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温与周江之斗已到了生死存亡和表面化的最后阶段。什么“九常委植树”和“满怀对18大信心”等都是图尽匕首见前的烟幕。

胡十年胯下之辱,温三代隐忍之势,周狗急跳墙之斗,江一口临终之气,皆在此一刻迸发。中共历史上最凶险也是最后的一幕就在此时拉开。且不说江系近年来对胡的暗算凶杀,也不谈温屡遭江系的排斥挤压,也不提薄周连手对习的政变阴谋,仅就最近《北京日报》明目张胆叫嚣“总书记不能凌驾中央之上”和《》上江系写手昭明恶毒挑拨说温在89天安门广场负有将“赵紫阳当场击毙”的政治保卫任务这两点,就足见江系已在作最后一搏。

在这场殊死战斗中,谁输谁遭清算。胡温为何迟迟不对周江下手?最关键一点是胡温对民心所向及人和之力似未有充分认识。如果胡温只是把这场斗争看成是 “权力之争”,或者进而是“路线斗争”,甚至是“谋反”(更不要说反腐败),那只是党内矛盾,争权夺利,左右互搏,民众坐观以乐,因为跟民众利益没有关系,所谓“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民心不顺,难取兵革之利。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孟子是说,城墙再高,护城河再深,武器装备再坚硬锐利,粮食供给再充足,人心不和也只有弃城而逃一途。能有围城之势和作战物质环境,已有天时地利之佑了,此时最重要的是作战中的人心所向、上下团结。所以说,决战之胜和威慑天下不能只靠武力的强大,而要顺应民心,即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恶人寡助到了极点时,连亲属也会背叛他;而明君多助到了极点时,天下的人都会归顺他。所以,凭着天下人心归顺之威之势,去攻打众叛亲离的小人,要么不打,要打则无往不胜。

民顺则擒周伐江师出有名。胡温目前有两条思路。一条是沿着党内权斗,或政改小打小闹。但此途民众早已厌恶,只会看笑话,根本不对其报任何希望。民众已经不会相信中共能通过政改清除晚期癌症般的腐败和还清还不清的血债和罪行。此途脱离人民的期待和社会现实,擒周伐江师出无名,只能使周江在党内卷土重来,最后胡温反被清算。

另一条是看清人民唾弃中共、中共必亡的大势,跳出中共党内体制的框框,与人民联手,做几件顺应民心,符合民意的大事,在浩浩荡荡的民众多助之下,顺便端掉江系。比如说,释放高智晟、废除劳教制度、公布江系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行、彻底开放网络和媒体、平反64等。由于周江在上述每一件事上都犯有罪行,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擒周伐江师出有名,最后周江彻底被扳倒、被清算。

最后,还有关键一点是,胡温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说到底,胡温如不能利用当前的有利条件,当机立断,那将永远痛悔莫及。

/comment/data/uploadfile/201204/201204080525346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