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紫韵  >  乱世败象
横河:中共自己制造的四面楚歌

38838

2012/06/20/20120620214300319.jpg
拍摄《艾未未:道歉你妹》的导演AlisonKlayman上台领奖。(网络图片)

一周三次退出佛联会电影节奥运训练营

退出的活动一共是三个,第一个是在英国谢菲尔德电影节,根据BBC的报导,是中国第一次前所未有的向这个电影节派出了一个高级代表团,根据原来的计划,中方代表团会在这个电影节上跟英国方面商讨合作的事情,但是当中国驻英国的大使馆看到在电影节上面将要放影两部片子以后,事情就起了变化。

这两部片子,一个是美国独立制片人Alison Klayman拍摄的一个纪录片,就叫《艾未未:道歉你妹》(Ai Weiwei: Never Sorry),当然也有循规蹈矩把它翻成“艾未未从未抱歉”,不过现在大家比较接受的翻译就是“道歉你妹”;另外一个就是Steve Maing拍的一部片子,叫作《High Tech, LowLife》。当驻英国大使馆知道这两部片子在电影节上面要放映的时候,他们就打电话给电影节要求取消这两部片子,电影节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这两部片子,第一部就是《艾未未:道歉你妹》,它是美国这个导演跟踪拍摄艾未未两年所做的纪录片,它已经在很多很多国家放过了。这部纪录片里有一部分是记录艾未未在其它国家,几个国际性展览的的准备工作,也见证了他在调查四川地震死难者的过程当中被公安殴打致伤,也跟随他到景德镇去拍作品《葵花籽》背后的故事,甚至包括经历了他被捕以后的81个日日夜夜。另外一个《High Tech, Low Life》是记录了两位被称为“公民记者”的工作和生活,这两位公民记者,一位是佐拉,一位是老虎庙。

结果,中国方面在电影节拒绝了大使馆的要求取消这两部片子的放映以后,中国宣布由中国媒体高级主管所组成的最高级别的高级代表团,决定退出这次电影节。

另外一个退出的,是世界佛教徒联谊会的一个会议。今年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是在韩国丽水召开的,中共方面派出一个17人的代表团到达韩国以后,发现有代表藏人的藏传佛教的代表团也参加了,特别藏传佛教的代表团是由西藏流亡政府前总理桑东仁波切带队的。主办方是韩国的佛教团体曹溪宗,他们声称藏人代表团是世界佛教联谊会的正式会员,因此他们不能退出。在中共方面反对无效以后,中国的佛教代表团就整个退出来了。这件事情引起了很大的非议,国际舆论普遍认为是中共在国际场合搅局。韩国的主办方,韩国最大的佛教团体曹溪宗它是谴责中共,把佛教活动作为政治工具,而与佛陀的慈悲思想背道而驰。

中国的佛教代表团是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率领的,一共17个人。这件事情究竟他们抗议的理由是什么呢?确实让人很难理解。首先,我认为他们抗议的理由和藏传佛教没有关系,因为中国自己中共的佛教协会,它的副会长就是藏传佛教的,另外中国自己也举办过世界性的佛教大会,都有藏传佛教的僧人,这就说明并不是因为有藏传佛教的僧人出席了这个会议而进行抗议。

那么和什么有关系呢?是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吗?实际上出席的是西藏流亡政府的前总理,他参加的是佛教会议,是一个宗教会议,而且他是前总理,并不是现任的任何官员,因此他的身份应该是仁波切,是藏传佛教的上师。前官员并不是他现在的头衔,也不能说因为他是前西藏流亡政府的官员,因此就去抗议去。

对中共而言,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共认为藏传佛教也分成两种,一种是中共控制的;另外一种是中共控制不了的,也就是说在印度流亡藏人当中的藏传佛教,中共控制不了。然而从宗教的观点来看的话,正宗的应该是不受中共控制的、在印度流亡的藏人当中流传的藏传佛教,这才是正宗的。其实中共对宗教的态度历来如此,不仅是藏传佛教,其它的宗教也是如此。中共它承认中国五大宗教是属于官方承认的宗教,本来这个无神论的(政府),要它来承认什么是正式宗教,什么不是正式宗教,本身就很荒唐,但是这还不够,这五大宗教下面实际上有七个大的宗教团体,其中基督教有两个,天主教有两个,佛教一个,道教一个,伊斯兰教一个,所以一共七大宗教团体。它这五大宗教,还必须是在七大宗教团体管辖之下的才算宗教,如果不在这七个团体之内,即使你是信仰这五大官方承认的宗教之一,也是不容许的,也要打压。因此就出现了在中国被打压的地下教会,或者是家庭教会,他们不愿意到中共办的教堂里面去,于是就变成了非法的。

所以中共承认的并不是宗教,而是承认的是不是效忠中共,是不是服中共的管。本来宗教是什么?宗教是人对神的信仰,天主教、基督教讲的是天堂,佛教讲的是轮回、是来世,本身就不是人间的。宗教的特点就是没有国家、种族、阶级之分,真正的宗教信仰是不应该介入政治的。

当然不是说都不介入,自然有人是介入的,很多宗教是长期以来和世俗社会磨合以后的产物。不管怎么说,中共的御用宗教是宗教里面最政治化的。这个例子就是很有特点的。领土、统一、主权,这种事情本来是国家的功能,国家的职能,从来就不应该是宗教事务。宗教没有领土之分,没有国界。结果中国的佛教界往往是身兼多种功能,他第一是官员,宗教界的人是有行政级别的,在国家干部里面是排行政级别的,按照行政级别发工资的;又有商人的功能,比如说少林寺在世界各地已经有很多很多商业机构了,总管就是这次的代表团团长释永信,他也是商人;另外还有外交官,比如说这一次他就要去抗议,就起到了一个外交官的功能。抗议不成就退出。这本来是一种外交事件,这还是一个不称职的外交官。因为西藏流亡政府并不是宗教,在西藏流亡政府当中是政教分离的,这个政府是民主选举的政府,所以根本就不应该归宗教管。那么为什么要抗议呢?我觉得是假的遇到真的,它就露馅了,所以它不能让真的出现,这是最关键的。

第三个就是在伦敦奥运会比赛之前威胁要退出训练营地。根据英国广播公司13日宣称他们得到的消息,是由于达赖喇嘛要访问英国利兹市,因此中国就威胁要把所有的运动员,从利兹奥运训练营里面撤出来。

空前孤立还是朋友遍天下

这三个退出和威胁退出国际活动的现象,说明了什么?我认为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中共目前实际上是处于一个空前的孤立状态。尽管从表面上看,各国政府和商人为了经济利益,而在敷衍甚至讨好中共,但是他改变不了中共实际上孤立的这个现象。

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就在上个世纪50年代,中共建政以后,它首先是和美国树敌,韩战以后,就朝鲜战争以后,使得中共在外交方面相当孤立,但是当时它没有孤立到那种程度,它和世界孤立,但是由于当时中共是投靠苏联的,有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给它撑腰。同时,它又通过万隆会议,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讨好当时代表第三世界的不结盟运动。它在国内对民众的镇压是被封闭的,外界不知道,而且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外界即使知道也是无能为力的,因此它在外交方面没有多少地方是需要去抵制的。50年代这个阶段,在国内主要就是把传统的阶级敌人,和不太顺从的知识分子消灭掉。这是当时中共做的事情。

到了60年代,外交方面就有很大的变化了,因为那时候突然之间跟苏联吵翻了,所以整个东欧社会主义阵营就不是朋友了,它的朋友一下子就少了很多。在社会主义阵营当中,没有剩下几个,都是属于那种明灯,本身也是极端孤立的那些朋友,像阿尔巴尼亚、古巴什么的。另外一方面,由于中共在东南亚很多国家煽动武装革命,推翻当地的政府,因此就和第三世界闹翻了。这个闹翻还包括因为中印战争,和不结盟运动的创始人之一尼赫鲁闹翻了。印尼也是当时不结盟运动的时候,跟中共老朋友,但是因为共产党权力当时膨胀得太大,所以印尼后来军方政变,清洗共产党。

所以那个时候中共一下子在世界上的朋友就少了很多很多,那时候叫作什么呢?叫作“反华浪潮”,实际情况就是中共的世界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破产了,就是说中共输出革命的这个实践破产了。那时候的外交无非就是到处去抗议,一个是在外面抗议,那主要是政府的事情,是政府对外国政府的纠纷,和老百姓没有什么很大关系,但是老百姓经常被组织上街去抗议,抗议谁呢?抗议美帝、苏修和各国反动派。那个时候实际上是中共最孤立的时候。

到了70年代,中共的状况就有了转机,因为文革搞得走投无路了,没有办法了,怎么办呢?毛泽东那时候就不得不转向他自己树立的宿敌美国。当时虽然文革还在继续,国内危机还是非常严重,而且几乎像内战一样的打得不可开交,但是在外交上倒是有了很多突破,比较顺利,和美国、日本先后建交,又从中华民国手里抢到了联合国的席位。那段时间主要就是在外交上突破,和大部分国家建立外交关系。

但是那个时候并不是说它在外交上有什么特别的突破,因为那些国家原来就是跟中国有外交关系的,只不过是和(代表)中国的中华民国有外交关系,那时候的外交就是建立在排斥中华民国的这个基础上。那时候也没有“台独”这一说。所以它是和中华民国在抢正统,并不是说中国以前是孤立的,后来不孤立了,实际上它要抢中华民国原来在国际上的地位。

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共以前的外交抗议活动,主要集中在针对中华民国统治的正统性方面,就是说它要去抢这个正统。基本上是国共内战的继续,是国共斗争的延续。而最近这三次的抗议性质,则完完全全不一样,他不是传统的敌人,当然这一类的抗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不仅仅现在这个范围之内,但是因为如此集中在一个星期之内,所以我们觉得还是值得去分析的。

这种抗议的特点。第一,它不涉及主权和领土,因此总的来说,以国家的形式进行抗议,实际上是师出无名的。这个不像跟中华民国去争正统,那个还有点师出有名。这三次抗议有两次抗议是和达赖喇嘛有关的,而达赖喇嘛在国际上被公认的是他的宗教领袖身份,所有国家的领袖去见他,都是以(他是)宗教领袖的身份去见他的。这个身份和中共或者是中共政府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因为他已经退休了,他和西藏流亡政府没有关系,因此他和中共或中共政府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西藏和台湾不一样,因为台湾事实上不在中共控制之下,因此你说台湾问题涉及到主权统一,那么还说得过去。西藏是完全在中国实际控制当中的。因此统独的问题,是一个观点,不是一个事实。你可以说这是一个统独问题。中共说这是一个独立问题,藏独的问题,实际上,达赖喇嘛说他放弃独立的诉求,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下,实现自治。双方就争了,这是一个观点不是事实,因为事实仍然是西藏在中国的实际控制中的,因此这种抗议就很没有意义。

另外一个抗议就更没有道理了,艾未未是中国公民,现在还居住在北京,而这个《艾未未:道歉你妹》是一部纪录片,记录艾未未生活的,一个中国公民的生活。这和主权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不值得中共政府出面抗议,更不值得中国一个电影高级代表团去退出这个电影展。另外一部纪录片,记录的两个也是中国公民,记录他们的生活和工作,这个根本就不应该成为一个国际事件,还要在国际影展上退出,很没意思。这是它的一个特点。

第二个就是全民外交,业余外交。以前,抗议主要是政府的事情,外交部之类的去干这个事,现在随着中国对外的交往越来越多,就有越来越多的专业部门直接和国外的对口单位有活动。在这些活动当中,也不知道是中共给它们做的规定,还是这些部门自作主张,把自己就当那么回事,就以为自己可以代表国家了。所以这些部门动不动就以国家政府的名义,进行抗议、进行抵制,当然也可能是中共指挥的。

但是这样就很奇怪了,因为中共自己也说“外交无小事”,其实任何一个国家外交都不是小事,你像美国国务院,讲是讲国务院,实际上国务院什么也不管,就管外交。不过如果中国的各个专业代表团,都可以受上面的命令,或是自己擅自做主去办外交的话,结果一定是灾难。外交是一个专业性非常高,政策性非常强的工作,人人都去做的话,那就是灾难。你像这几次,在南韩是和尚外交,你说西藏流亡政府,就算真的是西藏流亡政府,跟你少林寺的住持有什么关系?就是和中共领导下的中国佛教协会也没有任何关系,就轮不到宗教团体去抗议。外交部要去抗议抗议,还勉强说得过去,不过外交部去抗议人家宗教联谊会的活动,又显得有一点不伦不类。

在英国的奥运代表团威胁要退出训练营地,这个也是很奇怪的,动不动用奥运代表团来抗议人家。在中国当然体育本身就是政治,反正参加奥运的是国家队代表国家,怎么说比和尚们的理由,好像还要充分一点。不过,要退出这个训练基地的做法就很奇怪了,你自己训练,退出跟别人也没什么关系,唯一能够限制到别人的是抵制伦敦奥运会,所以其实应该干脆就抵制伦敦奥运会,不应该说退出一个训练基地,这种威胁方式很奇怪。

在英国的电影代表团退出电影节,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退出电影节的十名中国媒体的高管是哪些呢?它包括了央视九号、中国教育电视台、华娱卫视、凤凰卫视、金鹰纪实频道、重庆科教频道等等。怪不得有人就感叹了说:一个艾未未就气走了整个中国代表团。当然这个团倒是中共官方喉舌媒体的一个组合,从道理上来说,它比和尚们和国家体育代表团更能代表中共。
尽管如此,这个决定好像还不是这个喉舌代表团做出来的,因为一直都是伦敦的中国大使馆出面,连退出电影节的决定都是由大使馆直接通知电影节主办单位的,所以这回是喉舌被代表了一次。喉舌老是代表中国人民,最后喉舌被中国大使馆代表了一次。不管怎么说,喉舌干外交还是属于业余外交,尽管喉舌是中共直接管着的,还是会造成灾难。这也不是第一次了。2009年的时候在澳洲墨尔本电影节上,当时为了施加压力,取消描写热比娅生活的一部电影,叫做《爱的十个条件》,施加压力不成,人家坚决要演下去,结果就强制当时参加电影节的中国的华语片撤出电影节,就是它老是以自己撤出来来威胁别人。那么它的实质是什么呢?这就是第三点:输出中共的人权迫害和中共的价值观。

最近的这些打压和以往打压中华民国不一样,现在打压的都是在中共统治下制造出来的敌人,都不是传统的敌人,包括热比娅、西藏流亡政府、艾未未等等。它觉得自己财大气粗了,它有钱了,反正不是它自己的钱,中共它不知道生产,是中国老百姓创造出来的财富,但中共觉得它有权来代表人民花这笔钱。所以它是以财大气粗的这种方式,以退出国际活动做为一种手段来威胁别人,要做到什么呢?要强制性的把中共在中国境内对统治下的人民的迫害输出到全世界。

也就是说,无论是佛教联谊会也好,电影节也好,他都是强迫世界上别的地方、别的国家、别的团体来接受中共侵犯人权的做法和中共的价值观,也就是说,它是要强迫全世界在人权价值观上和中共接轨,而不是说让中国和世界的普世价值接轨。

吃力不讨好的软实力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共最近一些年来特别注重软实力,但是显然它的推广软实力,花了很多钱却吃力不讨好。为什么会这样?尤其是上个星期的这三个退,实际上反映了中共国际公关的失败。

中共目前自称是人权最好的时期,它公布了第二个人权计划,又狠狠批评了美国的人权状况。刚把“神九”送上了天,而大外宣计划正在有声有色的在全世界范围之内推开。在纽约时报广场有广告,央视的新闻中心进驻华盛顿,刚刚开始运行,决心和美国的CNN和半岛电视台一争高下,《人民日报》的“人民网”进驻了纽约帝国大厦,而孔子学院现在遍布全世界。所有这些项目,看上去都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洒钱摆阔,但是结果好像并不很理想。原因在哪里?从这三个退出,我们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

无论是大外宣还是孔子学院,不管它说的多动听,它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比如说央视的华盛顿新闻中心,它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去办一个媒体,它声称这是一个自由媒体,但是世界上的自由媒体太多了,你再办一个也不可能竞争过别人,也不可能取代别人。如果别人是自由媒体,你也是自由媒体,你为什么要去加一个自由媒体呢?所以肯定不是这个目的,它说的是要反映一个真实的中国,怎么反映一个真实的中国?最容易的就是在中国把中国自己的媒体开放新闻自由,让中国的媒体首先能够自由的报导发生在中国的事情,同时对所有的西方媒体、对外国媒体开放,让外国媒体也能在中国自由采访,这样的话反映出来的当然就是一个真实的中国。

就像现在美国,中国的这么多媒体都可以在美国自由采访,至于他报不报真实的,只要中国在网路上不封锁,中国人就可以看到世界上各个国家对美国的报导,自然就能得出自己的结论,什么是真实的美国。这种做法是最容易的,中共政府还不用花钱,就能够让世界知道一个真实的中国。因此它花大价钱,不是为了反映一个真实的中国,而是为了反映一个不真实的中国,就是中共宣传下的中国。

这个钱能不能起作用?它总是想着半岛电视台能够在世界上站得住脚,然而半岛电视台能够站得住脚,是因为他不是任何政府的喉舌,而是完全按照媒体的规律在运作,尽管他也花了钱,但是半岛电视台的名望、声誉不是靠花钱买来的。中共它一边在大手笔的花钱,反正不是自己创造的财富,一边又做出各种的努力来彻底否定自己花钱想买的形象。比如说,它驱逐半岛电视台英语部驻中国的女记者,取消半岛电视台英语的中国记者站,这个做法和今天我们介绍的它退出宗教会议,退出电影节的这种做法其实都是一样的,表现出的是中共的霸道。这种事件只要发生几起,就足以抵销中共那些大外宣的努力。

中共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它的意识形态和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是抵触的、是对立的,而中共想做的和正在做的,是企图让全世界放弃普世价值,堕落到和中共一样;而更糟糕的是,它以为用钱和蛮不讲理可以做到这一点。好,谢谢大家。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p23954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6/26/12 12:19:56 PM
退出是件好事,本来现在就是安排它们退出历史的舞台。就像中共把自己列为网络禁词一样,都是自我麻醉上了头之后,在用葵花宝典上的武功。
gl748
   06/22/12 10:31:17 AM
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