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古今论坛
紫韵  >  觉悟之旅
唐柏桥细揭中共高层统战手法下 周永康面授的特使

37909

 
L先生在唐柏桥家中参加聚会的图片。背朝画面穿蓝色西装的即是L先生。(图片由唐柏桥提供。)
 
前言: 最近中共内部爆发建政以来最激烈的争斗,世人因此得以窥视中共重重骇人听闻的黑幕。著名民主斗士唐柏桥表示,这次接受专访,主要是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披露中共如何渗透、分化海内外异议人士,尤其是周永康领导的特务系统,如何利用各种威胁利诱的卑鄙手段企图迫使正义人士就范。唐柏桥希望大家从中了解中共的狡诈和邪恶,充分认清中共的本质。
 

唐柏桥说,那些曾先后被派来与唐柏桥接触,进行统战的人,包括他的亲戚、朋友和同学,甚至包括政府官员、教授学者和留学生,“相处之中,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内心感受是极为矛盾和复杂的。我也希望,他们多少能受到我的影响,不要再给中共陪葬。”

特使二:同窗校友L先生

2010年圣诞前夕,L先生主动联系唐柏桥,说自己要来和纽约一所大学谈合作,“顺便”和唐见面。

L 先生是唐大学一位同班同学的先生,原先在国内外事办工作,也在一些大学担任过外事办主任,这些单位均由中共国安部管辖。 L先生之后移民加拿大。2010年接受国内南方某大学的聘请, 担任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L在来美见唐柏桥前的一年多就开始经常给唐柏桥打电话,逐渐建立起友情。 “国际关系学院主要就是培养特务和外事人员。”唐柏桥透露。

恰逢唐柏桥的新书《我的两个中国》(My Two Chinas)即将面世。于是唐邀请了他的同事和朋友于12月19日来家中开了一个感谢聚会,也顺便邀L一同参加,L很是高兴。

聚会开始前,唐柏桥提醒L两点:一、低调些,为了L考虑;二、不要打听来客的个人信息,为了客人们考虑。谁知聚会开始后,L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设法和来客们混熟,还高调散发自己的名片。

中国问题专家李大勇是收到L名片的客人之一:“L说他是代表他们大学来和纽约某大学做合作项目。名片上写的是某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

易蓉女士也是当时的来宾之一,因为正巧是L先生的湖南老乡,就多聊了两句:“这位L先生也是个湖南人,我还劝他退党,他说他已经在加拿大学员那里退过了。”易蓉回忆,“他是大陆来的,却要和我们照相,也不担心回大陆会有问题。我当时觉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

L的肆无忌惮当即便让唐觉得他身份可疑,也让他担心L会对客人们不利。

大费周章的“省亲”计划

L先生为了方便, 在发盛旅馆住了3天,去过学校一次,其他时间都和唐在一起。

“多年不回国,肯定很想家吧?”L先生说中了唐柏桥的心事。作为著名的民运人士,唐柏桥无法正常回国;而唐母因为身体原因不能乘长途客机,无法到美国和儿子团聚。L先生“体恤”的表示自己认识一个北京高层的“通天人物”,可以“帮帮忙”,设法让唐回国和家人见面,并信誓旦旦的保证唐的安全。

唐柏桥说自己暂时没有回国的打算,L又迅速提出另一个成熟方案,要安排唐到泰国和家人见面。“不仅你母亲,你的家人都可以随行游玩...我特别擅于照顾老人!”L拍着胸脯称一切费用都不用唐操心。

L先生的身份,此时唐柏桥已心知肚明。他给L讲了个故事:三国中的诸葛谨因为是诸葛亮的哥哥,又是孙权的军师,所以孙权经常派诸葛谨去和蜀国接触。但诸葛谨一生都没有做过伤害诸葛亮的事情。也没有遭到孙权的伤害。“我建议你向诸葛瑾学习。”唐意味深长,L立刻非常诚恳的致谢。

“这不是摆明要统战我吗?” 唐柏桥听完后,尽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不动声色地问:“他们是要我认错悔过?” L马上说唐误会了:周老板理解唐的想法,他们愿意就“六四”赔偿等问题进行商谈,找出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绝不是要唐认错。L还提到,只要愿意与中共政府接触,继续搞民运也没有关系,可以低调一点。这样“对双方都好”。

L还透露,周永康还曾当面问L:“据你对唐过去二十年的了解,你这个老同学,有没有可能被招安?”可能怕“招安”这个词唐难以接受,L转述时满脸堆笑。唐虽心中大怒,但还是压着火,请L带话给“周老板”:“永远不要企图‘招安’我!”

L显然是有备而来。当唐回拒他们的企图时,L立刻一字不漏地背出了周老板的一句赤裸裸的话: “周老板说, 我们可以在这个世界上灭掉任何一个人,易如反掌”。唐反问:“他是不是也能灭掉奥巴马?” L无语。

唐请L摊牌:“他们是不是说可以给我当全国政协委员?”L自信而神秘,笑而不答。唐柏桥对L的笑脸视而不见:“他们是不是还说,可以让我当全国政协常委?”L不置可否,恭维道:“老唐,你知道全国政协常委是多大的官吗?如果你真当上了,在我们所有老同学中,你就是最大的官...”唐柏桥对L的恭维充耳不闻:“是不是考虑让我当个总理?”L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还没来得及回绝,唐又接着说道:“你先别笑,让我说完。即便是给我胡锦涛那个位置坐,我也毫无兴趣!因为这个政权很快就要出事甚至垮台,现在去坐胡锦涛那个位置,明白人都不会愿意的。就像现在没人会愿意去坐卡扎菲那个位置一样。”L的表情僵在脸上,但却并没反驳唐的“垮台”说法。

唐柏桥表示,他希望L先生等人及时收手,不要再为中共卖命,否则爬得越高越遭殃...

但是L先生并未死心。2011年8月6日上午9点,L在Skype上说自己11号会在加拿大,要和唐柏桥联系。L透露,有两个非常高级别的中共官员与L随行,要来和唐好好谈谈,希望唐去加拿大见面。唐要求L一行到美国境内,L说不方便,“绝对不能来”。唐说要再考虑一下,此事便就此搁置。“也许是打草惊蛇了,他们怕我们向第三者透露了内情,不敢进行下一步了。”唐柏桥分析。

2012的2月份,王立军事件发生后, L又一次联系唐:“我们周老板非常关心你...不要误会,我们一直在很认真的对待你省亲的事情...有些情况电话里不方便说,我会到美国来当面和你交代...” 唐请L告诉“周老板”,在这场较量中,他们一定是最后的输家:“不要再和我玩任何花招!”这是唐和L的最后一次通话。

根据唐柏桥提供的信息,大纪元记者在L就职的南方院校网页找到了L先生的相关照片和参加学院活动的报导。相关资料亦在大纪元资料室存档备案。

如影随形的威胁骚扰

自1996年以来, 中共就没有停止过对唐柏桥的统战,即使在派特使统战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对唐柏桥如影随形的威胁骚扰。

1999 年“六四”镇压十周年之际,唐柏桥的汽车玻璃曾被枪击,留下一个弹孔。此前不久, 他的汽车轮胎反覆被刀捅破,有一次四个轮胎同时被捅破。 当时,唐柏桥作为联系人,正与天安门一代其他学生领袖发起“百万人签名运动”,要求中共重评“六四”,惩治元凶。参与筹备委员会的有现任台湾总统马英九,前美国国会议长南希波罗西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士。此事曾令中共极为恐慌。那段时间,海外各大中文论坛上贴满了对唐攻击谩骂造谣污蔑的文字。唐曾与数名海外民运人士联合召开记者会披露此事。

唐柏桥一直坚定支持藏人的反迫害争自由运动,2001年初,在一次藏人举办的大型抗议活动发表演讲后,唐柏桥破记录的一天接到数十次恐吓电话,都是反覆重复“汉奸走狗”, “小心你的狗命”等说词。身为检察官的唐柏桥夫人非常愤怒,当即报警。

唐柏桥曾在2008奥运前夕接到一封电子邮件,寄信人声称知道中共已经派遣一个暗杀小组从加拿大潜入美国,并要唐寄7万美元获取内幕消息才可保命。收到此邮件之前不久,唐还曾在过渡政府的新闻发布会上遭到赤裸裸地威胁恐吓,声称要用30美元雇人从加拿大潜入砍唐的一只手。中国过渡政府曾就此发表措辞严厉的谴责声明

2009 年6月4日晚,唐柏桥与另一名中国和平民主联盟的成员智胜在纽约中领馆的门前和墙上用油漆大字写上“绞死李鹏”(“六四”时学生市民喊的口号), 惩治凶手等标语。7月6日晚,唐柏桥去法拉盛大学点42-24号(42-24 College Point Blvd)的俱乐部“好莱坞卡拉OK”会友,被中共派来的黑社会流氓攻击。在救护车去医院途中,还被一辆可坐10多人的奶白色较老式大车尾随。此事第二天即被大纪元时报报导,民运各界亦发表声明呼吁严惩凶手,FBI对此高度重视。 讽刺的是,唐柏桥被攻击后,第一个来看他的人,便是当时在哥大作交换学者的北大教授,S先生。这个俱乐部不久后便关门歇业了。

2011 年2月至4月间,一个电子邮箱显示为“heihei@126.com”的不明身份人士在唐柏桥的博客上给他发送了大量威胁信息,用不堪入目的言辞,声称要对唐柏桥的家人不利。此前还有人曾被指使到唐的家乡通过电话辱骂唐母,然后将经过写在网络上,不堪入目。流亡法国的著名学生领袖王龙蒙和国内诗人谭力等曾致电此人,严厉斥责。唐柏桥表示,此事曾引起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共愤。

2011年6月28日上午9点27分,唐柏桥收到了一条来自英国的短信。号码为 +447323095955 的机主声称已派人盯上唐柏桥,让他“现在最好老实点”,不许他做“有违民族利益之事”,否则就要“当汉奸论处”。

这里仅列举了几个比较典型的事例。所有类似事件的细节都已呈报FBI备案调查。有些案件FBI官员已将调查结果反馈给了唐柏桥。FBI官员目前高度关注类似事件,并多次强调会保证唐的安全。这些内容,也成为FBI调查中共特务网络海外活动的重要线索。

中共甚至胁迫利诱唐的亲朋好友在其身边卧底,收集关于唐的思想、动向及活动,哪段时间跟谁有矛盾等各方面的情报。但其中不乏主动透露自己的身份,并转而支持唐柏桥的工作的人。

识破伎俩 适时反击

唐柏桥根据多年来与中共较量的经验,和内部获得的信息,作了一些总结。唐柏桥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帮助了解中共,有针对性地反击,使中共无法得逞。

特使和走狗们一般分为三类:一,统战收买的说客;二,威胁攻击的走狗;三,潜伏对付的特工。而中共对付重点打击对象的普遍套路,是统战与打击并行:先统战收服;如若不成,即诬蔑抹黑,彻底消除打击对象的影响力。

唐柏桥透露,这种策略过去在其他几个非常活跃的民运领袖身上用得非常成功:“如著名民运活动家彭明:他先是被孤立,然后在缅甸被诱捕,后押回国内判处无期。海外民运发起者王炳章:也是先搞臭,然后将他骗到越南,在中越边境被绑架回去,判无期。中功创始人张宏堡:先让他官司缠身,再挑起他跟民运的种种矛盾,最后离奇车祸身亡等。”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是中共在捣鬼, 支持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已势不可挡。”唐柏桥透露,还有一些人和事,现在还不是公之于众的时候。等中共垮台的那一天,会有更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故事浮出水面,这里只是选择性的列举几个例子。

唐柏桥也从“特使”们那里了解到,中共有两个中央,周的人根本不把温甚至胡放在眼里,甚至经常公开说温家宝是跑龙套的。

采访结束时,唐柏桥特别对记者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们,我知道他们一旦被中共看上,就没有了选择,不想干也得干,否则他们就会遇到大麻烦。既然有过相处,也是一种缘分。我希望他们看到此文后可以尽快悬崖勒马,从中共这条沉船上逃生,也算尽了朋友之谊...”

唐柏桥,原八九学生领袖,“六四”后入狱。1992年流亡美国,先后担任天安门一代联络人,全球“六四”纪念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新唐人电视特约评论员等。现居纽约, 担任民主大学校长。着有《我的两个中国》(My Two Chinas)、《失败之歌》(Anthems of Defeat),并发表各类政论文章数百篇。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刘诗雨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4/30/12 09:15:57 PM
这是大纪元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