大部分人继续贫穷下去,今天还想要我解释吗?没有必要了吧。今天是500个家族从思想、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垄断了整个中国,企图让500个家族永远富甲天下,让我们80%以上的人民继续过着贫穷甚至更加痛苦的生活,这就是经济上的两度共产。大家要知道,我为什么说叫两度共产?第一度共产大家都能理解,共人民之产,在消灭私有制的血腥的旗号下去共人民的产。今天呢,今天是在它的、自己的、私有制的前提下,它在保护自己私有制的前提下,来共人民的产。它把所有的中国人民的财产,都共到他们自己一党的旗号之下,一党的银行之中,每一个高干和他们的子弟的储蓄的存户里面,然后存向外国、存向瑞士,搞钱留后路。我想不用我多解释了,今天大家都看的很清楚,那就是三十年改革开放,其实它的本质就是二度共产,从而造成了不可治愈的腐败。这就是今天的事实。

第四,我在讲演中讲了“第四个迫害”,那就是制造共产文化,或者说制造革命文化,例行文化专制。我今天是答问会,不是讲演会,我不能详细的讲,我在讲演中这个问题讲的很多、很仔细,因为我是搞文学的出身,特了解。我只讲了一句话,大家只想想看,凡是中国大陆的50年代、60年代、70年代,以至于今天都在中国大陆生活过的人,大家看看高尔基的那些话对吗?作家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共产党的作家是扭曲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不是这样?我们多少人给人给扭曲了,包括我本人在内,我们的成长过程,我们的受教育过程,就是被共产党的作家、文艺家门扭曲灵魂的过程。“北京有个金太阳”、“马儿啊,你慢些走”,饿死人的时候写那些歌颂明媚春光的诗歌,我就不一一重复了。共产党,正是因为从马克思那里,从列宁那里获得了党的组织、党的文学、党的理论的各种各样的基础,然后在中国制造了革命文化,就是共产文化,例行文化专制,直到今天。

他们最近开了一个会,说要搞文化体制改革,政治改革不喊了,温家宝先生已经去年一年说了很多次,说“再不进行政治改革就死路一条了”,可是他们还是不搞政治改革,要搞文化改革,可是文化改革的前提还要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那也就是说要让我们世世代代中国人民,永远做马列思想、马列党文化的奴才,是不是这样?这就是文化迫害。文化迫害厉害的一招,它的最险恶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扭曲了我们中国人的心灵、败坏了我们的道德,让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和两三百年来西方文化中的进步民主文化窒息在共产党黑暗的铁桶之中,腐烂、腐朽。这是今天整个道德社会的沦亡,就是文化迫害的具体结果。

第五个,我简答的说一下,那就是社会迫害。大家都知道,1949年以后,天下是党的、土地是党的、人是党的、连婚姻爱情都是党的。中国的民间社会,中国的士绅阶层,中国人民最后一块有阳光的自我生活的小天地、小天井、小院子都没了。一个三个人的门市部里面必须有个共产党员,一个十个人的门市部里面必须要有一个党小组,再大一点就党支部,全社会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从北到南,没有一个地方没有共产党。共产党不仅夺取了天下,而且夺去了整个社会,毒化了所有的社会。这就是我举过一个例子,秋瑾之死,中国有民间社会,民办报纸,全国人民纪念她,悼念他,所有害秋瑾的人,下到县令知府,上到巡抚大人,自杀的自杀、逃跑的逃跑、隐姓埋名的隐姓埋名,调到安徽、山西担任当地的巡抚,被人民所拒绝,不敢上任,郁郁而死。可是人民呢,却能够出钱、出力,买地葬她,追悼她,甚至于为她结社,继续宣扬革命,公开谴责清政府不该杀秋瑾,杀秋瑾是错的,就是革命者也不能杀。我请问大家,张志新怎么死的?李九莲怎么死的?林昭怎么死的?刘少奇怎么死的?他的女儿还要写大字报跟他的反动父亲——中国共产党国家主席划清界限,中国的民间社会从国家主席的家里就不存在了,到任何一个老百姓的家里都不存在,民间社会完全没有,人民失去了最后的一片阳光、最后的一点土地、最后的一个角落,人民的生存实在是太艰难了。

我在第二讲中讲到中共分裂中国的时候,我就讲过这五大迫害。这五大迫害,如果都是在我们汉族身上,我们有的是痛苦,有的是叹息,有的是仇恨共产党,可是这五大迫害它一点不差的运用在对我们少数民族的统治和镇压上,藏族、维族、蒙族。大家想一想看,少数民族难有承受之力啊?对他们来讲,信仰就是生命啊,信仰就是民族啊,对他们来讲,被汉族人民的所有迫害,对他们来讲就是要彻底的灭亡他们啊。结果是什么?结果当然就是要生出分离之心嘛,分裂之念嘛,独立建国的感想嘛,再加上外鬼、家贼互相勾结,这种念头就在共产党的逼迫下开始产生了,怪他们吗?不怪,要怪谁?怪的是共产党62年来对包括汉族人民在内的所有民族的五大迫害。谢谢!(掌声)

中国未来的机遇

我们祖国有什么机遇?难道只有危险,没有机遇了么,当然有机遇。大勇先生,我们将来详细的讨论。我今天只回答你一句话,我们要做到的是,只要我们做到,我们就有巨大的机遇。那就是不让我们的民主变革的风暴招引国家分裂的危险,必须做到。第二,不让国家有可能分裂的危险,来颠覆我们民主变革的成果。如果在座的朋友们,我们海内外的所有中国人,都能够心中有这两句话,都能想到这两个问题,都能够积极的群策群力去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的机遇就大了。什么机遇?那就是既能够不让天下大乱,又不容国家分裂,胜利的完成中国的民主过渡,去迎接中国的民主统一的那一天。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看中国

网址引用标题引用 摘要引用

阿波罗新闻网 www.aboluowang.com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