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觉悟之旅
良心律师高智晟致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

37353

李子木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李子木报道)2012年3月15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免职的当天,高智晟的大哥和岳父突然被通知启程去新疆沙雅监狱看望失去联系近两年高智晟。在此之前,无论如何呼吁,如何请求白宫的帮助,都无济于事。此次,谁也没求,谁也没帮助亮嗓子,就是中国大陆高层有人下决心要清除污垢,而且大扫除仅仅才开始,高智晟就有了消息。这是不是非常耐人寻味?

在血债派、前政治局常委罗干和江泽民的侄女婿周永康掌控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期间,曾获得「中国十佳律师」的良心律师高智晟被百般酷刑折磨,并被失踪。无论江五毛儿如何放出各种各样的消息来美化迫害高智晟的人,他们都无法改变事情的真相。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也就是律师高智晟为何经受如此惨烈的折磨?这和他写给胡温的三封公开信有关。

这在2007年11月28日于被警察围困的北京家中,高智晟所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遭性酷刑自述)》中均有描述。

下面摘录高智晟遭受性酷刑的一个场景: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扒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这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那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怎挣脱他们,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猛地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远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我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着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他们一直继续残忍地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能听得出,折磨我的人轮换着吃完饭后聚齐。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头发将我揪站起来问:「高智晟,饿不饿?丫的说实话」。答曰:「饿得快要不行啦」。「想不想吃饭!得说实话」,之又问。我又答曰「想吃」。话落,不低于十几个耳光的一阵巴掌打得我一头栽倒在地。有一只脚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电警棍猛击一下,打得我疼得大叫。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儿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 」,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X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搞男女关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公开信的高智晟)。△

下面转载高智晟律师2005年11月22日致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


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国家领导人:

从10月20日早晨起,北京市安全局、北京市公安局的约二十名左右的便衣开始寸步不离地跟踪我及我的家人。每天至少有不低于9 辆的车围在我家门口的三个方向,18日、19日、20日三天,车辆增加到二十辆以上,我想请两位回答你们作为国家领导人的、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的如下问题:

一、你们是否如实地告诉了那些整日一脸倦容地盯着我的那群年轻人:高智晟做了些什么?你们有没有欺骗这些年轻人?

二、你们有没有如实地告诉这群年轻人,你们的这种作法是违反中国宪法、违反中国的基本法律原则的!是非法的?

三、你们有没有告诉这群年轻人,你们这样对待一个无辜公民的手段是最为肮脏和最为不道德的?

四、你们有没有如实地告诉在我们家门口的那群在夜里冷得瑟瑟发抖的、同样是无辜的年轻人,你们以如此低下的手段恐吓、威胁及限制我全家的人身自由的手段是当今人世间最不光彩和最不文明的恶举。

五、你们有没有告诉过这群年轻人,贴身跟踪、24小时盯着我全家的目的、意义是什么?

六、你们有没有如实告诉这群年轻人,这种作法是被中国人民咬牙切齿的肮脏行为,是在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眼里是最为可耻的行为!

昨天和今天早晨我未出门晨练,我实在不忍心去折腾那群守在我家门口前后左右的近二十名年轻的便衣!说心里话,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几十名年轻的便衣,他们也是人,他们同样有父母、有妻儿,同样有权利、也有条件在寒冷的夜间与亲人一道去享受家里的温暖。每当早上起床后透过窗户,看到他们一个个不停地在原地蹦跳以驱离寒冷的场面,我和夫人的心里都感到很难受,今天早晨我和夫人还商量着如何解决这群年轻人白天的热水饮用问题。这些年轻人,作为具体的个体,他们都是我亲爱的同胞,他们决不是我的敌人,每每看到他们从不愿意正面碰接的眼神,我的心里都很难受!我感到了他们的善良和心虚!我必须澄清的是,对他们,我是仅有同情而实在没有一丝敬意!

两位长者:在一个制度文明的国家里,公民的法律权益受到侵害时,若行写信之举向国家领导人控诉将会被视为笑料,而这却是我的国家里公民在类似情势下不得不持续面对的痛苦局面,两位无法感受到此时此刻我内心的痛苦!

10月18日,我向两位以公开信方式痛陈了一些地方政府残忍迫害我们共同的同胞、那些自由的信仰者、践踏国家的法治原则的现实。迅速将我们看到的,对国家、民族健康发展极具危害的真实局面通报两位,以期通过两位与人民一道的共同努力,开始消除罪恶及危险,以寻求建立谅解与和谐的中国。令人痛心及愤慨的是,我看到的竟是莫名奇妙的相反。10月19日,我接到了赤裸裸的威胁电话,10月20日开始,我的夫人吃惊地发现,两位不明身份者从我的家门口开始跟踪我那才 12岁的上学的小姑娘至学校,以后天天如此,直到11月15日那两位不明身份者的身份才明朗——他们开始贴身跟踪我。从11月20日开始,我的家门口和办公室门口每天各守着不低于3 名的便衣,他们每隔几小时轮换一次。从他们出现后的第二天,我夫人每天接送孩子上学的自行车莫名奇妙地丢失,而同一车棚中近百辆自行车却安然无恙。昨天夜里,20多名便衣守在门口,我们新买的自行车的两个气门芯都被拨掉,我的轿车上莫名奇妙地被涂上各种无法洗掉的脏物。11月4日,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宣布停止我的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权利;11月15日,我赴新疆开庭,从早晨出门到上飞机,跟踪我孩子上学的那几位便衣贴身跟踪着我,一到乌鲁木齐即有人接力跟踪我。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司法部官员向新疆有关部门全面调查我的含出身、政治清白度、有无行为劣迹及是怎么混进律师队伍、如何从一个律师变成“坏分子”的全面材料。这种与“文革”整人的套路毫无二致的下作做法实在让人哭笑不得。前日一回到北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我的两位朋友孔珊女士和诺瓦克先生到京,出于礼节,我去他们两位下塌的宾馆探望,在整个过程中,极个别素质低下的便衣把丢人现眼的事做尽,他在二环路上,在80公里/ 时速的情势下驱车挤擦我的车辆,惊得诺瓦克先生来接我的代表捂住了眼,在与外国朋友一起吃饭时,我们合影拍照,结果贴身跟踪便衣说把他的像也照进去了,说我们的拍照行为严重侵犯了他的人权。他们的粗暴及跋扈惊得这些人权观察专家目瞪口呆,整个就餐的楼层客人就像看“耍猴”般围着看他们表演,他们一发无以自制,指手划脚、暴跳叫喊无不至极致,硬逼着孔珊女士将我们的合影删掉,几位人权官员不停地摇着头,草草结束了晚餐离开,几名便衣干脆就像随行般地跟着我们同行。

这两天,我家的周围邻居可谓大开眼界,不低于20辆左右的、挂有天津、北京牌照的车辆承担着监视我的各种不同角色功能。20日,我一回到京,我家周围便成了便衣员警的俱乐部,家中固定电话被野蛮掐断至今不能使用,他们让社区门卫、物业人员统统住进宾馆,腾出地方驻扎他们的人马。十几名便衣整日就站在我的楼下,无任何避忌之意,搞得本来平静的社区气氛煞是紧张。这里人们对我的了解导致了他们对政府这种荒诞行为的完全不理解!昨天夜里,我停车刚离开,夫人从窗户上看到他们七、八个人迅速跑步将我的车包围,围着空车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正常人完全不理解他们在做什么,半夜里,他们不下十次在我的楼道、门口东张西望,杂沓的脚步声吵得人无法入睡。谁会相信我的一家大小会在内室私处、在深更半夜关起灯来危害这个国家的安全?但这些便衣相信,他们中个别人的行为令人厌恶到了极点。我写这些文字予二位,我想代表我的孩子质问两位,为什么你们会继续延续着如此肮脏的权力运作现实,我相信守在我家门口的那群年轻便衣的心灵深处并不都是肮脏不堪的,但我却坚持对这种下作过程的幕后指使者的灵魂则必然是肮脏的认定。我们的孩子,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质问两位,到底是谁在背后指挥着这最为肮脏的权力运作过程?谁有权力这样运作?我们的国家还远不富裕,九亿农民仍处在贫困状态中,由于贫穷,数以千万计的我们的孩子上不起学或因贫穷而辍学。把纳税人的血汗钱大把大把地花在如此既折磨年轻的便衣、又压迫他人的肮脏过程中,这样的行为禽兽不如!在背地里,以如此卑劣的行径对付人民,把本即瘦弱的纳税人的血汗钱花在如此见不得人的过程中,你们还有什么颜面每天西装革履的面对文明世界,有什么脸面面对自己的同胞?写到这里时,东北一位教授打电话表示,他可以肯定这些肮脏的行为不是你们二位安排下实施的,我认同之!但是,这种丑恶过程却能在你们二位主政以来,在中国的任何地方、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发生,这才是问题的本质。你们千万不要再低估今天中国人民的思考力量,回到正常人的心态上来思考、来面对今天的问题。今天中国的问题,再也没有拖下去的条件啦!压制我高智晟不足道,但企图持续以无道之法压制天理,终必为天理所灭。

在对我和我全家的非法及肮脏的迫害结束前,我将持续地做两件事。其一、每天通过以面对文明社会的公开信的方式,促你们的政府遵守中国的法律;其二、我将策划起诉非法迫害我全家的两个单位。


再祝二位一切平安!顺利!!

高智晟

2005年11月22日

高智晟律师致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30/12 11:18:37 AM
写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