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觉悟之旅
九天剑:兄弟,我没有吓唬你

36176

嗨,兄弟,吃了吗?红光满面挺喜兴啊!

退了吧?我就知道你是糊涂一时,聪明一世。退了好,无党一身轻,我是说中共邪党啊。爱参政,你在美国入个共和党、民主党啥的,多随意。又不让你交党费,也没有专职党委书记整天找你训话,把你绑在党和胡总、媳妇总(讨厌,又联想了)周围,你再也不会被哥们儿戳脊梁骨。各国的党不就是投个票选个总统啥的,很可能对你胃口。

来来来,喝一泡陈年普洱,摆摆你上回感兴趣的敏感词。

兄弟,那时你还小。我要说咱北京这地界儿,当年盛行打鸡血、喝红茶菌什么的,你会晕掉。眼睛别那么看我,真的。那还是在文革后期,全国人民被“三代表”他干二奶、江青等同志(不许往现代官员时尚那儿想啊,奶是祖辈。二嘛,你懂的)整的烙饼似的,翻过来调过去。好不容易江代表他干爷睡过去了,哭也哭了,真心假意自己知道,就像上俩月北韩人民哭金二胖那样死去活来,表面跟死了亲爹似的,谁知是不是哭晚上喝粥还没着落呢!

老毛踹腿儿没几天,昨儿个还红的不得了的4个人,被叶帅领着英明领袖华主席一锅端。十年来这乐子看多了。这下落停了吧,可把大伙累坏了。敢情没什么万寿无疆、身体永远健康啊!伟光正的党,闹半天还不如古代那些替天行道的“杆子”仗义,墙倒众人推,破鼓众人锤,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戏一出又一出,虽然每出都是史无前例的好看,可大家心脏实在受不了了哎!

歇了吧。正萎靡呢,老赵红光满面出现了,告诉大家一个补身子的绝方——打鸡血。兄弟,你不知道,人打鸡血?我怎么想怎么□的慌。可老赵无可辩驳的脸色,由不得人不信。那时候粮食是配给的。如果不是我老子还算个小干部,就我一个月30斤粮票,半斤油,可能会长成个侏儒。人们身体都柴的要命,于是乎,一传十,十传百,大队人马扑向农村捉鸡,尤其是公鸡。没热闹多久,又传鸡血不干净了,有人住院了,据说还有染上鸡瘟的,这一来人们脑瓜子降温了。

兄弟,我说远了吧?你听着新鲜?哪里,那时奇事多着呢。

话说人们不甘心啊。又一日,老钱提个提兜,神秘秘众人眼前打开。只见一只鱼缸里飘着一坨软体,红不红紫不紫的,甚是古怪。老钱让大家猜,有人说海蜇,有人说水母,老钱得意的宣布:“都错了!这叫红茶菌。”众愕然,没听说过这玩意啊,讲讲,干吗用的?“喝的呀!”老钱把他从哪儿学的艺,怎么培育,一股脑说完,称义务提供菌种,劝大家试试,说他喝了俩礼拜,睡的怎么香,大便怎么畅……毫无保留献给大家。那时候人厚道啊!

那年月,人们听什么都新鲜,啥邪乎事都敢试试。十年憋坏了,脑子里除了琢磨我爹怎么成了阶级敌人,胡同口那混混怎么当的革委会主任之外,生活单调混沌,精神一片空白。

来来,兄弟,喝茶,满上。这么说吧,不在天朝旧日月,借你点想像力,你都不知全国老少爷们怎么熬过来的。这茶第几泡了?正够味儿。再下来事儿也就更有意思了。喝到这会儿也正好进入今天的主题。一个特铁的朋友给我讲了他的故事:

80年代末,我慕名去首体听一位严大师的报告会。满场乌泱乌泱的人,差不多都和我一想法:终于不听共产党布道了,是讲当今流行的气功治病。都爱听啊,不是毛老头死了,前两年大庭广众下敢聚这多人?谁不想治病啊!看场上大拨菜瓜脸你就知道了。

可我啥毛病没有啊,怎么也在这起哄?我问自己。到后来,又听了张大师、女张大师、还有据说从青藏来的什么大师办班卖书,我稀里糊涂花不少钱买书,排队接受灌顶什么的,看人家连哭带叫,满地打滚,我也好奇的学着闭气,躺地上比划两下……没感觉啊!哦,悟性不好,没缘~~,最后归到这,次次沮丧的家走了事。

说实话,无缘是无缘,心里空啊!长这么大,人生所为何来,总是个没人回答的问题。

兄弟你笑了,幸灾乐祸不厚道啊,知道你回答我。说不出?看来社会学里没讲,那我继续讲:

我有个军官朋友,仕途辉煌,印堂发亮。知道我愤世嫉俗很苦闷,特别是89党卫军开枪以后,人心惶惶,有路子的纷纷外走。咱平民子弟,没路可走啊,谁想到这帮土匪军阀不输老毛啊!

正这时候,军官拿来一本书给我。我一看《转法轮》这三个字,很神秘,不明白,就拿回家看。这下可不得了了!本人才疏学浅,但从小有个嗜好,读书。古今中外杂书没少看,见谁都能白活两句。还特好强,从来没服过谁。可这回软了,服了,泪奔了——这就是我穷尽半生要找的呀!

爸妈说我从小不爱哭,眼泪特金贵。活了小半辈子,只有第一个女友移情别恋后哭过一回,这一次可大发了。第一回看完还没咋着,挺好啊,满篇说的怎么做个好人。可内容太多太奇特,一时没消化。不过瘾,没两天又读了第二遍。这回是没忍住,大哭不止,半辈子泪水都流出来了,只好搂着枕头嚎啕,免得隔壁报警。

事后自己也纳闷,普通一本书,怎么会让我这么失态。冷静下来明白了,是书的作者连同他讲述的做人的真理,深深触动了我恒久的期盼。没人讲啊!古今中外从没有一个人将人来世上的原因和最好的结果,说的这么令人信服和感动。就这一点,让中国大陆亿万读者看到了人生的曙光。

茶凉了吧,兄弟。来,续点热的。朋友告诉我,神的还在后头。光说不练那是天桥的把式。他没啥毛病,就是看了书后一身轻,抽了20年的烟,嘎本儿就戒了。以前很没脸,戒到第99回的时候,还背地里捡烟屁抽呢,就是戒不了。你说怎么看了一本书,这烟就戒了呢?神吧?你别看抽烟不算病,靠意志戒掉的都让我佩服,那痛苦劲我知道。不过这哥们儿竟说没痛苦,轻松的很。

他讲的法轮功学员遇到的奇迹那真是一车一车又一车,把弟兄们说的目瞪口呆,跟听天书似的,经常抹抹哈喇子,掐掐大腿,确认自己还在人间。开始有不信的,可那朋友几乎说的都有名有姓有单位,还有不少我们认识的。扭头一问故事主人翁,都咧嘴笑着说是亲身经历,人家没兴趣蒙我们这些还泡在苦水里的,由不得不信。弟兄们不少家人也是学员,都是口耳相传,得法入道。

听多了,发现在法轮功那儿,什么心脏病、肝硬化、肺癌,根本不算病,只要进班听了李洪志先生讲法,哪怕没机会进班,就看《转法轮》,只要下决心修炼,机缘一到,百病全消!

兄弟,一九九几年,1块钱还当钱使的年月,有人转眼工夫给你拿掉了几十年生不如死的病痛,还不要你1分钱,你说,你啥心情!跪下磕俩多吗?我朋友说每次同修交流会他都去,每次都哭湿仨手绢。国人苦啊,半个世纪承受了多大的灾难!病痛的躯体,煎熬的心灵!

给你说个刺激的。一次他参加了一个座谈会,礼堂台上走上来20多岁姐弟俩。小伙子清秀腼腆,姑娘端庄大方。姐姐说,感谢师父给我弟弟第二次生命,救了我全家!我一听以为又是得了绝症,白血病什么的。那时癌症还不这么低龄化。年轻人绝症好像爱沾山口百惠演的日本电影《血疑》的边。哪知姐姐说,如果不是师父慈悲搭救,我弟弟差一点就被毒品毁了,他是个吸毒者!轰!底下议论声四起,瞬间又静下来,只见姐弟俩翻回身,咕咚就给师父挂像跪下了,邦当邦当连磕仨响头!台下鸦雀无声,就听见几百号人哗哗的泪水声……和吸溜鼻子、掏纸掏手绢的悉索声。

原来,弟弟也不知被谁诱使吸上了毒品,家里所有的钱被他花光偷光,值钱的东西被他抢走变卖。捆在床上憋着,送戒毒所管着,招使尽了,全没戏!每日全家一看见这个昔日的宝贝儿子,就像见了瘟神。一天,姐姐刚领了工资,正算计这苦日子怎么过,弟弟幽灵似的进来了,惨白着脸和姐姐伸手,姐姐紧攥着钱说什么不给。弟弟邪劲上来,上来就撕扯姐姐的手,姐姐拚死不放,弟弟吸毒都虚了,也抢不过,急得抓过个空瓶子,往桌上一砸,尖尖的玻璃碴冲着姐姐手就扎,血喷流出来,姐姐吓得撒了手,哭倒在地,弟弟抢了钱就跑……

台上腼腆的小伙子,就是昔日那个人渣。弟弟告诉听众,又有一天他跑回家找钱。家里没人,他到处乱翻,到姐姐屋里也没翻到,正丧气,看到桌上有本从没见过的书,便拿起来翻翻,万一书里夹着10块20块呢。一下翻到李老师照片,吓了一跳,老师的眼睛无比严厉的看着他!小伙子心里咯登一下——这是什么书啊,作者怎么这么厉害!恐惧加好奇,让多年不读书的他,鬼使神差拿起书读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天都黑了,姐姐回来,他也读完了。姐姐惊恐的看着他,他却抱着《转法轮》扑到姐姐脚下跪倒了。姐弟俩抱头痛哭……

就从这一天起,弟弟再没有吸毒!期间也经历了反覆,师父清理身体时万箭钻心的痛楚,连拉带吐的恐慌,瘾友的勾引……姐姐不离不弃,仔细呵护着他,每天和他一起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弟弟也真坚强,因为他永远忘不了鬼门关前曾经的徘徊!终于,两个月过去,弟弟毒瘾全消,告别了过去,回归家庭,还找了份工作,而且和姐姐帮衬着,成为坚定理智的大法徒。您说,这要是您家弟弟,您不发自内心的叩谢法轮功?!

兄弟,这本书够神吧?想想当年逼着党员学毛语录、邓理论,现在又是三代表、科学发展观,这种脑筋控制口号,“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弟兄们都拿后三个字戏弄它。而这时节,北京大街小巷、公园、公交车上,到处能见到人拿着《转法轮》在看。这种百姓自发的精神认知,生命探索,形成当年一大奇观。

一到周末,体育场、公园、广场、学校操场,到处都是壮观的法轮功炼功场面,几百上千人都是小规模,动不动上万人和着李老师的录音带口令,舒缓的做着同样的动作……队伍里老干部、老教授、科学家、博士、医生、律师、老板一堆一堆的,现职处长、局长都不算什么,市长、部长也不鲜见。几个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家属学法轮功,那在当时不是秘密。甚至佛教的居士、出家的僧尼都有加入。

是什么,让如此广泛的人群,如此丰富的阶层,在短短几年被一本《转法轮》折服?是什么,让油锅里滚过几个过儿、再也不轻易相信什么的上亿中国大众,抱着前所未有的信念面对法轮功?想想人最珍惜的是什么就明白了。对了兄弟,是生命。我敢断言,本世纪,没有什么更神的事情能超过法轮功的感召!

事出有因。正是这个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的2012传说,在20年前的1992年引出法轮功的洪传。我不是研究神学的,但人们都知道历史的记载:每当人类道德低下、魔性大发、灾祸降临的时候,都有觉者下世度人。早有释迦摩尼、老子、耶稣基督,今有法轮大法。不管你被什么魔障阻碍,脑子怎么翻江倒海打架,其实认识到这一点,你就有救。剩下的就更简单了:找一本《转法轮》读读,茅塞顿开。一切谎言不攻自破。就凭你150高的智商,你是听央视的呢,听五毛的呢,还是听自己的?

兄弟,别说我吓唬你,离真相大白那一天,就好比1万米马拉松还剩最后200米,终点的凶险(对不起,又是录入联想),胸线都看见了,你再晃荡,还不麻利儿着雄起,就会被身后潮水般的明白人踩扁。线的后边,就是本次人类的诺亚方舟。

附:轻松找到《转法轮》的4种方法:
全球《大纪元时报》和大纪元网;
各地天梯书店登门或网上邮购;
法轮大法明慧网电子书免费下载;
找到身边的法轮功学员
 

中港台时间: 2012-02-17 03:39:10 A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