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紫韵  >  谈古论今
真言:中国人应该明白的事--关于财产公示

36224

关于财产公示

官员的财产公示制度是反腐倡廉的一把利器,但中共建政都60年了,至今没有作为。中共的法律多如牛毛,但财产公示一直空白。《公务员法》颁布实施也有几年了,财产公示制度一直未能进入其中。为什么?中共元老陈云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曾说过:“西欧、北欧资本主义国家能做到,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任何理由不能做到,否则,人民怎样会拥护共产党?”瑞典、芬兰、丹麦等北欧资本主义国家早已实行此制度,而且其条件近于苛刻。瑞典甚至已经实行了240多年。二零零七年一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其正式就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第一天即向联合国道德操守办公室递交了个人财产申报表,当时承诺,在审查结束后将对外公布自己的财产状况,希望以身作则,打造联合国职员道德操守的高标准。二零零七年四月,法国政府公报公布即将卸任总统希拉克的财产清单,依照法国法令规定,总统当选和卸任时均应公布财产清单。二零一零年一月,越南总理阮晋勇签署、颁布“申报财产”法令,宣布从4月份起实施,国会议员和政府高级官员必须公布收入、财产及个人帐户、财务。而中国则是继续“研究”。

二零一零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德云再度提出官员财产申报立法议案,这已经是他第5年提出该议案。全国政协委员、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生导师蒋洪直言,官员财产申报应当从上往下公开。他在政协讨论会上说,“人家普京也有几套庄园和别墅,来路正当就好”。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副主任马庆钰教授说,“根据我的研究统计,中国自九十年代进入腐败高发期,每年有7至10位省级、副省级高官因腐败落马。”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也曾进入全国人大立法规划。一九八七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的王汉斌就提出,研究建立申报财产制度。一九九四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财产收入申报法》正式列入“八五”立法规划。然而,实质的立法工作从未启动。根据二零零零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新世纪惩治腐败对策研究”课题的调查,93%的调查对像认为,目前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的阻力主要来自于官员领导阶层。二零零九年全国两会期间,山东省政协主席孙淑义甚至反问记者:“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财产?”中共的高官流氓至此,还让人有什么话说。

据传前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吴官正曾在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出席中纪委工作交接班暨欢送座谈会上谈到这个问题,坦承没有在任上解决这个问题。并且说,财产公示的失败只因为党内对财产申报制抗拒、反对、抵制的势力相当顽固,阻力太大。并举例说二零零三、二零零五两年,要在上海、天津、广东、江西的省级党政班子搞试点,最后都因难以推行而中止。二零零三年,中纪委调查组、中央、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中组部,曾就财产申报制,决定到上海、广东搞试点,结果发生二大问题:(一)党政干部强烈抗拒,以消极怠工、政局瘫痪来对待;(二)高、中级干部在内部申报时,上海市的省、厅级干部,百分之九十拥有一千万以上的资产;广东省的省、厅级干部,百分之九十九拥有一千万以上资产,如公开,势必会被社会各界追击。有人甚至要挟这会引起党群、干群关系严重对立。二零零六年四月初,由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的《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披露:党政干部已经形成社会特权有产阶层,其中地厅级以上干部已是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 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 倍。报告披露:全国有7省市地厅级及以上干部个人及配偶拥有财产超7百万,概况如下:广东省,平均8百万至2200 万;上海市,平均8百万至2500万;福建省,平均7百万至1600万;浙江省,平均7百万至2千万;江苏省,平均7百万至1800万;山东省,平均7百万至1500万;辽宁省,平均7百万至 1400万。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中纪委曾就财产公开发出致中央委员会全体委员、中央候补委员、全国省一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负责人的意见稿,该意见稿提出了时间限制,要求在三月二十八日以前实施。但是,25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有11人对此意见稿未签署接受,其中有2名政治局常委黄菊、李长春,其他9人是王兆国、刘淇、张德江、陈良宇、贺国强、俞正声、张立昌、回良玉、王乐泉。在188名中央委员中,仅有60余名签署接受此意见稿。在158名候补中央委员中,83名拒绝签署。在31个省(区)、直辖市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班子的一百名一把手中,不签署意见稿的有78名。意见稿下达后,以广东、福建、上海、江苏、山东、浙江、河南、辽宁、黑龙江、山西等地方诸侯的抗拒最为激烈,有的甚至以“领导干部集体请辞”要挟。他们知道共产党没有贪官撑着,连今天都熬不到。

公示会引起严重对立,不公示同样是严重对立。横竖是对立,那就不管了,混到哪天算哪天。这就是当权者的末世心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国国务院发布《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白皮书援引国家统计局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至二零一零年,中国公众对反腐败和廉政建设成效的满意度平稳上升,从51.9%提高到70.6%。中纪委副书记干以胜称,“反腐败无效论、无用论” 这种说法毫无根据,腐败分子或严重违纪的党员只是极少数,中共党员干部队伍的主流是好的。所谓“腐败越反越多”的看法也是不正确的。并提供查办案件统计数据显示,二零一零年受党纪处分人数占党员总数的1.5‰。受处分的党员中因贪污贿赂等腐败行为受到党纪处分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占受处分党员人数的比例并不大,占党员总数比例就更低。因此,腐败分子或严重违纪的党员只是极少数。

有学者愤而质疑:第一,腐败行为包括范围广泛,并不单指贪污贿赂,那遍布全国的形象工程、去年建了今年拆的败家子工程算不算腐败?腐败分子能查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隐在水下的巨大的冰山式的腐败分子队伍,并没有查出来或根本没有查。第二,反腐败的成绩大小,腐败分子有多少,不是一个部门说了算。只有在互联网上实行一人一票的公投,才能反映实际情况。人民群众对反腐败满意率上升到70.6%,这样的数据是咋出来的?第三,既然腐败分子是“极少数”,99.99%的干部都是“焦裕禄”,为什么人民群众对官员财产公布呼吁了十几年,年年都有人大代表提案,至今还没有公布?!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1/12 12:08:04 AM
好好好,期待公民社会的到来,。没有恩惠掉下来的权利,只有血泪抗争才能得到权利。广东乌坎就是这样。向乌坎人们学习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