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进入美国使馆酿成“国际事件”后引起国际社会关注,而临沂当局继续迫害打压陈光诚家人则反映了中国的公检法、暴力维稳、社会公义和人权等诸多方面的问题。陈光诚说:光是用在他身上的维稳经费,一年就好几千万。中国全国这个维稳经济圈和链条,到底要耗费老百姓多少钱?

*维稳陈光诚,需要多少钱?*

40岁的“赤脚盲人律师”陈光诚4月下旬逃出家乡沂南东师古村后曾通过视频向温家宝提出几项要求,包括惩治腐败。陈光诚说,看管他的某看守曾说,花在他身上的经费五年前就是3千万,现在几个三千万都不止。

陈光诚说,从县里乡里到村里,看守他们一家的人有好几百,有村、乡、县干部、有民兵、警察、还有“其他”人;有男也有女。普通看守工资每天100元,比当地做工“来钱快”。他还透露,维稳经费是县里一次性拨给乡里。但他没有说明,县里的钱又是来自哪里。有了这笔经费支持,这些看守“一切朝钱看”甘当“打手”,动辄对陈光诚一家或探访陈光诚的人大打出手。

陈光诚在家乡的这种“待遇”,很多到过东师古村的关注陈光诚的网友、他的律师、朋友、境外媒体工作者,都有亲身经历或切身体会。很多国际媒体对多次对此加以报道。陈光诚的支持者和关注陈光诚事件的海外人士都说,光是为了这笔维稳经费,山东地方官员都不会放过陈光诚。

台湾中国时报(5/1/2012)曾报道,当地政府为了一个盲人花费了多少民脂民膏,则是一个外界无人知晓的天文数字。中国没有“纳税人”这个概念,即便有,也是大城市最近几年引进的。陈光诚一个盲人就用去了纳税人几千万元,全国呢?

*全国维稳,需要多少钱?*

路透社报道(4/30/2012)中共为了巩固权力而拨出大笔维稳经费,2012年比01年增加了11.5%,达到了7千亿元。而2012年的国防经费才6千3百亿。路透社说,这笔维稳经费是拨给警察、民兵和其他安全部队的。

对于媒体有关维稳经济的报道,中国财政部说,这样的计算方法不对。该部发言人说,这7千多亿“是公共安全支出预算”,不能算为维稳经费。

*财政部解释“维稳支出”*

财经网(3月6日)报道,财政部说,公共安全支出“涵盖了公共卫生、公共交通、建筑安全等诸多领域,还包括了基层监管部门视频检验检测能力建设,促进保障食品安全所涉及的投入。

*财经“公共安全账单”,谁来买单?*

中国《财经》杂志(2011.5.9)曾发表长篇报道,谈中国维稳经济题目是《公共安全账单》。这篇报道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为维护社会稳定,政府增建了复杂的社会管理体系。各地设立各类综合治理网点,在中央层面,则成立了中央政法委员会为主体的中枢机构。同时,在财政上加强投入,其主体即为公共安全支出,各级政府财政报告皆列明。

报道说:“在政府收支分类科目中,公共安全支出为一类,涵盖武装警察、公安、国家安全、检察、法院、司法行政、监狱、劳教、国家保密、缉私警察等方面。”

报道详细分析了中国在公共安全方面维稳费用的支出情况。报道举例说,江苏江阴市,2000年生产总值2千亿,财政预算为130亿,“稳居全国各县之首”。该市一年的维稳费用5亿8千万。2010年,当地拨出了五百万,在公安局内“设立维稳办公室”。

*中央维稳?地方维稳?钱从何处来?*

该报道援引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系教授孙立平的报告(《以利益表达制度化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说,近年来,“各地维稳投入急剧上升,维稳成本相当高昂,一些地方甚至已经到了不计代价的程度。”

报道还援引社科院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于建嵘的话说,一些经费是完全可以避免的额外支出。“比如为了拦截一个上访群众需要花费上万元,这笔钱如果用于解决上访群众的问题已绰绰有余,这样不但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把资源白白浪费掉了。”

旅美学者何清涟在其文章(2011.5.9)中详细分析了财经杂志这篇文章。何文说,公共安全经费超过军费毋庸置疑。何文说,维稳经费的支出预算主要与国家暴力机关相关。2011年公共预算支出6244.21亿,武警、公安、法院、司法、缉私警察预算达5064亿,占81%。

还有一个特征是:地方政府支出超过中央政府;二者分别为5219.68亿和1024.53亿,比例超过3:1,这意味着地方仍是维稳主体。其三,检察院、法院的经费主要依赖地方同级财政,这也加剧了司法权地方化现象。

*蔡慎坤:特色维稳代价多大?*

中国学者蔡慎坤(5.10)发表文章(共识网上已被删去)题目是:中国特色维稳付出了多大代价?文章回答说:恐怕没有人能够算清楚。

文章说,如果说中国警察与人口比例为1.3%,那么,中国警察数量也有一百万。“一百多万警察每年要花掉数千亿元!这个惊人的数字会否让全世界更加震撼?!”

文章说,中国警察五花八门:特警、巡警、交警、刑警、户警、经警、狱警、法警、外事警察、公共信息网络安全警察、禁毒警察、科技警察、国安警察、空中警察、航运警察、缉私警察、林业警察等等,“这是一支可与正规军队媲美的武装警察部队。”

文章说,这支部队,其装备和规模与军队不相上下。还有一支与警察人数相差无几的治安联防队员和所谓的协警,几项相加,中国的警力规模应在千万人之上。“比官媒公开的这个人数至少多了十倍以上。”

中国学者蔡慎坤的文章说,“….缺乏独立权威的仲裁机制,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小闹小解决大闹大解决不闹不解决的中国式维稳方式,似乎已快走到尽头。一些地方的维稳经费已经出现紧张局面,以往维稳机构很大方地解决上访人员吃住交通旅行费用,如今开始倒过来向上索取维稳费用。有的地方政府已经对现有的而且仍在不断增长的维稳经费无力承受,而老百姓对所有成本转嫁到他们身上的维稳方式忍耐到了极限!”

蔡慎坤举例说,重庆在公共安全网络方面“显然是一个榜样”,去年重庆宣布投资170亿在全市安装50万台监控摄像头,当时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表示,这是继美国“9.11”以来,世界上最大的安全防控体系。这个系统由思科(Cisco)和海康威视(Hikvision)负责更换现有的31万个视频摄像头,以及安装新设备。

*蔡慎坤:维稳背后是贪腐,维稳越维越不稳*

蔡慎坤说,维稳巨额投入的背后,却是疯狂的腐败。“每一个安防监控项目,被各路蛀虫吞噬的资金远高于50%!你或许想象不到,价值千元的摄像头被卖到10万元!这就是中国特色维稳本质,叫喊不稳的真实目的不过是为了攫取挥霍更多的维稳经费,因而中国陷入了一个维稳的怪圈,越喊不稳越有钱,越有钱越不希望稳定,一大批吃维稳饭的人,不断地制造敌人寻找敌人,甚至视许多的弱势群体为不稳定因素,通过冤假错案大规模的强拆,让这个社会充满了仇恨和动荡。”

中国学者蔡慎坤的文章还说,在农村,年收入不足2000元的群体高达几亿,每年只需要从党政部门的吃喝经费中压缩一点,就能解决很多问题。“而政府每年却需要耗资数千亿来搞维稳,如果将其中一部分直接给那些低收入群体抑或投入到真正的民生工程,或者用于纠正补偿冤假错案,就不会陷入这种越维稳越乱,越维稳越不稳的乱象党徽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