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紫韵  >  谈古论今
唐风:南都刊“法教班”曝光中国“法制”现状

34699

日前,南方都市报刊发记者张国栋发自山东的消息《信访局里的“学习班”》,再现当今中国执政当局和执政者们,具有当今世界各国政府都无法相比的权利。那就是他们在对付敢于不甘逆来顺受的人,可以采取名目繁多的办法“学习”、“教育”或“改造”,该文从“法制教育”方面披露了当今中国“法制”现状。

“学习”期间连“放风”的权利都没有

《信访局里的“学习班”》和《非正常上访者的“法教班”》报导了山东平度市十里堡村访民李保文自2010年3月始因征地补偿问题频繁上访,一年后,他称被带进平度市委党校强制“学习”,5天后转入平度市信访局,直至写下不再上访的保证才被放出,总共被关17天。与他同批“学习”的还有另外4名同村上访代表。而小泥河头村村民王建新、王茂林描述,今年8月他们也以类似方式“被学习”约10天。

“被学习者”在“学习班里”吃、喝、拉、撒、睡都在一个小房间内,被剥夺了监狱犯人都具有的权利,他们惊呼“哪怕犯人也有放风权利”。

今年49岁的李保文是山东省平度市同和街道十里堡村人,2000年入党,他基本没参加过平度市相关党员活动,更不知道平度市委党校在何方。今年3月,他终于知道了。

杨希军称,他们5人被送进2号楼里安有防盗门窗的5间房内,一人一间隔离并限制出入,外面的门用绳子扣住,并有人专门看守。

平度市开发区小泥河头村村民王建新、王茂林同样反映村务公开问题,因久未解决成为老上访户,也被送进“学习班”。二人在接受南都采访时称,今年8月2日,他们被开发区信访负责人周奇以看文件为由,带至一个挂有“平度市信访局”牌子的院子,除去腰带、手机、钥匙等物件之后,送进只有一张床垫的小房间,同样只靠一个小馒头或火烧、一杯水解决吃饭问题。

看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共党的干部越来越“精明”了,不用费很多气力,就可以把“学生”们“招”来,来了之后,还要让你专心的在“单间”里“学习”,随便弄点吃的塞进去,饿不死就行。由此,我联想到了动物园,动物们在腥臊的笼子里,转来转去就是出不去。显然共党们没有把民众当人对待。

共党干部可以随意增加“学生”的“学习”时间

在“被学习”的第16天,杨希军称,信访干部找他谈话。杨说,村里的土地都快被征没了,村民没有得到补偿,难道不应该上访?对方听后,表示“以你这个态度,再关两个月”。

回忆起这段经历,李保文感觉自己就像“囚犯”:没有人身自由,每顿饭只给大半纸杯水,一个小馒头,一块小咸菜。当时天气较为寒冷,房间的被子却被拿走,晚上12点后才送回。因为冻得睡不着,李保文患上感冒,连供应的小馒头也吃不下,5天里几乎没进食,仅靠几杯水维持体能。

“学习材料”是一张印有信访条例的纸,此外,他们还被要求写下认识到自身错误、不再上访的保证书。李保文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错,只写下自己上访的经历和感受,被告知不过关要重写,直至“执法者”满意为止。

由此看到,这些“上访者”的处境,还不如动物园里的动物了。他们不但身体遭受虐待,还要在精神上承受必须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忍受违背自己良知意志的痛苦。其实,这种“法教班”不只是山东一地,这是中共当局自上而下的在全国铺开的。
看过这些报导后,我觉得这简直是小孩的把戏和玩笑。中共当权者们个个像个大法官,具有让人惊讶的权利。难怪奥巴马告诫中国当权者要想一个成年人。美国国会和很多民主国家都多次谴责中共对人权和信仰的肆意践踏。

法轮功学员被“学习”得更加骇人听闻

其实,南都由于中共的高压,很多惊人内幕还没有曝光出来。请看被中共极为恐慌和不惜耗费巨资不断试图封锁、攻击的海外网站明慧网的消息《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2/225749.html)

这篇文章可以说是对南都报导未尽事宜的重要补充吧。文中披露:自2001年至今粗略估计约有数千人(次)的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到类似“学习班”遭受“学习”。
文中列举了长春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强制法轮功学员“参加”“学习”的内容:隔绝、监控、不让睡觉、逼迫看诋毁法轮大法的视频、谩骂殴打、欺骗、不让家属见、强制坐小板凳、灌食、强制注射不明药物、性侮辱、电针扎、包括强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缴纳伙食费,每天40元。

在名目繁多的“学习”项目中,有的甚至连亲人都被迫“陪同”“学习”,还有“被教育死”和“被学习死”的。

法轮功学员高继东是吉林省长春市涉外地税分局的员工,30岁,会四国语言。他坚持认为修“真善忍”没错,抵制这种“学习”,要求无罪释放并绝食抗议。警察开始给他灌食,灌食时听到他痛苦的叫声、呕吐声和警察们的叫骂声。每天灌一、二次,大约灌了四、五天,这时他开始吐血。怀疑胃可能被损伤,警察怕出人命就停止了灌食。高继东当时被“学习”得皮包骨头,没了人样。法制班恶人为了推卸责任把他的父亲找来,以种种藉口来掩盖犯罪事实并诱骗老人在一张写着“继续灌食或静脉注射葡萄糖或盐”的纸上签字。

法轮功学员张忠余,原为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多次被警察绑架,遭受各种酷刑后,小腿肌肉萎缩,没有知觉,只能爬行,关押中已卧床半年多。在这种情况下,长春法制教育学习班还强迫他“学习”,把他关在墙上渗着水珠、被子都潮湿的房间,导致他全身长满疥疮,痛苦不堪。法制班恶人还以护理他为名,把他的姐夫“招”来,陪同“学习”。使其亲人因“陪同”“学习”遭受经济上损失和肉体与精神上的痛苦。

东北师范大学教师白晓钧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超期关押7个月之后,拒绝“转化”,被送到这种“法制班”后,一直拒绝“学习”,“执法者们”见状又将白晓钧直接送入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继续“教育”。就这样,2003年7月18日白晓钧“被教育死”。

张树山老人被非法劳教期满后,因坚定修炼法轮功,被长春市双阳区“六一零”绑架到位于长春兴隆山的“法制班”继续“学习”。被强行注射药物,使张树山的大腿又肿又黑,身体很弱,生命垂危才将张树山送回家中。张树山老人难以承受这种因长期吃不了多少饭导致营养不良的“学习”,于2005年2月27日晚“被学习死”。

“学习班”仍在扩大“专业”和“招收”“学员”

目前,在中国大陆,这种“学习班”是省、市、县都有,“学习班”仍在扩大“专业”和“招收”“学员”。“学习班”不但强制法轮功“学习”,而且扩大到“招收”各类上访、维权人士“学习”。这可能是中共执政当局“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思想、江代表的整人理论。
从南都和明慧网上关于“学习”方面的报导,就可看到当今中国法制状况的一个缩影。更有甚者,有被“喝水死”的,有被“睡觉死”的,一些法轮功修炼人被折磨死后被告知“心脏病突发死”或“自杀死”,一个老太太在抵制强拆时被“活埋死”,敢于揭露共党官员贪腐行为的共党体制内官员“被跳楼死”,维权村长钱云会被执行“车祸死”,等等等等。

常言道,物极必反。中国当权者,这些共党官员们,为了维护自己和共党集团的利益,对民众的种种高压迫害已经到了肆无忌惮、丧心病狂的程度,这就更加说明中共的极权统治到了崩溃的边缘了,这种高压势必在加速矗立在共党“中央”的火山爆发。

中港台时间: 2011-11-23 15:19:21 PM 【万年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