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时而加几岁、时而减几岁,像弹簧一样伸缩自如……近期有的地方曝出干部给年龄“整容”事件,如山西河津住建局局长数次年龄造假、山西临县女干部招工年龄造假等,引发公众质疑。

这些干部为什么要炮制“弹簧年龄”?层层把关下,为何能一路“绿灯”?

要大改大要小改小 一人即有4个年龄

6月初,山西河津市委召开常委会议,提名免去了薛新民河津市住建局局长职务。此前,薛新民被网络曝光,其为了入党、升迁,先后数次填报不同出生日期,最大的1960年,最小的1969年,跨越整个60年代,有网民说他创下年龄“整容”纪录。

“薛新民的档案里有几种年龄?”记者在河津市采访了解到,经组织部门调查核实,薛新民的档案里有4种不同的年龄记载。而关于他的真实年龄,此前始终不为外人所知。其在户口登记、升迁等4份文件中,填报了4种不同的出生日期,即1960年、1963年、1967年和1969年。经核查后认定,他的出生日期为1967年。不仅如此,在学历问题上,薛新民取得的专科学历为假学历,本科学历为国家不承认学历。

事实上,像薛新民一样拥有“弹簧年龄”的干部时有曝出。2011年3月,陕西周至县副科长姚某被曝年龄造假。周至县联合调查组回应称,姚某将出生日期由1962年改为1965年,因其1977年参加工作,于是出现“12岁上班”的怪相。

“要大改大、要小改小,这简直把年龄当儿戏了!”一些群众说:档案记载是很严肃的事,这些干部有什么能耐,可以随意改变年龄?

“工作需要”做幌子 离谱档案一路绿灯

记者调查了解到,薛新民从一般工作人员开始,到乡镇党委书记、市住建局局长,其间经历过多次人事变动。然而,层层把关下,“弹簧年龄”还是出笼了。

“在当前干部任前档案审核制度中,主要存在‘三龄两历一身份’问题,即‘三龄’是指年龄、工龄、党龄;‘两历’指学历、工作经历;‘一身份’指干部身份。”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尽管我国现行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是完善的,但基层在执行时有时存在随意性,而少数人为谋取私利,便打着“工作需要”的幌子,不惜铤而走险造假。“弹簧年龄”出笼的背后,还有一些相关人员在“保驾护航”,“暗中”帮助其修改年龄。

选人用人不够公开透明,也是离谱档案一路“绿灯”的原因之一。一些地方在干部选拔任用中存在公示内容太简单、公示范围太狭窄等现象,基本反映不出干部的实际情况,这既让广大干部群众难以有效监督,也让一些违规者有机可乘。