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一派总会说,自己腐败不上,嫌人家腐败。可是从网上激愤的舆论可以看出,中国老百姓最关心或者说最痛心的仍然是官员的腐败。中共组织部长李源潮最近形神兼备地点出了这一现象。他说:一些县委、市委盖的大楼比省委的还高。管党务的高官拿高楼大厦来说事,意味深长。某些领导机关的大楼,近年来俨然成为集权力、钱财、色欲三位一体的象征。民脂民膏,不盖白不盖。你腐败,我比你更腐败。骄奢淫逸,许许多多的贪官就从这道貌岸然的豪奢衙门走出。

然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却发现一个严重的“现象”:“反腐败扩大化”,观点一出当即引爆了网民,有人说,从来只有反右扩大化,肃反扩大化,反腐败竟然还会扩大化?

咱们出去腐败一下!

不过,党报这篇文章的开头也倒也坦然:“‘腐败’一词,如今无处不见。‘反腐倡廉’几乎年年高居于全国两会召开时的‘网民最关心的问题’前列,日常生活中,人们也时不时轻松调侃,‘今晚不做饭了,咱们出去‘腐败’一下?”

有网民把人民日报这篇题为“把腐败扩大化会造成‘无处不在’幻象”的文章称为奇谈。这里不妨引几段读读:文章伊始,该报直指人们对腐败的概念有曲解:“在人们认知社会问题时,‘腐败’正出现概念的误用与泛化,并模糊着、误导着人们对当前腐败情况的客观准确判断”。

“考诸近年来腐败指称的泛化,‘腐败’仿佛成了一个筐……大有把社会上一切不良不正、不真不美现象归之为‘腐败’的趋势,这显然是把腐败扩大化了。同时,在认知公共权力机关和公职人员行为时,也有扩大化现象。‘也是一种腐败’几乎成了对‘腐败’推衍扩容的惯常逻辑…消极不作为、慵懒不尽责,是‘腐败’;决策失误、奢侈浪费,也是‘腐败’;文山会海、简历造假、浮夸政绩,还是‘腐败’……”。

『人民日报』由此惊呼:“把腐败扩大化,非但不能更坚决地反腐,相反,却容易模糊真正的反腐败目标,造成腐败‘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无人不免’的虚幻社会认知”。

『人民日报』“语重心长”,然而,却遭遇网民几乎一致的抨击。不少网民把『人民日报』五八年大跃进时“放卫星”的照片和鼓吹亩产万斤的假报道翻了出来。请『人民日报』在这种事上“自重”。

“前腐后继”真的是“幻象”?

红高粱黑高粱讥讽道:吃个饭,花个三五万,能叫腐败吗?打个球,花个二三十万,能叫腐败吗?换个车,花个五六十万,能叫腐败吗?分个房,赚个百八十万,能叫腐败吗?签个合同,留个千八百万,能叫腐败吗?

IKJH12345写道:中国的“前腐后继”真的是“幻象”?从改革开放到现在,那一届政府里没有出现过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哪一个腐败分子不是几十万、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数亿、数十亿的贪污、受贿、挪用!这么多年来,中国的反腐效果到底如何?每年有多少贪官污吏跑到国外,有几个不是共产党员的?人民日报你能藏得了?掖得住!蝼蚁之穴能溃千里之堤!现在的蝼蚁还少吗?

ROSSLAW说,““腐败”没法扩大化了,因为已全面腐败了,还要如何“扩大”呢?”

抱头推山直批人民日报说:你们当年的亩产万斤才是幻像,几十年的历史基本证明你们才经常有幻像,病的不轻,让人可怜!

实言者说:什么扩大化?还在自我粉饰,为什么不敢公布财产?自称是无产阶级政党,最先进最民主,却做不到连西方政客都能做到的事,怎么向民众解释?

RASZGAL说:中国民间有一句戏言,中国的干部站成一排,全部枪毙肯定有冤枉的,隔一个毙一个肯定有漏网的。所以中国就算不是无官不贪,至少也是贪腐成风了!这些写文章的,写的东西自己信吗?

DLETE说: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们没有一个敢于公开自己的个人财产的,如果有,哪我们高呼共产党万岁!做一件实事可以取信于民,讲无数好话套话失信于民,引起民愤!

象棋大师说:即然是人民的公仆,就要让人民知道你的家底,不敢公布自已的收入,不敢亮明自已的家产,人民就可以怀疑你,就可以定你为贪官.这是很自然的,心里有鬼才不想听到腐败二字,拿别人的钱财是给自己招灾,早晚身败名裂,殃及子女。

包公布黑说,领导作着自己都不相信的报告,主播播着自己都不相信的新闻,记者写着自己都不相信的事件,主编审着自己都不相信的稿子,他们明明知道百姓不会相信,可还是幻想百姓也许会相信,他妈的,到底谁傻啊?

不知人民日报的主编看了这些会有何感想,不过有一个网民说,反正人民日报不用发愁办不下去,党报考的是公款订阅。但这位网民紧跟着说,这也是一种腐败。

你说我党搞腐败你掉进了认识误区

腐败到了这种程度,无论如何这个国家的执政党脱不开干系。就连中国总理温家宝都担心这样下去,政息人亡。然而,不顾网民所言“奋不顾身”大声疾呼反腐扩大化的不光是党报,还有一些所谓的学者也出来打抱不平。

既是书记又是教授的四川省社科院党委书记李后强就为此提到学术的高度为党大唱赞歌。这篇文章倒也写得直露明白。题目就叫做“从系统论谈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文章说,对中国共产党的质疑和批评,当前主要集中在“说假话”、“不务实”、“搞腐败”、“不民主”等问题上。之所以有这些非议,从系统论“整体大于部分之和”的观点来看,是因为社会上存在“五大认识误区”:误区之一:把党员个人的问题当成党组织的问题;误区之二:把执行层面的错误当成决策层面的错误;误区之三:把个别问题当成全部工作问题;误区之四:把一个时段的错误当成全过程的错误;误区之五:把街谈巷议的民间谣传当成似乎存在的事实依据。以偏概全,盲人摸象,这种现象很普遍。

他尤其在腐败问题上大力着墨,先说腐败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接着说贪婪是人的本性。中国历朝历代都有腐败现象,大贪官层出不穷。清朝还出现了大贪官和绅,富可敌国。从国际上看,许多非洲、南美国家腐败现象非常严重。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也不断暴露出腐败现象。但是中国一直在加大反腐败斗争力度,一批领导干部纷纷落马。因此,他提醒大家注意,从世界看中国,党组织整体并没有腐败,而是有的方面和个人。可是,为什么大家还在说党在腐败呢?这位书记兼教授下了一个结论:社会不良心理效应带来的结果是,以偏概全,盲人摸象。在“极端主义”者眼里,一说到“文凭腐败”,似乎所有官员的在职文凭都是以权谋私的结果。因为有消极腐败现象,就把国家说得一无是处。一些人只反他人腐败,不反自己腐败。

『人民日报』和那位教授都有点先给批评腐败的人扣一顶帽子的意思,他们的说法堂而皇之,振振有词,可是网民总觉得这多少有点掩耳盗铃。倒是有另一路货色,也敢挺身而出,“现身说法”。他们好在本人就是贪官,腐烂头顶,大有我不腐败谁腐败的气概。“坦荡荡”把官场无耻厚黑老实端了出来。

贪官自白:真博士永远做不了官

举个例子,2000年10月8日,江苏省建设厅厅长徐其耀因贪污受贿2千余万元,被当地检察机关批捕。在侦查中,发现了徐与146名二奶的“日记”等证据,其中有写给儿子的一封信。

信中畅谈做官心得,谆谆教导儿子既然想走仕途。那就要做到:1、不要追求真理,把探索真理这这类事情让知识分子去做吧。要牢牢记住这样的信条:对自己有利的,就是正确的。实在把握不了,可简化为:上级领导提倡的就是正确的。2、不但要学会说假话,更要善于说假话。要把说假话当成一个习惯,说到自己也相信的程度。3、要有文凭,但不要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有了知识你就会独立思考,而独立思考是从政的大忌。别看现在的领导都是硕士博士,那都是假的。记住,真博士是永远做不了官的。4、做官的目的是什么?是利益。要不知疲倦地攫取各种利益。有人现在把这叫腐败。你不但要明确的把攫取各种利益作为当官的目的,而且要作为唯一的目的。你的领导提拔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的下属服从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周围的同僚朋友关照你,是因为你能给他带来利益。你自己可以不要,但别人的你必须给。记住,攫取利益这个目的一模糊,你就离失败不远了。

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

父教子教到这种地步,社会风气腐败由此可窥一斑。还有更怪的,连当年老残游记的作者可能也想不到。就是罪人大约也有底线,一旦被抓住尾巴,即使不认罪,也不会大言不惭,甚至气焰嚣张。可当今有的贪官落网后气急败坏,气的是贪官遍地,为何单单自己落网,而且贪中有贪,天外有天,自己绝对算不上大贪。比较典型的是贪腐受贿人民币16亿的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罗荫国。据『猫眼看中国』披露的材料,被双规之后接受调查期间,罗荫国说:“要说我是贪官,说明官场都是贪官!你们凭什么专整我?你们有本事,真让我交代,那我能交代三天三夜甚至三个月三年,我能把茂名官场翻个底朝天!”

“你们以为我是贪官,关键,谁不是贪官,你们能说出一个我这个级别的不是贪官的吗?全中国,我这级别的,有一个不是贪官的吗?中国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吗?中国不就是贪官查贪官,腐败分子反腐败吗?难道这个还要我告诉你们?”

“查办我的人,难道你们就清白吗?你们谁敢说自己是清白的,看看你们的穿戴,看看你们抽的烟,戴的表,哪个不是十万八万的,哪位一年抽烟不得几十万,你们的工资够你们一年抽烟的吗?”

“像我这样的级别的,谁不能供出百八十个人来,这个,太平常了,大家都是贪官,你们为什么抓我,要抓一起抓,从村长开始,一直抓到“中国长”,谁比谁更清白吗?”

“我是小虾米,真正的大贪官,你们有本事抓吗?今天你们抓我,明天你们自己又得被自己人抓进去,等着吧杂种们!”

腐败的重机枪在扫射

的确,罗荫国虽是无耻之尤,如果从他领导的茂名来看,他描述的并不过分。广东省纪委4月13日通报了茂名原市委书记罗荫国腐败案。牵扯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立案查处61人,省管干部19人,县处级干部42人。移交司法机关20人。茂民市大约110个党政部门中竟有105个部门领导涉案。有的网民想不通,共产党常说5%是坏人,95%是好人,这么一算非常震惊,茂名是一个地级市,省管干部也不过40人左右,罗荫国立案查处后,就牵扯了24人,比例高达60%。

王俊义在“腐败的重机枪让谁集体中弹”中写道:“105个部门领导涉案,几乎是全部倒在罗荫国面前。就是重机枪扫射,幸存率也比这个高。可见腐败有的时候,俨然是燃烧弹,火焰所到之处,几乎无人幸存。

“腐败的重机枪在腐败的重灾区扫射,一个市委书记倒下了,后边那就有一大群跟着倒下。腐败的市委书记中弹了,下属跟着中弹。这样的情节让人感到根本不是现实生活,而是美国的战争大片在剧院里上映。很多人都是看客的时候,自己认为自己不会中弹。一旦自己身在其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中弹?”

这位不愿意看到国家在腐败中腐烂的好心人最后呼吁:“这样的大片,不再拍摄,不再重演,才是国人内心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