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中共将在全民恶搞中崩溃(图)

34554

韦拓
 
【人民报消息】萨达姆被吊上绞架归西,伊拉克人民哈哈大笑;穆巴拉克被关进笼子受审,埃及人民哈哈大笑;卡扎菲从下水管里爬出来求饶“不要开枪,我是你们的父亲。”利比亚人民差点笑岔了气。什么时候,轮到我们中国人开怀大笑?

有一则苏联老笑话是这样说的:勃烈日涅夫同志当上苏共总书记后,把乡下老母亲接到莫斯科。他得意洋洋地向老妈展示自己的豪华别墅、高级汽车、名贵家具,完后问老太太怎么样?老人说:“儿子啊,这一切都很好,但是——共产党来了你怎么办?”

苏联解体前,政治笑话满天飞。这是一个政权的末日征兆。世界史证明,极权压迫下的人民个个都是冷笑星。而我们中国人是五千年文化的传人,再少的料,我们都能让它放卫星,更何况中共比苏共还搞笑,其自我恶搞有时就像毒奶喷涌,堵也来不及。原因无它:它的存在就是个最大的笑话。

统治十几亿人60多年,可从来没人投票让它统治;它从没向自己杜撰的国家申请注册,还永远摆在“国家”之前;GDP号称世界第二,大送豪华校车给洋人,却让62个P民(指不礼貌的人民)孩子挤在9人“校车”里;全国一万多家报纸、电台、电视台,没有哪家敢不鸟李长春;撞死人,不下跪不赔罪,竟敢高呼“我爸是李刚”!

这就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搞笑党国,还等什么,不搞它枉为中国人!

全民恶搞,从我做起

党国现在“进步”多了。20多年前,据说买传真机还要在公安局登记。因为那时家庭电话不普及,传真机是联系外国的唯一手段。

吃完晚饭全家围坐在九吋黑白电视前欣赏“新闻联播”,是美国人永远看不到的中国政治风景。党说啥是啥,你不能说党是啥。现在好了,我们P民也有了话语权,用手机、视频、微博发言……每个人都成了媒体人。
 




恶搞央视 爆笑“宿舍新闻联播”火了。(网路截图)

虽然央视还在每晚七点准时扰民,却不断遭遇挑战。什么“大宋新闻联播”、“山寨春晚”……最近又开始疯传“公寓电视台新闻联播”。一段13分59秒的节目由山东聊城大学几位平民的孩子制作播出。操场看台楼梯代替党国领导人专机玄梯;三五个毛头小伙摇着纸红旗欢迎领导驾临;领导煞有介事的亲民训话,应急处理挥着扫帚簸箕打斗的群体事件;厕所冒水重大自然灾害中,宿舍官兵奋勇抢救漂在水中的数只“小强”……

原装场景,地瓜级制作,既无俊男也无靓女出镜,之后却引来爆笑,全国好评如潮。所有观众都从四个字的招牌中看到了恶搞——新闻联播。

这个零成本制作的宿舍级节目受到全国网民煽热,皆因它以冷幽默形式说出了国人的真实感受,那就是再不能忍受央视,再不能忍受新闻联播!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节目主播雨亭在微博中点评:“男播稍有喜感且貌似提词器稍低了些,女播台风端庄大方、播报自然颇有修平老师的范儿,镜头剪辑清晰顺畅、镜头语言准确丰富,出镜记者及同期声运用也严谨得当,最主要是整体稿件编排……就一个字:“牛!”
曾经在CCTV工作过的美国教授蒋敏说:“央视内部流传一个笑话,就是30分钟的《新闻联播》,前十分钟播放中国领导人很忙,中间十分钟播放中国人民过得很好很高兴,最后十分钟播放其他国家的人生活在痛苦之中。”

“公寓新闻联播”拿央视开涮,惟妙惟肖地复制了令人厌恶的新闻联播精髓,所以引起共鸣。

央视有被恶搞的条件

央视的假话、丑闻、笑料、穿帮镜头早已享誉中外,就像《大纪元》2008报导的,近年“补妆门”、“哈欠门”、“露腿门”、“镜子门”到“卫生巾门”、“鸵鸟门”在央视频频出现。

2008年9月,新闻联播甚至在播报完22家问题奶粉企业的名单后强调:“有关专家提醒三聚氰胺是一种低毒的化工产品,其后果是造成泌尿系统疾病,绝大部分结石婴幼儿可通过喝水排出来,即使出现肾衰竭也能治愈。”

难怪有人拿电视和电脑比较。一开电脑:就觉得社会黑暗,官员腐败,恶势力横行,民不聊生,仿佛马上就要革命了;一开电视:就觉得社会和谐,人民幸福,载歌载舞,天下太平,长治久安,一百年都不会出事。电脑是生活照,电视是婚纱照。

这更证实了网闻所披露的:《新闻联播》一直有自己完整的一套意识形态植入技术。其内容播出的顺序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外交、访问、会议以及视察活动;中央或中央政府开的某项会议,先后次序排列完全不是以其重要性,而是由领导人的排名先后决定;在重要会议上,每一个政治局委员,都会给时长大致相等的镜头。

每天下午五时半左右,分管新闻的副台长和新闻中心主任审看当天播出的《新闻联播》样片,重要新闻往往还需经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领导审看。

据曾经在央视工作过的资深电视记者回忆说,在巨大的联播审看室里,副台长和中心主任坐在东边的两张大沙发上,送审的记者、陪审的制片人和部主任等分坐在两侧长椅上,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有两部引人注目的电话,其中一部是直通中南海的红机。审看时,红机一响,审看的台领导手一抬,送审记者立即按住暂停键,众人马上屏息静气。鸦雀无声中,就见领导对着电话一边点头一边说是是是,等到领导放下电话,手一指,记者马上按下PLAY键,大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继续审片。

审过了的,欢天喜地,赶快将样片送到新闻编辑部联播组当天的值班编辑手上;要改的,屁滚尿流,立即蹦到隔壁机房修改;片子毙了的,垂头丧气而去。

对于这种通过中央喉舌自上而下进行社会治理的执政模式,一部分人自我阉割,通过内部学习,强化自己和体制间的价值观认同,另外一部分人则陷入几近人格分裂的挣扎。

中共将在搞笑中崩溃

对于一个不让人民这,不让人民那,自己却可以任意胡来的政权,中国人民有个漫长的反应过程。那就是:相信—不信;吓坏—忍受;看透—恶搞。

据香港媒体2009年相关调查显示,截至6月10日上午10时,62.4%的线民“不认可《新闻联播》现在的播报方式”。

《大纪元》报导,2007年12月,中央电视台宣布该台的《新闻联播》为全国观众最喜爱的电视栏目,自称该结果来自“2007年全国电视观众抽样调查”。

这么明显的自我恶搞正说明央视神经硬朗。此新闻经各大网站转载后,网友恶评一发不可收。有人称之为“国际笑话”,说“不怕不要命的,就怕不要脸的。”“新闻联播是什么啊?就是每天七点定时说谎的一个节目。”

更有损的:“小孩哭吗?让他看新闻联播就不敢了。”

“想折磨死一个人,最好的做法就是让这人连看三天新闻联播。其结果应该是:首先发疯,然后自杀。”

“看多了新闻联播真会变笨……我爸今年才45岁,我怀疑他有点痴呆了,可能跟他天天看骗人的东西有关。”

更有美女开出下嫁条件:看新闻联播和春晚的一律免谈。

也有人为央视“辩解”:很多中国人之所以不喜欢看新闻联播,是因为妒嫉里面的中国人过得幸福快乐。

不幸福的人则怒斥:土地,清朝时是我家的,北洋政府时是我家的,民国时是我家的,日伪时期还是我家的,你来了土地就变成你的了?连小日本来了都没有说土地是天皇的,住房建房要向日本天皇买地?你TM的来了,地就成了你的了?你TM的比小日本还强盗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30年你们拚命毁文化,后30年你们拚命毁物质:夜以继日的挖取地下资源贱卖,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赋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女却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

《大纪元》刊登过中国大陆警察入职誓词: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我保证忠于中国共产党,忠于人民,忠于法律;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另有美国警察入职誓词(开头一段):

“作为一名警官,我最基本的职责是为公民服务,保卫他们的生命和财产,保护无辜的人不受冤屈,保护弱小者不受欺压,打击暴力,维护和平的社会秩序,尊重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自由、平等及享受司法公正的权利。

我们无法拿央视对比美国的电视。但从共警的誓词中,我们可以联想,假如央视有上岗誓词,其搞笑度一定不输共警誓词。可喜的是,我们可爱的大学生们,已经把央视潜规则了。

李承鹏也跟着起哄:对美国“最最受不了的是——打开电视全是负面,全然看不到祖国的希望,也没有一档叫新闻联播的节目来疗伤。在国内我们天天骂美国政府,到了美国,人们还是天天骂美国政府。国内媒体天天批评奥巴马,到了美国,媒体还是天天批评奥巴马。国内的专家嘲笑华尔街,在美国,连华尔街自己都在嘲笑华尔街。花那么多钱,都搞不清到底是移民到了美国,还是偷渡回了中国?”

对限娱令,李承鹏继续恶搞:前段时间,国家广电总局决定限制各卫视娱乐节目,我觉得“限娱”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为什么只限制19:30~22:00的娱乐节目,不限制19:00~19:30的那档娱乐节目。那是一档看的人没当真、念的人没当真、写的人没当真、下命令的人更不当真,可大家集体假装很当真的样子,且一当真就是几十年……的王牌娱乐节目。

这样看,一场童叟恶搞、全民恶搞、四海恶搞的飓风,必将搞得党国人仰马翻,镰刀断裂,斧头砸折脚后跟。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17/12 01:54:28 AM
中共在国际就是缩头乌龟!在家里被人民恶搞。其下场就是在北京成立一个审判中共国际刑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