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畅游世界
紫韵  >  天音净乐
韩愈如何游山玩水?

36559

作者:丁启阵    

《山石》

猛然间看到这题目,大约不少人会感到奇怪:游山玩水也用得着学习?

没错,不假思索,人人都会觉得,游山玩水就跟吃饭喝水、呼吸哈欠一样,是人类生而能之的事情,无需学习。但是稍加思索,就会发现,作为一种审美活动,游山玩水,其实是大有学问的。文学史上,那些描写、表现山水田园景物的诗文名篇,都在对我们的游山玩水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或多或少,我们都曾从这些诗文中学习到观赏山水景物的方法。

实际上,古代诗人们观赏山水景物,眼中所见、心中所想、笔下所记,往往是不一样的。陶渊明、谢灵运、谢朓、王维、孟浩然、韦应物等山水田园诗名家的作品,即使隐去姓名,混在一起,有经验的读者,也能一眼就看出作者是谁来。

不过,总的来说,那些山水诗篇,尽管各有特点,但共性亦很明显:入诗景物,或秀丽,或险峻,或悦目,或赏心。一言以蔽之,都是美的。模山范水,皆有一定的套路。阅读这些诗篇,我们当然可以得到美的享受,情的感染,趣的熏陶,理的启迪,境的升华。但是,他们作品中的山水,大多像信笔点染的小品,往往失之含糊,失之笼统,失之精致,读起来不够真切,不够亲切,不够过瘾。

《山石》隶书
《山石》隶书四条屏

这个时候,读一读唐代诗人韩愈的诗歌,肯定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请看《山石》一诗: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支子肥。
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铺床拂席置羹饭,疏粝亦足饱我饥。
夜深静卧百虫绝,清月出岭光入扉。
天明独去无道路,出入高下穷烟霏。
山红涧碧纷烂漫,时见松枥皆十围。
当流赤足蹋涧石,水声激激风吹衣。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鞿,马嚼子,羁绊的意思。)
嗟哉吾党二三子,安得至老不更归!

清代学者方东树称赞它“不事雕琢,自见精彩,真大家手笔”。我认为,“不事雕琢”并不准确。这诗的特别之处在于,不故作委婉,不虚礼粉饰,用词很“酷”。元好问有一首《论诗》诗曰:“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拈出退之《山石》诗,始知渠是女郎诗。”比起韩愈的《山石》诗,秦少游的“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诗句(《春雨》),当然不免于女郎诗之讥。

韩愈的《山石》诗,历代学者多有赞不绝口者。现代人喜爱此诗者,甚至有认为它比李白、杜甫登泰山、梦游天姥、望岳(东岳泰山、西岳华山)等诗篇都还要好,说他们的诗都是“浑言之”,“不尽游山之趣”;认为苏轼的游山诗歌,虽然“快妙”,但是比起韩愈这诗,就显得不够大气,“便觉小耳”(程学恂)。

不过,一般认为,韩愈诗歌的风格,是学习杜甫某一类诗歌(例如《北征》)的结果。就是说,韩愈的诗跟杜甫有着血脉相承的关系。

事实上,以酷的笔调写山水景物,并非只有韩愈一人。跟韩愈生活时代相近的长孙佐辅一首《山行书事》,虽然不如韩愈的《山石》诗写得好,语言拖沓平庸,但风格是相似的。诗长,只录其中数句:“茅中狐兔窠,四面乌鸢巢。鬼火时独出,人烟不相交。行行近破村,一径欹还坳。迎霜听蟋蟀,向月看蟏蛸。”

节假日,呼朋唤友游山玩水之时,倘若我们学习韩愈的“酷”,面对山水,不大惊小怪,不扮好好先生,不做歌德派,只以敏锐、犀利的双眼,观看景物,感受环境,体验生活,那感觉应该是不错的。你看,有恐高症、体衰多病的韩愈,不也认为赤脚走在山间流水中,听着哗哗的流水声,任由山风吹拂着衣襟,是自由自在、无比快乐的事情,恨不得终老于彼吗?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life/2012/0304/-55291.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