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谈古论今
纽约时报:中共最不祥的趋势

36910

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是今年中国全国人大审议的最重要议案之一。美国主要媒体上星期虽然对此做了广泛报道,但在如何解读新草案上修改重点上透露的信息是混淆不清的。纽约时报的标题强调新法将给予被告更大的权利,限制了警察和检察官的权力;但美国之音的报道则强调新修正案草案将使秘密拘留、强迫失踪合法化。华尔街日报也不例外,说原草案中的一项允许警察秘密关押嫌犯的条款被去除。显示了进步,但还很难说这一改变有多重要。似乎对如何也拿捏不稳。

人权观察亚洲资深研究员林伟(Nicholas Bequelin)在纽约时报撰文,对这一现象作出了自己的分析。他在文章的开头就点出了这一法律修订的实质是所谓的“国家安全”问题。他说:在一党体制下,中国的国家安全的构成范围是可以随意伸缩的。在国家安全问题上究竟应该给中国警察多大权力一直是中共18大权力过度前最激烈的政治斗争的焦点之一。而此次刑事诉讼法的修正案草案正体现了这一焦点。他文章的题目是“镇压工具的合法化”。

目前提交人大审议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上既有将保障人权入法、试图对警察权力加以限制、对被告权利加以保障的条款,也有在国家安全名义下将警察秘密拘留嫌犯的权力合法化的条款。林伟认为,这是中国体制内改革派与保守派都在这一修正案草案上留下自己印记的结果。

林伟说,中国体制内的开明改革派认为,法律改革是中国现代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他们因自身利益而看重法治,视改革刑法提供程序正义权以与国际准则接轨为改革努力的关键。

体制内由国家安全机器、保守强硬分子组成的另一派,自从被授予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全重任以来他们的权力一直在不断扩大。对他们而言,法律纯粹是国家政权的工具,绝不能被用于扩大公民权利、限制党的权威上。他们认为允许国安部门迅速应对威胁被最宽泛解读的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至关重要,即便为此产生冤屈不公也在所不惜。

林伟说,一方面,改革派将要求立即获得律师和避免刑讯逼供的保障条款包括在修正案草案内。加强死刑案件的审理、盘问证人、排除刑讯逼供等程序;青少年被告和精神病被告将获得更多保护。他说,如果这些能够做到将是重大进步。
但是另一方面,安全机器也在修正案草案中显示了自己的分量。在“监视居住”的伪装下,刑诉法修正案第73条将对政府认为政治上危险的人进行拘留和“失踪”予以有效地合法化。这一条款允许警察以“危害国家安全”或“反恐”的名义对公民秘密拘留长达6个月。林伟说,这两个模糊的罪名一直被政府用来镇压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公民社会活跃人士和西藏、新疆的分离主义者。艺术家艾未未、维权律师高智晟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都曾遭到秘密拘留。

林伟说,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些秘密拘留将由警察控制的、在正常拘留机构之外的地方执行,极大地增大了被拘留者受虐待的可能性,例如高智晟就是在这样的秘密拘留中遭遇酷刑的。

林伟认为,中国领导人之所以要给予警察更大权力,首先因为当今中国群体抗议事件以单日200至300起在全国此起彼伏。由于法院无法为民众伸冤,越来越多的人走上街头,警察处于人民与党之间的位置;其次因为高层领导日益关切正在输掉其与公民要求“普适价值”的斗争。强硬派认为,必须强力打压异议人士,将“失踪”合法化提供的就是这样的工具。
林伟的文章最后说,习近平和其他新领导人是否比胡锦涛更倾向于解决民众关切的问题、推进改革,并没有确切答案,但是,如果国家安全机器的权力进一步加强,可能会对改革构成更大挑战。林伟认为,中国国家安全派系的崛起是中国最为不祥的趋势之一。刑诉法修正案第73条会不会通过,很大程度上将显示中国是朝着法治还是朝着国家安全至上方向前进。

/comment/data/uploadfile/201203/20120314101033618.jpg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23/14 04:17:18 PM
叶一哲的语气也是不善了起来:“既然这个你都不会相信,那么凭什么现在又不相信我可以将华夏商盟拿出来当贺礼?” [url=http://www.ruziad.com/about/default.asp]www.ruziad.com/about/default.asp[/url]
游客
   08/28/12 04:53:30 AM
hh
游客
   04/24/12 01:03:00 PM
怎么了
游客
   04/23/12 12:15:21 PM
作为一个中国学生,我认为没有一个党派可以真正的让中国民主化,最多是又一个共产党,中华民族不民主的基因已深注其灵魂深处,无法改变
游客
   04/10/12 08:40:54 PM
老共党: 无论如何,中国的政治改革早晚是要实行的。我的看法,他大约要经历这样几个阶段:1)公开批判毛泽东,否定毛泽东思想。然后画像下墙、僵尸出堂;2)平反8964,平反1957反右,重新评价文革;3)平反法轮功;4)允许海外民运人士回国;5)开放党禁报禁,允许自由结社、民间办报;6).......但是,等到第五步时,中国人民被压抑了六十多年的愤怒就会像雪崩一样爆发,共产党顷刻土崩瓦解。经过一段混乱和角逐,得到大多数人民支持的政治力量将会上台,中国从此真正走上自由民主的道路......请国人拭目以待,看我老共党所言不谬!!
游客
   04/09/12 10:56:34 PM
只有舆论开放,人民才有辨别力,才能知道真相
游客
   04/08/12 04:03:02 AM
您好!我是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后勤装备处微机员闫燃。2009年3月,我对支队长孙秋实在支队科级干部竞聘中存在问题,向市公安局处级以上领导手机发短信反映情况。孙秋实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动用刑侦、技侦、网监、治安、交警等警力,刑侦支队大案队长孙连义指使手下民警在未履行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我送女儿上学的路上进行围捕,对我进行了搜身、毒打、污辱和漫骂、强行抄家、掠走财物、刑讯逼供、非法拘禁。连我10岁的女儿也遭到了恐吓和非法扣留。当我表妹前来询问情况时也被大案队民警进行侮辱和人身调戏。当知道这件事施用警力不当,属侵犯人权行为,为了掩盖他们职务犯罪事实,强行将我转交给治安支队,由治安支队非法的对我进行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在拘留期间,孙秋实向拘留所管教人员进行施压,对我继续进行迫害,剥夺了行政拘留人员所应享有的权利(此事监所民警孙彩玲可以证实)。事后,孙秋实没有履行任何手续就将我开除,此事在哈尔滨市反响非常强烈。 三年来,我多次向哈尔滨市纪委、政法委、市政府、市委和黑龙江省公安厅、省纪委、省政法委、省政府、省委等领导和有关部门进行上访,多次到公安部和中纪委进行上访,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由于没有经济来源,我们母女无力亲自上访,只好恳求您在百忙中过问此事,维护法律尊严,严惩职务犯罪,追究孙秋实、孙连义及打人警察的法律责任,恢复我的工作和政治名誉,及赔偿我的一切精神和经济损失。 谢谢! 联系电话:15145061108
游客
   04/05/12 03:41:25 AM
胡温和王薄周的斗争是共产党的”内斗“。他们的斗争和1976年的粉碎”四人帮“斗争没有什么区别!社会不会进步,最多出现”胡耀邦时期“的一点可怜的”开明!最后,以9864结束!我们百姓希望的是社会进步:民主政治(向台湾那样)?!真正“政改”我想不会这么快!胡景涛也不会同意。因为他在镇压西藏问题上有血债!
游客
   04/05/12 03:31:19 AM
山西介休市宋古信用社职工王维洲,你还坚信:”只要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坚信迟早会撕开钱权交易黑幕,澄清事实真相“?!你翻墙出来还坚信共产党?!你不认为是共产党害了你?!真滑稽啊!可怜的人!
游客
   03/29/12 05:54:24 PM
举报金融犯罪遭暗杀上访何时能昭雪 我是山西介休市宋古信用社职工王维洲,2005年11月9日因公开举报该社主任郭锦歧巨额渎职、`收贿、贪污、残遭雇凶暗杀;被砍17刀,左右手指腱被砍断,右手大姆指断离;被鉴定为三级重残。接案后,尽管提供了可查的真实线索,并有两名介休人参与,警局一直借口拖案,不予立案;2008年8月我从地方上访到北京有关部门,2009年4月才被迫做出重残鉴定,成立了以纪检书记郭新民任组长的所谓调查组,结果我去公安局追案,向局长提出质疑,竟遭到郭书记呵斥:“滚出公安局,小心吃疙瘩”多年来,不断遭到黑白势力的恐吓威胁,本案毫无进展。经济案;晋中公安经侦支队2008年5月接案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本案受到多层保护伞袒护,从99年至2008年8月累扣工资17万,入我存折后,被郭扣压,肆意支取瓜分,郭指使会记等亲信,焚烧了原始存折及有关贪污存款手续费帐据,联社示意出示伪证,诱逼内退,上诉维权无门;我全家一直租居,女儿被迫辍学,儿子无力完婚,债台高筑,而郭却开着名车,住着豪宅,仍然享受主任待遇,上调联社,秋毫无犯,信用社巨额信贷资产损失怠尽,无人追究,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人权何存?呼吁社会各界新闻、网络媒体,关心了解此案,给于同情、声援、帮助和支持。不管以后的路有多么艰难,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坚定不移上访到底,只要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坚信迟早会撕开钱权交易黑幕,澄清事实真相。 本人联系电话:13623542141
游客
   03/29/12 05:54:02 PM
举报金融犯罪遭暗杀上访何时能昭雪 我是山西介休市宋古信用社职工王维洲,2005年11月9日因公开举报该社主任郭锦歧巨额渎职、`收贿、贪污、残遭雇凶暗杀;被砍17刀,左右手指腱被砍断,右手大姆指断离;被鉴定为三级重残。接案后,尽管提供了可查的真实线索,并有两名介休人参与,警局一直借口拖案,不予立案;2008年8月我从地方上访到北京有关部门,2009年4月才被迫做出重残鉴定,成立了以纪检书记郭新民任组长的所谓调查组,结果我去公安局追案,向局长提出质疑,竟遭到郭书记呵斥:“滚出公安局,小心吃疙瘩”多年来,不断遭到黑白势力的恐吓威胁,本案毫无进展。经济案;晋中公安经侦支队2008年5月接案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本案受到多层保护伞袒护,从99年至2008年8月累扣工资17万,入我存折后,被郭扣压,肆意支取瓜分,郭指使会记等亲信,焚烧了原始存折及有关贪污存款手续费帐据,联社示意出示伪证,诱逼内退,上诉维权无门;我全家一直租居,女儿被迫辍学,儿子无力完婚,债台高筑,而郭却开着名车,住着豪宅,仍然享受主任待遇,上调联社,秋毫无犯,信用社巨额信贷资产损失怠尽,无人追究,正义何在?天理何在/人权何存?呼吁社会各界新闻、网络媒体,关心了解此案,给于同情、声援、帮助和支持。不管以后的路有多么艰难,只要我有一口气,就要坚定不移上访到底,只要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坚信迟早会撕开钱权交易黑幕,澄清事实真相。 本人联系电话:13623542141
游客
   03/28/12 12:18:58 PM
我想这是胡温迷惑周薄的策略吧。是周薄要定这第73条的,因为他们想上位,胡温表面上顺着他们罢了。实际上即使王立军没出事,胡温也准备动手整理他们了。只不过王立军的出事是上天安排给胡温的机会。这第73条待会就要取消。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