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乱世败象
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到江泽民的“三个代表”

34483

:邢尔尚 来稿首发   

在江泽民劣迹斑斑的一生中,其臭名昭著的“三个代表”的歪论可谓居于其劣迹之首,因为它违反了现代文明的本质,混乱了中国人民对在现代社会中应该建立什么样的的核心价值的认知,而一个社会、一个民族若没有一个合时宜的、正确的核心价值,就如同一个人没有了灵魂,无异于一具行尸走肉,必然会在现代世界和现代文明中迷失。而当今中国社会 的令人发指的道德沦丧和混乱不堪的价值体系就表明,我们中国缺乏一个灵魂,也即缺乏一个核心价值。在物质世界不断丰富的同时,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实在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我们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又该引吭高歌《义勇军进行曲》,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这个炮火就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的谬论,这个“前进”就是建立起符合现代 文明精神 的社会核心价值。
       在这里,为什么要将三民主义与“三个代表”放在一起谈?因为在三民主义里明确、完整地体现了现代文明的精神本质,明确、完整地体现了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而“三个代表” 恰恰就违背了现代文明的精神本质,违背了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
       那现代文明的精神本质究竟是什么呢?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又应该是什么呢?一言以蔽之:平等。最近笔者有幸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了孙中山先生当年的一段讲话录音,中山先生在这段录音讲话中详尽阐述了三民主义的思想。 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三民主义是只闻其名却不知其具体内容,而一旦当你了解了其具体内容,一定会有恍然大悟之感:原来三民主义是这么回事。
       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中山先生具体诠释道:民族主义,就是使中国人与西方各民族有一个平等的地位;民权主义,就是使中国国民人人权利平等;民生主义,就是使中国国民人人生计上、经济上平等。
       终于明白了,三民主义原来实际上是三个平等主义。平等,这个理念贯穿了三民主义思想的全部,它构成了三民主义思想的核心,是三民主义的灵魂,是解读三民主义的密码。 
      平等,正是现代文明最本质的东西,正是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现代社会人类结为共同体的凝聚力之所在。市场经济、民主制度这两个现代文明的最大载体皆蕴含了平等这个灵魂。现代文明 与以往几千年的古代文明最本质的区别也在这里,古代文明中最大的糟粕就是等级制度和等级观念。中国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冲突点也在这里,不反思这一点,不坚决将这个糟粕去除 掉,我们中华文化就将始终游离在现代世界的潮流之外。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思想可谓正是点到了现代文明的精髓之处,也点到了中华文明的要害之处。它是使中国社会摆脱几千年传统 的等级制桎梏的锐器,也是使中华文明摆脱等级观念的陋习并重塑中华文明、使中华文明跟上和融入现代世界潮流的指路明灯。
       反观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究竟想告诉中国人民什么呢?就一个意思: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
       大凡持有这种心态的人或组织基本上是不会以平等之心待人的,而且也违背“代表”这个概念的本意的。江泽民在他那“三个代表”的宏论中,左一个代表,右一个代表,并且始终代表,恨不能把天下间所有东西都代表下来,而且就只有他或他辖下的共产党才能够代表。其实这恰恰反映了江泽民对代表这个概念的无知,而无知才能无畏进而达到无耻。    
       这里,不妨说道一下“代表”这个概念。代表,是现代契约社会中一种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和社会伦理关系,它渗透于经济、政治等各个层面。代表,这个概念必须符合这样几条原则:1,平等原则;既然是代表,就必然存在一个委托人,也就是代表的对象。代表与被代表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平等关系,而不是领导与被领导关系。而且最终裁决权应该在委托人这 一边。2、自愿原则;代表与被代表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自愿关系,代表者想代表他人不是由代表的主体决定而是由代表的客体决定的,代表与被代表之间不能是强制关系,更不是用枪顶着人家脑袋顶出来的关系,这样的代表纯粹是一种伪代表,是黑社会上门收取保护费的强盗行径和逻辑。3、撤换原则;代表与被代表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又是一种利益博弈关系,双方会有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利益诉求,而一旦这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利益诉求无法协调时,或者委托人觉得代表人在能力上和理念上都无法代表自己时,委托人就有天经地义 的权利撤换代表。
       上述三条原则其实也反映了契约社会的普遍原则,它们是代表之所以是代表的定义所在。而在这三条原则中平等是最根本的原则,代表与被代表的关系只有在两个平等的主体之间展开,自愿和撤换才具有可操作性,平等原则是代表制度的基础,没有了这个基础,所谓代表就无从谈起。
       然而在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中,上述三条原则它全都违反。首先,它违反了平等原则,它根本就没将人民——这个所要代表的最主要的部分——放在与共产党平等的地位或将
   人民放在眼里,共产党执政的60多年里,领导,领导一直叫个不停,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自然人民也在它的领导之下。领导与被领导就不是一个平等关系,而在共产党的
   心念里,代表无非就是用来证明其执政的合法性,在它的政治学词典里,执政与领导依然是等同的概念。它用代表这个概念无非就是给领导的资格找依据,殊不知,这恰恰就违反了代表这个概念的本意, 代表与领导这两个概念在逻辑上是悖反的。这说明,江泽民虽在大谈特谈代表,俨然象是这方面的专家,但其思维定势还是旧时代的强权逻辑和专制逻辑,暴露了江泽民对代表这个概念的彻底无知。
       另外,共产党老是喜欢标榜自己先进,代表也是代表先进,把自己处于一个高人一等的地位,这就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等级制心态。旧时代的等级观念是以血缘、血统为依据的,然后分出个高低贵贱。 但随着科学的昌明,这种以血缘、血统为依据来确立权利地位的做法就显得非常愚蠢。于是等级观念就改头换面以一种新的形式在招摇过市,曾几何时, 血缘被替换成了生产力,高低贵贱被替换成了先进落后,还有个什么叫“特殊材料”。至于这个“特殊材料”是什么,谁都不知道。共产党惯于将“共产党员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这句话挂在嘴边,来作为它领导地 位的依据。但血缘也好,生产力、“特殊材料”也好,高低贵贱还是先进落后也好,虽提法不同,内在的逻辑是一样的,都是反动、腐朽、没落、愚昧的等级观念,是人人平等的现代社会和现代文明的死敌,应该遭到坚决的清除。那是旧时代、旧文明为判定社会成员的政治权利所依据的价值准则,根本不容于市场经济时代,不容于城市文明时代。市场是平的,不象官场是金字塔式的,市场的灵魂是等价原则,官场的灵魂是权力。将官场的灵魂用于市场,将官场的结构塞进市场,势必会使市场出现巨大的混乱。市场是利益交换的场所,交易的双方惟有依据等价原则,只有平等相待,交易才能进行。城市里互相都是陌生人,谁都不知道谁是属于先进生产力还是落后生产力,谁高贵、 谁低贱,有的只是大量的、频繁 的、每日每时发生的利益交往活动,相互间惟有凭借平等这个价值准则来展开各种关系和相互间的往来。
       共产党的各种哲学和价值观念依然停留在过去几千年的等级制度的社会里,不以等级、差序价值的思维定势就无法展开思考。如同它的祖师爷马克思,虽身处已相当发展的市场经济社会和城市社会,研究的也是商品、货币、资本、价值和市场这些商业文明中最基本的要素,但满脑子的还是当时充斥着等级、差序思维定势的日耳曼系文化圈或德意志意识形态的价值准则。而作为一个蹩脚的哲学家,他发现不了商业文明的本质和内在逻辑与自然经济文明的本质和内在逻辑是不相容的,是截然对立的,前者强调平等、多元,后者强调差序、一元。他以差序、一元的思维来思考以平等、多元为要素的商业社会和商业文明中所发生的一切现象和问题。这种思考的结果必然会是牛头不对马嘴,他对商业社会中所有问题的解决和变革方案非但无助于推动商业社会和商业文明的进步,反而会使社会倒退回商业社会和商业文明的对立面——自然经济社会和自然经济文明,倒退回强权、专制的社会。看看所有实践马克思主义那套理论的国家,无一不是在倒退,有些方面甚至退回到3000年前,人民公社、集体农庄与中国3000年前盛行的井田制何其相似。这种等级、差序、一元的思维定势在共产党所谓的改革开放后一点也没改革掉,仍旧被当作至宝,还被美其名曰“中国特色”。比如,说是在搞市场经济,却要同时确立一个叫什么“以公有制经济为主,其他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殊不知,市场是平的,而这个经济制度是差序的,因为有主就有次,主次关系就是个差序关系,等级关系。市场的原则是等价原则,要求进入市场的各利益主体以平等的身份进入市场,而一旦各利益主体有主有次,试问等价原则如何贯彻,市场如何运行?又如,说是政治协商会议,又塞进一个什么“中国共产党领导”。协商是个平等概念,要求参与协商的各方主体以平等身份参与协商,而领导是个差序概念,领导与被领导之间不可能有协商关系,只能是命令与服从的关系。
       江泽民在高谈阔论“三个代表”时,显然没有意识到一个自抽耳光的逻辑漏洞,一方面说共产党要代表先进生产力,一方面又说要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体是谁?毫无疑问是农民,他们在14亿中国人中占了9亿,不可谓不是最广大。然而在共产党的政治经济学的词典里,农民是被界定为落后的生产力。真不知道江泽民该如何修补这两个代表的自相矛盾之处,其实修补也很简单,就是秉持平等的原则。作为一个政治家,作为一个执政党,重要的是主持公正、公平,而不是一门心思地去辨别谁先进、 谁落后。不管是先进还是落后都要做到人人权利平等,谁都没有优先权,谁都没有特权。刘翔显然先进,但他必须每次赛跑还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同一个时间起跑,面对的是同样数量和同样高度的跨栏,而没有任何优先权或特权,这样即便结果不一样,但人人心服口服。共产党这种自相矛盾的代表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农民成了当今中国社会最被边缘化的一个群体,他们在国民财富中的占比不断缩小。尤其是近3亿的农民工群体,他们的处境非常尴尬,说他们是城市工人吧,但他们的户籍身份却是农民;说他们是农民吧,可他们的职业却是工人,大部分时间又生活在城市。他们既享受不到农村方面的政策,又享受不到城市市民的待遇,这是一个被彻底边缘化了的群体,是中国的二等国民。他们之沦为二等国民的地位就因为他们不是先进生产力吗?他们的利益被彻底边缘化就是所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吗?
       现代社会、现代文明的本质就是平等,所以一切的价值准则都要基于平等这个理念,否则一切的思考,一切的社会变革方案事实上都是在拉社会倒退,就是在逆历史潮流而动。
   共产党的百年历史就是倒行逆施的历史,根本没有先进可言。它的理念、它的价值、它的各种制度安排无一不是在复辟、甚至在强化等级制度和等级观念。这本身就是一种落后、一种反动,而共产党还大言不惭自诩先进,还要代表先进,代表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共产党可谓到了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境地。文化、文明的一个主要的功能就是让人有羞耻感,不知羞耻是缺教育、没文化的表现。共产党连最基本的文化、文明感都没有,又何谈先进文化,更何谈代表先进文化。
       第二,“三个代表”违反了自愿原则。我们知道,共产党是凭着枪杆子夺取政权的,但夺取了政权后并未将枪杆子交还给人民,实行军队国家化,而依旧是党指挥枪,并在宪法里规定了下来。这个手握着枪杆子的党再侈谈代表人民,能洗得清强迫的嫌疑吗?中国人民面对着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政治集团还有任何真实意愿的表达可言吗?实际情况是,如果有哪个中国百姓说,我不想被共产党代表,那一定会被视为违法,是在搞煽动,企图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接下来就是反政府罪、颠覆国家罪等各种罪名会铺天盖地而来。这是地地道道的强行代表。而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始终只是站在代表者的立场上一厢情愿地高谈代表,从来不会站在被代表者的立场上去想他们是怎么想的,似乎代表谁不代表谁完全是代表者这边单方面就能决定的,而不是代表与被代表之间的双向决定,并且更多的是取决于被代表一方的决定。他根本不会想到,被代表者不想要你做他的代表,你这个代表就根本不成立,就什么都不是。而你还一味地想做人家的代表,还不惜用枪、用权来强行做人民的代表,这与无赖、与黑社会有何两样?这也就彻底违背了契约社会的基本原则,违背了代表这个概念所包含的伦理原则,这就不是在代表,这是在称霸,是在耍无赖。“三个代表”中通篇就是强行代表的逻辑和思维,是谓违反自愿原则。
       第三,“三个代表”违反了撤换原则。在江泽民的高谈阔论中,有一个词非常引人注目,就是“始终代表”。这就表明,一旦被共产党瞄上了,一旦被共产党代表上了,那就不能有更换,反正我是缠上你了,哪怕我这个党再腐败、再无能,你都不能换。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就是要表达一个意思:共产党要永远代表,唯一代表,进而永远领导,唯一领导。
   这就是“始终代表”的真实含义,然而这也充分暴露了“三个代表”是对代表制度中撤换原则的粗暴践踏。
       通观“三个代表”,它始终贯穿了不平等的原则,实际上是三个不平等主义,这是对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思想的可耻背叛,是对现代文明和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的公然挑战,更是对辛亥革命和五四运动所确立的平等原则的巨大倒退。中国人民要认清“三个代表”的反动实质,在思想上、行动上与“三个代表”彻底划清界线。我们中国人民需要的是在精神上、心态上与自己平等的人或政党来做自己的代表,而不是自命不凡、趾高气扬、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精神贵族来做自己的代表,更不是野蛮无耻、蛮横霸道的无赖或黑帮老大来做自己的代表。这样的人或政党不配做人民的代表,也不会代表好人民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只会被他们代表得越来越边缘化,都被代表到他们的腰包里去了。
       惟有平等之心待人,视人民为最大,视人民为领导的人或政党才配做中国人民的代表,才能代表好人民的利益。
       共产党60多年来代表下来代表出了3个结果:1、代表出了一个穷凶极恶、贪得无厌的特殊利益集团,一个权贵资产阶级集团;2、代表出了一个最被边缘化的农民群体;3、代表出了一个充满等级、精神贵族价值观的文化。这就是所谓的先进生产力,这就是所谓的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就是所谓的先进文化。
       江泽民与他的“三个代表”将被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