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紫韵  >  九剑除魔
苦胆来稿首发:韩寒,我打了个寒颤

36557

:苦胆 来稿首发   
以前,笔者对有点“反叛精神”且有善心的韩寒颇有好感。有时也读读他那些带有嘲讽意味的针砭时弊的杂谈,尽管他的某些揶揄、调侃似有玩世不恭的成分,但总的说来,仍不失一个有思想的年轻人的率真、活泼、正直、机智。网络上还推出过“韩寒语录”,其中有几条不乏真知灼见,例如:“可以不为自由而战,但不能为高墙添砖。”这一条就完全有资格进入格言、警句之列。我曾因赞成韩寒一些可圈可点的言行而写过两篇支持的文章。


自从去年十二月下旬,韩寒在新浪博客抛出他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网文之后,让他的许多粉丝大失所望,也使我这个一度关注过他的人感到寒心。不过,这反倒修正了我对他的认知。


“任何的革命都需要时间,中国那么大的国家,不说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权利真空。稍微乱个五年十年的,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可以整治社会秩序,收拾一下局面。”(韩寒《谈革命》)说什么“革命需要时间”,从辛亥革命到现在,中国人已经等了一百年了,还准备等到二十二世纪吗?说什么“老百姓肯定会特别期盼出现一个铁腕独裁者”,那个“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稳定”的邓小平,难道不是“铁腕独裁者”?今天的“社会秩序”和“局面”,不正是在他的“整治”后出现的吗?!韩寒如此畏怯革命,无非是怕失去他自己的那份利益。


“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所以共产党的缺点很多时候其实就是人民的缺点。我认为极其强大的一党制其实就等于是无党制,因为党组织庞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而人民就是体制本身,所以问题并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怎么怎么样,共产党只是一个名称,体制只是一个名称。改变了人民,就是改变了一切。所以更要着眼改良。”(韩寒《说民主》)在此处,韩寒混淆了党、人民、体制三者的概念,故意将党与人民划上等号,将人民与体制划上等号。依照这个逻辑,谁反党岂不等于反人民吗?韩寒怎么会是这样的居心?文中还左一个“改良”,右一个“改良”,韩寒真会揣摩执政者的心思啊!

       
“……所以在新的一年,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如能达成,从我而言,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韩寒《要自由》)你“承诺”有什么用?好一个“不清算”!“不清算”?连三年“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也“不清算”?连“文革”十年浩劫也“不清算”?连“六•四”大屠杀也“不清算”?连镇压法轮功学员并活摘他们的器官也“不清算”?中共所有的罪恶都“不清算”?韩少真是宽容、大方得可以啊!不仅“不清算”,而且还“不谈”,多么体谅党和政府啊!

少年老成,善解党意。有资料显示,韩寒的粉丝和博客点击率是天文数字。这“韩三篇”起到了体制内党官所起不到的作用。这是拍高级马屁,还是雪中送炭?确切地说,这正是在“为高墙添砖”了,韩寒是红砖砌墙——后来居上啊!不,说“添砖”似乎低估了韩寒的能量,这像不像是在帮着修楼啊?

中共当局乐不可支,这正是他们求之不得的。难怪“韩三篇”一出炉,《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连续发文力挺,新华社跟着对韩寒作了专访。官方的立场,业已在党媒的喜形于色中表露无遗。

近日,网上又传出“韩寒受中宣部禁令保护”的信息:

2月12日,作家沈嘉禄在新浪微博发出如下消息:“我有一朋友写了一篇文章,对韩方之战发表一点看法,特别是对韩少先悬赏后击鼓公堂的做法感到不解,但文章在上版面后被拉下来了,据说是上面有指示。这种文人间的笔墨官司本来价值不大,但领导从国家形象上考量,而且居高临下插一手的话,中国还有言论空间吗?”对此,《新民周刊》主笔胡展奋证实说:“沈嘉禄所言,确有此事,事情发生在上周四,文章上版后,说上面有保韩的禁令,只得撤下。其文写得非常精彩,当然也很公允。插入了公权力的干涉,我感到非常不平且不安……”

“上面有保韩的禁令”,这个“上面”是谁,在这条信息里似乎还看不出来,可人们心领神会。不拘是哪一个部门,反正是能够发号施令的握有很大权力的部门。它可能是中宣部,也可能是其他什么部,但决不会是赛车俱乐部。

依照常理,韩寒是一位拥有巨大数量粉丝的青年作家、一位叱咤风云的赛车手,而不是丹顶鹤,不是白鳍豚,不是大熊猫,不是任何一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有什么必要被特殊保护?或许韩寒会声辩:“我又没有叫他们保护我。”的确,你没有叫他们保护。然而,在中共当局最需要声援、解困的时候,你去迎合,你的“韩三篇”为他们张目,帮了他们的大忙,他们怎能不保护你?!保护你,就是保护他们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受到那种政治保护?写到这儿,我蓦然发觉,从某种角度上说,韩寒实际上早就在进行“自我保护”了,只是世人和粉丝们浑然不觉而已。春寒料峭时节,读此“保韩”信息,又一阵寒意向我袭来。

因牵扯到“代笔”之争,批评韩寒,一不留神容易陷入悖论:如果你认为韩寒的文章都是别人代笔的,那就没有必要对着韩寒批评这些文章中的思想观点,而应该针对原作者,韩寒充其量只是一个假货;如果你要批评韩寒文章中的思想观点,那就必须承认这些文章是他写的,否则就是无的放矢。笔者是在假定“韩三篇”等文章皆出自韩寒手笔的前提下行文的。

其实,就算所有署名“韩寒”的文字作品均系韩寒本人所写,又怎么样呢?韩少已经亮出了他的价值取向,他的众多尚具民主理念的粉丝和拥趸们,该清醒一下了。是否“代笔”,只关乎韩寒个人的尊严与著作权,当然这一点也很重要。然而更为重要的是,他在“韩三篇”中流露的意思,涉及广大中国人民的尊严与人权。

一个意气风发的穿越了远多于“三重门”难关的青春偶像——也可说是大众偶像,当他露出其本真的一面的时候,竟然距“呕像”仅一步之遥。那个黑暗的背景,戏弄和吞噬了多少“英雄豪杰”……搁笔的当儿,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2012/0303/-22369.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