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乱世败象
罔闻天意!习访美 白宫演闹剧(多图)

36113

李晓
 

习进平访美,奥巴马没谈王立军问题,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人民报消息】白宫是有专门的幕僚班子来全盘考虑战略部署的。习进平访美之前发生了王立军逃入成都美领事馆,并交出存有中共绝密情报的光碟,震惊了世界。 这是偶然的吗?这不是上天把筹码塞到白宫手里,让他们利用这个机会推倒中共柏林墙吗?

但是,白宫把王立军送还给中共,并且在习进平访美时装傻充楞,好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2012年2月6日,习进平访美前夕,王立军逃入成都美领事馆,交出资料、光碟,并向美国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层的材料,其中非常有价值的部份,包括有关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江泽民侄女婿周永康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及密谋计划整垮习近平,不让他顺利接班等重磅炸弹消息,至于贪污腐败,美国并不在意,因为中共贪官污吏们的黑钱都存在海外,美国比王立军知道的还多。

2月8日,国安部副部长邱进等人把王立军带回北京,王立军把在美领馆里的所作所为都交代了。

2月13日,习进平访美,对于美国政府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与习进平摊牌的机会,因为王立军不是把消息透露给西方媒体,而是直接交给了美国政府,所以向全世界公布王立军拿来的证据,不但可以打乱薄熙来、周永康等人的计划,而且也可以给习进平一个表态的机会。

但是,在上天给了美国绝佳机会的时候,奥巴马政府没有顺天意而行,而是把王立军提供给美国政府的秘密资料,送给了美国私家媒体,让他们象播电视连续剧那样,几天掀起一个小小高潮,勾着读者的兴趣。这种做法是投机政客的做法,很不光明磊落,很龌龊。

目前,联合国急需要解决的是叙利亚问题,血腥独裁者阿萨德一直在杀害那些要求他下台的国人。联合国理事会现在就中共这一票反对,而法律规定,有一票反对,决议就不能施行。无法制裁阿萨德让世界愤怒。于是,奥巴马考虑用其它办法,能做的也就是美国支持叙利亚要求自由的反对派,提供给他们军火之类的。

但王立军事件出来后,美国政府不需要绕那么大圈子、不需要花一分钱,甚至中国都不需要付出血流成河的代价,只要美国把王立军提供的材料公布出来,后面的结果是看得见的,当中共黑幕撕开的时候,中共邪恶体制马上就解体,一天都等不了。

但,王立军这个活证人送还给了中共,王立军交给美国领馆的材料只不过为美国调整对中共的战略部署当作新方案资料而已。

美国政府把12级飓风中的中共送到了风眼里,外面无论如何惊险,风眼里风平浪静。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访美。

很多媒体预言说,2月13日习进平访美一定尴尬,但恰恰相反,王立军事件让他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超规格接待,不仅会见了美国奥巴马政府的所有重量级官员,而且14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得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会见。按照国家礼仪来说,只有美国盟国的国家元首才能够享受这样的特殊待遇。

更莫名其妙的是,同一天,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也以十九炮礼炮以及检阅三军仪仗队等高规格礼仪接待习近平的到访,法新社评论说,这是国防部给外国国家元首罕见的高规格接待。

脑袋让门夹啦?!

是个人都知道「奖惩分明」,都知道什么时候该惩罚,什么时候该褒奖,没有得100分的回家吃板子,得20分的回家被称赞的。但这种荒谬的事情就发生了。美国政府给足了中共国国家副主席,胡锦涛的接班人面子,并假装自己手里没有杀手锏,这等于直接表明了美国政府的态度,向包括习进平在内的中共决策层释放一个极其错误的信号:若不是你们投票反对制裁叙利亚暴君,在中国境内屠杀镇压老百姓,我们不会给你们这么大的面子。

奥巴马可以说,我们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你心里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但你做出的事情就是这个效果!

习进平是代表中共国来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让习进平怎样表现?让他主动提出改善人权? 美国都不把中共黑箱绝密作为武器使出来,习进平哪有坡顺着下啊,所以没有特殊情况,他肯定是照本宣科打官腔。

还记得高智晟在「我的心声」里的那段话吗?抄录如下:

 

2005年自信的高智晟。

2009年失踪,一年后复出的高律师。

今天,中共在全世界的「好朋友」、「好伙伴」们,他们对中国共产党这个当代人类最黑暗政权维护者的反文明现实大都心知肚明。但是这些中共的「好朋友」、「好伙伴」们却因为利益而成为泛黑暗政治的一部份。

还记得里根总统的那句话:「推倒这堵墙!」是在怎样的压力下说的吗?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西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发表讲话,
呼吁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推倒柏林墙」。

从西德采访回到美国之后,为总统撰稿的罗宾逊对他的顶头上司、里根总统写作班子的负责人托尼-多伦汇报说,想把在柏林晚宴上听到的话写进演说词里,而且要把「推倒柏林墙」作为重点的重点。

稿子写好后,罗宾逊拿去给总统看,里根抬头认真想了一下,然后说:「稿子里提到要推倒柏林墙那段,就是我想要说的;那堵墙一定要倒下来。」

尽管总统里根本人认可这段话,但是,讲稿被送交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之后,引起强烈的反弹,这两个部门竭尽全力,说必须把「推倒柏林墙」这段话给砍掉。

罗宾逊回忆说,对这段话,「负责东欧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打电话来,表示反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位高级官员通过备忘录的形式,来表示反对,柏林那位外交官发电报来,表示反对。」 各个反对部门、包括驻柏林的那位外交官,不仅是口头上说,而且还都落实到行动上;分别递上本部门撰写的、「更恰当」的讲稿。罗宾逊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其他部门提供了至少七份讲稿;每一份里面都没有「推倒柏林墙」那句话。

但是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委员会那些官员提供的讲稿,和罗宾逊要说的意思,大体上也差不多。

罗宾逊说,初看,这些稿子里的话、其中的涵义,和我要说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呀,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对我的那份稿子持有那么强烈的反对意见呢?仔细一看,字里行间的意思确实大有不同。就拿派驻柏林那位外交官提供的文本来说吧;「终有一天,这堵丑陋的墙将会消失」。乍听起来,也不错;但是,仔细一想, 「终有一天」意味着狮子和绵羊现在还得同床共枕,绵羊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另外,「这堵丑陋的墙将会消失」,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说这堵墙会把自己给搬走不成?事实上,只有当苏联人把这堵墙给推倒、或者是让别人把它推倒,它才能倒!「这堵丑陋的墙将会消失」完全忽视了人在这个过程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罗宾逊说,美国国务院和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实际上要说的是,里根总统可以上去讲一通这堵墙不应该存在这种话,但是他的话不应该砸的那么「实」,不应该那么直截了当。罗宾逊说,他们实际上是想让里根在这个问题上打打太极拳,搞搞花架子。

1987年6月5号,里根总统一行已经抵达意大利了,国务卿舒尔茨还在对那句话表示反对,并且让白宫的办公厅副主任杜伯斯坦将他的反对意见告知总统。杜伯斯坦将反对意见统统都对里根说了,然后把讲稿递给他,请他把那一段再重新看一下。

看过之后,里根问杜伯斯坦,你怎么想?杜伯斯坦说,我觉得那一段听起来挺好的,「但您是总统,您得亲自决定。」

杜伯斯坦回忆说,过了几秒钟,里根脸上浮现出大家都熟悉的、很难用话语形容的明朗的笑容,随后说:「把那段话留下。」

不过,来自国务院和国家安全事务委员会的反对派,直到最后,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就在里根抵达柏林的当天,再度递交了又一份他们认为里根应该用的讲稿。

在乘车去到柏林墙发表演说的路上,里根对杜伯斯坦说,一定会把那句话讲出来。里根对杜伯斯坦说:「国务院的那些小子们这下肯定要置我于死地了」,但是,里根坚持说,那句话是他「应该说的」。

1987年6月12日,美国总统里根在西柏林勃兰登堡门前发表讲话,呼吁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推倒柏林墙」!

因为这句话,里根被载入史册。

正义和良知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人民报首发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24/12 03:21:50 AM
你什麽都唔識
游客
   02/22/12 02:13:25 AM
2012來此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