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形势大变 中共的渗透控制突然失灵了

34970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横河。最近连续出了两件学生会的事情,一件是在香港,一件是在英国剑桥。

香港学生会事件

香港的事情比较简单,香港城市大学的学生会选举,出现了4名候选人是共产党员参选内阁,导致城市大学的学生抗议,抗议什么内容呢?是校园被共产党渗透。同时,在香港岭南大学的学生会有一名学生会候选主席,他本来是隐瞒自己共产党员身份的,后来在同学们争论平反“六四”的时候暴露了他的党员身份,结果其他的内阁成员就不再相信这名候选人了,他们表示如果这位候选人当选的话,他们就会集体总辞职。这件事情在香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随着入读香港各个大学的大陆学生的增加,参加到学生会的竞选,还有进入学生会,以致逐渐的参与学生会决策的过程必然就会增加。这里其实有两个效应,一个效应是大陆的学生通过这种方式学习到了民主决策和言论自由,这是比较好的一方面;但是也有另外一方面,就是大陆的学生会把中共的影响带入学生会。BBC《香港观察》一篇文章当中就提到,这些来自大陆的学生告诉香港人说:“在国内大学是为了找工作而入党的”,所以叫香港人不要太认真了。《香港观察》这篇文章提出的问题是中共的渗透在香港是否是真的无孔不入?还是港人把党员身份看得太认真了?

事实上中共对香港的渗透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党、团员尽管他在香港读书的时候、去的时候并不一定就带着这种任务去的,但是如果一旦有机会进入学生会的话,中共他是可以通过组织路线这条路,来要求他做什么事或者要求他不做什么事,如果他是党员、团员的话,他很难拒,或者很难避免中共通过这条线来给他下命令。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大陆的学生他受党文化教育的影响,他不自觉的会用一些西方生活的人难以理解的方式来解释问题、处理问题,这方面的影响就更微妙、更不容易觉察。就是包括当事人在内,他在做决定的时候、他在发表观点意见的时候,他都不一定能够清楚的知道他这些决策是受了共产党文化的影响而做出来的。这个有没有解决方案呢?如果他是党员、团员,如果他真的接受了香港民主自由的理念的话,他应该去公开的声明退出中共、或者退出共青团。在这里,香港的学生确实已经有学生会的成员,通过《大纪元》网站退出共青团的,从组织上他和它切断关系以后,他就不接受它的命令了;另外一方面,他从思想上也就很容易的清除共产党的影响。这是香港的情况。

英国剑桥中国学生会的丑闻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英国剑桥发生的中国学联的怪事。这个英国剑桥中国学联的问题要比香港的学生会的问题复杂一些。《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调查文章,这篇文章详细的介绍了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简单的说,就是剑桥的中国学联2010年当选的学联主席叫常非凡,她在3个月以前没有经过选举就宣布自己连任了。这样一来,就有一些学联的成员去向剑桥的校方投诉,他们就要求按照中国学生学联的章程规定来组织竞选委员会,征集候选人,重新进行选举。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很不寻常的,一般来说这种校园的社团应该是自己内部解决问题的,很少会向校方投诉,而且校方一般都不会介入到社团里面内部事务去的。当知道了有人去投诉以后,自己任命的学联主席常非凡马上就给反对这一方扣了一顶“分裂学联”的大帽子,而且还说了一句话:“中国人民追求和平和友谊,大家还是学生,更不应该搞政治斗争。”到了11月3日的时候,剑桥的校方就介入了,宣布到12月2日举行中国学联选举。在这之前由于学联自己内部没有能够达成一致,使得这个在剑桥已经有了27年历史的学联,被剑桥校方给注销了。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学联它是个什么组织?从《南方周末》的报导当中看不出来;学联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也有简称就叫学生会CSSA。实际上它是由中国驻外的使馆、领馆直接控制的学生组织,从表面上看它是在各个学校注册、独立的学生团体,但实际上它和其它学校里面注册的一般的学生团体并不一样。因为一般的学生团体它是独立的,即使是来自某个国家的团体,它也很少会受那个国家的政府去控制,而且那个国家的政府也很少会去主动的控制这样的学生团体。这是中国学联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中国学生会在实际的操作当中……这在全世界的中国学生会都是一样的,它更像中国大陆的学生会,而不像所在国家,或者所在学校的社团。

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剑桥中国学联当中出现各种难以理解的现象,就比较好解释了。比如说当一些学联成员向校方投诉以后,常非凡给人家戴上“分裂学联”的帽子,还说:“中国人民追求和平和友谊”,这是学校里面的一个学生会内部的事情,它和中国人民有什么关系!和政治斗争有什么关系!这个口气其实就是中共官员的口吻。这个人为什么能想出这样的话来?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出来的!要么这个人从小在国内就是当学生干部,她已经习惯于自己来代表党了;要么就是在领馆内部开会开多了,她忘记掉了自己只不会是一个留学生,她不是领馆教育组的官员、也不是中共派驻国外的官员,她忘记这一点了。

这个事件还要注要一点,就是常非凡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有一帮人。你可以看到,它(学联)已经分裂了以后,有一帮人是跟着她走的。在一个普通西方的校园社团里面,如果一切都按照章程办事的话,不可能出现没有经过选举就自己来任命自己的事情,这个在别的社团里面不会产生的;第二,一旦出现这种事情的话,大多数的人、可以说99%的人根本就不会承认她,所以她一个人给自己戴一顶任命的“主席”或者“会长”的帽子是没有用的,因为没有人会听她。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学生会里面,或者叫学联里面就会有人去明显的、无视自己学联的章程和西方民主的基本程序,而跟着她跑呢?这个在别的国家社团里面不会出现的,是因为即使她自己任命了,她只能一个人当光杆司令,不会有人跟着她的。这个就是在党文化下面教育出来的中国学生一种特有的现象,就是它不是以章程来确定的,是以政治正确而不是以程序正确做为他选择站在那一边的原则,而这个政治正确完全是符合领馆和使馆官员的爱好,就是使馆官员认为这个人比较好、他比较喜欢他,那么就会有一帮人跟着这人跑。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一个社团成员如果他自己就能够宣布不经过选举就当选了,那么一定他有依仗着一个更高的权威。民主国家选举也会有舞弊,特别是在一些民主不够成熟的国家,但是它舞弊也是要在表面上让程序看得过去的,就是说他没有办法这样子蛮干的。怎么会在中国学生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它只可能存在于这个中国学生会实质上的不独立。常非凡她自己的说法就非常能够说明问题,她说她所代表的是合法的、正统的、官方的学联。这里讲的3句话就有3个问题,合法是合谁的法?当然她讲的不是合英国的法律,或者是剑桥的社团管理的法律或规章,肯定不是。她讲的合法,是合在中国实际实行的那种人治的东西,连中国的法律都不是。第二个就是正统,是谁的正统?它不就是个学生会吗?学生会有什么正统和不正统的?应该是按照章程选举出来的就是正统的,她要宣布她是正统的,又没有经过选举的话,她所说的就是中共的正统,因为中共在国内也没有正式的选举,它也宣称它是正统的。至于她说的是官方的学联的话,任何学生团体都是属于民间团体,而且是学生的组织,它都不是官方的。只有中共控制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它才有官方的色彩。她在这里所说的要守住阵地,她当然就不是守住中国在剑桥的留学生的利益,而是守住中共对学生会控制的这个阵地。常非凡说:“我们已经非常开明和民主,才允许这些声音发出来,也允许这些人团结在学联周围。”这里的“我们”指的就是中共,她把自己看成是中共的代表了,而且她居然说:“允许别人团结在学联周围”,她以为她在开党代会呢!

特别有意思的是很多转载的版本缺了一段,这一段就是有一位2009年参选的学生提到当年他的竞选姿态,与其他两位志在必得的候选人所形成的极大的落差。他所说的就是其他两位都提到了2008年的奥运火炬传递,温家宝总理几个月在剑桥前的演讲,他们声称要成为阻止藏独份子,挡住向温总理扔鞋者的坚强手臂。当然后来转载的时候,很多版本有意识的把这段话给删掉了。实际上这段话与其说这两个人在竞选,还不如说他们是在向领馆、向党表态。当然也有人说这个是中国学生不懂民主,其实还不是。因为你入乡随俗,你到了别的国家,你到了别的地方,你当然就是要学当地的做法,别的社团都能做,一学就会,这个我看中国人不会笨到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所以如果没有领馆的干预,没有领馆对学生会选举的介入,一切按照程序办的话,我觉得中国人是很容易学会学生的民主选举的。

纽约市主计长的困境

刚才举的两个例子都是学生会的。第三件事情跟学生没有关系,但是它还是和中共在海外的渗透、特别在华人社区的渗透有很大的关系。当英国剑桥的中国学生会出现危机的时候,隔着大西洋,纽约市主计长刘醇逸的竞选活动,甚至是他现任的职位都开始出现了问题。这个事情怎么发生的呢?就今年上半年,刘醇逸已经筹款达到了100多万美元了,尽管他那时候还没有正式宣布参选,其实到现在他都没有正式宣布参选纽约市市长,由于他的筹款能力特别强,而被认为是2013年纽约市长强有力的竞争者。上个月,10月12日《纽约时报》首先报导了他们报纸所进行的一个调查结果,发现刘醇逸的捐款人有问题;在捐款的过程当中他们发现了有几种方式是可能涉嫌违法的。一个是冒名捐款,就是一些名单上捐款的人,他们声称自己并没有捐款,而很多小额捐款是同一个人签名的,另外还有假地址和假的公司。按照纽约的《信息法公开》竞选人捐款人名单是公共信息,谁都可以去查的,所以《纽约时报》就去查,然后按照名单上的公司和人名去追踪,结果发现名单上有的公司和地址并没有名单上那些人的名字;他查到这家公司了,这家公司说没有这些雇员。就是有人用了假地址,用了假公司的名子。

另外还有一种“捆绑捐款”。纽约规定一群人可以一起捐款,每个人捐一部分,由一个人去捐,但是这个人捐的时候,必须要把这一群人每个人的名字、地址和联系方法都登记上去,只是这个人代他们交而已。但是在刘醇逸的“捆帮捐款”当中有很多没有具体捐款人,就是每一小笔是谁捐的?这个没有。到现在没有公布。这些做法都是违反法律的。

到了11月15日的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就逮捕了刘醇逸的主要筹款人之一、福建同乡会的副主席潘心武,潘心武立即就被联邦检查官控以“阴谋罪”和“电信欺诈罪”。为什么逮补他呢?是因为有一个联邦调查局外的卧底探员,他冒充一个企业家给刘醇逸捐款,总额是1万6千美元。美国规定个人对竞选的捐款不能超过4,950美元,这笔钱至少是3倍多于个人捐款的上限了,所以潘心武就找了20个假捐款人,每个人名下捐800块钱,这就是显然违反了美国竞选的法律了。然后主流媒体就连续进行报导,《纽约时报》至少报了4篇;另外,《纽约邮报》、《纽约每日新闻》还有一些地方媒体的报导,现在还在持续的发酵、升温;同时联邦政府对刘醇逸竞选基金问题的调查还在继续深入进行。这是目前的情况。

这件事情,美国的媒体、包括中文媒体都已经开始广泛的报导了,所以我们这里就不多提了。我们今天这里讨轮的是中共的意识形态和它的软实力的输出。我们感兴趣的是一个美国的民选官员他是如何和中共勾搭上的?我们看到中共的统战工作有一部分就是针对海外华人政客的,不管你是第几代中国人,只要你有华人的血统在,中共它就认为有权力来管你,所以如果有华人血统的人进入了政坛以后,中共一定会去关注他、去报导他、去接触他、去试探他,然后就拉拢、利诱,这个对于中共来说是无一例外的,它都要去这样做的;但是,是否接受中共的统战那是个人的选择。

刘醇逸从参政以来,他就经历了这个过程,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是中共的主要媒体一直连续的对他作重点报导;另外一方面,刘醇逸本人来说,他2006年到中国,接受了凤凰卫视等等喉舌媒体组织的一个叫做影响世界杰出华人奖,他本人在“神五”、“神六”发射的时候还到领馆去祝贺,并且他参与或组织了一系列和中共的政策一致的亲共社团的活动。比如在纽约中心的弗利广场,亲共社团组织的抗议美国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支持北京组办奥运会的集会,它的许可证就是刘醇逸帮助获得的,而且刘醇逸本人还在集会上发表了演讲。这一步一步的互相试探、互相接触、互相表态,最终刘醇逸是在法拉盛暴徒攻击法轮功这件事件上,向中共表了忠心,因此就迈出了最关键的一步。

就在那个事件当中,他做为一个民选官员公然去庇护暴徒、偏袒一方,这个在美国的民选官员当中是极少见的。即使他有观点,或者是倾向某一方的话,他在大面子上要做得过去,像他这样子在公众面前偏袒一方这种做法,那确实是非常少见的。除了要向中共表态以外,还很难找出别的解释来。但是正因为他那样子表态了,也就把他和中共可能存在的不正常的关系曝露在美国的公众面前了。

这里就要考虑到在捐款的问题上,刘醇逸竞选的捐款有相当一部份是来自亲共社团的,我们不讲其它的社团捐款,就这一笔钱既然有这么多人被人冒名捐款了,最终肯定是一定要有人出这笔钱的,这些被冒名的人并没有出这笔钱,那么这个钱最终是哪里来的?我相信FBI一定会继续追下去,而且至少能追出一部分来。像潘心武是帮他操作捐款的,如果他为了保自己的话,他要么就是咬出刘醇逸来,要么就是咬出亲共社团来,他总得咬出一个来减轻自己的罪行,所以这样一步步追下去的话,一定能追出相当一部分来。

报导说FBI从2009年开始就在调查刘醇逸当年竞选捐款是否有来自外国政府的,因为美国严格规定竞选的资金不能来自外国政府,以防止民选官员成为外国政府的代理人。这个外国政府对刘醇逸来说,当然就只有是中共。亲共社团不为了利益的话很少会去做这种已经在美国或者成为美国公民了,还要去做亲共的事情,也就是这些出钱的亲共社团,它为什么要出钱?要么就是指望从刘醇逸那里得到好处,就是将来他竞选上去了以后它从那里得到好处,要么就是有人会给他们补偿。

你像最近揭露出来的纽约亲共社团福建公所的某些人,中共当局让他们在福建低价收购土地,实际上就是抢劫农民的土地,让他们在那里搞房地产投资,这就是涉嫌用某种形式中共给这些人补偿,给亲共社团的领袖们补偿。而且这个中共自己还不要出钱,它是慷他人之慨,倒楣的是农民,中共自己不出钱,中共自己也没钱,它本来自己也是掠夺的。当然也不排除可能会有其它的方式,譬如说现金补偿啊,在国内的地位补偿啊,用各种方式来补偿他们,这个也可能的。随着美国联邦调查的深入,会有越来越多的真相会被揭露出来。

现在纽约的亲共社团和亲共媒体以及中共国内的报导,一方面是明显的要撇清和潘心武的关系,另外一方面对于刘醇逸这边就打种族牌,渲染说是美国主流社会有人不满意华人可能会竞选市长,因此想办法要搞倒他。实际上美国人对程序的正义看得非常重的,就是容不得在选举程序当中的违法行为,或者是选举以后、担任公职的时候的违法行为,特别是利用公权力。你想,尼克森总统是美国人,人家照样弹劾他;柯林顿总统是美国人,人家也照样弹劾他。这里弹劾并没有种族的问题。

另外一方面,做为一个美国人民选出来的官员,人们当然希望他去代表美国利益,而不是代表中共的利益;你不可能一边在公共场合和重大事件当中保持和中共一致,另外一方面却要求选民和媒体无视你的亲共的政治立场,这是做不到的。在中国大陆的媒体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别人也这么做,却盯着刘醇逸,因为刘醇逸是亚裔、是华裔所以别人盯着他,别人这么做怎么没有人盯他呢?”问题是在美国违法就是违法,谁做都是违法。没有美国的司法调查,没有美国的媒体调查,中共的喉舌媒体凭什么说别人也这么做?除非中共喉舌媒体知道中共给了其他候选人钱,但是没有被揭出来,那也就是中共承认了自己用钱介入了美国的政治选举。

其实在美国的中国移民,他的最终的利益是和美国人民一致的,在美国的华人,严格的说没有华人单独的利益;美国有了好的政治生态,是华人的权益得到保证的基础,不存在说选出一个华裔的官员就维护了华裔的利益。要是那样的话,那你到台湾去参加选举,选出的肯定是华人,那就肯定维护华人利益了?在中国大陆你连选都不用选,当官的一定是华人,就这样的话在中国大陆中国人的利益都被保护了?这个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这三个看上去独立的事件,却反映出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其中有一特点是很值得深思的: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它是一国两制,中共的渗透、控制有几十年历史了,但是香港的学生会,香港市民努力在保持和悍卫香港的自由民主,抵制中共的压力,学生和学生会在这里表现相当出色,也相当程度保持了他们学生会的独立;英国剑桥中国学生会实际上是远离中国的,应该比香港的学生会更远,但是却成为了一个和英国的剑桥传统和英国的国情格格不入的独立王国,变成一个比香港还要中共化的组织;而刘醇逸是美国民主社会培养出来的美国政客,却主动的投中共所好,幸亏美国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它的民意不容忍,而且又有一套法律和规定可以来规范和处罚。

看来防止中共渗透和控制是多方面因素综合的结果,首先是人们要认识到这种影响对当地民主政体的危害,这在三个事件当中都是一样的。然后是相关的人员,包括中国人,包括中国的学生他们的意愿和行动。比如香港的学生,他们就要求抵制中共党员的渗透;而剑桥学生会的一部分成员也做了这样的事情,向校方投诉要求重新选举;纽约的媒体也是做了这样的事情,把涉嫌竞选违法的事情给披露出来了。最后是利用现有的机制来约束它、限制它、以致于消除它。香港可以解散学生会;剑桥校方可以介入监督选举;而纽约则是通过竞选财务委员会进行竞选经费的调查,而联邦当局进行犯罪调查和联邦检察官控罪,是用这种方式阻止中共的意识型态和文化软实力的入侵。好,谢谢大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1/27/12 09:50:32 AM
传说大西洋一盗国有一个六人组无所事事,也就身无分文,无奈中落草为寇,作尽了坏事,把作人的良心都丢了!打一字迷
游客
   01/04/12 10:01:09 PM
要斩短中共伸向世界各处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