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谈古论今
文昭 :薄熙来的“失察”与党中央的两难

36862

3月9日,在“两会”的重庆团的媒体开放日上,正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首次对传媒正面回应王立军事件,称他对王立军的出走感到“很意外”、“很痛心”、“自己用人不察”。这一次重庆团的媒体开放日,当局以场所空间狭小不能容纳太多记者为由,只是有选择地放行了部份记者,大部份还是重庆的随团媒体,一度引起数百名被堵在门外的中外记者聚集在人民大会堂二楼喧哗抗议,为今年枯燥乏味、聊无新意的“两会”制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兴奋点。但是仅从薄熙来按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照本宣科的简短发言看,不难解读出以下内容。

随着今年的“两会”走入尾声,中南海的权争暗流恐怕将更加汹涌



第一,显而易见的是,薄熙来的答覆等于自己取消了之前重庆官方宣称的,王立军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精神高度紧张”正处于“休假式治疗”的声明,说明薄熙来和重庆方面已经完全失去了在王立军事件上的话语权,如何解释、定性事件现在完全要看中央的决定。第二,最关键的是,薄熙来承认自己“用人不察”,那么潜台词是他最起码要承担起“失察”的“领导责任”,这似乎显示薄熙来已经接受了自己大势已去的现实,准备接受中央对他个人政治前途的安排。

稍早时香港的《南华早报》曝料说,上周末胡锦涛在一次内部会议上对担任政协委员的党员代表表示,党中央已经将王立军定性为“叛徒”。而又有消息人士称,来自重庆市政府内部的消息也有同样的说法,指“重庆县级以上的干部在3月4日已被告知,王立军背叛了国家”。从各种资讯来源和分析看,中共将如何处置王立军的态度似乎渐趋明朗,但笔者认为从现在到事件有一个明确结果,胡锦涛等人仍然面临着一些两难、但又绕不过去的障碍。

首先,从中共对待内部丑闻一贯捂盖子、避免牵扯太广从而对现政权造成根本冲击的传统看,处置王立军事件的“最理想”方式,反倒是延续重庆方面的“精神压力太大,从而需要休假式治疗”的路子为上策。将王立军定性为精神病,就把一干人等都解脱出来了。假如薄熙来只是一个和其他疆臣大吏等量齐观的角色,涉及的问题不过是贪腐和官场上普通的拉帮结派,此事真有可能沿着这个思路大事化小。但问题是薄熙来大搞“重庆模式”挑战中央、“打黑”过程中制造大量冤案使他结仇太多,其对手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任由其不了了之。也正是由于薄熙来在中共政治圈中的“醒目”地位才使得此案被全世界所热炒,而今事件的影响之大已实在不太可能以一个简单的“精神病”或类似的理由糊弄得过去,胡锦涛等人如果在这件事上认怂装傻,将使得中共成为全世界的笑柄;而胡锦涛本人也将成为国内民众、甚至党内其他人嘲笑的对象。且不说一直有消息说胡锦涛对薄熙来心怀不满,就算是出于维护“党的形象”、维护“中央领导权威”的角度出发,这种情况也是胡锦涛等人所决不愿意看到的。

也就是说事到如今,是将王立军作为罪人论处、还是作为病人论处,在这两个选择中,当局恐怕只能选择前者,这一点可能在中共的高层已达成共识。中共的第一大难处是,不论怎样处置王立军,他对中共整个体制造成的冲击和伤害都已经造成,就算是此时拿出“党中央敢于果断地、实事求是地面对问题”的气概来,是否能把这种伤害减轻,实在也让高层心中没底。

这就涉及第二个难处,如果确定要将王立军作为罪人论处,那么如何切割他与薄熙来、甚至与其他高层大佬的关系呢?原因很简单,王立军作为“打黑”的干将,位居副省部级的高职,他“叛国投敌”,总要解释一下他做出此等惊人之举的理由吧,到底是什么将他逼得走投无路,要投奔美领馆寻求庇护呢?这就不可避免要涉及他与薄熙来之间的恩怨,涉及“打黑”过程中的所作所为。如果这样,薄熙来的责任就决不是“失察”二字、做个检讨和自我批评、再发配到一个闲职能交待过去的。如果胡锦涛等人一鼓作气,将薄熙来连根拔掉,那么与薄熙来牵连很深的、想将他作为下一届政法委书记栽培的周永康等江派势力又将作何反应呢?拔起萝卜带起泥,想要拔掉薄熙来的根,恐怕当前权力集团内部各派的基本平衡和默契也会被一起拔掉。要让胡锦涛立马下这个决心恐怕还很难做到。

所以如果已经决定将王立军以罪人论处,但又把罪行交待得稀里糊涂,实际结果和把他说成精神病其实也相差无多,对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同样无法交待。所以如何切割王立军与薄熙来的关系;进而切割薄熙来与党的其他高层领导、乃至整个现政权的关系,实在是一件高度微妙和复杂的活。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招失策就会内外交困,足够让党中央踌躇为难的。然而在今年夏天又必须敲定“十八大”上的权力安排,对薄熙来的处置并非可以久拖不决,必须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有个结论。随着今年的“两会”走入尾声,中南海的权争暗流恐怕将更加汹涌。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