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心灵细语
紫韵  >  谈古论今
高智晟家人惊魂大逃亡揭密

38050

【人民报消息】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冲破封锁逃出山东、逃入美使馆,陈光诚在离馆之前经过艰难选择,在感到家人受威胁,无法知道家人安全的情况下,陈光诚不得不答应中共的条件,以离开大使馆换取与家人的团聚。陈光诚事件也让另一位处境类似的中国的良心――高智晟也再进入人们的视线。陈光诚和高智晟案都一直由政法委头目周永康主控。周永康主持的政法委以最残酷的方式摧残高智晟。

知情人曾透露,周永康为对付高智晟专门搞了个专家组,经过精心研究,设计出一套贴身跟踪骚扰等制造长期心理高压的方案,以图摧毁高智晟的意志,曾扬言不出半年,人就会疯掉。此外,还有一系列的酷刑对付不屈服的高律师。高律师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披露了他所遭受的暴力殴打、牙签刺生殖器、电击生殖器等酷刑。但是,高智晟如追逐太阳的夸父,如痴地追求自由的理想,无人能毁。

周永康不仅摧残高智晟本人,还利用家人威胁他。数年前曾提到,中共明告诉他,心理学家专门根据他的个人“软肋”制定了一套摧毁他意志的办法。他说,他们发现高智晟对家人的情太重,所以就加重迫害他的妻子儿女。 他们对付高智晟的一套心理高压,很快被重点转移到高智晟一家老小身上,特务对耿和欺骗、威胁、凌辱、打骂,还伺机对孩子下手,小儿受惊、女儿多次自杀自残,而耿和自己也想自杀……特务利用高智晟深爱的家人做人质来威胁他。

2010年4月6日,经过了一年多的失踪后,中共突然把高智晟带回他的家,而且让他4月7日接受美联社的采访,表达赴美与家人团聚的愿望。在独访中,谈到家人时,高智晟眼中数度含泪,尤其是他在形容前一天(4月6日),首次返家并看到家人鞋子的情景时,他说:那一瞬间“我完全丧失了情绪控制,因为对我来说,这是我在世上最爱的3个人,但现在我们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高智晟用“断了线的风筝”形象的比喻了他在世上最爱的3个人自由了,而他这根牵着“风筝”的线依然攥在中共的手中。
  
他说,他的痛苦经历对自己以及妻子和两名子女造成了伤害。他的妻小于2009年初秘密离开了中国,以避免公安不停的骚扰。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带着孩子离家出国。她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她没有勇气直接告诉高智晟,临走时只能留一张纸条给他。她说:“我不忍心让他知道我们都走了,我觉得我都没法正面去跟他说,我都没有勇气跟他说,把他放在家里我们走了。”
  
耿和哽咽地说:“做走的决定让我撕心裂肺,因为我又要面对想照顾高律师,又面对孩子天天在家……为了孩子,迈出这一步。因为我想高律师要知道了,他应该也很欣慰。最起码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要不然他们(中共)老是对我们提些要求。”

二零零九年在高智晟被当局“绑架”带走的同时,北京六、七名警察强行住进高家,还有几十名警察轮流住在单元的楼道中,并在高家窗口对面二米处盖了一间房子,住在里面的警察全天候地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耿和及孩子。高智晟的女儿必须坐警车上学,警察故意在她面前嬉笑、侮辱高智晟,上课时警察就坐在孩子后面。耿和认为,至少也有上百人前后左右看着。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北京公安逼迫高智晟一家远离奥运去新疆。八月二十日,耿和带着孩子回到北京,准备女儿格格上高中,但遭到所在报名学校的婉拒。格格不能上学,情绪受到很大影响,有一次,孩子还拿着利器在划自己的胳膊,血都流出来了。

即使这样,警察还是不放过高智晟一家。高智晟虽然被判缓刑,但没有自由,耿和也依然整天被警察跟踪,无奈之中,耿和与一位朋友通电话,诉说女儿不能上学,被迫害实在难以忍受的情况。那位朋友说﹕我们想办法,你就在家等着。
高智晟北京的家门口有不少小摊。有一次,她出去买水果,那个小贩问﹕“你是高智晟的太太吧?”似乎在意料中,耿和只是点点头,小贩又说:“我们都在你们家附近呢,你放心吧!”在付钱交水果时,小贩给了耿和一张纸条,约耿和带着孩子到北京南站,准备了三张到云南去的火车票。耿和带着两个孩子上了前往云南的火车。

“出家门时我就知道,一出去身不由己了,我也不知道帮助我们的人是什么样的状态。对外面又不了解,也从来没有去过云南。虽然是卧铺,我不敢睡觉,时刻盯着孩子,怕他们与人聊天露了口风。”一听说查身份证的人来了,就躲在厕所里面几个小时不敢出来。

在云南时,每一天都是披星戴月地赶路,一拿到票就走,每到一地就是车站。在车站里待着不能动,也不敢动,等下一班车,永远是目的地,但不知道尽头是哪里。饿了,耿和偷偷走出车站给孩子买些吃的,她不敢让孩子走动。遇到风声紧时,她把孩子藏在床角的被子里面,让他千万不能动。

一路走,一路电话联络。耿和只知道按指示走,并不知道前路是哪里。讲起那段经历,耿和至今还觉得晕呼呼的,那时就跟着一站一站往前走,却不知道前面等着的会是什么结果。

在山林中被缅甸军人发现,被拦住不让走。耿和和孩子身上没有证件也没有钱,问什么都不说,无法证实她们三个人来自哪里。却又被其他的武装部队来把耿和接走了,招待吃的,还换上缅甸人的长裙子,然后坐车被带到了泰国。

在泰国等待到美国的期间,由于害怕中共会找到他们,他们连门都不敢出。耿和说:“我们发现了有人敲门。我们不管换到哪个地方都不能出门,就是在房间里面。所以说,在泰国孩子没有可看的电视,没有可玩的东西,也没有书籍。所以,孩子脾气性格就更糟糕。其中有一次,格格就给跑了。受不了这种压力。格格跑了有30多分钟。 ...都抱头痛哭。再别出事了,我说我们离开北京,这一路太不容易了...。”

经历了千辛万苦,在美国政府的保护下,耿和和她的孩子们终于踏上了美国自由的土地。

重庆事件后,中共政法委书记、特务头子周永康不断失势。其向来严控的失踪22个月生死不明的高智晟,也突然有了音讯。24日高律师家人获准前往新疆沙雅监狱探望了高智晟。

高智晟三次上书中南海 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

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在代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时,了解到这场迫害的反人性、反道德,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中国律师,他在2004年12月31日写了第一封上书公开信——《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后,2005年10月18日他写了第二封《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震动。

公开信发出的第二天,他家遭到赤裸裸的电话威胁,第三日起,每日平均不低于十辆的小轿车、不少于20人的便衣开始了针对高全家的24小时围堵、盯守及跟踪。到第十五日,高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勒令停止执业。

中共当局的压力并未使高智晟低头,他应大量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请求,05年11月底前往各地进行真相调查。同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当局,他表示用颤抖着的心和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

2006年9月21日,当局对高智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进行了正式批捕,12月他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

2007年5月,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授予高智晟“勇敢提倡者奖”。

2007年9月,高智晟因在奥运会之前写信给美国国会公开中国人权现状,再度被绑架。高律师在“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一文中披露的就是这次被绑架的经历。

2008年,高智晟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09年3月2日大卫.乔高代表“加拿大高智晟之友”在致中共胡锦涛的信中说:“高智晟是中国真正的爱国者之一,他是一位伟大的人物,我们这些他加拿大的朋友非常关注他的处境,希望中共政府释放高律师。”

他虽免于入狱,但从2009年开始,不断在没有控罪的情况下被扣押,他和家人受到长时间软禁。 2009年2月4日,高智晟在陕西的家中被警察带走后,随后下落不明,他的一切通讯手段被切断,完全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

2009年2月9日,网上流传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高智晟律师自述遭绑架经历》一文。文章中高智晟曝光他被秘密警察戴黑头套残酷殴打、扒光衣服折磨、被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等各种酷刑,令他多次频临死亡的感觉。他在文章中提到,打他的警察冲他叫让: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此事引起美国、法国、德国等各国媒体关注。

2010年,他再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2011年12月16日,中共官方英文版发布简讯声称,人权律师高智晟已被送回监狱,继续服刑3年。这是高智晟在被秘密扣押下曾于2010年4月短暂现身之后,外界首次得知他的下落和状况。

2011年12月16日,中共官方英文版发布简讯声称,人权律师高智晟已被送回监狱,继续服刑3年。这是高智晟在被秘密扣押下曾于2010年4月短暂现身之后,外界首次得知他的下落和状况。随后他又失踪22个月,直到本月24日家人获准探视,方证实高智晟的生死。

周永康是迫害法轮功、维权人士及异议人士的元凶之一。周永康是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纠集的所谓“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现任头目。政法委底下的相应迫害法轮功机构不但制定迫害计划而且具体实施迫害。北京维权律师江天勇表示,现在政法委系统下有各种各样的维稳分支,像综治办、维稳办、甚至“6·10”系统等,这些都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你从法律中找不到这些机构存在的法律依据,但它们却真正的存在、真正的操纵法律。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