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紫韵]首页 

紫韵
博客分类  >  随便说说
紫韵  >  乱世败象
高级五毛的狗性

39210

【人民报消息】五毛的称呼大概是从五毛钱的俸禄得来的,据说,中共曾规定,凡是在网上发一篇媚党、踩民、造谣之类文字的,循例可到党那里领取五毛钱的俸禄。后来,民众就把这类靠语言作恶的家伙统称为“五毛党”,或者干脆简称为五毛。

不过,时移境迁,现在的价码已经远远的高过五毛钱了,但五毛的金字招牌还是被保留了下来。虽然统称为五毛,含金量还是很有差别的,高级五毛与低级五毛的价码差距,似乎可以用贫富极度分化来描述了。

低级的五毛因为其含金量低,所以,党给它的俸禄也就很低了,不过,为了营造蜂拥气氛,党还是用得上它们的。高级五毛就不同了,因为一般都拥有某个头衔,或者带着炫目的桂冠,或者党性极强,党把它们视作宝贝,用起来就爱不释手,尽管这些五毛每每被民众拍砖,但,党还是照用不误,一者,这样的五毛实在难找;二者,久经考验,用着放心;三者,心黑脸厚,抗击打能力超强;四者,尽管很多时候很多人会向其拍砖,但还是能迷惑一些糊涂人。

不管是高级五毛还是低级五毛,都有着共同的狗性。当然,这样形容,好像对不住狗,因为真正的狗具有忠诚的秉性。只是,当人们骂谁是狗的时候,绝对不是从忠诚这个角度出发的,而是从狗的另一面──媚和疯这个角度出发的。

就像世间的事物都有两面性一样,狗也具有忠诚和媚疯两面性。骂那些替中共呐喊的五毛为狗,就是因为这样的东西具有媚疯的个性。当然,高级五毛因为很受主子青睐,每每都会被主子在额头上或脖子上挂个金字招牌,以显示身价非凡。

高级五毛的媚是对着中共的,疯是对着所有中共不喜欢的人和事的。

因为挂了个冠冕,高级五毛媚惑起来每每让狐仙自惭形秽。

例如,七月三日,挂着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冠冕的胡鞍刚,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了个《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里》的雄文,盛赞当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九常委制乃是最先进的“集体总统制”,超过了一切现存的民主制度。

胡的媚语雷倒了所有民众,但却很得中共血债帮现任执行帮主周永康的赞赏。谁都知道,九常委制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创立的,为着把迫害元凶罗干和李长春塞进最高权力层,江泽民硬将上届的七常委改为九常委,就是想让罗干用政法委的枪杆子施暴,用李长春掌握的笔杆子造谣。而今,在王薄出事,周永康为首的血债帮面临清算的时候,胡教授杜撰个九常委的集体总统制来为血债帮招魂,媚的功夫真是了得。

具有妖媚功夫的还有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这东西端午节吃粽子竟然能吃出屈原爱党论,在党的腐败浊流中沉浮竟然能激荡出适度腐败利国利民论,媚党的含金量也很十足。

当然,具有妖媚功夫的高级五毛还有不少,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另一类高级五毛则具有鲜明的疯狗特征。

这类高级五毛的疯有两种表现,一是疯叫,一是疯咬。

疯叫的五毛当首推张召忠了。这东西长着一副唬人的面孔,言语眉眼间透着真诚的傻气,脑门上戴着教授的桂冠,肩头上扛着少将的军衔,说起疯话来一套一套的,把观众逗的前仰后合的,杀伤力超强超强的。民众鉴于张将军对其力挺对像卓越的杀伤贡献,奉送个“挺谁谁死”的雅号,热切期盼张将军回国挺一挺中共,却被中共严防死守着不让张将军有力挺自己的机会。

前两天又冒出来个中国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田文林,这五毛名衔也够唬人的,发的一篇《“阿拉伯之春”使民众付出巨大代价》的雄文也很有疯叫的范儿。

这家伙想中共之所想怕中共之所怕,甚是恐惧阿拉伯之春涌进国门会要了中共的命,于是,极力渲染茉莉花革命的不可估量的代价,为了吓阻民众拿起枪杆子革命,不惜把中共的开山鼻祖毛流氓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古训给卖了,还继续用中共的稳定压倒一切的鬼话来迷惑人民,结果,却招来民众愤怒的群起拍砖。

疯叫的五毛具有媚共迷众的功能,而另一类疯咬的五毛则唯中共马首是瞻,只要是中共不喜欢的,它们都会疯狂的扑上去一顿乱咬。

一般的疯狗,那是疯到底的,逮谁咬谁,但像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这类疯狗,则只咬好人不咬中共。面向中共的时候,它们立马就是一副哈巴狗的媚态。

被称为“高级五毛”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因为在网上替中共疯咬好人而引来众怒。七月六日,这东西觉得网骂不过瘾,约定与四川籍的弱女子周燕在北京朝阳公园南门会面单挑,刚一见面,这疯狗就粗口疯咬,结果被闻讯而来的民众围殴、追打、掷鸡蛋,四脚朝天跌倒在地,现场一片欢呼。

看来,这疯狗碰到一干不信邪的民众也疯不起来了。这类疯狗,本来是仗着主子的威势才敢疯咬的,在虚拟空间疯咬顺嘴了,竟然忘了民众也有手脚和臭鸡蛋在手,还要去现实世界面见单挑,被痛殴着落荒而逃也是活该。

话说回来,不管是媚惑的五毛还是疯癫的五毛,它们的狗性其实都是中共的党性,是被党的迷魂汤灌糊涂了,才充当了令人不齿的五毛角色。按理说,这些家伙都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获取知识的优势,本来应该堂堂正正的活着,却为着带血的馒头或者带肉的骨头像哈巴狗或疯狗一样的被中共玩弄着又去坑害民众,实在是可恶可耻又可怜的。

如今,天灭中共马上就要兑现了,这一干高级五毛再不迅速回头将功补过,只好随中共一道毁灭了。人选择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是继续做狗还是回头做人,那就看自己的选择了。

http://www.renminbao.co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7/08/12 09:17:27 AM
疯狗向善良的人群狂吠,而未受惩罚,是因为它们深知没人会跟他一般见识。不会反过来咬它。因此而洋洋自得。但是忘了天凉了就该是吃狗肉的季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