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现任董事长孙雅芳,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家安全部(MSS)从事通信工作多年,与华为一直有深度的联系,在国安部安排下,一九九二年加入华为,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

二○一一年十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公开调查报告揭露:华为公司过去三年从北京政府拿到二亿二千八百万美金的资助,提供中共政府“如同KGB(前苏联国安会)一般的情报服务”。中情局的资料显示,华为协助非洲、中亚、南美以及中共政府建构监听及定位设备。

 


 

华为
注意:中南海将要监听你的电话 解放军背景 华为在台布局五年 争取电信业投资许可

华为公司在阿富汗为塔利班政权装设电话通讯系统,替伊朗政府装配电信定位技术,在国际间,华为公司还以行贿官员著称。更荒谬的是,这家全球第二大电信帝国,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股东成员都十分神祕。

立法院正在审议行政院所提“开放中资来台投资项目”,其中包括制造业、服务业以及公共工程等。民进党、台联立院党团都强烈反对让中资进一步介入捷运、轻轨等公共工程,质疑将危害国家安全。

经济部次长黄重球表示,对于中资来台已经设定严谨的管理门槛,均订有防御条款、加强事前审查,如果投资人为中国大陆军方或是具有军事目的的企业,都将限制其来台投资。


  

  华为董事长孙亚芳

股东成员神祕 老美怕怕 只给单次签证

然而,较不受到外界瞩目的是,中资及台湾的电信业者正透过党政运作,希望将电信业类列在第三波或下半年第四波的开放投资项目。

当反对党将开放中资聚焦在公共工程时,却忽略了一家充满神祕色彩的中资公司-- 中国华为技术公司(Huawei,简称华为公司),该公司已悄悄在台湾布局长达五年,为了争取开放“电信业类”于今年完成,在党政商界着力甚深。一旦华为公司得以投资或转投资台湾电信业,台湾的军事通讯以及民众的电信通话隐私就完全失守,中南海将有能力直接监听任何一位台湾人的电话。

一九八二年华为公司成立于广东深圳,注册的资本额祇有两万人民币,相当于当时的五千美金。至今,华为全球市场规模已达三百亿美金,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电信网络及设备集团。

根据美国国防部二○○八年对国会的调查报告指出,华为公司的两位灵魂人物--现任总裁任正非、董事长孙亚芳的出身背景十分特殊。任正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部门任职十四年后退伍,创办华为公司之后,凭借其岳父四川省副省长孟东波的势力,在中国西南军区取得程控交换机庞大市场,奠定华为公司成为“电信帝国”的基础。

华为现任董事长孙雅芳,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家安全部(MSS)从事通信工作多年,与华为一直有深度的联系,在国安部安排下,一九九二年加入华为,实际负责与各国政府和军方之间的业务。

二○一一年十月,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公开调查报告揭露:华为公司过去三年从北京政府拿到二亿二千八百万美金的资助,提供中共政府“如同KGB(前苏联国安会)一般的情报服务”。中情局的资料显示,华为协助非洲、中亚、南美以及中共政府建构监听及定位设备。

美国国防部及中情局,之所以详细调查华为公司,主因是华为前后五次试图并购美国3 Leaf Systems、摩托罗拉网络设备部门等多家资通电信公司,却被发现华为和中国军方、国安部门关系密切。更荒谬的是,这家全球第二大电信帝国,竟然不是上市公司,股东成员都十分神祕,以致于外界对其资金及业务往来毫无所悉,因此遭美国商务部驳回并购案。基于国安理由,美国还规定任正非在内的所有华为员工,都祇能拿到美国单次入境签证。

涉入伊朗军火 英印澳洲 拒绝开放合作

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发生后,美国情报官员表示,华为公司过去两年,在阿富汗为塔利班政权装设电话通讯系统;该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华为公司替伊朗政府装配电信定位技术,以利进行监控异己,华为因此取得伊朗军火工业Zaeim公司的合作案。此案曝光后,今年元月,华为公司对外宣称将缩减对伊朗的业务。

抵制华为公司的国家还包括英国、印度及澳洲等国家,无不设法技术管制华为介入其国内电信市场。英国联合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利克斯指出,有中国军方背景的华为,完全可通过操作所贩售的电信设备来切断英国电力,甚至可以通过网络入侵国际导弹防御系统,因此拒绝华为与英国电信(BT)的合作案。印度国营电信BSNL,更拒绝华为参加二十亿美元的设备采购案。

在国际间,华为公司还以行贿官员著称。斯里兰卡前总理拉贾派克萨,就因为收受华为公司十万美金贿络而下台。南美洲AM哥伦比亚公司前总裁Adrian Hernandez被撤职的原因,也与其在巴拿马Claro3G专案中收受华为公司巨额贿赂曝光有关。

窃听易如反掌 远端控制 国安门户洞开

在台湾已经默默布局五年的华为公司,先取得远传电信十亿五千九百万元的无线网络控制器、基地台设备采购与维护案,进一步再取得亚太电信3.5G网络、通讯设备的两百亿元标案。台湾的3G行动网卡几乎都使用华为产品,中华电信部分自有品牌手机是华为生产,台湾大的固网以太网路也是华为制造,如今更扩展到3.5G基地台、核心网络设备标案,势力逐渐在台湾扩大。

然而,华为公司在台湾却没有分公司,祇能委身在敦化南路、其总代理“讯崴技术公司”的办公室里。据了解,华为去年四月分曾向经济部商业司申请成立台湾分公司。此案直达包括马英九在内的国安高层,在美国情报部门“严重关切”下,暂缓了华为在台设立分公司的申请。然而,在国民党某位穿梭两岸的“大老”奔走下,华为预计再度申请台湾分公司,以便搭上新一波中资开放的便车,争取电信网络在内的电信业投资许可。华为在台主管最近对台湾电信业者宣称:上半年不开放,下半年铁定开放。

国内电信业者如远传、台湾大与对岸的电信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都有投资合作的协议。但是,祇有华为公司掌握了关键的设备器材。电信网络虽然是封闭式的,但因基地台遍布各地,设备商(如华为)都会设定ID、密码,让技术人员可以远端控制、管理,无须进入电信机房,就有能力窃取、窃听个人通讯资料。

值得注意的是,华为公司积极开发的TD-LTE(Time Division Long Term Evolution分时长期演进)系统,是中国自主研发的第四代(4G)移动通信技术与标准,若将TD-LTE成为在台湾布建与营运的技术,台湾将完全无法掌控通讯安全,形同国安门户洞开。

马政府再三强调,会加强中资来台的事前审查。中华电信公司某技术高层主管,眼见华为公司透过代理商,在国内电信设备市场攻城掠地的作为,不禁有感而发:“台湾还能保有一条干净的电话线吗?”这个问题,相信也是许多台湾民众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