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就是特首选举,香港局势是“江唐才尽、狼涛腾飞”!江泽民与唐英年的“江唐联盟”走到尽头,梁振英(狼)与胡锦涛的“狼涛”阵营似占上风。香港政局,只是北京政局的缩影,而北京正处于巨变前夕,香港自然无法幸免。

有报道说,江胡恶斗,两派为了如何处置薄熙来而针锋相对,在政治局常委会接近摊牌,胡温坚持依法处置,但“江系”反对,投票时四比四,习近平倒戈挺胡,结果薄被撤重庆市委书记,更传他已被双规。过去几天,不断传出大量军车警车在北京街头活动,气氛紧张,还有几名“江系”被捕的传闻,而力挺薄熙来的北大教授孔庆东,形容薄下台是“政变”。

其间,拥薄的极左网站“乌有之乡”等被关(其“乡民”一直激烈抨击温家宝、揶揄胡锦涛,组团访问重庆却获薄督接见),与薄熙来关系密切的“五毛”首领司南马及孔庆东都被噤声。种种迹象显示,北京政局波谲云诡,即使没有政变,也显示两派正激烈交锋。表面上这是“倒薄”与“挺薄”的对撼,实际上是两条路线之争,加上此时正值中共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关键时刻,迫使两派提前摊牌。

近年,中国其实存在三股势力(笼统)。其一是左派,包括新左、极左、毛左等,他们不满贫富悬殊、社会不公,部份人更希望走回头路,以毛泽东时代的管治方式彻底解决这些问题。其二是右派,包括倡导政改、力推自由民主的改革派、民间人权人士等,他们不满社会缺乏公平正义,民权不彰、官权过大等,主张以政治体制改革去化解矛盾。其三是胡锦涛等中共当权派,他们的主张介乎左右之间,希望维持改革开放路线,继续走现时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走了十多年,贪污日甚、官商勾结严重,社会已失去起码的公平正义,环境污染更到了临界点,在在说明不变已难维持基本社会稳定。正因为社会问题日渐突出,令左派求变的口号越来越有吸引力,加上薄熙来在背后撑腰,并以重庆作为左派理论的“实验基地”。薄熙来的“重庆模式”,经济上催谷投资,并不惜举重债改善民生,政治上“唱红打黑”,以致薄声望更隆,并吸引更多不满现状的民众支持。

相反,胡锦涛、温家宝一方面被现实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另方面想稍事改革,也遭到既得利益者的强烈抵制,党内高层也有严重分歧,以致任何改革都举步维艰。王立军事件正好给予胡温清算日渐壮大的左派势力,薄熙来自然首当其冲。虽然胡暂占上风,但鹿死谁手,现在作结论还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