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谈古论今
不定时炸弹被引爆 中共把自己拖入灭顶之灾

38220

去年11月,笔者曾写过“维稳怪圈,中共的烦恼”和“维稳失控,或成中共的不定时炸弹”。文中提到,中共维稳正濒于失控,这表现在:维稳财政失控;群体性事件快速增长似脱缰野马;高达75%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不买当局维稳的账;这种维稳失控,非常有可能成为中共手中的不定时炸弹。未料,这颗不定时炸弹,竟被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的成功出逃引爆了。


诚然,有不少海内外学者、评论人士和异议人士指出,陈光诚事件是一个奇迹,一个超常规事件,不具代表性,因此不可能撼动维稳体制;他们还说,中共官方一定会从陈光诚事件中得出教训,在越维越不稳的尴尬情况下,采取更严厉地措施,监督、管制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

的确,陈光诚事件太超常规。陈光诚有罕见的国际关注度,他维权的计划生育问题有广泛的地方草根性,而他本人具有不同于常人的盲人维权的特点,这些都使他的模式很难在他人身上复制。同时,他所代表的民间维权力量,和中共的自上而下的、密如蛛网一样的强大的维稳系统相比,的确太弱小、太微薄;因此,这个单一事件似乎根本不可能冲击中共大维稳体制。

但是我认为北风说的更对,陈光诚事件其实不是陈光诚的个案,他受到的待遇是每一个中国人正在受到的待遇,只不过他的状况更残酷一点。正因为如此,绝大多数中国人对陈光诚事件感同身受,为陈光诚的胜利大逃亡大声喝彩。而陈光诚之举,更是大大鼓舞了那些被中共维稳官员和维稳体制任意迫害和任意欺负的访民、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和普通民众。实际上,对中共以维稳的名义迫害陈光诚的种种倒行逆施,民间义愤已经汹涌澎湃。

这种汹涌澎湃的民间义愤绝非“一日之寒”。它是在陈光诚被软禁的十多个月中,日积月累起来的。全世界都知道,在中国东部的某一个村庄,同情支持陈光诚的力量前赴后继,不屈不挠前去探访他,尽管他们都遭到肆无忌惮的阻挠和打压;陈光成出逃之日,获得郭玉闪、何培蓉等民间义士的无私地营救和援助,而他们自己则身陷险境;目击陈光诚出逃的乡亲们虽然心怀恐惧,却不合作,无人向公安报警。

所有这些都说明,中国的民心、民众、民间是站在陈光诚一边,站在被维稳体制迫害的人一边,站在公开或不公开反抗维稳体制的一边。就这一点而言,陈光诚事件对维稳体制的剧烈冲击,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说陈光成事件代表了中国民间冲击维稳体制的草根力量,那么薄熙来事件则在中共高层因争权夺利而意外地成为撼动维稳体制的党内力量。薄熙来和陈光诚两案似乎并没有关联。但他们对大维稳体制的冲击效应,却有极大的关联。这种上下夹击的破坏力量,对维稳体制似有摧枯拉朽之功效。胡温当局对薄陈两案的任何处理方案,都投鼠忌器,说明他们对大维稳体制两头穿帮的现状,有所意识,同时还有很深的忧虑。

胡温忧虑,是因为陈光诚的胜利大逃亡,向外界公开证实了中共维稳体制的两大恶疾。一是中共以维稳的名义迫害社会良知,这已经成了大维稳体制最臭名昭著的特征;二是陈光诚事件还对外披露了大维稳体制是中共腐败进一步恶化的孳生地。维稳和腐败已经成了中共维持专制统治的孪生姐妹。

这样的中共大维稳体制还会持续下去吗?从短期看,或许;从长期看,绝不可能!一个基本依据是,它以迫害良知为主要特征,而所有迫害良知的体制都不可能长久。这个简单真理,已经被古今中外的历史反反复复地证明了。

至于大维稳体制的实际操作人周永康去向如何,正在引发关注。周永康是中共政法委书记,心黑手黑,权力无边,资源无限,据说就连胡锦涛都惧他三分。奇怪的是,周在中共九常委中名列最后一名,何以有那么大的能耐呢?有人说他的后台老板是江泽民,有人说是曾庆红。无论是谁,这两个早已退休的党内大佬扶持周永康维稳势力的做大,都是以中国政治进步为代价的,都是必须谴责的。

据英国《金融时报》5月13日报道,周永康已经把实际权力移交给公安部长孟建柱。如果中共的维稳压倒一切的统治思维不作彻底的改变,周永康下台,孟建柱上台,有什么区别?如此下去,已经百孔千疮的中共大维稳体制,极有可能把中共自己拖入灭顶之灾。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p23496.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1/12 10:28:43 PM
Super ifnormaitve writing; keep i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