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石涛评论】 第一百八十八集-中共崩溃已成定局 你准备好了吗?

34371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过去的一个星期里面,网上有一些评论文章在我的《今日点击》当中引用过,很多朋友上网看《今日点击》嘛,我看留言的也挺多的,其中比较特别的就是有关甘肃校车这件事情和中共向马其顿捐赠校车这个新闻合在一起之后所造成的这种冲击波非常大,这种冲击波就像我在《今日点击》节目当中提到的:中共很蠢,它蠢到什么份上呢?

第一个概念就是中共的这些当权者包括外交部、包括新闻机构的人,说实话没把老百姓放在眼里,确实没把老百姓加在眼里头,但凡他放在眼里他也知道,在甘肃出现校车车祸之后,死了那么多孩子之后,向马其顿捐赠校车这件事情就不应该这么高调去提,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透显出中共体制的这种邪恶。

就是从两点上说,就是他没有把老百姓真正的感情放在眼里,所以在他报新闻报这个外交事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会引起老百姓的反感。而几乎在同一时间在网络上老百姓讨论的恰恰又是校车问题,在这种对比之下,你就能够品出来咱们普通人在中共体制宣传部门的角度,在这种所谓维护社会舆论的角度,这些官员的眼睛里根本不把我们当回事。从另外一点上说,他们也表现出自己高高在上的那种心态,而这种心态只有在独裁体制之下才能产生的这种心态。

这件事情对称出来也就反映出今天中国社会真实的一面,其实就在同一时间网上有另外一篇文章,是个翻译的文章,这个翻译的文章在我做上期节目没多长时间就出来了,今天为什么还提呢?我觉得他的标题和他分析的角度把今天中国社会从另外一个层面揭示出来它的真实性,标题写的非常的直接,《将要发生的中国的崩盘》就是在他的眼睛里面,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定会崩盘的。

文章是一篇翻译文章,写的很长,原文章是在叫FalconStocks.com里,这篇翻译的文章在《看中国》的网站上登出来,我们就把他的一些主要的要点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觉得这是他从经济层面,比较大的角度去看这件事情。我们刚才提到的校车那是小的一件事情,我说小的事情就是具体到一个校车引发出的社会问题,而校车直接针对的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

而另外对等的呢,是中共利用校车的角度来讲,按照中共驻马其顿的大使的说法就是,中共政权捐赠校车给马其顿,是为了改善马其顿学生的学校环境。就这种对等之下,在甘肃死了孩子的那个校车,是九人的一个面包车装了六十四个人,在这种对比之下中共外交部的这种说法,我觉得所有普通的中国人,我们不用石涛在评论上说,只要把它对等的拿出来,所有的人,只要他是人,他一定有他自己正常的说法。

那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这篇翻译的文章,就是《将要发生的中国的崩盘》,在这篇文章里他上来就提到说,今天中共当局注入中国市场的这个钱不是印出来的,在他看来是银行贷款。他说,根据惠誉国际评级估计二零一一年中国的融资金额高达十七点五万亿至十八万亿元,超过了中国整体GDP的三分之一。而零九年和一零年中国的融资额度超过GDP的百分之四十。

他说,尽管有着这样庞大的信贷扩张,但是据估计,每天收入少于两美元的中国人口还是大概有五个亿左右。所有在信贷扩张之下,中国这个GDP只占全球经济的百分之十点七。有那么多人陷于贫困的这种国家,却消耗了全球超过一半的水泥、百分之四十七的煤炭和百分之四十八的铁矿。

大家就可以看的出来,它以信贷的方式投入到水泥、煤炭和铁矿这样的基础工业当中,建房地产、建公路、建高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在这个背景之下就变成了迅速扩张的信贷用于这种大规模的基础建设,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按他的说法就是今天在中国建造了世界最大的空中楼阁,据估计,已经落成却告空置的单位高达六千四百万。一座座建成的鬼城空无一人。住房根本就负担不起。北京市民平均年度收入只足够购买住宅物业的十平方尺而已。北京市民一年的年收入只能买十平米,而商业建筑呢,中国是世界上最大购物商场的记录保持者。而目前百分之九十八是空置的。

他紧接着提到,今天在中国经济泡沫当中,房地产的泡沫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在萎缩。他就举了一些具体的例子。我想关键的问题就是说,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迅速扩张的以这种房地产,以水泥的方式的扩张,来保证GDP的增长,到今天出现了一个完全停滞的状态。

这种状态就像郎咸平先生在十月二十二号在沈阳的演讲当中提到的,当时英美联手跟苏联形成冷战,苏联也保持着非常高速度的这种GDP的增长,但是当时苏联的GDP的增长仰仗的是军火武器,这种军火武器到头来只能销毁掉,所以到后来苏联崩溃的时候,因为它的货币,说个最简单的道理,一家人挣钱,他主要的真正的正常的消费应该是吃饭、住房、交通,这种消费完了之后和平常的娱乐消费之后,保证这个人可以再次投入工作,能够获取更多的金钱,赚钱是为了消费,消费是为了更多的赚钱,这样就行了。

如果一个家庭他收入只有两三千块钱,但是扭脸他买了一个三万的车,这车买回来之后他不能马上消费掉,但是他买车的钱占用了他平常应该吃饭、交通的钱,这就形成了一个麻烦的事情,如果车很多,家家都买的话,一个地区里面普通的人用在吃饭的钱,用在交通上的钱就会减少,也就是说货币流通都放在车上死在那儿了,而不能再流动,而作为投入工作的人,他不能有更高的精力来投入。简单比喻来讲就是这么个意思。

今天的中国就是,信贷的钱都给换成水泥了,但是水泥盖出来的房子太贵,老百姓又买不起消费不起,所以那房子就空着。那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呢,他又没办法到底有多大的幅度降价,能够让人们去消费。那不可能,这样的话形成了前期的GDP的高速增长,而作为产品结构本身,却是老百姓无法消费的产品,所以在今天就成了悲剧了,就像瘤子一样就成了瘤子了,它也是肉但它是瘤子。

文章就提到说,正是由于前些年的这些状况,所以造成了今天基本的消费就出状况了,就是资金,整个货币流通出现了状况。所以文章提到,中国的经济就可能会真的出现开始崩盘,崩盘势必造成整个国家陷入混乱。

他就提到说,今天在中国,人们用GDP的这种数字去说话的时候,总是说它的总数,但很少人去说它的人均平均数,因为中国的人均基数太大。世界银行把中国二零一零年人均GDP的排名放在了第一百位,排在了波斯尼亚、阿尔及利亚和伊朗之后,所以大家就可以想象出今天中国说的所谓的GDP的增长有多高。

但是真正在老百姓手里,可能是下跌的而不是增长的,因为保持了这么多年的高速的GDP的增长,很大的比重是在钢铁、煤矿、水泥上,而这些东西不是咱老百姓消费的东西,老百姓消费的东西可能反而更加短缺了,这就是反映到老百姓真正日常生活层面的东西不是多了反而是少了。

所以他就直接提到说,人们的不满和恐慌正在转化向中共当局的愤怒。他直接提到说,这种愤怒大家可以看到,在过去的时间里很多工厂的罢工,特别是包括浙江、广东地区的一些工厂罢工,这些工厂罢工,大家注意到他直接要求的是工资、奖金和基本福利的保障,这就说明在浙江和广东这些来料加工的这些大型的世界工厂的代表地,普通工人走出来罢工,也就说明普通工人的基本生活受到了冲击了,而基本生活受到冲击的原因是因为世界经济的衰落。

前几年是美国经济的衰落,最近的一年多表现出来的是欧洲经济的衰败,截至到现在我们做节目的时候,欧元区是否稳定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整个海外的消费市场出现了极大的衰败,直接影响到世界加工之地,也就是影响到今天中国的浙江、江苏、广东地方,这些工人的罢工反映出来整个的衰落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出口,直接影响到工厂的普通的工人,也就是说出口的衰败已经影响到最底层最普通的工人了,这种罢工出来的这种说法,就是对社会环境的一种冲击。

这篇文章的后面他就提到说,为了避免通胀失控,中共当局不得不关闭宽松的信贷资源,紧缩政策就会使得世界原材料的价格会出现大规模的这种临界点,就会衰低,他主要提到的原材料就是铜,而铜呢直接关系到基础建设,就是盖房子了,盖房子一个最基本的最需要的这么一种材料。

他说世界铜的价格的衰落直接导致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崩溃,中国房地产市场崩溃势必就会引发出潜在的社会问题,他说,一个贫穷而又充满了愤怒的巨大的人口数在今天的中国可能会出现反抗当局的一个直接的举动,而这种举动直接威胁到今天中共本身,这就是他说的一个基本的状况了。

我们刚才提到,其实这反映出是大的整个经济的层面,他只是说今天中共当局面临的社会经济的层面,这个经济状况没有人能够解决,而这篇文章里提到的这种基本状况跟十月二十二号郎咸平提到的情况基本类似。我个人的看法,这种类似的局面在中共当局来讲,它没办法解决,或者说它今天腾不出手来解决这个问题。

而作为中共当官的在解决什么问题呢?他们真正解决的是他们权力的分配问题,而这种内部权力分配的问题,在这两天又有新的文章提出来,大家就可以看到这么一个层面,从社会的层面,从经济、国家的角度来讲,已经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危机,而作为当官的来讲,不是集中精力去处理这样的危机,却集中精力在处理他们在未来的一年多,他们自己的家族,他们自己本身的权力的保障,所以完全是两码事。

其中我看到一个最新的文章,说十八大人事的最新消息,九个常委只留下习近平和李克强,这种方法遭到了党内的一些大老儿的反对。文章是这么讲的,目前政治局九个常委当中,只可能有习近平和李克强留任,其他都会退休,但是最近党内一些大老儿提出异议,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这些年来没有实际负责什么工作,如果一下子换掉全部所有政治局常委,那这两个人很难担当大任,工作可能会陷入被动,所以有人建议胡锦涛再留任一期或者半期,效仿当年江泽民。

我觉得大家就能够理解到,这是出现了一种很大的一种变动,我个人觉得胡锦涛是不是留任都瞎掰,跟咱老百姓关系不大,但是跟咱老百姓关系大的呢,你就可以品出来,中共内部权力之争这种白热化,任何一个派别他很可能出自自己的利益的角度提出冠冕堂皇的说法,而这种说法的最终的客观结果,是为了保证他们自己的利益,这是非常关键的。

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一篇文章说的就很直接,他说十八大可能会成为江派太子党的绝唱,这篇文章里他直接提到了是温家宝,他说温家宝在大连又谈到了政改时,特别高调批评以党代政的现象,他说很多人把他解读成这是胡锦涛和温家宝分裂的一种明显的信号,是温家宝正面向胡锦涛挑战。

我们当时在节目当中提到,温家宝提到以党代政这个说法非常特别,因为这个说法跟他以前政改的说法是完全不同,以党代政是错误的这种批评,当时出自于温家宝之口,直接抨击的是中共的一党专政,这个是非常特别的,所以我们当时评论的时候我提到说,这是温家宝最后豁出去了,决一死战了,而这种决一死战是出自于他自己的利益呢还是出自于自己的良心呢?现在很难说。

但是你说要使得温家宝的这一派别能够有多少人在未来的这个十八大里获得利益呢?说实话现在我们也看不到到底很明显的谁是温家宝的人,但是温家宝的说法,从他一贯的政改的讲法,更多的倾向于是他个人的良知,相对来讲这么说吧。

但是这篇文章他就说,温家宝批评以党代政的说法是冲着胡锦涛去的,你要说是冲着胡锦涛去的话是因为胡锦涛身居这个位置,而胡锦涛一直的做法就是稳妥的下台为好,我觉得看到最多的一点,就是中共党内的分歧,中共内部的这种四分五裂,而这种四分五裂,无论今天国内遇到多大的经济问题和社会层面问题,他们真正所关心的,无论是主动的和被动的,他们把自己的力量集中在党内的对手之间,干掉对方保住自己这是他们真正的东西。

这篇文章里又提到说,温家宝高调批评以党代政的时候,正是江泽民病危的时候,也是外界传出江泽民病逝的时候,而江泽民的儿子也出来辟谣,这就说明中共内部本身这种分歧很大。在我看来这篇文章这时候出来,他只能表现出来是中共内部派系争持还是我们原来的那个说法,谁也吃不掉谁,他们真正想表现的呢无外乎想表达自己的权力。

但是在这篇文章里他还提到另外一个概念,这是跟咱老百姓有关系的,他是这么讲的,他说在一个专制制度之内谈民主,尤其是在谈到党内民主,往往是中共内部高层的权力集团出现了斗争的强烈的一种信号,这种现象已经被中共历史无数证明过的一种政治规律。

延安整风,毛泽东当时是以党内民主的方式搬到了王明,竖起了自己;文革中的党内民主改变成了大鸣大放,天天都要民主,结果是为了干掉走资派和当权派;而文革之后邓小平也提到了党内民主的说法,他是为了搬到当年的华国锋;而改革开放之后,胡耀邦在党内民主生活当中受气从而下台,所以,所有的共产党自身党内民主的说法都是出于党内斗争的需要,而在党内民主的提法之下一定有握有实权的高层人物倒台。

所以他提到说,这里提到党内民主是中共内部权力斗争的高潮,肯定就会被举起大旗的,一般来讲处于相对弱势者但是又处于权力上升时期的派系力量,为了争夺权力必然使出的一种法宝。他就推断温家宝这个时候使出党内民主的说法非常到位,因为江泽民已经病重、病危,江系人马严防死守正面争夺之外,他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了。

而胡锦涛临此变局除了急于安排人马积极争取主动之外,还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军队上,也无暇顾及温家宝,而作为其他的常委自己只能顾自己,所以他认为说温家宝这个时候提出党内民主的说法,敢放言批评以党代政的这种说法,通过党的民主来推盘十八大,所以他认为温家宝这个时候出手的时间非常到位。

我个人很难认同他这个说法,至于说温家宝为什么提到这种讲法,我觉得关键温家宝提到一个特别的说法,就是他批评以党代政,他不是说党内民主的说法,批评以党代政就是否定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这个说法远远跨过于他上面提到的那些党内民主的说法。

那些党内民主的说法,是在确定中共绝对独裁体制之下,一党专政的体制之下的民主,而这里提到以党代政是错的,温家宝这种说法跟原来的这种党内民主往前跨了一大步,是否定共产党独裁体制的,所以这是不可比的关系,当这种不可比的关系引出来是为了争夺十八大的权力,我觉得很难看到是那么个样子,但是真正我们能够看到的是中共内部权力之争,这点是清楚的。

这篇文章后面的结论,我觉得蛮有意思的,他说由此可以看出,那些认为江泽民出面说明十八大布局已经基本稳定的看法是很短见的,一个八十四岁高龄病入膏肓的残躯突然出现,只能说明目前团派攻城夺寨,后面又有温家宝暗渡陈仓的情况之下,江派人马想主导十八大已经面临着从未有过的难度,并且处之应付已经乏力捉襟见肘之困境,所以十八大肯定是江派人马太子党们的绝唱。

这个他倒跟我们原来石涛评论当中和今日点击当中也提到特别的一个概念,江泽民在所谓中共的辛亥革命一百年露面,他那个露面是非常笨的,那个露面是为了能够稳定整个江派人马,反过来说,江派人马已经土崩瓦解四分五裂,也就是说在今天中共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当中的江派人马,现有人马已无力抗争现有的局面,而且现有人马很可能也已经四分五裂了,因为江派的人马大多是靠钱搞定的,完全是利益在其中。

我原来跟大家说过一个很粗俗的道理,花钱买来的女人你能信吗?这就是江派人马最真实最实质的东西。花钱买来的派系,靠利益维系的团体,当个体的利益受到伤害和受到冲击的时候,他立刻就跑腿,这是肯定的,所以在这个大的背景之下,江泽民拖着病入膏肓的残躯,突然出现,只能说来弥补江派人马的裂痕,来试图靠这八十四病入膏肓的残躯给其他的政治局常委的江派人马打一强针,你这么理解可能就更清晰了。

如果联系到第一篇文章,中国的崩溃就在眼前,不是说可能不可能崩溃的问题,而是时间问题。而中共的最高层,握有权力,掌握国家命脉的这些官员们却是忙活着自己手中的权力和彼此权力的争夺以及相互的倾扎、扼杀。这种背景之下,今天的中国不崩都不可能,想给它攒在一块都难,就像江家人马一样,江家人马想把力量整合起来靠的是江泽民被打了多少针,病入膏肓的残躯来露面才能够把他的人马稳住。今天的中国的局势就跟江泽民派系的人马是一样的。

所以他的文章提到说,十八大江系太子党肯定是没戏了,也就是说放大一点,今天的中国跟那个情况是一样的,所以崩溃仅仅是时间问题,就是什么时候崩溃的问题,而不是崩溃和不崩溃的问题。我们看到的消息都可以看到这一个层面,经济问题、社会问题和握有权力的最高层的中共的官员他们之间的关心,形成了四分五裂的局面就可以断定。作为老百姓来讲,你自己怎么把好自己的生活,自己怎么能够把好在未来的动荡当中,使自己能够安稳,这才是最关键的。

那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