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影视明星
紫韵  >  乱世败象
撕开大裤衩 看殃视四大才子的命运(多图)

36523

梁新
 
【人民报消息】中共中央电视台又叫「CCTV」,还叫「央视」。但在央视主持人的口中,「CCTV」被认为是对人最恶毒的咒骂,因此老百姓说这是个殃视。殃视新楼的设计者承认主楼和辅楼是个色情设计。

我常常在想,500年后,若那时的人读到历史,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它的党政军大权掌握在一个癞蛤蟆托生的、能够活来死去、死去活来的「人」手里,电视台的大楼主楼是个趴着的女人,而辅楼是男人的……等等等等太多匪夷所思的故事,人们会相信吗?他们一定会象现在的人认为的「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只是编造出来的童话故事罢了,其实都是历史的真实。

最近,CCTV又把殃视主持人的工资拿出来晒,第一位就是江泽民的有夫之妇的姘头李瑞英,2009年她的月工资28万,化妆费一万,津贴18万,月收入47万。12个月是552万人民币,加上额外奖金和红包,每天2万余元人民币。虽然当年因争风吃醋,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但待遇不减。李长春为讨江的欢心,还让殃视为她特设一个职位,为的是让她多得钱。现在她的工资是多少,殃视不敢泄露。

下面想说的是殃视那四位公认的才子:陈虻、罗京、白岩松和崔永元。

2008年12月23日,47岁的陈虻胃癌咽气,留下一个11岁的儿子;2009年6月5日48岁的「国脸」罗京癌症复发,极其痛苦的死去,留下一个不到14岁的儿子。

1968年8月20日出生的白岩松和1963年2月20日出生的崔永元都在最被江泽民重视、事业最「辉煌」时得了忧郁症,每天想到的都是自杀。

殃视,这就是殃视里发生的故事。

江发话 陈虻骨灰安置在八宝山


殃视新闻中心评论部副主任
陈虻死了!
2008年12月23日,圣诞夜的前一天凌晨,被胃癌和随后的肝癌折磨的死去活来的陈虻,在平安夜的前一天扔下11岁的孩子走了,这距发现胃癌仅仅九个月。央视的同事们都很惊讶:陈虻身体不错,从不喝酒,怎么会得胃癌呢?让同事们更惊讶的是:陈虻「死后待遇」很高,不但在央视南院设有灵堂,其骨灰还挤进了中共高官坟地──八宝山,并有上千人参加了他的追悼会,这与普通副处级干部的待遇相差太远太远。中共两任总书记赵紫阳和解放军前副总参谋长兼海军政委李作鹏将军的骨灰都没获准进入八宝山,他凭什么资格进去的?

殃视高层低调透露:因为他是「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有特殊贡献。江泽民亲自发话,把陈虻的骨灰安置在八宝山。

2001年1月,江泽民掌握党政军大权之时,陈虻担任新闻评论部副主任,主管《实话实说》、《新闻调查》,2001年10月主管《东方时空》,并兼任该栏目总制片人。

曾是第一个提出在《东方时空》中「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有网友问他这句备受观众喜欢的话是怎么想出来的,他说是梦中点化而来。

陈虻说,那是1993年的事,初创的工作繁忙是以半小时十分钟计算时间。当时没有更多的时间考虑《东方时空》的主题,只是在回到家睡觉前才有时间静静去想。

他说,想着想着后来就睡着了,梦中「脑子里显出来了几句不同的话」,其中一句话就是「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从梦中醒来,他赶快拿笔记录下来,当记录时「我觉得我要的就是这句话。」

遗憾的是,陈虻虽然把「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这句话当作《东方时空》的招牌,但内容却是江泽民要他说的话,这块招牌反倒成了迷惑观众的婊子牌坊,实在令人扼腕。

据知情人透露,陈虻被初恋女歌星抛弃后,喝的酩酊大醉,醒来发誓:「如不出人头地,誓不为人!」为了出人头地,他不惜出卖良知。2001年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媒体与社会发展国际研讨会」上,当与会者谈论中共封存文革历史真相时,他一面声称「新闻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真实性」,一面赤裸裸声称:「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没想到他的座右铭决定了他的死亡命运。

一通电话罗京送了自己的命


为了当奥运会火炬手,罗京
居然延后治癌症!
2009年6月5日,中共「国脸」、殃视新闻联播主持人、前新闻编辑部副科长、中共十七大代表罗京因癌症死亡,年仅48岁。

罗京确实称的上山寨国的「国脸」,1989年6月5日,罗京和李瑞英替代了新闻联播主持人薛飞和杜宪,到2009年6月5日咽气,罗京每天按时出现在殃视新闻联播节目近20年。罗京死的日子都不是偶然安排的。

私底下,罗京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京剧和流行歌曲唱的都非常好,也很动情,但在殃视新闻联播时却面无表情,无论党干什么坏事,他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乐此不疲的成了中共宣传机器的主要传声筒。

罗京生前曾在官媒上说:「你手上掌握的毕竟是更有扩散性的武器,更有冲击力的武器。一个医生失误了,可能是某一个人的问题,而一个记者,一个播音员、主持人,我在上面这一句话,带来的后果连我自己都不敢设想。」也就是说,他很清楚他所在位置说出话的份量。

2008年奥运会前夕,罗京被确诊患有淋巴癌,但为了当奥运会的火炬手,他居然不惜推迟入院保命的时机,直等到奥运后,在2008年8月31日才进行第一次化疗,化疗后他又再次回到主播台。


罗京的哥哥
淋巴癌开始扩展,罗京不得不于2009年2月7日转入307医院,并用他哥哥提供的骨髓做了移植手术。据罗京的主治医师、307医院肿瘤科的陈虎说,「手术是很成功的,到3月中旬,所有的淋巴肿瘤都消失了。那会儿他几乎就是个健康人了。」

据陈虎透露,看到自己一步步恢复健康,罗京高兴的像个孩子,「他直接给台领导打电话汇报病情,让他们给自己排班,说他估计6月份就能回去上班了。」

郎永淳回忆说,「我们去看望他时,他说得最多的话是:『我会早一天、早一点儿回到我的工作岗位上。』」

给罗京生的机会不是让他再帮助中共放毒、欺骗百姓的。于是,这一通死亡电话,和他回到主播台的急切愿望,彻底要了他的命。这不是上天不慈悲,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4月下旬,情况忽然变得危急,陈虎感叹道,「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全身的淋巴又开始第二次病变,大小肿瘤就像冒泡泡一样,从身体的各个地方长出来,而且发展得非常快」。

取命的来了!

用嘴造孽的罗京在患病期间,口腔溃疡都比别人重,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吃饭喝水说话都疼得很厉害。

医院移植科护士邢桂芝还清晰地记得罗京强忍疼痛坚持服药的情景:「喝一口水,疼的表情都是把眉毛纠结在一起,我们就给他配了麻药,漱完口之后再吃药、吃饭。每顿药他都没有落下,其他的病人都没办法这样坚持。」

是什么力量支撑罗京做到这一点?是生的欲望。可是罗京活下去是为了助恶为虐,那怎么能再延长他的生命呢?

几天后,5月29日,罗京过了最后的生日,6月4日下午1点半的时候,最后的时刻到了,病房打来电话,说罗京不行了。

还在苦苦挣扎的白岩松


白岩松
白岩松是蒙古族人,1985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1989年毕业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广播报》工作,1993年走穴央视,参与创办《东方时空》,担任《东方之子》的主持人,后调入殃视。

《中国青年报》2007年8月31日刊登了白岩松写的一篇短文《成为优秀主持人首先要有人品》。文章说:很多年前,有一位学大提琴的年轻人去向20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讨教:我怎样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卡萨尔斯面对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意味深长的回答:先成为优秀而大写的人,然后成为一名优秀而大写的音乐人,再然后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大提琴家。

白岩松在采访北大教授季羡林的时候,听到一个关于季教授的真实故事。有一年秋天,北大新学期开学,一个外地来的学子背着大包小包走进了校园,实在太累了,就把包放在路边。这时正好一位老人走来,年轻学子就拜托老人替自己看一下包,自己则轻装去办理手续。老人爽快的答应了。近一个小时过去,学子归来,老人还在尽职尽责的看守着。学子谢过老人,两人分别。几日后北大举行开学典礼,这位年轻的学子惊讶的发现,主席台上就座的北大副校长季羡林,正是那一天替自己看行李的老人。

白岩松表示:我不知道这位学子当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但我听过这个故事之后却强烈的感觉到:人格才是最高的学位。「于是,我也更加知道了卡萨尔斯回答中所具有的深义。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呢?心中有个声音在回答:先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然后成为一个优秀的新闻人,再然后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节目主持人。」

然而,在一个癞蛤蟆掌权的国家,任何媒体人想先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然后成为一个优秀的新闻人,再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节目主持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担任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直播,令32岁的白岩松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随后他在感受光环时,却发现不是自己想怎么播就怎么播,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党的宣传是有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的,他必须照着去做。于是现实和理想发生了冲突,因为承受不了那种自残以及残他的节目制作,他失眠了,身体越来越糟糕,并在公众视野消失一年之久,这一年,他的体重从80公斤降至55公斤。到了2004年,36岁的白岩松每天想到的都是死亡,身体甚至糟到只能与妻子用笔来沟通。2005年白岩松在一次直播中情绪失控嚎啕大哭,「往往是在自己被别人认为是达到了一个峰顶的时候,是我最沮丧的时候。」

为什么?这就是自己完全不能主宰自己,嘴里说出的都是党让你说的话,你不过是个质量很好的传声筒而已,这对于一个有思想有能力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

几经挣扎,白岩松又出来了,出现在殃视的《新闻1+1》,主持人是董倩,新闻观察员是白岩松。他可以不像罗京那样必须一字不差的念出党准备好的稿件,可以有自己发挥的空间。

白岩松复出又一次受到欢迎,于是让他兼做「政府新闻发言人」培训工作,这个工作可就害人了,是教授地方官员如何抢先发言,因为「任何声音当第一时间占据了人的脑海,不管它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你后面想再用新的正确的声音去覆盖它是非常难的事情,你已经变得非常被动了。」

白岩松又成了大裤衩里的新宠,再发展下去,就可以外派地方政府去当党官了。但是毕竟在他的心底里有一个理想,那就是先成为一个优秀的人,然后成为一个优秀的新闻人,再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节目主持人。什么是优秀的人?就是一个有良知道义的人。

于是,《新闻1+1》与党的要求发生了冲突,2011年7月23日,党生日的那天,温州发生特大动车事故,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的发言引发众怒。在王勇平发言的第二天,7月24日,央视名嘴白岩松在主持的《新闻1+1》节目中说:「我帮他统计了一下,他向所有的记者和在场的人员提出这种反问,你们相信吗?一共提出了不少于三次。他的回答是我相信。是,我相信他必须得说「我相信」。但是你要问我呢?我的答案是,一个多月之前我愿意相信,但是现在我不敢信,不能信,我就简单地信了,对铁路纠错也不一定很好,要想真信,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白岩松的评论激怒了江家帮。于是李长春命令央视停播这期节目。

接着,白岩松又触动了江薄的双重敏感神经,2011年8月9日晚9点半他主持谈论PX项目,人刚上线,还没露面就遭斩立决。视频显示,当时殃视已经播出了节目预告,在大段广告过后却临时换上《焦点访谈》,而且还是重播。 白岩松在微博对此表示无奈,博文说:今晚的《新闻1+1》临时取消,是因为就在上节目前两秒接到电话指示,拿下,没有原因(其实以往新闻调查也有过,只是这么突然的实在少见,今天我已经上线了)!

「我还没说话呢,你怎么知道我说的话就不符合要求?!」白岩松并不知道,他可以谈PX项目高危缺德,谈不明臭气泄漏有人中毒,但绝对不能谈这是在「大连」发生的人祸,因为薄熙来想要进十八大,舆论上不能有任何一个脓包!

白岩松还在殃视里挣扎着,崔永元已经准备全身而退。

即将辞职殃视的崔永元


崔永元
和白岩松一年左右的忧郁症期相比,崔永元的重度忧郁症时间要长出好几倍,自杀倾向更严重的多,2003年病情最严重时,医院要派人24小时看守他,防止他自杀。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因为他主持的收视率极高的节目《实话实说》,从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时开始变味儿,但每次都是固定的话题,用与参与者交流、叙述、讨论或辩论的方式编造谎言以达到让观众仇恨法轮功的目地。终于在2002年道德底限承受不住良心的压力,崔永元突然精神崩溃,进了医院。按照中共的医学术语是,崔永元得了重度抑郁症。《实话实说》临时上阵的是阿忆。

几年后,走出抑郁症阴影的崔永元在接受央视《人物》栏目专访时,自曝几年前得「重度抑郁症」时,每天都在想着自杀:「一个人一开始总觉得能改变什么,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也能改变这个行业,不能改变行业,也能改变这个部门,不能改变这个部门,总能改变身边的几个人,总是能改变的。可是,后来发现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连我女儿我都改变不了,我开始绝望而沮丧。」当时由于自杀倾向很严重,崔永元还被医院24小时监管了起来。

受访时,小崔坦言自己当时想自杀是因为精神困惑,他说,「很多人理解不了。比如屈原、陈天华,他们为什么要自杀,世俗更加理解不了。」他提到投江自尽的屈原,屈原那时候待遇很高,有宫殿也有酒喝,干吗要死呢?「我想,他是因为精神困惑而自杀」。

《实话实说》本来想打造成类似国外「脱口秀」(Talk Show)那样的电视谈话节目,这种节目形式如果能有一个好的主持人,能够主导场面,一般会有较高的收视率。殃视发现崔永元是个「脱口秀」主持人的好材料,于是殃视新闻评论部经过反复实验、多方咨询、不断改进,终于在1996年3月16日播出了首期节目,他的机智幽默的主持语言给人印象深刻,反响极好,于是在4月28日正式定期开播《实话实说》。

让崔永元乐此不疲的好景不长,自从1999年7月开始,江泽民要求《实话实说》必须按照其规定的搞臭法轮功的目地制作节目。人们工作一天挺累的,想看点有趣味性的节目,但《实话实说》除了散布谣言就是散布仇恨,于是收视率不断下降。也寸了,江当政13年,《实话实说》撑到第13个年头,终于在2009年9月26日晚间播出最后一集后落幕。


崔永元新节目《小崔说事》。
2002年崔永元住进医院,2003年7月「忧郁症」有所缓解,殃视领导不敢再让他主持《实话实说》,就根据崔永元的特长,建了一个新节目《小崔说事》。

《小崔说事》是中央电视台2003年7月5日推出的一档由崔永元主持的周末晚间访谈节目。 访谈嘉宾各界人士都有,从政府官员到相声演员郭德纲、中学历史老师袁腾飞,还有外国友人。现场观众充分互动,参与提问和讨论,气氛很活跃,所以很受欢迎。

2004年4月3日,崔永元积数年心血创制的新栏目《电影传奇》开播,内容涉及150部老电影。崔永元在节目中既是主持人,又是主要演员,既讲故事又演故事。

那几年,崔永元把精力都放在《电影传奇》《我的抗战》这上面,身体和精神有了很大的改善。

2012年3月1日,新华网「新华视频」有个消息,说《49岁崔永元将辞职央视,成立口述博物馆》。

崔永元,朝鲜族,父亲是个军人,崔永元四岁时,举家进京,在北京丰台上小学至高中,1981年考入北京广播学院(现名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1985年毕业后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任记者,客串央视策划《东方时空》等节目,1996年任央视《实话实说》主持人,至2002年。

著名主持人崔永元2012年2月27日透露,会很快向中央电视台提出申请,调回中国传媒大学,后半辈子研究口述历史。醉心于口述历史的他27日表示,希望「后半辈子就干这个事了」。当天在传媒大学校内,举行了崔永元与该校合作成立「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及口述历史博物馆」的签约仪式,由殃视主持人敬一丹「义务主持」。

崔永元说,口述历史的体量非常大,有时候对一个人的采访就要进行几十天。如此进行十年,所需的资金自然是不小的数目。他介绍说,自己团队所做的口述历史全部是自筹资金完成的,一些企业家朋友「十年里帮助了我们两个亿」。筹措来的资金由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崔永元公益基金来运作。这个基金是独立的,要接受审计。

崔永元表示,开始是比较功利的想做纪录片。在采访的时候发现了口述历史的重要性,于是很快转向,可以说十年来一直默默的在做。当天与会的企业家代表则表示,当初决定捐助是没有任何条件的,只要求保证学术的独立性。「人们会像记住《史记》、记住司马迁一样,记住今天的小崔,和我们这些同情『崔司马迁』的人。这是我们的历史使命。」

这位捐款的企业家把崔永元比作现代的「司马迁」,认为他在做着《史记》这样伟大的记述真实历史的事,让有些人受不了了。有人跳起来在新华网上抨击道:崔永元是司马迁?!

崔永元是不是当代司马迁并不重要,他在真实中快乐的生活、工作最重要。

殃视这四位才子,两位已经走了,两位还在书写着自己的历史。我们的历史呢,只能由我们自己来书写。

目地不同,过程不同,结局一定不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