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文化历史
紫韵  >  谈古论今
真言:中国人应该明白的事--关于维稳

36225

:真言   

关于维稳

当今之中国一片乱象,各种新旧矛盾堆积如山,一触即发。面对危局,中共不思悔改,反而一味打压,民众的忍耐力已到极限,社会已处于崩溃的边缘。长期以来,中共一直迷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动辄以武力恐吓、镇压,听不得反面意见,一有反面意见就封杀。公民正当的维权行动,被当局视作洪水猛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送精神病院,判刑;有问题不是积极地去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捂住、压制住;把稳定当成了目的,为了稳定,可以无视公平和正义。“稳定压倒一切”成了滥施权力的遮羞布,成了动辄镇压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成了弱势群体的紧箍咒。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来自全国的9名疫苗受害者家长在卫生部上访时,遭一群警察殴打,有人被打至肋骨、指骨骨折。为保证不被警察单独抢走,上访者被迫用铁链将大家绑在一起。据二零一零年中国社科院《法治蓝皮书》报告,截至二零零九年十月,全国刑事案件和治安案件均有大幅增长,刑事案件增长幅度在10%以上,治安案件增长幅度在20%左右,全年刑事立案数达到530万件,治安案件数达到990万件。全年群体性突发事件近十万起。近年以来的杨佳袭警、频发的校园杀童及枪杀法官等一系列恶性案件,更是让人不堪。有问题不从制度上找原因,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解决了旧矛盾又出来新矛盾。

二零一零年广州为了亚运会的稳定,竟然规定购买菜刀要出示身份证件。北京市郊半数村庄年内也将修建围墙,实行封闭管理。据志愿者曾飞扬的调查,作为中国出口基地的珠江三角洲,每年仅冲床工人发生的断指事故至少就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个。这还是在机器设备中占比例极小的冲床事故,其它绝大部份机器设备造成的工伤事故有多少,是一个永远不为人知的数字。此前对深圳800万民工的调查显示,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受过工伤或患过职业病,深圳有的厂家两年就换一茬工人。当地政府部门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决定不再做工伤事故统计。而且为了防止伤残工人打官司影响经济效益和社会稳定,珠江三角洲一些地区把外来民工正常的诉讼时间拉长达到三年以上。

正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教授于建嵘所指出的:“在中国,地方政府以 ‘稳定’为藉口侵犯民众的合法权益、破坏最基本的社会规则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所产生的社会危害十分巨大。”然而,面对如此严重的社会现实,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中央综治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两个《决定》颁布20周年座谈会时,主管社会治安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综治委主任周永康还声称:“我国始终保持了社会大局稳定,成为世界上社会治安最好、群众安全感最高的国家之一。”睁眼说瞎话到如此程度!这个周永康原是四川省委书记、中央委员,为了与孀居的江泽民老婆王冶坪的侄女结婚,周永康命令下属制造车祸把分居的老婆撞死,然后顺利成为江的侄女婿。周永康进了江家门不久,江即把公安部长贾春旺调走,让周低调上任,并提拔为政治局委员。十七大,周永康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取代罗干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中医讲究辩证施治,整体把握,整体捋顺,自然通泰。而中共罪恶的体制造就出来的人,头脑僵化,思维简单,只知道滥施暴力,高压态势,把警察当成了救火队,一有风吹草动,首先想到的就是动用警力。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仇恨入心要发芽”(样板戏《红灯记》),时机合适,积攒的怨气必然要爆发。中国社会科学院资深研究员于建嵘透露,他最近访问了已退休的部级官员团体,他们告诉于:“你认为中国的社会将不会遇到动乱。我认为它肯定会经历动荡,而且指日可待。”

为了应对各种社会矛盾的激化频生,自二零零九年中共各级地方政府的工作重心,已由“发展是第一要务”变成了“发展是第一要务,维稳是第一责任”。维稳成为当前压倒一切的重任。为此而不惜斥巨资维稳,白白浪费百姓的血汗钱。据财政部向全国人大呈交的《09年预算执行情况及2010年预算草案报告》显示,二零零九年中央财政支出中用于公安部份为1,287亿元,超出预算10.9%,较上年大增47.5%。加上地方的支出,全国用于公安的支出达4,720亿元,增幅为16%。而二零一零年在二零零九年增加16%的基础上,将再增8.9%,增幅超过军费,达到5,140亿元,远远超过国防开支的4,825亿元。这笔巨额资金将用于构建庞大的官方和非官方的警察网络,其中包括雇用大约500万人的保安队伍。军费是对外的,也可以说是应对外敌入侵的,而维稳费是对内的,应对的是普通百姓。维稳费超过了军费意味着内部的问题超过了外敌入侵!百姓的问题比敌人还要严重!说明敌人的概念正由传统意义上的域外之敌,正悄悄转变为百姓大众!实质上就是以人民为敌!治安费超过军费,全世界绝对独此一家!

由于各地维稳压力巨大,维稳支出急剧增长,部份地方为保障维稳经费支出被迫削减其它财政支出,如湖南省津市为此要求所有行政事业单位压缩20%的开支,甚至从每名统发人员的工资中逐月扣钱。二零一零年一月贵州安顺的警察杀人事件,无论是现场目击还是验尸报告,都说明警察是故意杀人,但当局就说是死者袭警,警察只是处置不当。事后由镇政府赔付70万元,相当于这个穷乡镇3 年的财政收入。既然是袭警,警察开枪理所当然,被打死也是咎由自取,为什么还要拿出如此巨款?!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清华大学举办了首届 “清华社会发展论坛”,发布了《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为题的报告,指出:“近些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性循环。”“在目前的维稳模式下,通过压制和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表达,来实现短期内的社会稳定,成了相当普遍的做法。结果是不仅治标不治本,反而起到了维护既有利益格局的作用,甚至对社会公正造成严重损害。”目前这种维稳行为方式,“不仅严重增加成本,而且会破坏全社会的是非观、公正观等价值理念,在道德正义上削弱了政府形象,非但不能促进社会公平,反而加速了社会基础秩序和社会价值体系的失范”。

报告并点出了产生上述问题的本质原因:“制度化的核心是法治,而体制化的核心是人治;制度化要求法律在权力之上,而体制化则是将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制度化的关键是权力的适当分散与制衡,而体制化是权力的进一步集中。”报告最后也开出了解决维稳顽症的药方:根据温家宝总理在二零一零年全国人大会议的报告中所承诺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新的稳定逻辑应该是:维护宪法所赋予的公民合法权利,有权利的保障才有相对的利益均衡,有利益的均衡才有社会的稳定。这是解决社会稳定问题的治本之道。就此意义而言,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可悲的是,如此中肯的诤谏,反被中共视为露丑而予封杀。

其实真正导致中国社会出现无数矛盾的恰恰是中共。警匪一家、政商勾结谋求利益的最大化才是社会不公的根源。正如有文章指出的:“特殊利益集团才是今日中国最大的黑社会犯罪团伙,他们才是这个社会不稳定的症结所在!症结不除,稳定无望,要么是自我改造,要么由人民帮他们改造,否则,所谓的‘稳定’不仅会压倒一切,更会断送一切!”

中国科学院资深研究员于建嵘在回答《国际先驱导报》记者问时指出:“很长时间以来,我们以‘稳定压倒一切’的观念来指导工作,现在到了反思这个观念的时候了。我一直在呼吁,执政党要反思‘稳定压倒一切’的观念。这个观点是邓小平在国家处于特殊阶段时提出来的。”“为了稳定,我们不惜滥用警力。稳定压倒一切,它究竟压倒了什么?压倒了民生,压倒了人权,压倒了法治,压倒了改革,而稳定却压不倒腐败,压不倒矿难,压不倒违法拆迁。”多年来,无论是中共体制内的研究机构,还是民间的声音,都一直在呼吁宪法所赋予的民众基本权利的满足,但专制独裁的中共就是无视民众利益的诉求,一直以高压对待民众民意的正当反映,高压的弹簧已被压到极限。

对于维稳,孙立平先生在《中国社会正在加速走向溃败》中,作了如此总结:“维护既得利益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而我们社会把精力和资源过多地用到了这个地方。为了维护既得利益,不得不压制言论自由。可以想想,为了压制那些言论,我们用了多少的精力和资源?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就不得不千方百计想绕过民主这个坎儿。可以想想,为了不民主我们费了多大的劲儿,编造了多少理由和理论。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我们就不得不压制民众正当的利益表达,于是酿出了多少群体性事件,为了解决群体性事件就花费了多大的精力?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很多在其他国家行之有效的反腐败措施我们都不敢采用,为此我们不得不使用那些笨拙而无效的运动型办法,为此又浪费了多少的资源和精力?须知,要同时实现既得利益最大化和维护社会的正常运行这两个目标,是一件相当困难和费力的事情。因此,我们这个体制是很累的,管理者也是很累的,从体制到管理者的心理负担都很重。更重要的是,为了维护既得利益,我们这个社会要付出更深远的代价。比如,为什么要如此大张旗鼓批普世价值?是普世价值中的什么让我们大动肝火?说穿了,无非是民主自由,因为民主自由威胁既得利益。但直接批民主自由又不好听,只能拿普世价值说事了。但在信仰尽失、道德沦落的今天,连普世的价值也成了批判的对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但为了既得利益,又不得不如此。”可悲的是很多人并没有如此清醒的认识。

历史上,盛唐时著名的“贞观之治”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政治清明、吏治廉洁、官员奉公守法、百姓安居乐业。贞观四年,全国死刑犯29人,贞观22年,全国的死刑犯仅仅2人。而今天整天忽悠百姓“盛世”、“好日子”的中共治下,社会之乱空前绝后。自诩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共从来不敢放手搞民意测验,看看自己在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如果中国人民可以自由的选择,那么,用不上一天,中共就会垮掉。中共之邪恶与人的偶有过失是完全不同的,它是自始至终的坏。对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中共诬称法轮功“搞政治”,而其实太多的中国人巴不得法轮功能真的搞政治,立刻把中共搞掉,越快越好,好早一些过上没有中共高压统治的真正自由民主的生活。中共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早就被判了死刑了,现在不过是在用高压勉强支撑着统治,此刻的中共就像那《红楼梦》里的贾府,“昏惨惨似灯将尽,忽喇喇似大厦倾”,不定何时候,一根稻草就能把它的脊梁压断。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5/27/12 10:28:58 AM
需要陈胜吴广之流起来闹事,然后社会各界纷纷响应,但是最后坐天下的决不能是这群农奴翻身的土财主。否则,又要重蹈中共覆辙!
游客
   03/20/12 11:25:22 PM
真会乱扯,黑也不是这么黑法:作为中国出口基地的珠江三角洲,每年仅冲床工人发生的断指事故至少就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个。这还是在机器设备中占比例极小的冲床事故,其它绝大部份机器设备造成的工伤事故有多少。这么顾意的去黑会让人反感的,我是做机会这块的,别那么夸张,一年能发生几起就了不得了
游客
   03/20/12 06:11:16 AM
一呼百应
游客
   03/15/12 12:05:44 PM
兲朝需要陈胜吴广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